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6章 U盘破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晌,瞿秋寒幽幽地说了句,“季以宸。那你今天怎么舍得带我们过来?不怕暴露你这里。”

    季以宸斜睨了眼瞿秋寒,轻声说道,“刚才发生那样的事情了。都没有让你长点记性?对方已经是穷途未路了。接下来可能会有更疯狂的行动,如果不找个安全的地方。只怕流萤下次没有这么侥幸了。”

    瞿秋寒一脸哀怨。低低地说了句,“哎呀,我就知道。你是为了那个小妮子,否则这样顶级宝贝怎么舍得拿出来?好吧,说说你的真实想法吧。”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到了会所里一栋单独别墅前。

    身着黑色西服面色清冷的安保人员给他们打开了别墅大门。里面的装修风格和南街别墅差不多,只是里面的陈设更奢华,一看就知道就季以宸的菜。

    “都进来吧。这段时间。我们就住在这里。为了防止对方知道我们的行踪。我建议这段时间里,我们不要使用手机。每个房间里都有座机,包括客厅也一样。吃饭时间会有专人送饭菜过来。”

    望着季以宸一本正经的俊脸。

    “噗哧”一声,瞿秋寒笑出了声,“季以宸。我瞧着你怎么像我入学时的教官?不,比他更牛。诶呀,你当初怎么想着去做生意,如果干我们这一行,早就出息了。现在何止给元首们提供住的地方,更可以跟在他们身后寸步不离,随时瞻仰他们的音容啊。”

    季以宸斜睨了眼瞿秋寒,冷冷说道,“你小子再贫嘴,等会你的房间就安排在公共厕所旁。”

    “别......”瞿秋寒连声告饶,禁了声。

    “楼上客房很多,秋寒,你就陪着莉莉随便找一间房吧。”

    瞿秋寒陪着莉莉上楼了,客厅里只有季以宸和叶流萤,两人站在偌大的客厅里,四目相对。

    想起昨晚的缠绵,叶流萤心底如同藏了只小鹿,“砰砰”地直跳。

    她能开口询问,她住哪里么?

    半晌,叶流萤终是打破了这份宁静,低声问道,“以宸,你就这么急匆匆地来了,公司里的事情怎么办?难道你不怕他们从你开始盯?你要是一起住在这里,不但公司的事情管不了,而且很有可能暴露了这里,万一让人知道了这个会所,那些什么元首不来住了,你不是亏大了?”

    季以宸目光炙热,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勾住叶流萤俏丽的下巴,声音暗哑透着一丝极力压抑的情欲,“流萤,你希望我留下来吗?”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白皙的脸上顿时起来阵阵红晕,一把将季以宸的手荡开了。

    “正经点,行不行?秋寒和莉莉还在上面呢。”

    季以宸轻笑了声,放开了手,轻揽住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身,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他们在楼上又如何,我就不相信他们会比我们正经。”

    叶流萤语噎,“......”

    顿了顿,接着说道,“以宸,公司里压着一大堆的事情,你住在这里真的不行。”其实,叶流萤心底的想法是,经过昨夜的事情,现在她和季以宸都有点头脑发热,需要暂时冷却下才行。

    再且,如果季俞正和兰芳芝那里知道了季以宸因为她,荒废工作,势必会对她有看法。如果真的想在一起,这也关系到他们以后的生活,怎么能放任季以宸在这里不走?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住叶流萤的俏鼻,轻声说道,“流萤,我们都没有结婚,你就开始管我了吗?放心,就在这里住上两天即可,事情很快会浮出水面。”

    “两天?”叶流萤脱口而出。

    毕竟对方实力强悍到他无法估计的份上,但是季以宸居然信誓旦旦的说,只要两天?

    “当然,U盘里面的数据已经破解出来了,里面是一份录音材料。关系到当年的一件大案,只是录音材料里只有你爸的声音,不足以构成证据。秋寒和莉莉现在还在研究,以便发现更多的东西。”

    “我爸说话的声音?”

    “嗯。应该说,是一份忏悔录音更对。”

    “忏悔。”

    “嗯。”

    “我可以听听吗?”

