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梁雨琪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的生意低沉,透着一丝佯作的不满,像是孩子撒娇一样。

    呵。叶流萤轻笑了声,不知道万娱集团的员工知道季以宸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会作何感想?

    “好了。以宸,我现在要上去整理房间了。你下午回来吃饭么?”

    “当然。这是你进入别墅的第一餐饭。多么有纪念意义的一刻。我怎么能不回来?”

    额~~

    叶流萤其实也只是这么一说,没想到季以宸居然这么不客气,满口答应了下来。

    虽说别墅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但是随便收拾下,也得花那么长时间。

    叶流萤看下手腕处的手表,不知不觉。快三点了。

    当下。对着手机里的季以宸连声说道,“以宸,我得上去整理房子了。有什么事情你回来再说吧。不然。下午不能准时吃饭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你今天忙了一天了。做饭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下午饭菜。我已经订好,会准时送过来。”

    叶流萤顿时松了口气,新买的厨具什么。还得好好消毒呢,正愁着时间上来不及,季以宸居然早就帮她想好了。

    “好,那就谢谢季总了。”叶流萤嘴角微扬,及时卖了个乖。

    “嗯--,要是嘴天天这么甜,我就高兴了。”季以宸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顿了顿,接着说道,“流萤,我走之前,和你说了,你的房间就定在二楼左边那间大卧室,找到没有?”

    叶流萤拿着手机,走在二楼的走廊上,小宇在后面帮着提行李。

    见季以宸如此问道,随口应到,“好,就按你说的办。”可能季以宸安排的这间房,里面配套设施完善一点吧。

    整个下午,叶流萤都在收拾着几个房间,虽然房间里面已经一尘不染,被子什么的都已经铺好了,但是叶流萤仍然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

    将所有的东西按照自己的喜好摆好,毕竟,这以后就是她的家。

    下午五点半,当叶流萤累得瘫软在沙发上时,季以宸准时赶到了别墅。

    “流萤,怎么了?累坏了吧。”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极其自然的按住了叶流萤的肩膀,动作笨拙地给她轻按着。

    叶流萤身子猛地一僵,回过头去,声线上扬了几分,“季以宸,你......”她能说,季以宸的变化之快让她不能接受了么?到嘴的话未曾说出口,生生吞了回去。

    “流萤,怎么了?不习惯,以后我天天给你按,不就习惯了?”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他现在非常满意叶流萤这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如此可以,他愿意天天给她按摩。

    叶流萤身子向一旁扭动着,面上表情极其僵硬,季以宸如果天天给她按摩,她想死的心都会有,这力道,一下轻一下重的,让他不知所措。

    见叶流萤一副不识好歹的模样,季以宸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蒙上了一层寒霜,声音低沉了几分,“叶流萤,你别这么不识好歹,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尝试给人按摩,居然不给我面子。”

    说罢,俊脸佯作沉了几分,伸手将向一旁逃窜而去的叶流萤一把抓了过来,搂入了怀里。

    熟悉的清香味杂夹着淡淡地烟草味袭了过来,叶流萤心底莫名地一窒,娇软的身躯已经落入季以宸宽阔的胸膛里。

    抬头,对向了季以宸幽深的眸子,如同深不可测的深渊,将她紧紧吸引住,再也不能呼吸。

    空气里透着丝丝暧昧,萦绕周身。

    叶流萤似乎能够感觉到季以宸身体某处的变化,呼吸愈来愈粗重,身体某处似有丝丝炙热向周身蔓延而来。

    感觉着身体的变化,季以宸手中力道的变化,叶流萤微微张合着樱唇,清澈如水的眸子似有了一丝迷离,望着面前的同样被情欲激起的季以宸,心里最深处有了一丝期许和渴望。

    门口处,小宇已经退去了。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叶流萤和季以宸,眼看一场暴雨即将袭来,“铃铃铃”地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响声,蓦然惊醒了沙发上的两个人,季以宸仍旧保持着轻拥叶流萤的腰身的动作,眼底满是欲求不满的怒气。

    叶流萤白皙的脸上腾起了阵阵红云,为自己的迷失有了一丝懊恼,如果不是这门铃及时的响了起来,是不是在沙发上,就和季以宸上演鸳鸯大戏。

    季以宸不曾理会门外的铃声,伸手拂上了叶流萤凌乱的发丝,眼底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

