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0章 梁雨琪的羞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瞿秋寒哀怨的眼神望了叶流萤,幽幽地说道,“流萤。你今天不怪我贸贸然带梁雨琪过来,就已经很不错了。等会,你千万不能在饭桌上提到莉莉的信息。要是让她知道莉莉的工作地点,我以后更逃不出她的魔掌了。”

    叶流萤呲笑了声。一脸不解地望向面前欲哭无泪的瞿秋寒。声音冷冽了几分,“瞿秋寒,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就你这模样。难怪梁雨琪吃定了你。找个机会和莉莉说清楚吧,老是这样防着也不是个办法。”

    透过门口,叶流萤望向客厅里围在季以宸身边不动的梁雨琪。心底莫名一窒。她可以容忍瞿秋寒这一次未经同意将梁雨琪带了过来,但是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很明显,梁雨琪现在掐中了瞿秋寒的死穴。想利用他再次找机会接近季以宸。

    客厅里。梁雨琪一身低胸玫红色的紧身包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精致的妆容完美得诠释了她精致的五官。一双风眼微微上扬,举手投足之间皆是风情和妩媚。

    不得不说。几天不见,梁雨琪比起以前来,进步了不少。

    耳边不时传来她娇媚的声音。“季总,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见你在公司里提起,怎么说叶小姐搬迁也是大事,再说了,以她在上一次戏里的表现,说不定,叶小姐三五年之间真有机会走上娱乐圈一姐的位置呢。”

    叶流萤瞥了眼故作妩媚之姿的梁雨琪,心底是抑制不住的怒气。

    呵,三五年,怎么不直接说自己不到一年时间就坐上了娱乐圈一姐的位置?或者,明说,三五年之后,她已经是明日黄花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惜的是,梁雨琪明褒实贬的说话方式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丁点好处,反而引起了季以宸的怒气。

    转过身,季以宸大步向着客厅沙发走去,冷冷地抛下了一句,“梁小姐,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位置有点累?需要新人来给你腾把手,如果你有这个意向的话,我马上给王导电话,要他马上执行。”

    季以宸的声音冷冽,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梁雨琪面色一变,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身,望向面前一脸森冷的季以宸,连声说道,“以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现在觉得工作还不够忙呢,怎么好意思劳驾这些新人,我觉得她们在历练几年挺好的,都说厚积薄发,作为一个好的艺员,也是需要时间的沉淀的。”

    季以宸坐在沙发上,未曾说话。

    从衣服里掏出一根雪茄点燃了,烟雾袅袅,迷了他幽深的眸子,更觉得几分迷离和一丝无奈。

    不管梁雨琪怎么讨厌,他暂时都不能动她,根据先前他与梁治偌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彼此明白,他们之间实力相当,还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

    梁雨琪作为梁治偌唯一的女儿,如果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梁治偌指不定会疯狗似的咬上来。

    如果不是多了个叶流萤,季以宸根本不忌讳他,但是现在不同了。

    莫名地,季以宸突然喜欢上了有烟火味的生活,或许,正是叶流萤的出现,才让他有了这样的感觉,想有一个家的感觉。

    见季以宸不再出声质问,梁雨琪松了口气。

    对于季以宸刚才所说的,梁雨琪丝毫不怀疑。以季以宸的身份和地位,娱乐圈里,他想让谁红,想让谁从观众视线里淡去,都可以。

    先前的楚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本来楚东被徐伟来回折腾了几次,眼看着原本多年苦心经营起来的良好形象就要毁于一旦,但是季以宸轻轻出手,楚东的形象居然比以前有了大的提升。

    特别是进入无娱集团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事业似乎更上了一层。

    而她,之所以能这么快出名,其中也少不了季以宸的帮忙。

    如果不是万娱集团的宣传部门对她有所偏颇,她怎么这么快就能直接跳过跑龙套这个环节,直接进入娱乐圈一姐的行列。

    虽说,这里面有着梁治偌的作用,但是季以宸不买梁治偌的账又如何?

    季以宸能够让她这么快成名,自然也是这个本事让她更快消失。

    她不在乎一线名演员能给她带来多少实惠,但是这一路走来,她已经习惯了在霓虹灯下生活,众人的仰慕,粉丝的尖叫,如果没了这一切。

    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让她离季以宸更近。

    如果,没有了这一切,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等叶流萤和瞿秋寒走出小房间的时候,季以宸手中的雪茄快燃尽了,餐厅的饭菜也送来了。

    瞿秋寒向着季以宸走了过来,眉眼俱是谄笑,“季总,我怎么觉得你在别人家里,居然有种在自己家里的随意感。莫不是,你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季以宸冷冷地瞥了眼瞿秋寒,牙缝里吐出几个字,“再说话,信不信我马上给瞿老爷子打电话。”

    瞿秋寒闻言,脸色剧变,忙上前一步,挽住了季以宸的胳膊,“季总,其实我觉得你今天的状态看起来挺好的,你怎么老是瞧着我不顺眼?”

