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4章 他们两个不是来真的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这女人眼里,他季以宸就是掉进钱眼里的人?而且,专门欺负女性。

    身后。传来罗婷焦急的声音,“季总,董事局的人都来了。这个会?”

    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声音冷冽了几分。“告诉他们。我房子被歹徒轰了,现在得马上回去处置,至于其他的情况。你自己看着办吧。”

    “轰了?这......”

    罗婷瞪圆了眼,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冷落冰霜的季以宸,她刚才没有听错吧?这是美国大片里的场景吗?

    以季以宸的性子和能力来说。犯不着给谁交待。所以,他说的自然是真的。

    罗婷为那人的胆大妄为默了个哀,敢在季以宸头上为非作歹的人。这些年来。她还没有见过。一般都是在萌芽状态偃旗息鼓,或者是被人偷偷处置了。

    话音刚落。季以宸已经迈着戾气的步子,走向了电梯口。

    身后。罗婷眉宇间生了疑色,季总向来是属于那种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今天。只是住的地方出了点问题,就这么沉不住气?以往换成公司遇到大问题,也没有见他这么着急。

    放下电话,孙莉莉和瞿秋寒已经走了进来,房子外面围满了真枪实弹的警察们,如果不是身临其境,还以为是什么反恐训练,或者发现什么恐怖分子。

    不过大白天持枪袭击居民,虽然没有造成伤亡,已经是一件性质极为严重的事情了。

    估计,对方已经沉不住气了。

    “流萤。”孙莉莉一走进来,瞄了眼地板上到处都是的玻璃渣子,即刻上前揽住了叶流萤的肩膀,凤眸急忙打量着她。

    半晌,松了口气,“还好,你吃饭的家伙没伤着。”

    叶流萤眉头微蹙,疑道,“什么吃饭的家伙?”

    “你的脸呀。”孙莉莉毫不掩饰的大声说道。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这话说的,好像她就是靠脸吃饭的小三一样,但是她能得罪她吗?当然不能。

    说不定这件事情之后,孙莉莉又得是她的贴身保镖。

    半晌,幽幽地说了句,“莉莉,人家是实力派,好不好?没瞧着这几天网民们对我的评论么?真正的实力派。”

    孙莉莉轻笑了声,按住叶流萤的肩膀多了几分力道,笑道,“我才相信你的那些粉丝们,愿意透过你狰狞的面孔去发现你内在的实力。”

    叶流萤语噎,这个孙莉莉,常常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好吧,她承认,她说对了。

    要不怎么说颜值才是娱乐圈里的敲门砖,有了它才有红的可能,否则一辈子都是个跑龙套的。

    至于,那些传说中没有颜值依旧走红的天才,五十年难得出一个。

    孙莉莉拉着一脸懵懂的叶流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叶流萤面前晃了晃。

    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孙莉莉,失声问道,“莉莉,你在干什么?”

    孙莉莉一本正经的说道,“还好,没有吓傻了,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向季总交差。”

    叶流萤语噎,“莉莉,你......”

    孙莉莉究竟是不是她的朋友,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太没有人性了。

    是不是干这一行太久了,见到了骇人的场面,如今连她这个朋友差点没命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她不好交差?一点也不关心她。

    瞿秋寒站在孙莉莉身后,眼睛一瞬也不瞬地望着面前拾捡证据的警察,几天不见,瞿秋寒身上那股子雅痞的性子去了不少,对待工作像那么回事了,叶流萤如是想。

    还是孙莉莉调教的好呀。

    也是,看看孙莉莉,整个人愈发萝莉了,眼神里的戾气全无,就算面对这样的场景,望向瞿秋寒的表情也如春风化雨般沁人心脾。只是转过身,面对她的时候,嘴巴那叫一个损呀。

    叶流萤不甘示弱,轻咳了两声,望向面前神情专注的瞿秋寒,说道,“秋寒,这几天是不是尽想着和莉莉过二人世界,说好的请客都没有动静了。”

    瞿秋寒瞪圆了眼,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的叶流萤,像是打量怪物一般,将叶流萤全身上下看了个遍。

    连声啧啧,“季以宸的口味果然不一般。”

    叶流萤挑眉怒视,要他们请客和季以宸的口味有什么关系?

    瞿秋寒继续说道,“都差点没命了,还惦记着吃,不错,下次那什么电视节目,开展吃货大比拼时,我一定推荐你去。”

    叶流萤气噎,“瞿秋寒,你......”

