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0章 不就是失恋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罢,电话直接挂断了。

    嗡鸣声不断地传了过来,叶流萤原地石化。刚才在电话里那么说,已经费劲了她全部的勇气,这会儿。她真的没有力气再去面对季俞正了。

    到了他的面前,面对他的苛责。叶流萤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难道任他侮辱?又或者摔杯而去?

    感觉到叶流萤的异样。罗婷关切地问道,“叶小姐,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叶流萤猛地恍了过来。低声说道,“罗助理,恐怕下午我和琳琳一样。得请假了。这办公室里的卫生。就麻烦你安排清洁阿姨过来搞一下。”

    面对叶流萤的失魂落魄,罗婷忙不迭地应道,“没问题。”

    心底却疑道。这个电话究竟是何人打过来的。居然让叶流萤如此神态?

    罗婷与叶流萤相处不久。但是对于季以宸与叶流萤之间的却是多有了解,在她的印象里。叶流萤怎会是个畏首畏尾的人?

    叶流萤不曾理会罗婷的态度,直接拎起沙发上的小包。望着罗婷,带起一抹勉强的笑意,“罗助理。谢谢你。今天麻烦你了。”

    不等罗婷发话,叶流萤已经走了出去。

    半小时后,叶流萤进了季俞正指定茶庄的房间里。

    推门而进来,季俞正正坐在对门处的位置上,没有了往日的盛气凌人,花白的头发添了几丝落寞,茶雾袅袅,香气袭人,迷了他的眼睛,眼神愈发空洞迷离。

    “坐。”见叶流萤进来,季俞正似是恍了过来,微微一笑。

    原本叶流萤想着,季俞正定和兰芳芝一起,做好了过来挨骂的准备,没想到居然只有季俞正一个人在这里,当下微微一怔,原地石化了。

    “叶小姐,坐。”

    季俞正端起面前的茶壶,给叶流萤面前的杯子添满了茶水,望着清清浅浅的茶水在热水里翻滚,浅笑,“年纪大了,就喜欢喝点龙井之类的茶叶,比不上你们小姑娘喝什么花茶养颜。如果不习惯,可以让服务员换一杯。”

    望着面前已被续满的茶水,叶流萤心底冷笑,杯子里不是已经添上了茶水,还故作客气作什么。

    心底虽有一丝不适,终归面前是季以宸的长辈,片刻,微微一笑,“其实我没有那么多讲究,喝什么都是图个解渴而已,再说呢,那些花花草草什么的茶叶,说不定就是卖个概念而已。”

    叶流萤见兰芳芝没有过来,心底随机缓了些许,说话也随意了些。

    无论季俞正采用了什么方法,目的终归只有一个,那就是劝说她离开季以宸。

    “叶姑娘,听说你是叶开颜的女儿?”

    “是。”

    叶流萤未曾想到季俞正一开口便是这个问题,当下,情绪有了些许低落,低低地应道。

    季俞正伸出白皙的手指端起面前白皙如玉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眼神迷离,望着茶杯里翻滚的嫩叶出神,“叶姑娘,想当初你也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不是突然有了这等变故,定会有更好的人生吧。”

    叶流萤望着面前的季俞正,不知如何是好,知晓她的情况,定然是有备而来吧。

    索性看他想说点什么。

    “叶姑娘,你不必惊慌,我只是想趁着以宸不在阳城的日子,和你聊聊天,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姑娘让他这么着迷?”

    叶流萤白皙如玉的俏脸腾地红了,手端着莹白如玉的茶杯没处放,本想着进来时定会有一段暴风骤雨,没想到季俞正的态度如此和蔼。

    “其实,我,我和季以宸之间的关系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叶流萤想到外婆的话,终是开了口。

    至少,有些话由她主动说出来,没有那么丢脸吧。

    季俞正面露惊讶之色,很快归于平静,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和蔼的笑容,“这么说,一直是以宸单相思?”

    “这......”叶流萤啜啜嚅嚅,说不上话。

    这让她怎么回答?

    说俩人只是合约关系,未免太夸张,季俞正不一定会相信,季以宸对她的袒护之情摆在那里。

    如果说,俩人确实感情好的不行,但是季以宸除去在饭局上说过,他们不日将订婚,之后却没有透露过一个字。

    “怎么了?”

    “其实,我和季总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叶流萤鼓起勇气将话完完整整的说出来,觉得心底释然了。

    季俞正满是狐疑的望了眼叶流萤,说道,“叶小姐,其实我今日过来也是这个意思,既然你说和以宸之间没什么,我就放心了。以宸这孩子是我从小看大的,虽说.....”