    季以宸轻揽住叶流萤腰身的手臂力道重了几分,宠溺的说道,“暂时不要想那么多,等我们将所有事情理清楚,再告诉你好吗?”季以宸的声音不同于往日,透着些许担忧。

    “哦。”

    叶流萤低低地应着,心里头却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来。”季以宸将叶流萤拉至沙发旁坐下,目光烁烁的望着她,“流萤,我想和你说件事。”

    见季以宸难得这么严肃,叶流萤心底不由地咯噔了一下,声音愈发低了几分,“以宸,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叶流萤微扬着脸,嘴角啜起一抹难得的笑容。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抹笑容有多么牵强。

    心底早已是浮想联翩,瞧着季以宸态度不对,是不是U盘里还查出来,一些对父亲不利的东西?季以宸不忍心让她知道,所以借故拖延?

    “流萤,其实我想和你说的事是,这个会所,我想转到你的名下。”

    叶流萤本就牵强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错愕地望着季以宸,失声问道,“以宸,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么大的会所你居然转到我的名下?”

    有那么一瞬间,叶流萤怀疑季以宸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亦或是,他被仇家追杀,所以急着转移资产。

    季以宸幽深的眸子里隐过一丝暖意,伸手拂上叶流萤的发际,轻声说道,“流萤,你不要多想。我只是想,你现在的处境堪忧,这里或许能够让你有个藏身之处。再且,这家会所没有人知道是我名下的资产,所以,不会对公司股价造成冲击。”

    叶流萤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直了直身子,伸出嫩如葱藕的手指在季以宸俊脸前晃了晃,声音疑道,“以宸,你不会是中邪了吧。”

    季以宸一把拽住叶流萤的手,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流萤,要不要上楼?试试我是否中邪了?”

    瞧着季以宸邪魅的笑容,叶流萤总算是放下心来,季以宸并没有中邪、脑子烧坏了之类的。

    半晌,叶流萤正色说道,“以宸,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提议我不会接受。”想着和季以宸初次打交道时,摔坏了一个玩偶作价十万,而现在送她一个顶级会所,居然眼皮都不眨一下。

    不过数月,天地之别。

    这样的厚礼她怎么会接受?她有什么资格接受?

    季以宸嘴角微抿带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意,“流萤,你放心,我是那么没有理智的人么?将会所放在你的名下,自有我的打算,只是现在不能告诉你。不过,请你放心,这会所里也绝对不会做什么旁门左道的生意,不会让你这个老板背负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U盘里面的资料出乎他们意料之外,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只有叶开颜本人的忏悔和对叶流萤未来的期许,但是季以宸最感兴趣的事情便是U盘里面,居然有他小时候的照片,他记得,他小时候和妈妈住在一起,生活困难,但是总有一个叔叔会定期来看他们,不怎么说话,留下东西和钱就走了。

    所以对他的印象很模糊。

    直到在U盘里看到他的照片,他才猛地想了起来,这个帮助他们的叔叔居然是叶开颜。

    不管叶开颜是出于什么原因帮助他们母子,至少是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他们,那么今天,他便有义务帮助叶流萤。

    季以宸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心底蔓延开来,很久以前,他和叶流萤的缘分就这样定下了。

    更加坚定了季以宸对叶流萤的想法,他想与叶流萤的关系更进一步。

    只是,他现在不想把U盘里面的内容全部告诉叶流萤,叶开颜的忏悔内容里并没有明确说明是什么事情,季以宸认为在事情明朗之前,不想让叶流萤知道,以免增加她的心里压力。

    正如叶开颜所说,希望所有的事情随着他的死亡,而结束吧。

    沙发里,叶流萤侧目,白皙的脸蛋徒转清冷,美眸里射出一道冷光,直直地望向季以宸,声音冷了几分,“以宸,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承认,以前的你确实很讨厌,但是,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难道,你就这么看我?”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好了,你暂时收下吧。要是以后有什么变故到时候再退回给我也行。你想想,你现在有外婆要养,家里还有吴婶,你还欠着我那么多钱,就凭你现在公司跑龙套的收入,怎么可能还得了债务?”

    楼梯上,瞿秋寒携着孙莉莉缓缓走了下来,孙莉莉眉眼里俱是笑意,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半个身子靠在瞿秋寒的怀里。

    这一刻,叶流萤怀疑,如果遇到危险,孙莉莉是不是需要她的保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