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 随便一个上百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宸-”叶流萤刚搬了个大花瓶,气喘吁吁地,顾不上抹额角上的冷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轻声唤道。

    “流萤,你在干什么?”

    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躯坐在宽大的真皮坐椅里。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

    “诶--”叶流萤恍了过来。对着话筒里无力地说道。“以宸,你干吗在房子里摆了这么多的瓶瓶罐罐。害得我搬个不停,腰都快断了。”

    电话那头有了些许的沉默。紧接着,季以宸低沉有力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我的姑奶奶。你好端端地。去帮那个东西干什么?它又没有碍着你。”

    叶流萤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道,“谁说它们没有碍着我的事。那么大一个摆在那里我走路怕摔着了。是不是知道我外婆来住。所以买这些瓶瓶罐罐讨好她?你怎么知道她就喜欢这些东西?”

    叶流萤真的很无语。外婆是老年人,或许喜欢这些东西。可是她是如假包换的年轻人哪。

    家里不应该是现代风格,或者是什么后现代风格么?

    手机那头静了下来。半晌,季以宸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语气里似有一丝惋惜。“好吧,既然你不喜欢这些东西,那我等会叫人来搬走了它们,不过你千万不要再搬动了,知不知道,随便打烂一个可能就是上百万没了。”

    随便一个上百万?

    叶流萤张大了嘴,怔在原地,望着面前被她移来移去的瓷青色大花瓶,不敢置信。

    原本累得不行的双腿突然间像是有了无穷的力道,不顾和手机里的季以宸说话,直接冲上去,跪在了刚才被她欺凌得最惨的瓷青色大花瓶面前,上下其手不断触摸着花瓶的表面,这可都是花花绿绿的人民币呀。

    叶流萤拿着手机,顾不上发牢骚了,语气腻歪的不行,“那个,那个,季总,其实,我觉得这些瓶瓶罐罐摆在这里挺好的,外婆她定是最喜欢了,你没瞧见南县老家里面的瓶瓶罐罐么,那叫一个多呀。”

    曾几何事,她欠了季以宸那么多钱,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如今,家里一个大花瓶就是上百万,她不是真正的土豪了么。

    这和季以宸赠送她顶级豪华会所不一样,这对于季以宸来说,无非就是送出了个玩具而已。

    手机那头,传来了季以宸略带兴味的语气,“流萤,你说外婆喜欢瓶瓶罐罐,老家有很多,是不是指那些什么牛奶瓶罐之类的?”

    你丫的,有钱就了不起,不就几个瓶瓶罐罐,送出手了,还好意思拿回去?

    叶流萤莫名的火大,声线上扬了几分,“季以宸--,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反悔了?”都说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你季以宸堂堂万娱集团的CEO难道差这么点东西?

    手机那头传来季以宸幽幽的声音,似有一丝委屈,“流萤,你不是说怕,磕着?碰着?不想要了吗?所以,我就想着给你分忧呀。”

    叶流萤确定华平没有磕着碰着后,抹了把头上的冷汗,站了起来,顾不上和季以宸客套什么,直接说道。

    “多谢,不用你分忧了。”

    “好,那你在家等着,我半小时后来接你,今天说好了请秋寒和莉莉吃饭,上次你从会所出来后,还没有感谢她呢。”

    叶流萤坐回了沙发上,见季以宸如此为他考虑周全,为刚才的行为有了一丝愧意,声音低沉了些许,“好吧,半小时后,我在家里等你。”

    放下电话,叶流萤转身上楼去了。

    穿着一身家居服,怎么好意思出去?

    房间里,叶流萤站在摆满衣裙的柜子前,看来看去,最终选了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上面布满了细细的碎花,大方得体。叶流萤笑道,外婆一定喜欢。

    三十分后,黑色宾利准时停在了别墅门口,驾驶室上的窗户缓缓摇下。

    季以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露了出来,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着面前的叶流萤,微卷的青丝垂落而下,白皙的脸庞上是精心修饰的妆容,清澈如水的眸子像是一汪清泉,让人沉溺其中。

    “以宸--”

    见季以宸停下了车子,叶流萤扬手示意到,灿烂的笑容如同秋日的阳光,耀眼璀璨迷人。

    “流萤--”

    季以宸打开车门,下车拉开了副驾驶室的门,极为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秒暖暖的笑意,凑在季以宸耳边低低的说了句,“以宸,今天的你格外帅气。”说罢,侧身,迈腿,弯身坐进了驾驶室,留下了原地石化的季以宸。

    半晌,季以宸嘴角微勾,坐回了驾驶室,望向一脸兴味的叶流萤,给了她一记白眼,“流萤,你不要告诉我,今天之所以嘴这么甜,就是因为房子里的那么瓶瓶罐罐?”

