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还有没有人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今天季以宸的表现让叶流萤感到奇怪,不在她身上磨蹭几下,就这么听话地走了。

    心底倒是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很快。秀婶发挥她麻利的性子,将所有的行李整理好了,又给柳延庆收拾间客房出来。

    叶流萤陪着老太太说了会话。又帮着她整理了会贴身的东西,告诉老太太如何使用房间里的电器什么的。

    等一切收拾清楚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以后了。

    回到房间里。洗漱完,已经是十一点了。

    熄了灯,叶流萤躺在床上。温暖的被窝里似残留着季以宸熟悉的体味,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香味勾起了叶流萤的回忆。昨夜,季以宸就在这里。俩人轻拥着。就这样静静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直到清晨才醒了过来。

    那么现在季以宸在忙什么?

    窗外,路灯亮如白昼。透过窗外洒了进来。天花板上留下了一片斑驳。

    叶流萤望着天花板发愣。睡意全无。

    突然,窗边传来悉悉瑟瑟的声音。

    被窝里的叶流萤警觉性顿起。低声喝道,“谁?”

    心底狐疑道。白天还见着外面的安保人员如过江之鲫,怎么这会儿就有贼了?亦或是,哪里来的猫猫狗狗?

    话音未落。床边猛地多了条熟悉的身影。

    “流萤--”低低的声音轻唤着,极其暧昧。

    “季以宸?”叶流萤从床上一跃而起,惊诧道。

    谁能告诉她,季以宸居然有这等本事,半夜三更偷爬窗户进来?他是特种兵出身?

    就在叶流萤思绪游弋之时,季以宸已经翻身上床,一把揽住了叶流萤的腰身,薄如蝉翼的纱窗随风摇曳,隐约可见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熟悉的体味袭了过来,凑在叶流萤的耳边,低低的唤道,“流萤,是我-,你不在身边,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怎么办?”

    叶流萤心底暗道,我又何尝睡得着?

    话到了嘴边,成了,“既然睡不着,就吃颗安眠药。怎么想着爬窗户过来?”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手中力道重了几分,“谁说我就是爬窗户进来的?我可是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来的。”

    叶流萤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云淡风轻的季以宸,一把挣脱了他的怀抱,吸着拖鞋向窗台便走去。

    一条精致的楼梯突地出现在了叶流萤的面前,心底不禁狐疑,白天收拾房间时,没见着有这条楼梯,怎么这会儿就出现了?难不成......

    转身,季以宸正躺在床上,左手支着头,饶有兴味地望着面前一头雾水的叶流萤,幽幽地开了口,“知道吗?为了定制这条可伸可缩的楼梯,我亲自打了不下十个电话。”

    幽暗的光线里,叶流萤身穿薄如蝉翼的真丝睡衣,玲珑的曲线被勾勒的愈发完美,惹人遐想。

    季以宸只觉得喉咙冒火,身体某处的欲望之火腾腾地窜了出来,不自觉地舔了舔干涸的嘴唇,面前的叶流萤在他的眼里成了甘甜清冽的泉水了。

    叶流萤缓缓走到床上,来不及说点什么,已经被季以宸一把拽入怀里,睡衣不知去了哪里。

    季以宸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地响了起来,“流萤,你说,你刚才有没有想我?”声音暗哑带着一丝极力压抑的情欲,近距离的接触,能够感觉到季以宸异于平常急促的呼吸。

    “你说呢?”

    莫名地,叶流萤有了一丝慌乱,白皙的脸上腾起阵阵红云,好在光线幽暗看不清楚。

    季以宸心底一阵窃喜,望向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浅笑着,“流萤,我知道你在想我,对吧?”话音未落,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已经在叶流萤玉背处肆意游曳。

    伴随着沉重的呼吸,房间里一片春色,暧昧升级。

    不知道是谁先吻的谁,身上的睡衣不知什么时候褪去了,叶流萤伸手抚上季以宸健硕的胸膛,眼底一片情欲熏染的茫然,如同沙漠行走的旅人,季以宸季就是她久违了的清泉。

    整夜整夜的缠绵,抵死缠绵,......

    不知道什么时候,俩人相拥着,沉沉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叶流萤醒来的时候,季以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只有床上凌乱的场景和被窝里残留着的体味,昭示着季以宸昨夜在这里过夜,脑海里残留的片段,说明了昨夜的疯狂。

    浴室里,叶流萤望向镜子里的她,满身淤狠,狠狠骂道,季以宸这头野兽,让她怎么出去见人?

