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7章 他的为人,我给一百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楚东面色徒寒,声线上扬了几分,带着丝丝冷气。直面徐曼。

    对于徐曼,哪怕两人在吵架的时候,他从未说过重话。这应该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在他的心底。徐曼对他怎么都可以。但是不能对叶流萤有意思的伤害。

    徐曼在楚东的眼底看出了伤心,望向楚东,精致的面容因为怒气扭曲。显得狰狞了几分,声音冷冽,如同来自地府。没有一丝温度。冷哼了声,“楚东,你是担心我抢走了季以宸。叶流萤伤心是吧?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你留在我身边也是为了她。对。你是为了她。可是现在。不管是你,还是叶流萤。我都不想管了,我-只想--要季以宸。”

    说罢。一脸嫌恶的甩开了楚东的手,大步向着外面,这个。她纠缠了多年的男人,这一刻,她厌恶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他,她可能早就和季以宸双宿双飞了,何曾与他纠缠不休。

    身后,楚东颓废地坐了下来,望着徐曼远去的方向发呆。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不奇怪,也不伤心,更是一种彻底的解脱。

    只是叶流萤怎么办?他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眼看她的言行举止透露出来的信息告诉他,她已经喜欢上季以宸了,她找到幸福的感觉了,眼看着,又要被徐曼毁了?

    虽然连他也觉得季以宸看上徐曼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对于此时的楚东来说,他不想有丁点对叶流萤不利的东西出现,以至于蒙蔽了双眼。

    黑色宾利车里。

    瞿秋寒坐在驾驶室里,孙莉莉坐在旁侧,瞿秋寒一脸雾水和茫然,孙莉莉则是一脸冰霜,几次返过头望向后座的叶流萤,欲言又止。

    此时的她,只需叶流萤一声令下,直接将季以宸咔擦了事,免得看得心烦。

    她真的不明白,叶流萤怎么会喜欢一个这样的人?原本对季以宸的好印象瞬间坍塌了。

    眼看医院就在面前了,孙莉莉终是忍不住了,她知道此时不问,等会接老太太回去,更没有机会了。

    孙莉莉清了清嗓子,选择了自认为最委婉的方式,“流萤,刚才在饭桌上,你没瞧见徐曼浑身散发着狐狸精的骚味,直往你旁边这位身上来?”

    彼时,在南县,她瞧着叶流萤可不是这么好惹的,怎么这会儿成了这副怂样了?

    徐曼在卖弄风情的时候,她只知道低头吃菜,一副弃妇的模样,瞧着她那个小心脏呀,呼呼地往外冒火。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着义愤填膺的孙莉莉,轻声问道,“莉莉,你觉得楚天外如何?”

    孙莉莉不顾瞿秋寒满脸的怒火,爽快的说道,“他的为人,我给一百赞。”

    “那么,你觉得他和徐曼之间有感情么?”

    孙莉莉止住了声,眉宇间若有所思,半晌,不可思议地望向面前的季以宸,“你的意思是?”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身子向后靠去,冷冷说道,“对付非常之人,只是用非常之方法。至于后果是什么,最迟明天,不,今晚便会有结果。”

    徐曼又怎会多等一天?

    医院顶楼,VIP病房里,老太太正由吴秀莲搀扶着下了床,柳延庆在一旁收拾着物品,虽然只是住了这么久,东西可是一大堆,装了好几大袋。

    见着季以宸拉着叶流萤的手走了进来,老太太眉眼笑弯了。

    “诶呀,流萤呀,你直到外婆出院了才来接外婆,不知道你那是个什么狗屁公司,关键时候就去出差了。”

    旁侧,瞿秋寒嘴角直抽抽,这个老太太,嘴巴子利落得不行啊,季以宸立马原地中枪了。

    叶流萤尴尬地望了眼季以宸,挽过老太太的胳膊,低声说道,“其实,我们老板人挺好的,只是偶尔羊癫疯发作,有点不正常。”吴秀莲顺便去帮着柳延庆整理东西了。

    瞿秋寒望着一脸黑线的季以宸,嘴角抽搐更甚,你小子,也有今日,这一老一小恐怕够季以宸受得了。

    话说回来,这性子,他挺喜欢的。

    “外婆-”孙莉莉娇嗔着,唤了声,瞿秋寒身子一颤,鸡皮疙瘩直往下掉。

    话说,莉莉在他身边表现的像个巫婆,凶神恶煞地,他觉得还正常多了。

    老太太乐呵呵地应了声,视线落在了季以宸的身上,逗比的神情随即换成了欣赏到骨子里的神情,轻声说道,“流萤,我和你说,你得好好感谢以宸,这些天不是他来瞧我,陪我说说话。我这老婆子在这里都快闷死了。”