    “去吧。”叶流萤浅笑,拉了一把季以宸,试图让他去开门,话说,她现在一副情欲微动的模样,被人见着了也不好。

    “说不定送饭菜的过来了。”

    季以宸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顿时寒意森森,牙缝里低低地蹦出了几个字,“改天,就把这家餐厅收了,这样的服务居然能够干到现在,也真是服了。”

    说罢,高大硕长的身子站了起来,极不情愿地望向大门处,深邃的眼底氤氲了寒气。

    看来,他真的是动怒了。

    叶流萤嘴角直抽抽,这才是真正的季以宸吧。得罪他的下场就是,分分钟叫你死翘翘。

    叶流萤坐直了身子,微微整理了下凌乱的发际和衣裙,起身,向着餐厅走去。

    早点吃完饭,自己那间房还没有收拾呢。

    差点被季以宸迷了心智,忘了未完成的事情。

    “吱呀”一声,门开了。

    门口处,赫然站着手拿礼品的瞿秋寒和梁雨琪。

    原来满脸怒气的季以宸此时微微一怔,犀利的眼神望向面前提着礼品的瞿秋寒,眼底的不满跃然纸上。瞿秋寒安得什么心,居然将梁雨琪带来了,而且孙莉莉不在这里。

    瞿秋寒表情明显有了一丝僵硬,没有了往日的伶牙俐齿和丰富的表情,冲着季以宸不断地使眼色。

    很明显带着梁雨琪过来,非他所愿。

    季以宸站在门口处,高大硕长的身子堵住了门口。

    既不出声,也不让位,场面异常尴尬。

    叶流萤站在季以宸身后,望向面前的场景不禁哑然失笑,什么时候,季以宸居然有了这么孩子气的一面,瞧着三个人的表情和动作,似乎是有着某种默契的。

    叶流萤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第一次见到瞿秋寒的时候,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一点不招季以宸的待见,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他们之间夹着一个梁雨琪。

    可见,瞿秋寒和梁雨琪之间的关系之深,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青梅竹马吧,只是这一对是不曾对上眼的青梅竹马。

    见三人一直僵持在门口,作为主人的叶流萤顿觉不好意思。

    不管怎么样,来者是客,更何况人家是提着礼品上门来祝贺的。

    连忙紧了几步,走了上前,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向面前表情极为尴尬的瞿秋寒,和一脸和气的梁雨琪,轻声说道,“秋寒,梁小姐,今天什么风把你们给吹过来了。”

    说话间,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狠狠地在门神似的背上捏了一把,不顾某人倒吸凉气声,直接将瞿秋寒拉了进来,梁雨琪自然死皮赖脸的跟着进来了。

    瞿秋寒冲着叶流萤干笑了几声,“还是叶小姐懂礼貌,识大体。不像某些人,整天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就奇怪了,怎么不改行去医院当保安,往那一站,我相信没有一个医闹。是吧,流萤。”

    瞿秋寒在季以宸哪里吃了瘪,一个劲地讨好叶流萤,寻求存在感。

    叶流萤给了瞿秋寒一个白眼,声音上扬了几分,“莉莉呢。”

    瞿秋寒唰的脸色白了,趁着给叶流萤提礼品的机会,直接将叶流萤带入了一楼楼梯旁的小房间里,貌似,对这栋别墅,他比叶流萤还清楚。

    当然,有一点叶流萤可以肯定,在会所的那几天里,瞿秋寒绝对被季以宸拉到这里帮忙做事。

    一进入小房间,瞿秋寒连忙将身后的叶流萤拉了进来,身子凑进了叶流萤,表情极为惊惧,声若蚊蝇,“流萤,你不知道啦,今天我去万娱集团找季以宸的时候,被这个冤魂给盯上了,也被她知道了你搬新家的事情,如果我不带她过来,她就会将我以前的事情全部告诉莉莉。你说,我......”

    话未说完,瞿秋寒颜面佯作哭泣状,狭长的凤眼巴巴的望着叶流萤,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拉着叶流萤的手臂直摇晃,“流萤,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这么大的人了,唯一的真爱,你想让我错失吗?”

    叶流萤一脸鄙夷地给了瞿秋寒一记白眼,以前进娱乐会所玩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些?现在倒好,有了把柄在人家手里,任人家搓肉丸子。

    “你想我怎么做?”对于撒娇的瞿秋寒,叶流萤没有免疫力,毕竟这是一个看颜值的世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