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章 舍近求远,去搬救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梁雨琪和瞿秋寒已经离开了。

    叶流萤撇了撇嘴,低头,转身走了回去。

    心底思绪流转。刚才梁雨琪走的这么匆忙,是不是因为瞧见季以宸和她在一起,没有招呼她。所以生气了?

    “砰”地一声,身子撞上了季以宸宽阔的胸膛。仰头迎向季以宸宠溺的眼神。不解的问道,“季以宸,你刚才为什么赖在厨房里不出来?现在瞿秋寒和梁雨琪都气得跑了。”

    明明没有什么事。她一个人在厨房里守着那些锅子什么的,烫一烫就行了。

    当然,她内心深处也不喜欢和梁雨琪待在一起。

    对于叶流萤来说。梁雨琪那种人她真心不想和她打交道。只要叶流萤一分钟没有恭维她,梁雨琪可以分分钟发飙。

    或者梁雨琪一分钟没有贬损她,叶流萤觉得有种明天是否太阳得从西边出来的感觉。

    季以宸伸手。圈住了叶流萤的腰身。语气极其暧昧和宠溺。“你不觉得这样更好?他们走了,清净多了。更主要的是......”话未说完。季以宸低头,淡淡的清香传来过来。

    叶流萤顿时头脑一片空白。偏过头,大声说道,“季以宸。你又想干什么?我一身脏死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捏住叶流萤俏丽的下巴,轻声说道,“流萤,你说的,刚才你拒绝我的理由是太脏了。所以......”

    言外之意,如果她不脏了,就不会拒绝他了。

    我的天。

    叶流萤扶额,望向面前一脸兴味的季以宸,她能说,刚才被这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蛋迷了心智,以至于不经大脑说了这么没有水平的话,不小心被季以宸钻了空子?

    怔愣间,季以宸已经将叶流萤放开了,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忙的差不多了,你可以洗漱了,没有关系,你慢慢来,我会在客厅等你的。”

    叶流萤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眉眼俱是笑意的季以宸,“你......”

    “我......怎么了?”季以宸冷不丁地凑了过来,“流萤,你的意思是不介意身上脏?是吧。没关系,我也不介意。”

    叶流萤终于忍不住了,尖叫一声,“臭流氓。”转瞬,冲上了二楼,不见了踪影。

    身后,季以宸不自觉地闻了闻身上,疑道,“我怎么没有觉得哪里臭?不会感冒引起的鼻子失灵了吧。”说罢,真的打了个打喷嚏。

    二楼尽头,卧房卫生间里。

    叶流萤站在大片镜子前,望着里面的漂亮妹子,嘴里不住地碎碎念,“叶流萤,你长点记性行不行?季以宸是什么人?他是阳城商业神话,你是什么人?落魄小姐。知道什么叫做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吗?说的就是你这种,好好瞧瞧,自己长得什么样?以免以后被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

    ......

    直到叶流萤觉得已经成功给自己洗了脑,才进了浴室,等到一切忙清楚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叶流萤估摸着此时的季以宸应该已经走了,才穿着家居服下了楼。

    客厅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亮起了灯,光线里,季以宸坐在沙发里,坐在支撑着头似是睡了过去。

    怎么?

    这么久,他一直在这里等?

    叶流萤心底某处刚刚建起的堡垒,似乎正在慢慢的瓦解,这么优秀体贴的男子,她怎么舍得放手?

    脚步轻盈,慢慢地走了过去。

    这些天,他该是多么忙呀,居然想着回来陪她吃饭。

    轻微的脚步声惊动了小憩的季以宸,闻声,抬头,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有了些许憔悴,望向叶流萤,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声音极其轻柔,透着一丝暗哑,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流萤,忙完了?”

    叶流萤像是着了魔似的,腿脚不听使唤走了过去。

    “嗯。”

    刚才在浴室里演练过无数拒绝季以宸的场景,都跑到爪哇国去了。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握住了叶流萤柔若无骨的手指,柔声问道,“流萤,你的手指这么冷,是不是在浴室待的太久了?”

    叶流萤点了点头,又猛地摇了摇头。暗道,她确实在浴室里骂了季以宸这个妖孽很久。

    不过,这些事情能告诉他?当然不能。

    半晌,似是恍了过来,“我刚才在上面将房间收拾了一下,你怎么还不过去?今晚我就在这里睡算了。”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丝兴味,“流萤,你确定?”

