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 季以宸,你就是个妖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叫做今晚住在这里?季以宸,别墅这么大,那么多的客房。你可以随便选一间,干吗要和我挤在一间房里。”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深邃的眸子像是来自天山的池水。深不可测,直至将叶流萤的心吸了进去。

    房间里。暧昧升级。空气里似有丝丝暖意夹裹着叶流萤,往暧昧的漩涡坠去。

    沉沦,沉沦。.......

    许久,季以宸勾唇,嘴角啜起一抹兴味的笑意。轻声说道。“叶流萤,如此你在这里看我,我会视为你在勾引我。”说罢。转身。向着浴室走去。

    叶流萤原地石化。

    叶流萤使劲晃了晃未曾清醒过来的脑袋。低低地骂道,“季以宸。你就是个妖孽。”

    刚才不小心差点被他忽悠了,真是个看颜值的世界。连她意志力这么强的人,也不能幸免。

    直到浴室里传来冲水声,叶流萤才恍了过来。

    这个妖孽已经占了她的房间。要不,她就换间房子吧,反正房子这么多。

    站在衣柜子前怔了半晌,叶流萤从柜子里拿睡衣了,结果,悲催的发现,季以宸给她准备的睡衣,都可以归入性感一类的,好不容易找到一件不那么暴露的睡衣,浴室里的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季以宸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进来,望着一脸茫然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怎么还在发呆?可以进去洗漱了。”

    叶流萤猛地恍了过来,侧身,望向一脸兴味的季以宸,没好气地说道,“季总,要是你喜欢这间房子,今晚你就在这里睡吧。我呢?要去隔壁了。”

    季以宸勾唇,声线上扬了些许,“是吗?可是我见你的洗漱用品都还在卫生间里,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准备去秀婶房子用她的大宝,亦或是,你想进外婆的房间,用她特制的牙刷和牙膏?”

    叶流萤瞪圆了眼,“季以宸,你......”

    瞧他准备这么齐全,今晚是不准备放过她了?

    莫名地,叶流萤心底涌出了一丝无奈,甚至有了一丝期许,她这是怎么了?居然有了受虐倾向?

    浴室门口,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拿着毛巾轻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侧身,给叶流萤让出了一个位置,语气谄媚,“流萤,进去吧。放心,今晚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要一副防贼的模样。”

    说罢,径自拿着吹风吹了起来。

    叶流萤闹了个大红脸,敢情她忙活了大半天,只是妾有意郎无情?

    叶流萤咬牙,低着头走了进去,磨蹭,磨蹭,再磨蹭,......

    好半天,才将脸上拾掇清楚,原本只要十来分钟的事情,足足磨了快四十分钟。

    出了浴室,季以宸果然已经躺在床上,头枕着多个枕头,悠闲的拿着本书看了起来。

    书?

    他居然能在她房间里找到书?

    说明什么?这里的一瓶一物都是他的功劳,至少对于这间房子的了解程度,如同对他自己身体构造的了解程度,清楚了然。

    一瞬间,叶流萤终于明白了,季以宸为何要她一定要住这间房,这间房原本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只是在禁欲系里参了些女性元素进去而已。

    “季以宸--”

    莫名地,叶流萤心底来了火气,一把抢过季以宸手中的书籍,狠狠地扔向一旁,“季以宸,你说说,你送我房子居心何在?说什么感念我父亲对你有恩,我瞧着你就是想......”

    话未落音,扔出去的书已经慢慢地合拢了,偌大的封面出现在了叶流萤的面前,是某位知名作家的言情。

    言情?

    叶流萤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静静的躺在那里的,确实是言情。

    难道季以宸这个妖孽,私底下还是个娘们,居然喜欢看女生爱看的言情?

    我的妈呀。

    叶流萤未曾说话,季以宸幽幽地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真搞不懂你们女孩子干嘛喜欢看这些东西,不知道是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吗?真是的。”

    叶流萤错愕的望向面前一脸不屑的季以宸,惊道,“你的意思是?这书是买给我看的?”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向旁侧摆满了书籍的床头柜,轻声说道,“只知道你喜欢看书,不知道你喜欢看的是什么书?所以,就随便给你选了一些书,不知道你喜欢吗?”

