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9章 你不担心楚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客厅里,电视开着,里面刚好是昨天零点的新闻重播。

    徐曼涂着殷红的嘴唇。向着面前的媒体记者们说道,“感谢这么久以来,大家对我和楚天王恋情的关注。经过这么多天的仔细思量,我觉得我们之间真的不合适。所以。在这里我郑重宣布,我和楚东的婚约取消了。”

    记者们个个激动不已,面前的话筒如山般堆积到了徐曼的面前。

    “请问徐小姐。这一次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请问徐小姐,你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走到这一步?”

    “请问徐小姐。之所以分手。是不是你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谁犯了错?”

    ......

    “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爱与不爱。曾经我爱他。现在。不爱了。就这么简单。希望他以后能够找到属于他的幸福。而我自当去寻求我的幸福。”

    ......

    客厅里。

    老太太连声啧啧,低声叹道。“诶,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随便。一点都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吴秀莲笑了,“老太太。现在世道不一样,那比得上以前。”

    娱乐节目继续往前播放,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柳延庆激动地跳了起来,“妈,二奶奶,你们看,那是季总的妈。”

    兰芳芝衣着得体,面上笑容甜甜,望着镜头,毫不吝啬自己的姿势,对于记者们的话题,更是一点都不回避。

    “兰总,请问季总什么时候有婚讯传出来?”

    “兰总,请问季总这段时间可有好事?听说,他和前段时间的绯闻对象叶小姐走得近,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了?”

    ......

    兰芳芝手指轻抚着刚刚做过的指甲,嘴角微勾带起一丝蔑笑,“我们家以宸,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长的帅,而且那么能干,多少姑娘哭着喊着往身上贴,我反正认定的媳妇只有一个,你们知道的,就是梁氏企业梁治偌的独女-梁小姐,其她什么人,在我眼里只不过是阿猫阿狗,相信以宸只不过是一时迷恋而已。”

    ......

    沙发上,老太太面色徒沉,望向一旁噤如寒蝉的柳延庆,声音冷冽了几分,“延庆,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自从来到阳城后,没有出过门,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柳延庆不一样,在季以宸的公司里上班,怎么能没听到丁点风声?

    柳延庆低着头,不敢望向面前的老太太,声若蚊蝇,“那个,二奶奶,我只是一个小保安,怎么能知道这些事情?”公司里风言风语自然是好的,但是说出来,老太太不是更生气。

    老太太语气愈见凌厉了几分,“延庆,你不说实话,是不是?是不是想气死我。”老太太脸色愈见青色,呼吸急促了起来。

    吴秀莲在一旁急忙说道,“延庆,你知道什么就说吧,你想气死二奶奶?”

    柳延庆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将所听到的一些关于季以宸的八卦消息,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老太太。

    黑色宾利车里,孙少平在前面开着车,季以宸和叶流萤坐在后座,车子刚开出去没多远,手机响了。

    季以宸一瞧是瞿秋寒的电话,开了免提。

    瞿秋寒兴味的声音在车子里面响了起来,“季以宸,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怎么了?”季以宸淡淡地回道。

    “什么怎么了?自己干下的事情这么快就忘了?记不记得徐大小姐,听说她昨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地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场面极大,单方面宣布了与楚东解除婚约。”

    说罢,连声啧啧,“诶,你的魅力真是无法抵挡呀,就是三两句话,堂堂徐大小姐居然这么大张旗鼓的解除婚约,摆明了向你表忠心呀。估计这会儿,已经到了你公司门下了,你是自求多福吧。”

    “关我什么事?我昨天只是邀请她过来玩。我不经常邀请你过来玩吗?”季以宸声音淡淡地,像是说着一件无关他的事。

    瞿秋寒当场倒地,“.......”

    确实,季以宸昨天真没有什么明确的答复,一切只是徐曼臆想出来的假象而已。

    放下电话,叶流萤一脸担忧,这个方法是直接,不过,她觉得有点胜之不武。况且,以徐曼的性子,真要缠上了季以宸,只怕以后也是个麻烦。

    “以宸,你昨天为何要这么做?难道只是帮楚东?”叶流萤终于问出了压抑了一天的疑问。

    季以宸侧身,望向一脸不解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昨天我这么做,只是想试试你会不会吃醋?”

