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9章 今天就放了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梁雨琪踩着红色的限量版高跟鞋,缓缓地走到徐曼跟前,低头。嘴角啜起一抹冷笑,“徐曼,以前只以为你死缠烂打的功夫厉害。没想到你自欺欺人的本事也这么高,真是不服不行哪。”

    徐曼颓然跌落在地。茫然望向面前的落地窗。窗外,晴空万里,白云如棉絮般层层堆集。明明是一碧如洗,晴空万里。在徐曼眼底却是乌云阵阵,漫天蔽地的云层直面而来。胸口一窒。已是不能呼吸。

    沙发上,叶流萤莞尔一笑,起身。“五十步笑百步。我觉得不过如此。好了。我吃饱了,先离去了。”那笑容清浅。如同雨后芙蓉,美的让人心尖儿一颤。

    梁雨琪微微一怔。心底冷哼一声,难怪季以宸会被这狐猸子勾去了心魂,摄去了心魄。

    身后。季琳琳怒道,“叶流萤,你要去哪里?这里卫生不是还没有搞干净?”

    在她的眼里,不管是美女,还是丑女,只要影响到季以宸,都是坏人。

    叶流萤回眸,淡淡一笑,“季小姐,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只不过现在是午休时间,有什么事等下午上班时间再说吧。再说了,这卫生也差不多了吧。”

    叶流萤态度极其淡然,不卑不亢。

    既然梁雨琪和季琳琳今天目的摆明了要整她,她又何必处处忍让?忍让也只能换来她们的变本加厉。

    季琳琳上前一步,挡在了叶流萤身前,对于梁雨琪和徐曼,她不好意思当面指责她们。

    但是对于围在季以宸身边的小苍蝇,比如叶流萤,无钱无势无名,欺负她不同于捏死只蚂蚁?

    僵持间,罗婷从电梯口大步走了过来,望着站在门口的季琳琳和叶流萤,眼底流过一丝晦暗未明的情绪,低声说道,“季小姐,你刚才叫我去送的资料,我已经送到了。”

    叶流萤嘴角啜起一抹冷笑,视线落在了旁侧一脸兴味的梁雨琪身上。

    果然如此,撇开罗婷,然后将徐曼叫上来,梁雨琪和季琳琳便在一旁看好戏。只是没想到徐曼上来后,居然是这样的情况,她们心底怎么会舒服?

    “真是想不到,季小姐在某人的教导下,工作进度果然神速,不到两天的时间,居然可以使唤季总的特助做这些事情了。”

    季琳琳讪讪一笑,“罗助理,谢谢你。”

    季琳琳知道,如果季以宸知晓她在公司里这么胡作风为的话,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说不定就这么撵了她回去。

    好不容易有的一次机会,又这样白白浪费了。

    梁雨琪上前一步,“果然是阳城有名的才女,思维敏捷,如果不是叶家凋零,恐怕你在阳城早已掀起一股风浪了。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你命太硬,与你相近的人都不得善终,所以才落得今日这般下场。”

    季琳琳本已退却的心思,因梁雨琪一番话,又强硬了起来。

    对,雨琪姐说的对。

    只有她离开了,哥才能太平。

    季琳琳挺了挺身板,语气硬朗了几分,“叶流萤,我真的不知道你脑袋瓜子里面装的是什么,既然这么倒霉,就在家里好好收着吧,干吗要出来害人?”

    叶流萤语噎,“你......”

    叶家的事,父母的事,就是她的软肋。如今梁雨琪这么赤裸裸的指出来,无非是想告诉她,最好离季以宸远点。

    片刻,叶流萤轻笑了声,“梁小姐,不知你说的这些话有何根据,如果说话能作数的话,那我说我父母的死与你脱不了干系,怎样?”

    梁雨琪面色煞白,脚步踉跄,向后退了一步,“叶流萤,你.....”

    季琳琳微微一怔,上前掺扶了梁雨琪一把,语气里透着一丝惊讶,“雨琪姐,你怎么了?”

    梁雨琪似是恍了过来,语气里满是不悦,“叶流萤,你怎么能将这种事情赖在我的头上?”

    叶流萤心底一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浮上了心头,梁雨琪不是挺拽的?和她开个玩笑,居然吓成这样?

    办公室里地毯前,徐曼已经将地毯上面残余的最后几片菜叶拾捡起,起身,深深地望了眼梁雨琪,向着洗手间走去。

    梁雨琪挣脱了季琳琳的手,向着叶流萤一步步地走过来,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狰狞和狠戾,相距一米的距离,她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雨琪姐--”季琳琳失声唤道。

    梁雨琪不曾言语,眼神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如同叶流萤是一只大肉包子,她肯定不顾形象,一口吞下去了。

    叶流萤睨了眼杀气腾腾的梁雨琪,嘴角啜起一抹冷笑,淡淡笑道,“梁雨琪,你这副模样可不好看哦,小孩子见了都会做噩梦,不知道季总见了会是什么反应?”

