手机上阅读

第210章 木盒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路旁一处空地上,直升机原地不动,强大的风力将叶流萤的裙摆吹得乱飞。孙少平正在直升机前候着,见叶流萤和季以宸过来了,小宇跟在后面。忙上前打了招呼。

    “季总。”

    “嗯,你留下来处理事故。小宇和我们先走。”

    “好。”

    不远处。阴暗的小巷子里,一双阴鸷的眼眸一瞬也不瞬地望着面前的一切,藏在衣袖里手紧攥着。手背青筋暴突,周身杀气腾腾。如同来自地狱的索命修罗,让人不寒而栗。

    直升机在南街别墅前。停了下来。

    季以宸带着惊魂未定的叶流萤下了直升机。直到进入了别墅,叶流萤战栗不止的身子才微微好转。

    小宇一退出别墅大门,叶流萤即刻扔下随身小包。徒然转过身来。定定地望着季以宸。目光一瞬也不瞬。

    声音空灵,透着一丝恐惧。

    “季以宸。是不是我连累了你?如果是这样,我明天就离开这里。再也不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与季以宸签订合同前,季以宸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意外,如今看来。所有的事情都是因她而起。

    从她调查父母死因那一刻开始,命运的罗盘已经开启,有人在暗中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给她致命一击。

    就算前路再艰辛,这毕竟是她自己选的,也是她们叶家的事情。

    她怎么能够这么自私的拉季以宸下水?

    季以宸年纪轻轻就有着这么大的商业帝国,在阳城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他应该有着辉煌美好的前途,怎么能和自己一样卷入黑色漩涡里?

    季以宸轻笑了一声,上前一步,紧紧握住叶流萤战栗的肩膀,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叶流萤生气了,一把拽开了季以宸的胳膊,赌气似的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没好气地说道,“季以宸,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话至尾声,声音愈发低沉了下去。

    “如果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大不了早点和我爸妈团聚,但是你,你有着这么大公司等着你去打理,你还有家人....需要你照顾。”

    叶流萤身子深埋进沙发里,双手插入头发里,神情极为颓废。

    想到先前歹徒们的疯狂行径,叶流萤现在还心有余悸,这些人这么胆大妄为,除了他们想揭开一个对于他们来说,足以毁灭他们的秘密,同时,他们的背景也不容小觑。

    那么,她,叶流萤,身为分文,一介弱女子。

    她的父亲-叶开颜,现在看来,明显死于对方手里。连他都无能为力的事情,而作为他的女儿,能怎么办?

    叶流萤娇躯瘫软在沙发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袭了过来。

    叶流萤甚至觉得这团恶势力就像是挥之不散的黑雾,已经将她团团包围了,越是挣扎,越是沉溺其中。她和季以宸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季以宸在叶流萤身边静静地坐了下来,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地理了理叶流萤凌乱的发丝,一把将她的下巴勾了起来。

    叶流萤猝不及防,目光直直地迎上了季以宸炙热的幽深的眸子,像是天山五色池里的清水,给了她安定的力量。

    “流萤,从今以后,你都不许这么想,如果说以前我是帮你,但是从今以后,我是在给我自己做事。你想查出叶家败落和父母身亡的原因。难道我是不想查出父亲的死因?”

    叶流萤望着面前的季以宸,此时,他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是罕见的忧伤与深沉,不知觉地放开了叶流萤的下巴,将她轻揽入怀。

    叶流萤意外的没有丝毫不愿,此时的他们,如同冬日里流浪野外的人相互温暖着对方。

    相同的境遇,相同的身份-孤儿,再一次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一刻,没有暧昧的气氛,没有别样的情愫,只有两个孤独的人静静地靠在一起。

    许久,叶流萤仰着头,打破了这份静溢和美好。

    “以宸,你说,你想查出你父亲的死因?难道?”

    “对,我父亲是死于公社那些人手里,但是从我大伯嘴里所了解到的,我父亲的死有蹊跷,当时他的罪名是贩卖几包老鼠药,那时候已经接近那个时代的尾声了,根本不可能判死刑,更不可能会被执法人员活活打死。还有,今天我在家里打开了父亲留下来的木盒子,发现里面有很多的纸钞票,在那个时候,那些钱够得上买一整栋房子了。”

    “木盒子?”

