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1章 上帝真是公平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说季以宸对他也只有这么仁义,至少比起梁雨琪赤裸裸阴狠毒辣的威胁来说,要强上许多。

    侧身。望向依旧愤愤不平的梁雨琪,低声说道,“雨琪。等会吃饭的时候,就省点心思。记得来时你做的保证。”如果不是梁雨琪威逼加撒娇。求他看在两人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份上带她过来,他怎么会心软?

    梁雨琪闻声,侧身。给了瞿秋寒狠狠的一记白眼,意思是要你说?

    瞿秋寒丝毫不惧梁雨琪眼神里的警告,有了叶流萤的提醒。他已经决定寻求最佳时间和孙莉莉解释下。他的过去,其实说起来也是本心酸史加血泪史哪。

    “梁雨琪,别怪没提醒你。你这样下去。只是自讨没趣。”说罢。眼神示意梁雨琪望向季以宸和叶流萤手牵手甜蜜的背影。

    梁雨琪恨得牙咬咬。终是冷静了下来。

    转瞬,望向瞿秋寒时。已经换上了一副甜蜜可人的而笑容,看得瞿秋寒毛骨悚然。

    话说。见惯了梁雨琪巫婆似的嘴脸,蓦然见到她一副甜美可人的模样,真心觉得她背后是不是已经藏了一把极为锋利的菜刀。趁着他松懈时,一刀砍过来。

    餐桌上,热气袅袅,香味袭人,引人垂涎。

    餐具碗筷,一应俱全,根本不需要用到厨房里新厨具。送餐的服务员极为专业,摆好碗筷后,见他们只有四个人,将凳也摆放好了。

    四四方方的桌子,俩俩相对,正好坐四个人。

    季以宸想的太周到了。

    有了季以宸的力挺,一如叶流萤此时的心情,温暖惬意。当下,没有计较梁雨琪先前的无礼,起身招呼梁雨琪和瞿秋寒落座。

    她已经是赢家了,又何必计较刚才梁雨琪的失礼?

    “秋寒,梁小姐,过来吃饭了,要不,等会菜就凉了。”

    梁雨琪风眼一转,望向了季以宸旁边的空位,叶流萤忙着招呼他们,没有落座。

    当下,不顾刚才还一起有说有笑的瞿秋寒,忙不迭地紧了几步,刚想在她心仪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不巧的是,季以宸已经轻揽住叶流萤的腰身,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容忤逆的威严,“流萤,坐下来吃饭吧。累了一下午了,这会肯定饿了。”

    声音冷冽,动作却极为轻柔,一看就知道是宠溺到骨子里去的那种。

    梁雨琪何曾见过这样的季以宸,心底的失落,懊恼,气愤,一下子涌现出来了,原地石化。

    直到瞿秋寒上前轻扯了下梁雨琪的衣角,梁雨琪似是反应过来,木然的走上季以宸和叶流萤的对面。

    心底暗自骂道,哪个不知死活的餐厅?居然服务态度这么好?连凳子也全搬去了一旁,生生留下了四条凳子。

    怎么不去将房子里所有的马桶刷一遍才走?

    很快,梁雨琪又恢复了战斗力,因为,她正巧坐到了季以宸的正对面,虽然没能和季以宸并排而坐,但是吃饭的时候,能够瞧着季以宸这张俊脸也是不错的。

    就算是这样的机会,对于她来说,也是极为难得的。

    瞿秋寒心里头为梁雨琪这个不知死活的花痴默了个哀,话说,上帝真是公平的。

    造就了季以宸这样完美到极点的男人,势必会造就梁雨琪这样奇葩到极点的花痴,让他们纠缠不清。

    好在,除了偶尔接受来自季以宸的白眼,目前于他来说,暂时没有什么损伤?毕竟,对于季以宸来说,他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

    唯一一次,利用价值四个贬义词,在瞿秋寒这里,将它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秋寒,梁小姐,你们随便点,今天比较匆忙没有什么菜,委屈你们了。”

    叶流萤望着桌面上五菜一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本来是季以宸准备的两人晚餐,一下子多了两个人。虽说够吃,但是对于瞿秋寒和梁雨琪这种身份的人来说,确实有点寒碜。

    只是季以宸丝毫没有加菜或是去外面吃的意思,叶流萤不好贸然提出来,最主要的是,下午累了那么久,确实也不想出去吃。

    梁雨琪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极其优雅的笑容,“叶小姐,你太客气了。我们冒昧过来,打扰你了。”声音妩媚,极尽诱惑。说着话,眼睛却不时望向对面的季以宸。

    风眼里炙热的光芒,像是随时想将面前的季以宸烤熟了,收至麾下。

    她极尽风骚的表演着,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瞧着梁雨琪骚姿弄首的模样,叶流萤忍不住轻咳了起来,话说,果然是一线演员,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只不过放在现实生活里,是否太做作了?

