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7章 这就是有钱人的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流萤,季总说送你东西,你就收下吧。他说的对。你现在一个人,需要照顾外婆,还要养家。还欠着他那么多债。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呀。”

    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孙莉莉和一脸淡定的瞿秋寒,声音上扬了些许。“莉莉。你知不知道他送的是什么?”

    瞿秋寒撇了撇嘴,斜睨了眼气定神清的季以宸,声音里透着一丝揶揄。“管他送什么?你收下便是。反正他穷的只剩下钱了。”

    季以宸扫了眼瞿秋寒,心底直抗议,瞿秋寒是眼睛瞎了。没见着他怀着正搂着叶流萤?

    叶流萤。“......”

    半晌,幽幽地说道,“他说想送这个会所给我。”

    “啊?”

    瞿秋寒大喊一声。片刻之后又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望着一脸孬比的叶流萤。淡然地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亲眼见到在大街上。他给那些小乞丐们零钱时都是上万,或是在什么慈善晚宴上。给的钱都是数百万。”

    说罢,腿脚不经意的踉跄了下,幸好孙莉莉在一旁扶住了他。

    心底直叹。我的乖乖呀,这个顶级会所,不知值多少个亿?就这么眼皮也不眨的送了出去,就不心痛?

    早知道季以宸这么知恩图报,就应该早点认识季以宸,最好在他和季以宸穿开裆裤时认识他。

    他会每天早上准时守在季以宸家门口,送给他一个棒棒糖。

    说不定,季以宸也会送个这样的顶级会所给他。

    孙莉莉有了瞬间的错愕,终是恍了过来,大步走上前来,拉着一脸茫然的叶流萤,轻声说道,“流萤,季总可能觉得你现在处境危险,所以将这个会所放在你的名下,你进来的时候没瞧见?这么管理森严,估计不是老板,根本进不来。”

    旁侧,季以宸淡淡的说了句,“莉莉说的没错。这里只接重要级的人物,如果你想让这里的人认可,必须转到你的名下才行。”

    “这......”

    叶流萤面露难色,她凭什么接受?

    “流萤,别想那么多了,季总不是说了,只是暂时而已。”孙莉莉再次劝慰道。

    叶流萤,“不行。”

    叶流萤坚决不同意。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好吧,我和流萤上去整理下东西。饭菜马上送到,你们先坐一下。这件事以后再说。”

    “走吧。”

    季以宸拿起行李,领着叶流萤上了主卧室。

    一进门,就瞧见了南街别墅的主卧室风格,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叶流萤以为回到了南街别墅。

    这是季以宸的睡房?

    想起昨夜整晚抵死的缠绵,叶流萤背脊处冷汗涔涔,虽说季以宸大方到令人惊悚的地步,但是叶流萤觉得刚说要送会所给她,现在要她陪睡,情感上她怎么能接受?

    她好歹也是豪门之后,怎么这点骨气都没有?

    只是,季以宸能听她的么?当然不会。

    不顾叶流萤咬牙,瞪眼,攥拳,直接将行李放了下来。

    自顾自地说道,“你这几天就在这里住,相比其他房来说,安保系统好许多。这几天我不会在这里,莉莉会在这里陪你。”

    什么?

    莉莉陪她?

    莫名地,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失落感。

    忍不住暗自给了自己一巴掌,叶流萤,什么时候,你这么贱了?

    身体内,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叶流萤,你就别不知好歹了,睡几觉又不会少什么,人家都对你这么好了。

    无语。

    放好行李,叶流萤和季以宸便下了楼,偌大的厅堂里香味袭人,餐厅里传来了孙莉莉和季以宸的声音。

    “流萤,快点过来吧,菜都快凉了。”

    “诶,这两个人不知干什么去了。别等他们了。”

    .....

    紧接着,筷子在空中击打的清脆声传了过来,偶尔夹杂着“哦”“嘿”的惊叫声。

    这两个活宝,不知道以后他们成家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一句话不对,切磋定输赢?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回望向季以宸,季以宸眸子里是满满的笑意望着她,四目相对,心底一股暖流蔓延开来。

    莫名地,叶流萤觉得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就在她的心底涌动。

    有了瞿秋寒和孙莉莉这两个活宝,整个晚餐吃得甚是愉快。

    晚餐后,季以宸和瞿秋寒便离开了会所。

    一连几天,他们都没有出现。

    叶流萤和孙莉莉一直在会所做着各种无聊的事情,比如看电视,比趴在沙发上聊八卦.......