    “是,那么多的钱,大伯都惊住了。当时就质疑父亲既然有那么多的钱,为何不拿出来,以他对家人的态度来看,绝对不会私藏,由此可见,这笔钱很有可能是黑钱。所以,我父亲一方面禁不住诱惑拿了,另一方面受不住良心的谴责,又害怕,不敢拿出来用。”

    叶流萤低头沉吟,半晌,回道,“以宸,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我们该从何处下手?”

    季以宸一把勾住叶流萤俏丽的下巴,宠溺的说道,“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有些事情还是等我来做吧。”

    “那怎么行?”

    叶流萤腾地坐直了身子,嘟着嘴,赌气似的望着季以宸,她将季以宸带入这个圈套里,怎能有独自享乐的念头。

    见叶流萤如此激动,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修长如玉的手指力道重了几分,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磁性,极具诱惑力。

    “流萤,你这么激动,我是不是可以将你的这种行为视为对我的关心?”

    叶流萤撇着嘴,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鄙夷,“就你这样,还差了点。不是说了,我们是合作伙伴,有事的时候你怎么能不带上我?”

    “是吗?”

    记忆辰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流萤,你觉得我哪里差了点,要不,我们去床上看看,你给我检查下,行吗?”

    叶流萤瞪圆了眼,“季以宸,你......”

    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思调戏她?

    “怎么了?这也是正事呀。作为你的合作对象,我要是哪里差了一点点,对你来说,可是天大的事哦。来吧,我们走。”说罢,不待叶流萤出声,直接抱起她向着二楼走去。

    “诶-诶-诶-,季以宸,你在干什么?”

    叶流萤猝不及防,差点从季以宸身子掉了下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声音颤道。

    这是什么行为?又想霸王硬上弓?

    是不是吃上瘾了?不打算放过她了?或者是,帮了她这么多,知道她没有钱可以还他人情,就要她肉偿了?

    总之,不管叶流萤采取什么行动,季以宸仍然是不由分说的将她带入了主卧。

    “砰”地一声,季以宸从衣柜里拿出了件睡衣,不由分说的将她推入浴室里,“走,去洗个澡。”

    “在这里洗澡?”

    叶流萤瞪圆了眼,望着尾随而入的季以宸,惊道。

    该不会季以宸想和她洗鸳鸯浴吧。

    “浴室,我让人给拆了。”

    季以宸不满地给了叶流萤个白眼,要知道,多少名门淑女哭着喊着想来他的别墅,都没有机会。

    叶流萤居然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让他情何以堪?难道,他真的魅力下降了?不可能,一天到晚还得接几通略带骚扰性质的电话。

    季以宸心底哭笑了声,是不是叶流萤身子有对付他的抗体?不然,他的魅力在这里一点用都没有?

    浴室里,叶流萤一脸孬比的站在镜子前,呆呆地望着手里薄如蝉翼的睡衣,心底说不出的感觉,是害怕?还是对楚东的愧疚?甚至有一丝丝期望。

    带着复杂的心情,叶流萤洗完了澡,换上这身薄如蝉翼的睡衣,尺寸适中的睡衣完美的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白皙的脸庞隐着丝丝诱惑,热气的原因,让她的脸颊蒙上了淡淡的红晕,像是熟透了苹果,极具诱惑力。

    脑子里乱蓬蓬的,叶流萤悄悄打开了浴室的门,期望累到极点的季以宸已经睡过去了。

    她才能悄悄的溜回房间。

    门悄无声息地开了。

    叶流萤暗自松了口气,望向面前空无一人的卧房里,心底暗道,难道季以宸真的睡了?

    暗自窃喜,又有着一丝莫名地失落。

    手捧着衣服,脚还没有迈出浴室门,一声低沉略带暗哑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流萤,你终于舍得出来了?你这个小动作是想干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想做贼呢?”

    “轰”地一声,叶流萤脑子炸开了。

    丫的,这货居然在门口候着她。

    浴室门开了,季以宸已经换好了睡衣,扣子没系,头发未曾干透,大片裸露的胸膛出现在了叶流萤面前,健壮有力。

    莫名地,叶流萤喉咙吞咽了下。

    半晌,幽幽地说了句,“先前你说我浴室拆了,是骗我的?”

    记忆辰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流萤,我说浴室拆了,又没说,你房间的浴室拆了。”

    靠!

    居然被他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