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6章 比她要早才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委屈地望了眼老太太,不知道她这些话从何而来,又是依据什么而来?

    楼梯上。吴秀莲神色仓皇,望着叶流萤招了招手。

    等叶流萤走进时,吴秀莲低低地说了句。“老太太今日看电视了,那上面季总的妈妈说了。季家的媳妇只能是豪门。好像是个什么梁什么?”

    叶流萤接过话,“梁雨琪。”

    “对,就是她。”

    见沙发上老太太望了过来。吴秀莲转身上楼去了。

    叶流萤转身,向着客厅走去。

    这一刻,无数念头自心底涌出了出来。

    老太太从电视上了解季以宸的事情。继而问了堂哥。

    现在。外婆算是对他和季以宸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亦或者说,外婆根本不看好她和季以宸之间的感情。对方父母如此反对。梁雨琪如此优秀。外婆担心她与季以宸交往会吃亏。

    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连带着青春也没了。

    这辈子就毁了。

    沙发上,老太太的一身青色的绸缎中式衣服。原本笑意连连的脸上布满了愁云,头发白了不少,单瘦的背影里透着丝丝落寞。

    叶流萤鼻头一酸。走了过去。

    挨着老太太坐了下来,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将老太太面前的茶杯续满了。

    递了过去。

    老太太目光呆滞,望向落地窗外,神情恍惚。

    “外婆---”

    叶流萤低低地唤了声,她知道,外婆现在想爸妈了。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不过于选择中年丧子,何况外婆命运这么曲折的人。

    老太太缓缓收回了目光,落在叶流萤的身上,眼睛里满是哀伤,声音透着几分疲惫,“流萤,你知道吗?我刚才好像见着你妈了,她就在落地窗后面和我打招呼,就像小时候一样,仰着头,招着手,问我要糖吃。那时候的她,和你一样可爱。”

    老太太声音飘忽幽远,像是从天外传过来,带着无尽的思念。

    “外婆--”

    叶流萤喉咙哽咽,望向面前沉醉在哀伤里的老太太,心痛不已。

    爸妈都走了。

    她的责任就是代替他们照顾好外婆,现在,外婆居然因为担忧她,头发白了这么多。

    莫名地,叶流萤想到了外婆反对她的事,或许,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外婆才坚决反对她和季以宸在一起,在外婆看来,这原本就是一段见不得光的感情,不被大众看好的感情,又怎会有结果?

    现在的季以宸,或许,将对叶开颜的感恩之情加在了她的身上,所以,才对她这么好。

    事情过几年之后,回过头一看,季以宸或许会为现在的行为感到后悔,毕竟对于他来说,联姻是壮大公司最快的途径。

    老太太伸出干瘦的手指,抚上了叶流萤的脸颊,声音里有着一丝哽咽,“流萤,你爸妈都去了,现在,外婆唯一的希望便是你过得好,以宸是个好孩子,但是你和他在一起真的不合适,你知道吗?外婆担心你,趁着现在还早,及时抽身而退。不然,陷得越深,以后越痛苦,你知道吗?”

    叶流萤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握住老太太冰凉的手腕,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外婆-,我知道,以后我会注意,和他保持距离,请您放心。”

    泪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从脸颊上流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心痛,还是因为舍不得。

    或许,两者都有吧。

    老太太手掌微微抖动着,眼眶里涰满了泪水,“流萤-,外婆对不住你。如果你爸妈在的话,就不会让你受这样的委屈了。”

    老太太心如明镜,有些事情岂是两人之间的感情能左右?如果叶家家业还在,流萤父母还在,季以宸的父母又怎会是这样的态度?说不定流萤才是季家钦定的媳妇。

    “外婆--”叶流萤声音哽咽,“流萤不委屈,本来和他之间就不想外婆想的那样,我们.....之间,可能比上下属之间的关系,好了一点点。”

    话至尾声,叶流萤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颤抖,心底如针扎般疼痛。

    不知什么时候,季以宸居然在她心底占了这么重要的位置,如今将他活生生的剥出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只有叶流萤能够明白。

    “好,那外婆放心了。没什么事,你早点回房休息吧。”

    “嗯。”

