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5章 对,有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果然,偌大的VIP房间里,不仅仅坐了瞿秋寒和孙莉莉。还有楚东和徐曼。

    气氛有一丝尴尬,不至于到了冷场的地步,因为有瞿秋寒在。

    孙莉莉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神情里似有一丝得意,徐曼低着头。摆弄着手机。楚东坐在旁侧,眼神里没有了往日的温文尔雅,更有着一丝颓丧。只有瞿秋寒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

    看来,孙莉莉和徐曼已经私底下较量过,毫无疑问。孙莉莉赢了。

    在孙莉莉面前。徐曼肯定讨不了好。

    一双筷子可以玩出一百种花样,指不定这会儿徐曼腿上、胳膊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找不着凶手。只能吃哑巴亏。

    见叶流萤怔在原地。瞿秋寒连忙招呼着。“季总,刚才进来的时候。刚好碰见楚天王和徐小姐,正巧他们也没有吃饭。听说季总和流萤要过来,徐小姐特地过来吃饭,说是要好好感谢季总前段时间对楚天王的照顾。”

    季以宸就算再摆谱。楚东也是他旗下的得力艺人,更重要的是,在季以宸的心底,已经当楚东是朋友了。

    想到这里,季以宸冲着叶流萤微微一笑,笑容如同门外的暖阳,迷了房间里的人。

    叶流萤身子微微一颤,想挣扎,却又松了手。

    也是,现在楚东有了徐曼,关她什么事?

    瞿秋寒极其殷勤的又是摆弄凳子,又是摆弄碗筷,把服务员的活全干了,只求季以宸不要再死死地盯着他了。虽然他知道,季以宸那双眼睛会放电,可是他是男人,而且电流过大容易死呀。

    直到季以宸和叶流萤坐了下来。

    瞿秋寒再次附在季以宸耳边,低声说道,“季总,您想吃什么?”转瞬,见大家注意力不在这,带着哭腔喃喃道,“季以宸,这事真不怪我,是有些人故意蹭上来的。”

    季以宸不动声色,望向斜对面的徐曼,轻声说道,“徐小姐肯来,是给我的面子嘛。有什么想吃的菜尽管点。”季以宸声音轻柔,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浮出了一丝不达眼底的笑意。

    眼光似是有意无意地落在旁侧有着一丝颓废的楚东身上,据他所知,楚东到万娱集团之后,各方面都挺好,可自从徐曼“死而复生”之后,不定期来万娱集团查楚东的岗,楚东纵有万般激情,也被徐曼磨得差不多了。

    奇怪的是,楚东居然仍旧不能做到与徐曼一刀两断。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楚东对徐曼自始至终没有感情,只是徐曼一厢情愿的想法。

    难道真如别人所言,楚东是舍不得这身名与利,不想再次破坏在粉丝心目中的形象,或者说,怕辜负万娱集团的期许?

    季以宸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对于楚东,季以宸还是比较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楚东是这样的人,当年一定会有什么隐情。

    或许,和叶流萤有关。

    他决定逼楚东一把,或者说,帮他一把。

    叶流萤不想和徐曼说话,也不想在这种场合下和楚东搭话,以免勾起徐曼潜在的狂犬病毒,一发不可收拾。低着头,和孙莉莉说着话,几天没见了,有好多话想和她说呢。

    只是昨日瞿秋寒带梁雨琪来家里一事,叶流萤直接略过了。

    梁雨琪不是省油的灯,孙莉莉又何尝是好惹的?她不想将事情闹大。

    季以宸一反以往冷漠的常态,修长如玉的手指把弄着莹白如玉的茶杯杯沿,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望向面前的徐曼,轻声问道,“徐小姐,你这件衣服在那里买的?真的很衬你的肤色。看起来,整个人就是不一样,不愧是徐氏集团的徐小姐。”

    季以宸不动声色地将徐曼夸奖了一番,手指轻抚着杯沿,动作极尽优雅和暧昧,莹白如玉的杯沿像是一个情窦未开的孩子,尽情地享受着季以宸的抚摸,引人遐想。

    话音刚落,包房里的人齐刷刷的望向面前的季以宸,特别是瞿秋寒,眼珠子瞪得比牛眼还大,他已经做好思想准备,让季以宸狠狠地批上一顿。

    没想到,剧情完全不按他所想的出牌,貌似季以宸与徐曼对上眼了。

    这可能吗?绝对不可能。

    除非,季以宸进来之前,已经被徐曼下蛊了。

    要不然,季以宸用得着当着楚东的面,这样与徐曼说话,不是找抽的节奏?蓦然,瞿秋寒从季以宸一闪而过阴戾的眼神里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对,有阴谋。

    什么样的阴谋,才能让季以宸放下颜面,不惜色诱徐曼?