    到嘴的话季俞正生生止住了,望向叶流萤微微一笑,“以宸从小和她妈在一起,吃了不少苦,这孩子从小倔,看着冷,其实心挺善良的。这一步步走过来不容易,其实你是一个好姑娘,只不过以宸性子直爽,在商场上是腹背受敌,这样一来,他的婚姻只能是强强联手,如果没有好的贤内助帮他,他会继续一个人挺下去。叶姑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显然,季俞正不曾相信叶流萤的话语,仍然将准备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如果叶家根基还在,相信凭着你的能力,一定会将叶家壮大,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这生意圈里的事情永远都说不明白,有的时候不是说,你有能力,你就行。”

    叶流萤心口莫名一窒,偌大的茶室里,空气仿佛停滞,不能呼吸。

    片刻,叶流萤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如同壮士赴刑场般,悲壮和决绝。

    “季伯父,您的意思我明白。”

    “听琳琳说,你现在在万娱集团和她一起上班?”季俞正语气慈祥,词语里却是几分生冷,意味不明。

    “对,这是季总一早交待的。如果季伯父觉得我在万娱集团总部上班不妥,那我择日离开便是了。”面前的季俞正看起来和蔼,却比兰芝芝说话入木三分,一字一句地扎入她的心底,撕心裂肺,不能挣扎。

    季俞正从衣兜里拿出一张支票,递了过来,嘴角微勾啜起一抹暖暖的笑意,“叶姑娘,你父母都不在了,如今还有外婆需要照顾,这里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希望你能收下。只要你能离开阳城三个月而已。”

    叶流萤未曾说话,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将茶杯里的茶水续满了,径自喝了起来,如同面前的茶水是二锅头,可以一醉解千愁。

    她可以不和季以宸在一起,但是季俞正的这种做法,明显伤了叶流萤的自尊。

    她和季以宸在一起,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他的钱吗?显然不是。

    叶流萤睨了眼纸上的数额,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季伯父,您太抬举我了,我怎么值这么多钱?”

    季俞正苍白的面容上似是有一丝微怔,片刻,讪讪一笑,“叶姑娘,我知道你出自名门,节气甚高。请你不要误会,这不是给你的遣散费什么的,只是希望你以后生活过的顺利一点。”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起身,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向着怔在原地的季俞正,笑道,“季伯父,这钱,我不能收。但是你刚才所提到的要求,我可以做到。”

    说罢,转身,径直向着门外走去。

    季俞正原地石化,微风拂过,桌面上的支票一角随风摇曳。

    走到门口处,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叶流萤身边。

    “兰姨?”避不过,叶流萤只有硬着头皮打招呼。

    “嗯-”

    兰芳芝微微抬头,瞄了眼叶流萤,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嘲讽。

    “我走了。”

    叶流萤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不让它掉下来,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她的修养告诉她,不能在这里落泪,不能给她们以笑柄。

    兰芳芝未曾说话,转身,向着季俞正所在地包厢里走去。

    华灯初上,街景倒映在霓虹灯,一派奢靡的场景。

    叶流萤头脑一片空白,晕晕沉沉地沿着大街走动着,如果说外婆给她说了那么多,她仍就存着一丝幻想,但是季俞正给她的这张支票已经压垮了她最后的一丝念想。

    在他们眼里,她就是那么不堪,就是一个贪图富贵爱慕虚荣的女人。

    或许,季俞正没有看轻她,但是有一点他说得对,季以宸一路走过来,多不容易,他需要一个强大的女人支撑他的事业,比如梁雨琪。

    她的存在无非就是只吸血虫,掠夺季以宸的一切。

    也是,与季以宸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从来都是他帮她,她安静地享受着他带给她的一切。

    叶流萤就这样漫无目的走着,见着路旁一个什么酒吧,未曾看清楚招牌,便走了进去。

    古人说,一醉解千愁。

    她倒想试试,一醉是否能解千愁?

    酒吧里,灯光摇晃,人影憧憧,声音嘈杂,叶流萤昏昏沉沉,走到吧台前,向着吧台里年轻帅气的调酒师,喊道,“给我调一杯烈性的鸡尾酒。”

    见叶流萤绝色的模样,失魂落魄的神情,调酒师微微一怔,很快复于平静,这样的情况太多了。

    不就是失恋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