    过去数月之久,季以宸仍旧记得,叶流萤从他别墅逃回郊区别墅,静静地待在落地窗前看书的情景。

    下午的阳光暖暖的洒在她的身上,她裸露着脚,白皙的脚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季以宸甚至能够感觉到叶流萤长长的睫毛在空气里微微的颤动。

    那一刻,叶流萤像是误坠凡尘的仙子,踏着七彩祥云来到了他的身边。

    那一刻,他心如磐石的某处,有了微微的松动。

    叶流萤啜嚅着,“季以宸,那个,刚才不好意思了。”

    季以宸望着一脸孬比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声音极其轻柔,“叶流萤,可不可以和你商量个事?”

    “说吧。”

    此时的叶流萤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任凭季以宸怎么说她。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地勾住叶流萤的下巴,轻声说道,“以后,可不可以给我定标签?”

    “标签?”叶流萤错愕地望向面前的季以宸,表示不解。

    季以宸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眼睛炙热越来越明显,叶流萤能够感觉到危险一步步地靠近了。

    “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不要一开始就把我看成是虎狼猛兽,这样,你的眼睛就会被自己的偏见蒙上一曾薄纱,怎么能够见到真实的我?”

    季以宸的声音轻柔磁性,带着一丝性感到骨子里的诱惑,让人瞬间迷了心智。

    语毕,季以宸猛地直起身子,一把将叶流萤抱上了床。

    等叶流萤恍过来时,身子已经上了床了。

    “季以宸,你......”

    话未说完,辈子已经青轻覆了上来,“啪”地一声,面前一片黑暗,季以宸的双手圈上了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身,低沉暗哑的声音穿过黑暗,带着压抑的情欲传了过来。

    “睡吧,今天累着了。明天还要去接外婆出院。”

    一切归于平静,季以宸总算是遵守承诺,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次日清晨,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洒了进来,叶流萤才蓦然发现是不是睡过头了,身边早已没有了季以宸的身影,蚕丝被里他的余温还在。

    淡淡的香味杂夹着淡淡的烟草味,构成了他独有的体味。

    自父母意外去世后,叶流萤已经不记得这些年来是怎么过来的,没往必定噩梦缠身,但是有季以宸相拥而眠的时候,不知为何,叶流萤睡得特别踏实。

    或者,在叶流萤心底,已经将季以宸当成了值得信赖的对象。

    就算她不承认也好,终归是事实。

    整理了零乱的心绪,叶流萤起床穿衣,洗漱好,向着门外走去。

    下午要去接外婆出院,今天的事情貌似还很多,必须在外婆回家之前,给她一个温暖舒适的家,这么多年来,外婆一个人守在南县偏僻的村子里,真是难为她了。

    从今以后,她一定得代替父母好好照顾她,不能让她有丁点伤心。

    对于外婆来说,这辈子遭受的罪亦非寻常人能承认地了。

    中年丧夫,老年丧女......

    一连串的打击下,就算老太太面对着谁都是一张笑呵呵的脸蛋,但是叶流萤从她浑浊的眼底读到了哀伤和凄凉,她怎么忍心让亲爱的外婆再受伤害?

    下楼后,丝毫不意外地在餐厅里摆放着精美的早点,一看就知道是外面餐厅送过来的。

    服务非常体贴到位,以至于叶流萤有一种错觉,这家餐厅是不是把整个自助餐的器具都帮过来了。

    茅根粥用保温杯盛着,煎蛋是用精美的碟子装着,上面盖着银制的盖子,......

    里面的各式早点更是花样繁多,琳琅满目,香味袭人,让人不忍动筷子。

    好一阵,叶流萤才坐了下来,举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她明白,再磨蹭下去,恐怕,上午都不用干活了。

    虽说房间里已经一尘不染,但是叶流萤觉得有些地方还需改进。

    当然,那只是浮现在她脑子里的一些念头,她希望能够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摆设一些物品,比如,那么大的花瓶摆在门口,太过张扬,她喜欢把它藏在角落里,最好插上几枝桃花和梨花什么的。

    如果这个想法被季以宸知道的话,指不定怎么笑话她吧。

    叶流萤的想法就是,装饰物不就图个欢喜,眼底有抹亮色?她只不过物尽其用罢了。

    整个上午,叶流萤都忙着将客厅里的东西搬来搬去,极尽欢喜。

    中午十二点,叶流萤准时接到了季以宸的电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