    本想着将话题转到他们两个身边,不料瞿秋寒不上套,直接将话题又抛给了她。

    半晌,眼底闪过一丝寒气,直直地望向面前的瞿秋寒,牙缝里蹦出几个字,“秋寒,你这是要过河拆桥?”说罢,瞄了眼,已经在地上仔细搜寻子弹和中弹玻璃的孙莉莉。

    眼睛里是赤裸裸的威胁,居然敢得罪她这个红娘。

    瞿秋寒是对自己太过自信?还是觉得孙莉莉非他不可了。

    瞿秋寒感受到叶流萤眼底的杀气,急忙紧了几步,一把拉住叶流萤的胳膊,先前那个纨绔子弟的形象瞬间冒了出来。

    “我的姑奶奶,我怎么敢得罪你呀。你也不想想,这几天因为你的事情,我和莉莉都快忙死了。这几天饭都不能按时吃,没瞧着莉莉都瘦了一大圈了。我还想着好好宰季以宸一大顿呢,不,得好好想想,最好来个什么顶级豪华游。再不然,去非洲丛林里玩玩狩猎的游戏。反正莉莉喜欢这个。”

    叶流萤嫌恶地一把推开了瞿秋寒,话说,男人撒娇的模样,她真看不惯,或许,只有莉莉那种女汉子才喜欢吧。

    门口处,光线暗了暗,季以宸面沉如水,来不及换鞋子,大步走到沙发前。

    深邃的眸子里,是满满的担忧,一把将叶流萤抱在怀里,连声问道,“流萤,你没伤着哪里吧?”在公司会议室里,接到瞿秋寒电话时,心底莫名咯噔了一下。

    果真,流萤出事了。

    叶流萤被季以宸闷在胸膛里,半晌,透不过气来。

    季以宸胸膛的温暖带着熟悉的体味霎时席卷而来,叶流萤忍不住泪眼婆裟,喉咙哽咽,眼眶泛红。

    见这么多人在这里,叶流萤才忍着没有掉下泪来。

    好一阵,瞿秋寒酸酸地声音传了过来,“刚才是谁在这里无事人一般,还嚷着要歹徒出来单挑?这会儿真成了软柿子了。”

    其实,出事的时候,瞿秋寒和孙莉莉已经赶到了别墅外,不过那时候在外面查看情况,可是叶流萤与小宇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本想着给叶流萤点个赞,没想到季以宸一出现,叶流萤居然成了小女人了,这会儿依偎在季以宸怀里,楚楚可怜的模样,活脱脱的林黛玉。

    心底莫名地一颤,他们两个不是来真的了?

    季伯父会同意么?瞧着前段时候兰芳芝在电视采访中的态度,瞿秋寒心底直抽抽,季以宸和叶流萤还有两座火焰山需要过。

    宽大的落地窗前,孙莉莉捡起了一块被子弹击中玻璃,起身,向着瞿秋寒使了使眼色。

    瞿秋寒当即颠颠地跑过去了。

    好吧,看在他们是对苦命鸳鸯的份上,还是给他们留点私人空间。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住叶流萤俏丽的下巴,语气极为宠溺,“流萤,今天吓着了没有?”

    叶流萤脸颊微红,望着面前川流不息全副武装的警察,低头轻声应道,“还好。”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声音上扬了些许,“你公司里不是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我又没事,你急急忙忙赶回来干什么?”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眸光炙热,一瞬也不瞬地望着面前一脸激动的叶流萤,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可忤逆的威严,“有没有事,我看了才知道。”

    原来季以宸是不放心她。

    叶流萤心底隐过一丝窃喜,季以宸一直将她放在心上。

    只是,这样下去,季家更会反对他们在一起了。

    放在古代,这不是,不爱江山只爱美人的节奏么?

    别墅外,闻讯赶来的记者们将大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落地窗已碎,客厅里所有的动静记者们都纳入了眼帘,叶流萤心觉不妥,起身,离开了季以宸的怀抱,望向面前一片狼藉,轻声问道,“以宸,今晚这里还能住么?要不我收拾几件衣服回家去算了。”

    季以宸起身,不顾外面的记者们,轻揽住叶流萤的腰身,俯下身子,在叶流萤耳边轻声回道,“衣服是要收拾,不过不是回你家。”

    “去哪?”叶流萤错愕地回道。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去了就知道了。走吧,我现在陪你去收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