    “哦--”

    叶流萤回想刚才的口不择言,心底有了一丝悔意,及时被季以宸捕捉住了,给了她一记白眼,那意思,摆明了就是,你小子等着,爷看看什么时候方便收拾你。

    东西收拾好了,柳延庆从里间走了出来,笑着和叶流萤、季以宸等人打了招呼。

    因为老太太身体原因,办了出院手术后,直接回别墅去了。

    瞿秋寒和孙莉莉开着黑色宾利,载着柳延庆和吴秀莲,季以宸和叶流萤陪着老太太坐这孙少平开着商务车。

    很快,车子在别墅前停了下来。

    进了别墅,吴秀莲连声啧啧,不断抚摸着客厅里的家具,兴奋地说道,“流萤,这就是以后住的地方?”

    老太太反而冷静多了,只是面露笑容不断地点头称赞。

    她早就知道女儿、女婿的财力,自然没有吴秀莲那么多表情,但是对于居住环境还是非常满意的。

    “外婆,家里的古董什么的,都是以宸送的。”

    叶流萤适时地给季以宸说了几句好话,但是季以宸赠送房子的事情,她不敢说,这么大的事情,老太太听了绝对会有疑心,会刨根问底,太难应付了。

    “以宸,谢谢你。这些东西,老婆子非常喜欢。”

    叶流萤听了嘴角直抽抽,一句简单的喜欢,季以宸就破费了几百万。

    瞧着季以宸乐不可支的模样,叶流萤心底直叹,果然,有钱人的消费观念不一样呀。

    几百万换一句谢谢和喜欢,都笑成什么样了?缺爱的孩子果然容易骗。

    叶流萤挽着老太太的手,又带着吴秀莲上二楼看了她们的卧房,柳延庆跟在后面提着行李,顺便将行李放入了各自的房间。

    吴秀莲张大了嘴一直没有合上,眼底里满是惊喜。

    离开南县那个穷山沟,跟着叶流萤来到阳城,简直是她们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老太太和流萤,最好这辈子都留在这里,不要再回去了。

    因为时间的问题,晚餐就照例由餐厅送过来。

    餐桌前,坐满了一大桌子人,晚饭是其乐融融,笑语连天。

    除了柳延庆神情里有些拘谨,他只是万娱集团一个小小保安,什么时候能与季以宸吃饭的机会,像他这种小角色,一年到头就算是说话,也说不上几句。

    关于季以宸的消息,只能从娱乐杂志里,或者是先来的同事嘴里获得一丝八卦消息,辗转反侧,已经不知道是真是假了,只是对于他这种新人而言,一切都是真的。

    吃到一半的时候,秀婶也放开了,不那么拘谨了,偶尔用塑料普通话插上几句,惹得大家笑翻了天。

    季以宸不时地给叶流萤夹着菜,轻言说着几句话。

    老太太全程笑脸盈盈,如今身子好了,瞧着流萤的日子也过得挺好,有这么多的朋友,更有这么好的男孩子关心他,她能不开心吗?

    “延庆哥-,你今天怎么有时间了?”

    见柳延庆一直闷闷不乐地插不上话,叶流萤忍不住问了声,这个堂哥从小就关照她。

    小时候,叶流萤调皮捣蛋,每次村里有小孩欺负她,他都是第一个站出来直接用拳头告示村里小孩。

    以后,谁要欺负叶流萤,铁拳伺候。

    虽然有时被村里小孩群起而攻之,鼻青脸肿,仍然不长记性,再遇到那样的事情,照样冲在前面帮叶流萤挡拳头。

    柳延庆腼腆地笑了笑,轻声说道,“流萤,因为有事,我和同事们调休了,今明两天都休息。”对于叶流萤和她这些穿着光鲜的朋友,柳延庆不由得有种自卑的感觉。

    虽然年纪相仿,却相差太远。

    吴秀莲声音里满是惊喜,“延庆,你才去公司那么几天,同事们就这么照顾你了?”

    叶流萤轻笑了声,心底暗道,应该是宁仲硕的功劳吧。

    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延庆哥从小做事就踏实,同事们自然喜欢。”

    柳延庆眉眼俱是笑意,“可不是,我们队长对我可好了。”

    一顿饭在大家的嬉笑中结束了,虽然瞿秋寒和孙莉莉还想留下来玩一会儿,瞧着叶流萤刚搬进新房子,老太太刚出院,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只得恋恋不舍地走了。

    没一会儿,季以宸也告辞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