    叶流萤机械的应着,拖着沉重的步伐上楼去了。

    此时的她,如同一只扑上灯火的飞蛾,快乐地飞向光明,半路上被人生生拦截了下来,个中心情不可言喻。

    季以宸,难道我们就这样,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昨夜的缠绵画面依旧在心头,叶流萤愈发迷乱。

    洗漱完,躺在床上,叶流萤愣愣地望着面前的窗户,心里七上八下的,一边向着季以宸快点出现,一边期望他不要出现,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这样,叶流萤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叶流萤在闹钟声醒了过来。

    望向纹丝不动的窗户,心底有了一丝莫名地失落。

    或许,外婆说的对,这样的男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可望而不及,时间长了,只能是自寻烦恼。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与季以宸之间还是合作关系,以后的她恪守自己的本分就好。

    蚕丝被子柔软地贴在叶流萤的裸露的肩上,莫名地,叶流萤想起了肌肤相亲的那个夜晚,心底涌出了丝丝情愫,想起了与季以宸这几个月来的点点滴滴。

    她,真的能就此放下季以宸?

    她做得到吗?

    叶流萤手指僵硬地穿着衣服,下了楼,吃了早餐,和老太太打了招呼,才出门去。

    门外,不知什么时候,黑色宾利已经静静的守在那里。

    季以宸?

    叶流萤心砰砰直跳,遇见他,心总是这么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

    瞧着叶流萤失魂落魄的模样,身后,老太太摇了摇头,终是女大不中留,女儿家真的动了心,又怎会顾及自己?飞蛾扑火纵使只有瞬间的快乐,于她,已经够了。

    驾驶室的窗户缓缓摇了下来,露出了孙少平极为恭敬的面容,望向怔在一旁的叶流萤,轻声说道,“叶小姐,季总连夜飞去外地出差了,临走前,特地嘱咐我,这几天,就由我来接送你上下班。”

    “哦--”

    叶流萤低低地应了声,心情晦暗未明。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庆幸。

    回头轻瞄了眼空无一人的客厅,叶流萤犹豫片刻,终是坐了上去。

    有孙少平在,叶流萤直接从地下车库里坐总裁专用电梯上了顶楼。

    今日的万娱集团顶楼,因为季以宸不在,气氛明显轻松了不少,走廊上偶尔可以见着几个职员来回走动,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诶呀,你们有没有见着大堂里那个徐氏集团的千金,这几天一直守着这里,听说是等总裁。”

    另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尖叫了一声,“不会吧,我们季总的魅力居然这么大?听说她可是前天才单方面宣布与楚天王取消婚约。”

    “唉,谁知道呢?”

    “谁叫我们季总魅力大,诶呀,别说是嫁给他,就是与他一夜情,我也是知足了。”

    ......

    走廊上,叶流萤踏着从容的步子走上了总裁室,脸上是职业的淡淡的笑容,优雅得体。

    季以宸不在的日子果然不一样,连她也变得轻松起来了。

    至少,外婆提出来与季以宸分手的话题,她暂时可以回避几天。

    “砰”地一声,未曾推开,办公室门开了。

    季琳琳穿着便装从里面走了出来,望向迎面而来的叶流萤,微微一怔,继而大声说道,“叶小姐,麻烦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好意思过来?知不知道,我这个大小姐比你来得还早?你是不是不想混了?原来有哥护着你,现在他出差去了,看谁护着你。”

    比她要早才行?

    叶流萤错愕地望向面前怒目圆瞪的季琳琳,强忍住心底的笑意,“季小姐,公司好像有规定的上班时间,不是以你的时间为准。麻烦让一让。”

    叶流萤不卑不亢的声音激起了季琳琳的怒意,咬牙,眼底是浓浓的火焰,“叶流萤,你.......”

    身后,梁雨琪走了出来,“琳琳,和一个打工的生什么气?你没瞧见以宸的办公室都脏的不成样了吗?”

    叶流萤瞪圆了眼,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满脸兴味的梁雨琪,不要告诉她,梁雨琪今天也来上班了。

    季琳琳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回头望向一脸笑意的梁雨琪,轻声说道,“还是雨琪姐想得周到,哥的办公室确实脏得不成样子了。”

    这一刻,季琳琳终于明白了梁雨琪在办公室沙发前,极尽优雅的剥着瓜子,却将瓜子随意扔在面前地毯上的情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