    瞿秋寒嘴角微啜,带起一丝兴味,接下来应该有一台好戏看了吧。

    楚东愕然的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在他的印象里,季以宸连梁雨琪都瞧不上,又怎么会看上徐曼这样的货色,亦或者?四目相对,楚东温润如玉的目光迎上了季以宸幽深的眸子。

    当下,了然于心。

    季以宸是在帮他,他看出了他的困境,看出了他的心,他想利用徐曼视线的转移,让徐曼在公开场合说,离开他。

    只有这样,在公众眼里,他才不会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男人。而徐曼则成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说不定楚东还能借着这次舆论将楚东的事业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这样的事情,季以宸向来玩的得心应手。

    望着浑身充满着阴谋味道的季以宸,瞿秋寒不禁咋了咋舌,果然够腹黑,够狠。不过对付徐曼这样的女人需要客气么?多少次她想对叶流萤下手,甚至想置她于死地。

    可是,不管是瞿秋寒还是楚东都只是猜出了前半截,季以宸真正的目的,想扒开楚东与徐曼之间的关系。

    是什么样的关系,让楚东心甘情愿地在徐曼身边待着。

    叶流萤和孙莉莉也停止了说话,不明所以地望向面前有意挑逗徐曼的季以宸,心底某处似有一丝撕裂的感觉,透过四肢百骸一点一点地蔓延上来。

    难道,这才是季以宸原本的面目?

    也是,像他这样完美的男人怎会死心塌地的守在她身边,之前的一切,或许,只是他对她短暂的迷离而已。

    楚东瞧出了叶流萤脸色不对劲,正想说话,莉莉已经出声了,“流萤,你怎么了?”

    想过无数次季以宸有这么一天时,她的反应,也精心设计过当时的场景,但是事情突如其来时,除了原地石化,叶流萤似是别无他法了。

    脑袋一片空白。

    直到桌子底下,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伸过来,握了叶流萤冰冷的双手,叶流萤似是恍了过来。

    耳边传来季以宸低沉略带冷漠的声音,“流萤,你怎么了?如果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侧身,背对着徐曼,眼底却是暖暖的关系。

    指尖感受着与往常一样的力度和温暖,与季以宸四目对视,叶流萤似是恍了过来。

    忙坐直了身子,声音也冷了几分,“我没有觉得不舒服,饭都没吃,你就这么想我回去呀。”语气是压抑地极度不满,蕴含着无尽的委屈。

    语毕,手指用力在季以宸掌心抠了一把。

    明面上吵着架,桌子下面却是调着情,叶流萤既尴尬又甜蜜。

    不知道季以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知道季以宸之所以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

    见叶流萤与季以宸似有将矛盾冲突化的嫌疑,孙莉莉忍不住了,正想为叶流萤出头,瞿秋寒悄悄扯了下孙莉莉的衣角,似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

    孙莉莉虽是满脸狐疑,终是静了下来。

    直接表示,阳城有钱人的圈子,真不是她待的地方,连吃个饭都觉得危机四伏,相比而言,她平时工作中遇到的难题似乎成了小儿科了。

    整个VIP房里,众人心底明镜似的,只是徐曼沉醉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

    心底暗道,果然梁雨琪拼了命地想和季以宸在一起,比起楚东来,季以宸不知道强了多少个档次,楚东是大明星没错,但是季以宸可是大明星的老板。

    这样的男人,有钱有闲有颜,简直就是万里挑一的人选呀。

    “流萤,以宸是关心你,要你先回去,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徐曼娇媚的声音径自响了起来,先前的季总之称,转眼间成了以宸,听得在座的众人鸡皮疙瘩直往下掉。

    特别是孙莉莉,如同见了鬼似的,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继续在季以宸面前卖弄风情的徐曼。难道,徐曼就是这样的人品?先前为了楚东可以一次又一次地置叶流萤于死地。

    转眼间,又可以当着楚东的面放肆的勾引楚东,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她爱楚东也好,看上了季以宸也好,真正爱着的人只是自己,永远为了心底的那抹虚荣心到处释放风情和妩媚,可惜了,只是自以为的风情万种。

    楚东未曾吭声,脸色徒沉,闷着头喝着茶水,不曾望向徐曼一眼,这样的女人他不稀罕,不过当着她的面做出这样的举动真是朵奇葩,以往,楚东以为徐曼离了自己真不能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