    好半天,才在柜子里找到一件高领的衣服,算是勉强是昨晚留下的淤青给遮住了。

    嘴角不住的骂道,季以宸,你丫的,下次能不能注意点?

    门外,老太太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流萤,你还在干什么?以宸已经送早餐过来了。快点起来,你这个大懒虫,瞧瞧人家以宸,多勤快。”

    叶流萤扶额,季以宸精力充沛,她可没他那么能折腾。

    出了房间,走到餐厅里。

    果然,大家都已经入座了。

    餐桌上,各色早点琳琅满目,香味袭人,让人食指大动。

    老太太正笑呵呵地望着精神奕奕的季以宸,声音极其悦耳,“以宸,老是麻烦你,不好意思,我和她秀婶商量好了,吃了这顿早餐,从中午开始就自己下厨了。以后,你要是有时间,就直接过来吃饭吧。”

    “好。”

    季以宸极其优雅地吃了个煎饺,放下筷子,望着叶流萤,轻声说道,“流萤,起床了,过来坐。想等你一起吃,外婆不让。快点吧,不然就凉了。”

    叶流萤望着一脸无辜的季以宸,心底暗自骂道,你丫的,装得这么像,昨夜不是你折腾那么久,今天怎么这时候才起床?

    脸上却是笑嘻嘻地,“季总,谢谢你。每次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老太太狠狠地瞪了眼叶流萤,声音上扬了些许,“流萤,还知道不好意思。知不知道以宸在这里等了你快四十分钟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浅笑,“还好,反正没事,今天过来接流萤一起过去上班。”

    老太太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的季以宸,疑道,“接她过去上班?”在老太太的印象里,流萤好像是接戏拍的,怎么会有固定上班了?

    叶流萤错愕的望向面前的季以宸,眼底满是疑惑,她是经常待在片场的,什么时候轮到去总公司上班了?再且,她没有接到王导的通知呀。

    莫名地,心底一颤,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了过来。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向一脸疑惑的老太太,笑道,“流萤,今天第一天去总公司上班,我带她过去。”

    “啊?”

    叶流萤错愕地望向一脸风轻云淡的季以宸,差点脱口而出,你丫的,提出这个问题,我没有答应呀。怎么现在成了直接下死命令了?

    还有没有人权?

    老太太错愕地望向季以宸,“流萤在你的公司里上班?”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轻声说道,“是的。”

    老太太满是沟堑的脸上顿时飞上了一团红云,她还记得昨天是怎么说叶流萤的老板来着,说他太没有人性了,太可恶了。

    结果一转身,季以宸成了叶流萤的老板,这么说,季以宸不就成了没人性的了?

    吴秀莲反应快,见老太太懵住了,知道是昨天的事情,连忙出来打着哈哈说道,“老太太,今天的排骨煮的透,来,多吃点。”

    这边,季以宸回望了眼一脸茫然的叶流萤,脸上依旧笑魇如花,意思是,叶流萤,你别东想西想了,班,一定要去上。

    无语。

    叶流萤埋头望向碗里,使劲咬着里面的排骨,此时的她,没有发泄的地方,这块排骨暂且当做是季以宸吧,咬死他,咬死他。

    话说,她有太多的事情没做,怎么能去朝九晚五的上班?

    根据上次季以宸和她说的,这只是她的第二份工作而已,拍戏之余的工作,想累死她么。

    “流萤,吃饱了吗?要不要再舔一点。”

    老太太望着一脸苦大仇深与碗里粉面抗争的叶流萤,显然非常满意,能吃是福呀。

    季以宸凑了过来,在叶流萤耳边轻笑了声,“流萤,吃完了没?如果再吃下去,估计你只能去片场抬架子了。”

    如果记得没错,叶流萤已经用小碗添了三碗粉,一口气吃下去,再这样下去,非吃撑了不可。

    叶流萤放下碗筷,悻悻地望了一脸风轻云淡的季以宸一眼,“要你多嘴。”语毕,碗筷终是放了下来,望着老太太盈盈一笑,“外婆,那我就去上班了,中午不一定回来吃饭。”

    “外婆-,那我们先走了。”

    望着一脸热情的季以宸,老太太心底笑开了花,昨天那样说他,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说明这孩子心好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