    季以宸不曾望向对面,手拿着筷子夹了块牛排放入叶流萤的碗内,又给自己夹了块,径直吃了起来。

    面前极尽风骚的梁雨琪在他面前抵不上碗里的香气袭人的牛排,亦或是,对于梁雨琪这种行径,他早有了免疫力。

    瞿秋寒面露尴尬,轻咳了两声,随意夹了块鸡肉放入梁雨琪碗里,低声说道,“雨琪,谁说的,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少说话,更加不能将工作上的事情带入,如果想试戏,要季总给你机会便是,身为一线影星,何愁没有试戏的机会?”

    瞿秋寒不动声色地将梁雨琪贬损了一顿,又让她哑巴吃黄连,出不了声。

    果然,梁雨琪瞪圆了眼,咬牙,“......”却说不出一个字。

    就算她刚才再怎么做作也好,一旦被人拆穿,即刻变得意义不同了。

    如同被人趴光了衣服,赤裸裸的呈现在大家面前,感觉已经不足以用尴尬来形容了。

    好在梁雨琪是见过场面的人,转瞬,恢复自然,从碗里夹了块鸡屁股一把塞入瞿秋寒碗里。

    “谢谢瞿少爷的提醒,这块鸡屁股就当是叶小姐乔迁新居赏给你的吧。”

    说罢,下巴微抬,一脸挑衅的望向面前满脸怒意的瞿秋寒,心底暗自骂道,瞿秋寒,你今天要是敢不吃了这个鸡屁股,我马上将你的丑事爆给那个叫什么莉莉的听。

    梁雨琪和瞿秋寒眼风如刀,在空中厮杀不止,很快,瞿秋寒败下阵来。

    低着头,一脸哀怨地咬着鸡屁股。

    心里头暗自下了决心,你丫的梁雨琪,不出两天,哥一定逃出你的魔掌。

    一顿饭在梁雨琪和瞿秋寒无声的挑衅中过去了。

    饭毕,梁雨琪依旧赖着不肯走,透着别墅的落地窗望向隔壁季以宸的别墅,眼底满是嫉恨。

    她叶流萤算什么东西?居然能够享有季以宸的宠爱,这原本都是属于她的东西,居然会让这个落魄了叶流萤不费吹灰之力得了去。她怎么会心甘?

    只是,现在的她,除了亲自出马,好像暂时找不到什么好的方法了?

    徐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圈,又回来了。

    与楚东之间,虽然没有以前关系那么好,明眼人看得出来,连表面的融洽都维系不了。

    楚东因为前段时间的舆论关系,刚刚进入万娱集团,季以宸在他身上投入那么多,于情于理,他不应该只顾自己的感受。此时的他,个人名气的兴衰已经不单单是自己的事情了,更隐着季以宸的帮助,和叶流萤的期许。

    不管怎样,两人能否在一起,楚东希望出现在叶流萤面前,是他最积极,最美好的一面。

    曾经,他们俩人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楚东依旧和徐曼保持着联系,而徐曼因为上次的教训,行为上对叶流萤自然收敛了些许。

    每次接到梁雨琪电话时,一谈到叶流萤的事情,徐曼必定左顾而言他。

    梁雨琪何许人也,自然听出了徐曼话里的意思,她已经没有了与叶流萤对抗的兴致,经此一事,也彻底看清了梁雨琪的真面貌,永远只是利用她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包括生命。

    偌大客厅里,只有梁雨琪站在这里,静静地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实则心底暗流涌动。

    如果不是身边没有了帮手,她怎么需要亲自出手,在这里受尽叶流萤的侮辱,不好意思,她将季以宸对她的态度全部算在了叶流萤的头上,因为没有叶流萤的存在,季以宸怎么会这样对待她?

    连带着瞿秋寒这小子也敢在她面前摆谱了,要知道从小到大,这小子从不敢在她身边多说半个字,今天居然几次让她出糗。

    梁雨琪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狞笑,改天得让他重新见识下,她不只是传说中的那么可怕,或是停留在童年时期的顽劣,往瞿秋寒碗里放芥末,眼里洒辣椒粉......

    许久,梁雨琪转身,望向厨房里忙碌的季以宸和叶流萤,异常和谐的画面徒然刺痛了梁雨琪的眼睛,心底涌现出强烈的嫉恨,手指紧攥掌心,似有温润的液体自指缝间流了出来。

    偌大的客厅突然间成了牢笼,让她窒息。

    她分分钟也待不下去了。

    拿起沙发上的小包,冲着沙发上只知道玩手机,发信息的瞿秋寒嚷道,“走不走?不走,我就先走了。”说罢,不顾瞿秋寒愕然的表情,径直向着别墅外走去。

    厨房里,叶流萤听见了响动,连忙走了出来。

    “砰”地一声,大门关上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