    说罢,饶有深意地瞥了眼墙上的摄像头。

    梁雨琪脚步顿住,眼睛里眼里隐过一抹狠戾,冷冷说道,“叶流萤,你以为我会听你哄骗,摄像头无非是用来防贼的,今天只要你不死在这里,你觉得以宸会有时间去看录像?”

    叶流萤嘴角微扬,笑意更甚,“梁雨琪,你苦心经营了这么久,难道就想毁于一旦?我们打个赌,你信不信季总回来的时候,会主动看录像?”

    叶流萤的坦然自若让梁雨琪微微一怔,猛地想起季以宸这几个月来是如何对待叶流萤的?

    似乎认识了叶流萤之后,季以宸已经变得和以往大不相同,他的笑,他的温柔和体贴,就像是在暗夜里开放的昙花,只为叶流萤而开放。

    那么,为了叶流萤看下录像又如何?

    梁雨琪紧攥的手终是放了下来,有一点,这个贱人说得对,她不急在这一时。

    转瞬,梁雨琪已经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望着叶流萤,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嘲讽,如同望着一只秋后的蚂蚱,就让叶流萤在蹦跶几天吧。

    “好,今天就放了你,我也累了。”

    转身,望向怔愣在一旁的季琳琳,微微一笑,“琳琳,要不下午我们一起去做个SPA吧,折腾了这么久,脸上又得长皱纹了。”

    季琳琳吐了吐舌头,望了望旁侧的罗婷,一脸尴尬。

    看来叶流萤刚才提醒她的话,起了作用。

    季以宸虽然宠她,并不是由着她乱来,尤其是工作上的事。

    罗婷倒是很大方,望着欲言又止的季琳琳,笑道,“季小姐,要不你下午请个假吧,反正公司里事情不多。要是季总回头问起,我就说你身子不适。”

    “好-好-好。”季琳琳连声应道。

    忙不迭地拉着一脸颓败的梁雨琪走了出去。

    洗手间里,徐曼走了出来,望着面前的叶流萤和罗婷,想说点什么,终是走了。

    连着送走了几个瘟神,叶流萤长吁了口气,跌坐在沙发上,望着面前一脸轻松的罗婷,笑道,“罗助理,今天忙了一天,可能刚才的这个决定是最正确的。”

    罗婷苦笑了声,挨着叶流萤的身子坐了下来。

    “其实季小姐挺好的,只不过进入社会时间短,分不清是非对错,你不要和她计较。”

    对于叶流萤的遭遇,罗婷挺同情的,只不过季琳琳是季以宸的妹妹,她能怎么样?如今之计,也只有宽慰叶流萤了。

    “呵”,叶流萤苦笑了声,“梁雨琪说得对,我身上带着晦气,所以季小姐不想让我接近季总。于她而言,并没有错。”

    罗婷望向面前一脸颓败的叶流萤,随手将茶几上的杂志放回了旁侧的杂志架,笑道,“叶小姐,听说你是阳城出了名的才女,怎么也相信这些?”

    叶流萤微微一怔,不解的望向罗婷,“罗助理,怎么?你也这么说我?难道?”

    见叶流萤如此反应,罗婷脸颊微红,猛地恍了过来,她能说,季以宸查她底细的时候,所有的资料都是她经手,自然知道叶流萤的一切?当然不能。

    当下,讪讪一笑,“叶小姐,刚才不是听梁小姐这么说你?”

    “哦-”

    叶流萤淡淡一笑,起身,“这里还有一点卫生没做完,要不我先做完了,再玩吧。”

    “诶-”罗婷话音未落,叶流萤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随意的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

    叶流萤随意的打了声招呼,手机那头传来了一声陌生的男声,声音低沉,“叶小姐-”

    “你是?”

    叶流萤疑道,觉得声音有点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我是季以宸的--父亲。”许久,季俞正才将整句话说完,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叶流萤心口一窒,他们终是找上了她。

    “伯父,请问您有什么事?”叶流萤的声音轻柔,透着一丝谨慎。

    “叶小姐,其实我想找个地方与你聊聊,不知道你肯不肯给老头子这个面子?”季俞正的声音不似兰芳芝,低沉,和蔼,没有一丝架子。

    一时间,叶流萤居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好吧。”

    终究是面对的,又何需躲藏?正如外婆所言,她与季以宸之间的感情不管怎样甜蜜。这都是一段被诅咒的感情,怎能奢望谁的理解?有的只是大家的反对。

    “好,你到清幽茶庄来吧。地址我马上发给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