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5章 秘密会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同一时间,阳城梁氏集团办公大楼里。

    梁雨琪身穿黑色小礼服裙,V字形的胸襟显露出大片白皙如玉的肌肤。裸露的背部让人遐想联翩。此时,精致的妆容上满是怒气,眼睛里气得像是喷出火来。

    “啪”地一声。将打开手机屏幕的手机扔向了面前宽大的老板桌。

    “这是怎么了?我的大小姐。”梁治偌坐在高大的真皮座椅里,不明所以的望向面前怒气冲天的梁雨琪。轻声询问道。

    老来得女。自然是宠溺了几分。

    所以才有了梁雨琪如今霸道专横的性格,但是不管怎么说,梁雨琪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再加以管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了。

    再且,雨琪在事业上取得的成就。比起圈子里的同龄人也强上许多。更多没有指责她的理由了。

    “你自己看。”梁雨琪气红了眼,望向面前不知所谓的梁治偌,没好气地说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

    梁治偌面色徒然沉了下去。拿起手机,在屏幕上不经意地划拨了几下。“怎么了?多大点的事,又没有死人。”从梁雨琪气冲冲进入办公室那一刻开始。梁治偌就明白梁雨琪是为何而来。

    梁雨琪自小性子骄纵,成名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没有什么事情能入得了她的法眼,除了季以宸的事情。

    在梁治偌看来,她这个女儿对季以宸已经有了一种近乎偏执的热情,已经成了一种畸形的感情,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她越是要得到,可是感情从来都是两情相悦的东西,岂是一方努力就能改变状况的事情。

    但是梁雨琪已经一头扎进了这个死胡同,任谁也拉不出了。

    这也是他教育上的败笔呀,梁治偌如是想。

    梁雨琪涨红了脸,怒不可遏的望向一脸风轻云淡的梁治偌,大声说道,“我管死没死人,你看清楚了。就是这件事情才让那个贱人再次有机可乘,你瞧瞧,季以宸搂着她的照片,经过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还能笑出来。可见,这件事再次成全了她。谁都可以和季以宸上床,唯独她不可以。”

    梁雨琪歇斯底里地咆哮着,肆意地表达着她的愤怒。

    之所以叶流萤绝对不可以,梁雨琪心底其实比谁都清楚,在季以宸的心底,叶流萤的地位越来越不一般了。

    已经不是报刊杂志上所写的,叶流萤只是介入她和季以宸之间的小三。

    梁雨琪心底明镜似的,她和季以宸压根就没有开始过,从来都是她一厢情愿的事情,叶流萤怎么会是小三?

    梁治偌目光定定地望着面前已经失去了理智的梁雨琪,眼底隐过一丝精光,声音冷冽了几分,“雨琪,我不知道季以宸住所出了事,你来我这里撒泼干什么?不过我考虑到你的心情,对你的行为表示理解。你现在马上走,我可以原谅你,如果你依然执迷不悟,还在这里大声嚷嚷,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梁治偌声音清冷,没有一丝温度,像是西伯利亚的寒流突然间刮了过来,偌大的办公室突然间冷嗖嗖的。

    梁雨琪和曾领教过梁治偌这样的态度,当即傻住了。

    半晌,瞪圆了眼,不可置信地望向面前面色清冷的梁治偌,唯唯诺诺地说道,“爸,你刚才是在和我说话?”有那么一瞬间,梁雨琪怀疑,面前的梁治偌是不是鬼上身了。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对她大声说过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梁治偌冷冷地望向梁雨琪,声音愈发冷冽了几分,“雨琪,爸知道你任性,但是做事得有底线,任性结果并不好,徐曼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难道你还不明白,整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没有其他的事情,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话至尾声,梁治偌的声音里有了一丝倦怠,微胖的身躯向后重重地靠去,眼帘微微阖上,进入假寐状态,不再理会梁雨琪了。

    徐曼的死?

    梁雨琪脚步向后踉跄了几步,差点倒了下去。

    眼前的迷雾似是越来越清晰,徐曼的死父亲应该知道实情,这一次,季以宸住所被子弹击中,应该是父亲所为,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梁雨琪脑袋一下空白了。

    玩些小手段,她确实很乐意,但是真正与人命牵扯上关系,她从来就没有想过。

    就像她当初怂恿着徐曼去南县,但是从未知道,她居然会死在那里,时至至今没有找到凶手,徐家的态度更是让她感到奇怪,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样。

    从事情刚刚发生时,媒体短时间的炒作后,到现在居然杳无音讯了。

    听说徐伟现在每天除了去公安询问案子的进度,也没有什么过多的动作。如果换成以往,他绝对没有这么好讲话。

    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理智?