    “就这个?”

    “嗯”

    叶流萤扶额,“.......”直接表示,季以宸的世界她不懂,不过,得罪他的人一定没有好下场。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没错。”

    叶流萤仰头,疑道,“你不担心楚东?”

    “事实证明,我是给楚东帮了一个大忙,今天,王导打电话过来,说楚东今天发挥相当好,因为没有了徐曼的骚扰。”

    额~~

    叶流萤背脊处冷汗直流,还好当初她没有得罪季以宸,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黑色宾利一溜烟地滑过公司大门口进入了地下车库,回眸一瞬间,叶流萤似是见着了公司大厅里,一抹红色的身影正在那里与保安争执着什么?

    下了车,季以宸不忘了赞叹一声,“还是新车好,性能优越,在公司门口时,一溜烟地过去了。”

    后面的话,季以宸没有说出口,但是话里的意思,叶流萤明白,徐曼今天算是白来了。

    坐总裁专用电梯直达万娱集团顶楼,季以宸带着叶流萤走了进去,迎面碰上一脸愕然的罗婷,手里拿着一大叠资料。

    在她的印象中,季总从不迟到,今天居然破例了,难道是因为叶流萤?

    瞧着捂得严严实实的叶流萤,心底顿时了然了。

    “季总。”

    “嗯。”

    “徐氏集团的徐小姐在楼下嚷着要见您--”

    “让她等着”

    “这是旧城改造项目,天虹房地产公司交来的一些资料。”

    “放在我办公桌上。”

    “莉莉小姐,已经到了。”

    季以宸脚步停住,回头望向罗婷,眉头微蹙,声音上扬了些许,“在哪?”

    “就在你的办公室里。还有夫人陪着。”

    “好。”

    叶流萤不曾出声,一直在后面跟着,不知道季以宸安排她在公司干第二份工作是什么意思?自己也从未干过这方面的工作,心里忐忑不安。

    “砰”地一声,办公室门开了。

    季以宸迈着修长的大长腿,大步走了进去,偌大的办公室里,清香袭人,看得出来,罗助理打理办公室果然很用心。

    旁侧沙发上,兰芳芝和季琳琳面色肃然的坐在那里,琳琳能够来万娱集团上班,也是兰芳芝所期望的。

    在她看来,虽说琳琳和季以宸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但是季以宸终究只有这一个妹妹,平常对她的宠爱,兰芳芝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希望季琳琳能在万娱集团上班有点成效,说不定哪天还能得点股份之类的,这样她就不用愁了。

    “以宸,你终于来了。”

    这次带季琳琳来上班,可是兰芳芝为数不多的起早床,可见她对季琳琳来上班的积极度。

    季琳琳打着哈欠站了起来,眼睛下面是两个显眼的黑圈圈,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

    季以宸向着兰芳芝笑了笑,视线落在季琳琳脸上,关切的问道,“琳琳,你怎么了?是不是昨夜没休息好?”

    “什么呀?”季琳琳撇了撇嘴,冲着季以宸不满地说道,“哥,你不知道,妈自从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昨夜拉着我说了一晚上的注意事项,今天早上,还没睡醒,又被她拽了过来。整个晚上睡了不足四个小时,你说我惨不惨?”

    旁侧,叶流萤嘴角直抽抽,看来豪门小姐也不是好当的,尤其是遇上了这种望女成凤的妈。

    兰芳芝不等季以宸说话,在一旁训斥道,“琳琳,你现在上班了,懂事点,行不行?想我们小时......”

    季琳琳一脸无奈状,“想我们小时候,没的吃,没的喝,天天吃糠巴,是不是?妈,下次可不可以换个新鲜的说词,我真的听腻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向一脸娇嗔的季琳琳,说道,“好了,今天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下午开始正式做事吧。”

    兰芳芝正想开口,突然见着季以宸身后的叶流萤,见鬼似的,声音上扬了些许,“以宸,她怎么会在这里?没有见着外面的媒体怎么说你?你这样下去怎么行?必须得找一个名当户对的大小姐结婚才行。否则,你的那些股东们也看不下去了。”

    说罢,毫不掩饰的用鄙视的目光狠狠打量着面前的叶流萤,那眼神,如同从巷子里走过,蓦然见到了沿街的站街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