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8章 徐曼,你在发什么神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心底叹道,幸亏身边有个这么体贴的罗助理。不然日子可就苦了。

    好久没有干这种清洁的工作了,连着没有休息,终究是有点累。

    叶流萤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红烧排骨,放入嘴里。心底是说不出的畅快。饿着肚子干了这么久的活,终于尝到美味了。

    话说,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香的。不仅是菜,连同饭盒里的米饭,叶流萤都觉得甜了许多。

    “砰”地一声。季以宸的办公室门开了。

    筷子没来得及再次伸向面前的排骨。“砰”地一声,茶几上的菜全部倒入了旁侧的地毯里。

    我的排骨呀!

    叶流萤就这么眼睁睁地望着面前的排骨尽数没了。

    抬头,对上徐曼喷火的眼睛。“砰”地一声。叶流萤不曾反应过来。手上的饭盒也没了。

    “徐曼,你在发什么神经?”

    叶流萤莫名的火大。冲着徐曼嚷道,认识她这么多年。真的从未想过徐曼居然是这副面孔,真让人恶心。

    徐曼面色涨红,眼底欲喷出火来。望向面前的叶流萤咬牙切齿地说道,“叶流萤,你个贱货,我在下面苦苦等了两天,居然见不到以宸的面,没想到是你这只狐狸精将他藏起来了。真是想不到,你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魅力,怎么见你在饭局上时,那么老实,一副被以宸欺负拿捏的模样。敢情,都是装的?”

    叶流萤冷静了下来,望向徐曼身后,空无一人。

    心底顿时明了。

    徐曼是季以宸交待了的,一定不要让她上来,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有一个原因,季琳琳将她放上来的。

    知道她在办公室,故意让徐曼来办公室。

    而罗婷,指不定让她们支走了。

    只不过,徐曼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季以宸适当的引导,加上她自己的臆想,怎么能怪别人?更不能怪她吧。

    可怜她才吃了两块排骨呢。

    等下,还得收拾徐曼留下来的残局。

    叶流萤莫名地火大,仍然选择了忍住,毕竟这是季以宸的公司,她不想给他添麻烦。

    “徐曼,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如果你是来找季总,很遗憾,他今天确实出差了。”

    “真的?”

    徐曼狐疑的望着面前一脸苦逼的叶流萤,似乎她在这里过得不好。

    “徐曼,不管你心底是怎么看我?但是有一定可以肯定,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我会说谎吗?不信你瞧瞧,拖把、扫把还在那边摆着。我刚刚搞完卫生,坐下来,你就来了。”叶流萤惋惜地望了眼徐曼。不然,你也可以凑合着吃上一口,这句话,叶流萤没有说出口。

    徐曼望了眼水渍未曾干透的台上,将信将疑的扫了眼靠着墙角的拖把、扫把,心底暗道,难道叶流萤在顶楼,过得这么惨?

    叶流萤慢条斯理的端着台面上茶水喝了一口,冷声笑道,“徐曼,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清楚,你怎样上来办公室的?季以宸不在,她的助理必定遵循他的命令,不让你上来。除非想让你上来的,另有其人。目的就是让我们两个开撕。”

    徐曼眉头微动,语气凌冽了几分,“谁?”

    “这个,徐小姐既然在大堂里待了那么久,对于这几天万娱集团增加了人什么人自然心底明白,你觉得私自违背季总的命令,让你上来,我能做到么?”

    偌大的办公室里,弥漫着排骨的香味,叶流萤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在心底将徐曼狠狠地骂了一番。

    这个白痴般的脑子,居然还是阳城上流社会的名媛,真是服了她的智商,也罢,现在这个社会都是认家底的,哪怕徐曼只是长了一只眼睛,照样能参加些什么,所谓的名媛会。

    徐曼微蹙着眉头,神情了若有所思,“叶流萤,你说的是梁雨琪和季琳琳?她们搞得鬼?”

    望着一地狼藉,叶流萤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徐曼,拜托你了。你知不知道,刚才我花了四小时搞的卫生,现在又被你搞成这样了。”

    “四小时?”

    徐曼嘴角啜起一抹冷笑,望向一脸倦意的叶流萤,忍不住笑道,“叶流萤,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徐曼,拜托你动下脑筋,你能够不顾斯文跑上来掀了我的饭盒,就没有想过后果?季以宸可是出了名的洁癖,现在你将他的办公室搞成这样,我可不管了。”

    说罢,叶流萤站直了身子,欲往外面走去。

    “叶流萤,你被以为,凭你就可以威胁我。”

    叶流萤脚步顿住,冷笑了声,“徐曼,我知道你心底的想法是什么,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对季以宸可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如果你能追上他,我恭喜你。只不过现在......”