    难道,他知道徐曼的死因?

    梁雨琪背脊处徒然生出丝丝寒意,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这是怎么了?还有多少事情她不知道?

    转身,梁雨琪未作丝毫停留,直接出了梁治偌的办公室。

    她知道,从这里她再也问不出什么了。

    再往前走,也许是万丈深渊了,而季以宸正一步步地往这个深渊走去,她,却无能为力。

    不,她得在一旁好好看着,适当的时候,推叶流萤一把,拉季以宸一把。这样,真的没有任何人和她争了。

    梁雨琪一路思量着,嘴角始终啜起一抹冷冷的笑意,像是魅力无边的女神,更像是来自地狱的索命修罗,罂粟花一般灿烂,危险且诱惑。

    办公室里,梁治偌微微睁开了眼睛,脸上似有一丝倦怠,拿起面前的手机,轻摁了下去。

    电梯口。

    梁雨琪白皙如藕的手指轻摁下电梯门上的按钮,电梯门开了。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精壮的身子,戴着副墨镜,隐约可见左脸颊上一块长长的刀疤,原本精瘦的面孔显出了几分狰狞。

    两人擦身而过之时,中年男人回头似是有意无意地望了眼梁雨琪。

    梁雨琪登时觉得一股凉飕飕地风往脸上扫过,回头看时,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于走廊里。

    -

    当叶流萤站在雅致幽静的顶级会所门前时,眼底隐过一丝错愕。

    难道,季以宸所说的地方,便是这里?

    季以宸一把提过叶流萤手中的提包,覆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身后,瞿秋寒声音里隐过一丝惊喜,更多的是抱怨,“季以宸,说好的,由你安排来会所放松几天,没想到是这种情况来,难不成你小子打的主意是在这里加班。”

    季以宸回头,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露出了淡淡笑意,“秋寒,你只说对了一半,接下来的工作我们将在这里完成,当然,更主要的任务是保护流萤。所以,你的工作内容里还得加一份保镖。”

    瞿秋寒气噎,“季以宸,你......”

    看来阳城商业神话的这个名号放在季以宸身上,真是实至名归,这算盘打得真是精那。

    孙莉莉性子直爽,上前一步,挽起叶流萤的手,笑道,“流萤,我们进去吧,让我们无产阶级的人们见识下资本主义家的生活,是何等奢靡吧。”

    呵,叶流萤轻笑了声,随着孙莉莉走了进去。

    会所里装饰极为奢华,目及之处皆是玉石铺就地面,繁花雕饰的红木家具,随随便便一件便是数十万计价,奢华至极。庭院里又是另外一副光景,楼台亭榭,小桥流水,像是将某处园林搬了过来。

    瞿秋寒一路上连声啧啧,不住的摇头惊叹。

    “季以宸,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个宝贝,不让人看。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嫌弃老子消费不起?”

    叶流萤和孙莉莉走在前面,不曾理会瞿秋寒大呼小叫,只是对面前奢靡场景还是止不住惊叹,就算在电视里,这种奢靡的景致还是很少见的。

    会所里清一色职业西装的年轻人,一看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级保镖,不苟言笑,一个个身材健硕。

    难怪,这一次季以宸除了将小宇带了过来,其他人都没有带。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叶流萤手无缚鸡之力,其他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秋寒,这是我名下隐秘的一项资产,平时都是用来接待国家元首级别的人物,平时都是空置的。这里的安保非一般会所可比,普通人进来反而会处处受限,玩起来放不开。而且,这个会所的存在本是绝密。”

    瞿秋寒暗自翻了个白眼,居然说哥是普通人?

    好吧,他承认,比起国家元首级人物来,他确实是普通人。

    难怪他隐藏如此之深,连他都不知道,瞿秋寒斜睨了眼处处都是人民币币的景致,暗自嘀咕着,这个国家元首级别不知道在这里住一晚得多少钱。

    多少钱一晚才能养得起这至尊等级的会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