    季以宸冷冷地甩开了瞿秋寒的手臂,弹了弹瞿秋寒刚刚触摸过的地方,就像是刚被得了重大传染病的人触碰过一般,眼底是满满的唾弃。

    半晌,冷冷说道,“今天说话长进了不少,不过行为越发癫狂了。”

    瞿秋寒张大了嘴,能塞得下一个鸡蛋,到嘴的话终是咽了回去。

    谁叫他这个作死的,将梁雨琪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带了过来?

    旁侧,梁雨琪微微一笑,“秋寒,刚才你和叶小姐在房间里待了那么久,没见到季总生气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又背着新勾搭上的妹子,与叶小姐玩暧昧了?”

    这么一说,直接将叶流萤与季以宸撇开了关系,将瞿秋寒和叶流萤拉上关系,而且只是属于瞿秋寒这种花花公子的玩弄对象而已。

    “梁小姐,请问你今天过来目的是什么?如果作为客人,我很欢迎,但是你要是有其他想法的话,麻烦你离开这里再动心思行不行?”

    虽然她-叶流萤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比不上梁雨琪,但是人也是有自尊的,再怎么说,她曾经也是叶家大小姐,怎么能让梁雨琪如此羞辱?

    就算和季以宸之间的牵扯,叶流萤自问也不是她主动勾引季以宸,梁雨琪凭什么这么针对她?

    话音刚落,偌大的客厅里静了下来。

    瞿秋寒瞪圆了眼,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的梁雨琪,心底火苗蹭蹭得往上冒。

    怎么穿开叉裤的时候,没见到梁雨琪这么讨人厌?堂堂学霸,除暴安良的人民警察,他,瞿秋寒居然被一个介女流-梁雨琪拿捏得死死的。

    让他情何以堪?

    半晌,瞿秋寒睨了眼趾高气昂的梁雨琪,目光最终落在了一脸恬淡的叶流萤身上,欣赏之情溢于言表,幽幽地说了句自认为很男人的话,“诶,不是有人捷足先登了,我早就上了。还有他的份么?”

    梁雨琪怒目圆瞪,“......”

    瞿秋寒这话说的,她本想着撇开叶流萤和季以宸之间的暧昧关系,瞿秋寒偏偏和她过意不去。

    正想开口训斥,季以宸冷冷睨向梁雨琪,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沉如水,只觉得别墅里的空气徒然冷了几分。

    “梁小姐,如果你不想吃饭的话,大门开着,没人拦着你。”森冷的声音如同来自千年冰窖,没有一丝温度。

    说罢,牵着叶流萤的手径直往餐厅走去。

    如果说先前季以宸对梁雨琪有着一丝客套,此时完全没有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越给她面子,她越觉得自己了不起。

    梁雨琪就是这样,季以宸对她仅有的一丝客套,实则来自梁治偌的影响力。到了梁雨琪眼里,就成了季以宸对她余情未了。

    手中暖意传来,叶流萤心底刚才在梁雨琪那里受的委屈顿时化为乌有,面对梁雨琪的几次刁难,季以宸虽然没有出声,但是已经用行动向她证明了。

    在季以宸的心底,他认定了她。

    不管季以宸此时的行为有着几分真,至少,这一刻,叶流萤是感激她的。

    面对梁雨琪的羞辱,季以宸及时给她回了一个漂亮的巴掌。

    梁雨琪和瞿秋寒跟在后头,目光落在季以宸和叶流萤两手交缠的位置,精心的描绘过的风眼里满是戾气,白皙如玉的手指不自觉得嵌入掌心里,刺痛传来浑然不知。

    季以宸,季以宸是她的,生是她的,死是她的,永远都是她的。

    怎么能够让叶流萤这个贱人染指?居然还在她面前摆出这么恩爱的模样?是故意的?

    旁侧,瞿秋寒斜睨了眼满脸怒气的梁雨琪,望向面前十指相扣的叶流萤和季以宸,心底有了一丝释然。

    如果季以宸真的和梁雨琪在一起,恐怕他这一辈子都逃不过良心的谴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