    叶流萤瞄了眼地上的残渣饭菜,连声啧啧,“现在,你就自求多福吧。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你做了些什么,季以宸看得一清二楚,不过,要是恢复如常,可能,他不会无聊来翻看录像了。”

    “诶-诶-诶。”徐曼见叶流萤想走,当下急了,忙上前一步拉住叶流萤的手臂,语气软了几分,“流萤,你别走,我刚才不是急了吗?没想到中了梁雨琪的圈套。”

    徐曼很自然地将帐记在了梁雨琪的头上,确实,梁雨琪对季以宸的爱意,她自认为也比不上。

    自然,梁雨琪为了季以宸,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觉得奇怪。

    “流萤,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今天的事情麻烦你别告诉季以宸了。行吗?”

    叶流萤脚步停驻,未曾说话,也未曾回头。

    徐曼急了,拉着叶流萤的手,嚷道,“流萤,麻烦你告诉我,要怎样才能不告诉以宸。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了。”梁雨琪声音柔了不少,只差没跪下了求了。

    “要不,我将这里搞干净,行不行?”

    叶流萤转过身,睨了眼徐曼,疑道,“你确定?”

    “当然。”

    徐曼连声应道,“不然,你还可以在一旁看着,至于打翻你工作餐的事,你放心,我马上给你重新叫一份。”

    三十分钟后,叶流萤坐在沙发上,姿势极其优雅的吃着饭,面前,徐曼不停地拖着地,不时用手擦拭下额角的汗。

    办公室门“砰”地一声打开了。

    季琳琳和梁雨琪怔在了原地,本想着进来看一曲好戏,没想到是这样的场景。

    偌大的办公室里,弥漫着极其诡异的气氛,没有人出声。

    叶流萤品尝着徐曼给她点的午餐,脸上不时冒出甜甜的笑意,极其享受。

    话说,对付这样的渣子,就得这样,你越是高兴,她就越烦躁。

    徐曼专心拖着地,知道了梁雨琪的意图,加上季琳琳在这里,她也不好当场发作。

    环顾四周,偌大的办公室早已不是先前的那般凌乱,办公桌上凌乱的文件整整齐齐的码好,真皮椅在日光下熠熠生辉,这哪里只是稍微清洁过?简直就是窗明几净。

    徐曼正低眉顺眼,态度极其端正挑拣着地毯上的菜叶。

    梁雨琪眼底浮过一丝诧异,很快被嘴角的一抹嘲讽替代了。

    “真是想不到堂堂徐家大小姐居然在这里搞卫生?难不成是以宸高新聘请你过来的?”

    徐曼面色微微一红,不曾吭声,依旧忙着手中的动作,片刻,终是觉得不甘心,想她堂堂徐家大小姐,所到之处向来都是呼风唤雨,何曾吃过这等暗亏?

    只不过,这亏始作俑者还是梁雨琪。

    “雨琪姐,这菜是我扔的,我捡起来,又何妨?只不过,我想着梁家大小姐向来也是阳城的风云人物,不曾想和我这捡菜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眼巴巴地瞅着某人能瞧上一眼?”

    梁雨琪咬牙,“你......”

    想当初徐曼被她捏得死死地,几日不见,居然有这等本事了?

    叶流萤坐在沙发上,极尽优雅地品尝着茶几上的菜肴,心里极为愉悦。

    想当初,梁雨琪和徐曼联合起来欺辱她,没想到她们两人也有兵戎相见的一天,瞧着心里真是舒坦呀。

    “徐曼,听说你这两日快把万娱集团大堂当成自己的闺房了,有这回事?好像整个阳城上层社会都传遍了徐大小姐的光荣事迹。只是连以宸的影子都没见着吧。”

    梁雨琪何许人也,很快冷静了下来,望着徐曼,嘴角啜起一丝蔑笑,一字一句如同针尖直逼徐曼的心口。

    徐曼面色徒转颓然,手中动作停了下来,片刻,嘴角微勾带起一丝牵强的笑意,“雨琪姐,瞧你说的这话,该不会我在这里碍着你的眼了吧。以宸已经出差去了,自然见不到他的人。”

    如果可以,徐曼真想将那日饭局上季以宸对她的暧昧举动,一一描述出来。

    只是,徐曼心底清楚,她刚才这些话有多么无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