    其实,叶流萤何尝是势力眼的人,几天前送她顶级会所,态度极度坚决,就是不要。

    又怎会因为几个瓶瓶罐罐而对他献媚不止?唯一的解释,他的体贴和关心让她感动了。

    叶流萤赏了季以宸一记白眼,咬牙,说道,“什么瓶瓶罐罐?那些都是古董,你懂吗?”

    “我懂,无非就是些死人墓里掘出来的东西嘛。”季以宸撇了撇嘴,淡淡地说道。“真不知道老人家喜欢这样的东西作什么呀!”

    叶流萤浑身起了一阵恶寒,鸡皮疙瘩直往下掉,声音颤道,“季以宸,你能不能不要讲这些?”想着整天和一些坟墓里的东西待在一起,感觉真不好受。

    就算价值再多钱,她也不想要了。

    再且,这都是季以宸送给别墅里作为摆设的东西,不可能人家刚送过来,她马上就给卖了,换成现金。

    不等季以宸回话,叶流萤语气里透着一丝祈求,“季以宸,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好像说,不想送给我了。要不你现在就叫你给带走吧。我真是一分钟也不想见到它们了。”

    “噗哧”一声,季以宸笑出了声,“流萤,你担心什么,这些东西不知道从哪个朝代传下来,也不知道易了多少次主子了。要不外婆提出来不要,我再送走吧。”

    “哦-”

    叶流萤低低地应了声,好歹也是季以宸的一片心意,送给外婆的礼物,再不喜欢,也得外婆做主。

    再说了,中间多少个朝代下来,易了多少主,想想也没有那么惊恐了。

    半小时后,黑色宾利在一家装修极为豪华的中餐厅大门口停了下来。

    季以宸下了车,给叶流萤开了车门,将钥匙递给了泊车小弟,握着叶流萤的手走进了餐厅。

    大庭广众之下,与季以宸如此亲密的行为,叶流萤真有一丝不适,微微挣扎了下,将手抽了出来。

    季以宸没有勉强,两人齐肩向着餐厅里走去。

    现在的她,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怎么能和季以宸比肩,在别墅里不一样,没有谁见着,掩在阴暗的角落里,叶流萤觉得和季以宸之间是如此的亲密,也可以如此的亲密。

    一旦步入现实,呈现在众人面前,两人之间的差距,自然而然的呈现了出来。

    用不着叶流萤提醒自己,自有迎面而来的男人、女人,甚至包括服务员,都在用眼神提示着她与季以宸之间的差距,不时地彻彻私语,指指点点。

    餐厅装饰极度奢华,地面光滑如镜,叶流萤低着头,迎面而来的限量版鞋子噔噔地行走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无一不彰显着这里面客人们的身份,非富即贵。

    地面上,映出了季以宸的高大硕长的身影,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冷冽的气息,性感的薄唇,这样的他,像是又回到了万娱集团顶楼,有着睥睨天下的威严。

    叶流萤心底莫名地有了一丝说不出的情绪,季以宸这样完美的男人,真的愿意一辈子呵护她?

    或者,现在的季以宸只是将对她爸的感激之情,转化为对她的感情而已。

    莫名地,叶流萤突然间对自己没有了信心。

    漫长的走廊,装饰极为奢华的走廊,此时对于叶流萤来说,像是过刑场一般,承受着大家质疑的目光。

    直到腰间力道传来,季以宸脚步在一间VIP房间停了下来,低头望着一脸茫然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想什么?”

    叶流萤仰头,迎上季以宸关切的目光,勾唇,轻声说道,“没什么?就想着这里怎么美女那里多,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万娱集团的大本营在这里呢。”

    季以宸望着一脸嬉笑的叶流萤,笑道,“进去吧。什么时候都不忘了贫嘴。”

    “砰”地一声,门开了。

    瞿秋寒站在门口,讪讪一笑,“都听到你们的声音了,怎么不进来?”

    见瞿秋寒如此热情,叶流萤心底莫名地咯噔了一下,这小子,每次献媚的时候,总没有好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