    有了季以宸的提示,叶流萤猛地想起前些天的那颗子弹,击碎了落地窗玻璃,差点要了她的命。

    身子猛地一颤,惊道,“那怎么办?要不,我打个电话叫莉莉来陪我吧。”说罢,急急忙忙地四处寻找手机,想给孙莉莉打电话。

    望着脑子极度不开窍的叶流萤,季以宸直抓狂,这个多年前名震阳城的才女,难道是冒牌的?

    这么一个大活人在她面前,居然舍近求远,去搬救兵?

    好一阵,见叶流萤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季以宸只得轻咳了两声,轻声提醒到,“流萤,你觉得这么晚了,瞿秋寒能让莉莉过来么?”

    如果叶流萤真打电话了,瞿秋寒真敢让孙莉莉过来,他保证明天亲手修理这小子,直到他爸妈认不出他来。不,瞿家上下都认不出他。

    叶流萤错愕地望向季以宸,一脸不解,“为什么不会?”在南县,不也是孙莉莉二十四小时陪着她?

    只要她一打电话,保证孙莉莉分分钟赶到。

    季以宸深吸了口气,再次委婉的提醒道,“人家正在热恋当中,你觉得这样叫人家过来陪你,是不是有点残忍?”

    真的不明白,有时,叶流萤一副包青天似的,明察秋毫。有时却是一副不经人事的模样,一个糖就能骗走了。

    果然,叶流萤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眉宇间有了一丝迟疑,自顾自的说着,“莉莉,这么远赶过来,和秋寒相处时间不多,我怎么能这么残忍?”

    说罢,瞪着无辜的眼睛望着一脸兴味的季以宸,似是恍然大悟,“季以宸,是你,就是你,想着.....,所以,.....”

    季以宸轻笑了声,身子凑了过来,佯作不解的问道,“想着什么,所以什么?”

    叶流萤咬牙,怒目而视,“所以从会所回来后,一直不让莉莉陪着我了。”

    “好吧,既然你如此看我,看来我是白等了几个小时。那我就听你吧,我过去洗漱睡了。”

    说罢,季以宸伸了个懒腰,起身,高大硕长的身子遽然挡住了叶流萤面前的灯光,不曾停留,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别墅外走去。

    面前压迫感遽然褪去,望着季以宸离去的身影,叶流萤急了,顾不上纠结其他的事情,连声唤道。

    “诶-诶-诶,季以宸,我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又何必这么认真呢?这么房间多得是,你尽管说,你想住哪一间,我马上给你收拾。”

    季以宸闻声,转身,优雅到了极致,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叶流萤,你的意思是,房间随我选?”

    额~

    叶流萤扶额,刚才她好像又说错话了。

    “那个,我刚才的意思是......”

    话未落音,季以宸不顾叶流萤讶异的目光,转身,极为熟络地上楼去了。

    确实,和现在的叶流萤相比,他确实比她熟悉这栋房子。

    “诶-诶-诶-”叶流萤顾不上矜持,或者别扭什么的,急忙从后面跟了上去。

    结果,就这样眼睁睁地望着季以宸优雅地迈着大长腿,穿过二楼走廊,直往前面走去,一直到了她的房间里,靠左手边的那间大房子。

    这......

    “季以宸,你是不是走错了?客房都在这边?”

    进到房里,愕然发现,季以宸已经熟络的打开了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他的居家服和洗漱用品。

    我的天。

    什么时候,季以宸已经将自己的东西放入柜子里面了?

    这算怎么回事?不是她的房子?不,季以宸已经送给了他。

    季以宸凭什么在里面比她还自在?

    叶流萤不顾几小时之前刚从季以宸接过这套房子钥匙的感激之情,一把冲上前去,望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季以宸,声线上扬了几分,“季以宸,你是什么意思?你的衣服干吗在我房子里?你不要告诉我,你打算在这里长住?”

    如果季以宸真的赖在她房间里,那么,外婆回来了,会怎么看她?

    外婆身子需要休养,如果发现她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地和季以宸在一起,怎么会承受得了?

    没有了高跟鞋的帮衬,叶流萤的身子在季以宸面前小了大半个头,季以宸低头,望着一脸孬比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放心,叶流萤,我什么说过要常住在这里了?不过,今天晚上,我得住在这里不走了。”

    “你......”

    叶流萤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不过,被季以宸后续的话语又惊到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