    当然,最头痛的事情就是,编造瞿秋寒各种有的、没有的段子。不为别的,只为孙莉莉喜欢听。

    会所外,阳城并不如表面上的这么平静,连着几天出了几件大事。

    其一,万娱集团CEO履行了承诺,和天虹房地产公司签了合作协议,虽说协议条款对天虹房地产公司来说,不是很公平,但能攀上季以宸这棵大树,杨天诺已经是非常之满意了。

    其二,一名叫做田生的小混混在混战过程中,死了。起因只是田生去一个大排档喝酒,结果旁桌的客人声音太大,田生说了几句,结果两方混战中,田生死了。

    警方尸检过程中,发现田生身体有旧伤,这一次寡不敌众,却对方戳中了旧伤部位,失血过多死亡。

    这样的事情一年在阳城不知道得发生多少起,最后因为找不到人,而不了了之。

    第三起事件是最诡异的,徐曼居然“复活了”。据她接受采访时,所说,她在南县的时候,遇到歹徒,但是只是将她打晕了,并没有取她性命。几天后,她趁着半夜上厕所的机会,跑了。

    至于先前的那具女尸,徐曼说是同行的女伴。

    警方给出的结论是,女尸腐烂程度太高,难免有偏颇,再且,当时是从徐曼在南县的寻常物品里找到的毛发做的DNA检测,碰巧找到了徐曼同行女伴的毛发。

    整个事情太乌龙了,又让人找不到破绽。

    貌似所有的事情回到了原位,只是一件事情变了,徐安回徐氏集团了,楚东继续签约万娱集团公司。还有,她和季以宸的关系,似是更进一步了。

    一星期后,上午。

    季以宸和瞿秋寒到了会所里,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叶流萤和孙莉莉。

    叶流萤瞪圆了眼,不敢置信地望向面前一脸风轻云淡的季以宸和恢复了雅痞性子的瞿秋寒,张大嘴半天合不拢,敢情这大半个月,她都在陪着别人演戏?

    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游戏?

    或者,背后有着更深的背景,所有人都达成了一种默契,暂时让这一切结束。

    万千种想法从脑海里冒了出来,叶流萤怔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

    不过让她感到高兴的事,她不再整日里担惊受怕了。

    “流萤,怎么了?外婆明天下午出院,到时我们一起过去接她。”季以宸轻柔地声音将叶流萤拉回了现实。

    抬头,望着面前的季以宸,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愧疚,才短短几天的时间,季以宸眼眶四周有了淡淡的黑眼圈。可见,这几天他是多么辛苦。

    “嗯。”

    叶流萤望向面前的季以宸,眼底是满满的感激。

    如果没有季以宸,这一路走过来,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瞿秋寒将孙莉莉接走了,季以宸将叶流萤接回了南街别墅。

    进了别墅,季以宸递给了叶流萤一大串钥匙,又从沙发上拿起了一个牛皮袋递给了叶流萤。

    “流萤,这是旁边的别墅,已经买了下来,过户手续也已经办好了。原来的业主一直在国外,装修完之后没有住过。等会,小宇陪你过去看看。”

    叶流萤手僵在半空中,错愕地望向季以宸,失声说道,“以宸,你这是干什么?又是送会所,又是送别墅,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会一下子对我这么好。”

    叶流萤反复思量,来万娱集团前,她和季以宸根本没有见过面,他为何突然对她这么好?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我想你们家别墅位于郊区,生活实在不方便。所以没有和你商量,便给你买下了。你不高兴?”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不高兴?她哪里是不高兴,她是怕。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季以宸凭什么对她这么好?

    叶流萤,“我......”

    “流萤,先前送你会所,你断然拒绝了。现在会所你不能再拒绝了。”季以宸声音低沉透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威严。

    叶流萤错愕的抬头,望向面前一脸肃然的季以宸,压抑了几天的想法再次冒了出来,脱口而出。

    “季以宸,你可不可以说清楚,为何一下子对我这么好?”

    见叶流萤一脸倔强的模样,季以宸心底清楚,如果不告诉叶流萤,这栋别墅她绝不会接受。

    “来。”季以宸拉着叶流萤的手,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