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1章 酒吧与季以宸相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耳边是男男女女嬉笑的声音,酒吧中央的钢管上,钢管舞女在尽情的跳着舞。台下尖叫声连连。

    叶流萤美眸迷离,忘了身在何处。

    很快,一杯颜色鲜亮的鸡尾酒上来了。

    叶流萤端起酒一饮而尽。面前的场景渐渐模糊,只有季以宸那双深邃的眸子越来越清晰。叶流萤摇了摇头。依然还在。

    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他是那么的烦人,现在全世界反对她和季以宸在一起。叶流萤突然觉得以前在一起的日子那么清晰,像是烙铁在身上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再也磨灭不了。

    鸡尾酒入口不刺鼻。后劲却足。

    没过几分钟。叶流萤只觉得心口处一团火焰腾腾地窜了上来,身体热了起来。

    面前的场景迷迷糊糊,场内的人群已然看不清。耳朵里只有呐喊声。音乐声。此起彼伏.......

    今夜的叶流萤,穿着一件两件套的连衣裙。此时的她顺手将外面白色小披肩脱了,拿在手上。里面是一条紧身红色连衣裙,曼妙的身材一下子显现在众人面前。

    微卷的发丝,白皙的脸颊因为微醺泛起阵阵红潮。小嘴微微泛红闪着情欲的光芒,清澈如水的眸子迷离梦幻,愈发让人遐想连连。

    人群惊叫连连。

    叶流萤意识恍惚,只想着就此疯狂一夜,一睡不起。

    白皙如玉的手指轻甩着白色的小披肩,脸上是不曾迷离梦幻的笑容,像是无入凡尘的仙子,又像是误入歧途的妖女。随着叶流萤摇曳的身姿向前走去,人群静了下来,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

    钢管前,舞女的动作停了下来。

    叶流萤一跃而上,紧攥着钢管,曼妙的身姿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火红的身姿划过众人面前,如同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照亮了众人的眼睛。

    就像再美的钢管舞女,也没有叶流萤这般舞姿和身姿,人群呼声如潮水般汹涌而至,一浪接着一浪。

    音乐声,呼声,......交织在一起,将场内的气氛推上了一个又一个高潮。

    叶流萤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随着人潮的呼声,像一只翩然起风的蝴蝶,摇曳着自己的身姿。

    酒吧角落里,一个黑色的身影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望着台上的叶流萤,修长如玉的手指狠狠捏住手里的酒杯。

    怎么回事?

    他赶着出来做事,她居然这么耐不住寂寞?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鬼混?

    手机响了。

    “说。”

    “季总,你突然出差的计划果然让对方放松了警惕,现在他们已经买通了项目部的一个经理,打算在材料方面做手脚。”

    “啪”地一声,季以宸将手中电话重重地放了下来。

    目光冷冽扫视着舞台上,如同一只沉醉在花丛里蝴蝶般的叶流萤,曲线玲珑,媚眼如丝,惹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腾”地一声,季以宸站了起来,目光如炬,望着台上。

    旁侧,宁仲硕急了,忙起身极力挡在季以宸前面,轻言安慰道,“季总,您出来玩已是不妥,现在再冲出去,万一遇到什么人,坏了全盘计划怎么办?”

    耳边,音乐声、呼声.....。

    舞台上,酒精的作用下,叶流萤的舞姿愈发狂放,时而如狂风骤雨,时而如妖女多情,......

    “脱-脱-脱”

    台下欢呼声骤起,再次将气氛带入高潮,眼看有几名男子欲上台与叶流萤共舞,季以宸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宁仲硕。

    众人只见面前黑影一闪,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子直入舞台,一把扛起叶流萤就往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阵阵质疑声,很快泯灭于音乐里。

    紧接着,宁仲硕一脸无奈地追了出来。

    刚才差点与人打架了,幸夸没有将事情闹大。

    黑色路虎沿着郊区的道路飞驰向前,车子后座里,季以宸一言不发,面沉如水。叶流萤本已八成醉意,被风一吹酒醒了大半,面前的场景在她眼里仍然不真实。

    “以宸?”

    叶流萤顺手捏了捏季以宸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呵呵地傻笑了起来,“季以宸不是出差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我是做梦?”

    说罢,收回手,正想给自己拧上一把,手腕已经被季以宸捏在掌心里,不得动弹。

    “说,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

    季以宸声音冷冽,眼光如炬,望着醉意朦胧的叶流萤,真想狠狠的骂她一顿。

    不过,瞧着她一脸不省人事的模样,觉得拳头打在了一团棉絮上,毫无感觉。

    叶流萤不曾发怒,反而一把勾住了季以宸的脖子,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季以宸,他们都说要我离开你,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怎么办?”

    清脆的声音因为醉意带着丝丝媚意,更有些许委屈,像个迷路的孩子,不知道未来的方向。

    季以宸心底某处似被狠狠地扎了下,果然,他刚离开,有人便忍不住了。

    难道,他的婚姻注定要在和梁雨琪这样庸俗的女人绑在一起?

    叶流萤藕臂缠住了季以宸,嘴角喃喃,带着情欲直逼而来,“以宸,你说,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感受着叶流萤柔软的娇躯,温热的体温,胸前的浑圆在胸膛处紧紧摩擦带来的异样的感觉,季以宸身体某处,似有一丝冲动直逼脑门,强摁住心底的欲望,对着前面的宁仲硕,声音暗哑地说道,“快点。”

    再不快点,他真的忍不住了。

    “是。”

    脚底油门一踩,黑色路虎如离弦之箭向着前方而去。

    半小时后,季以宸已经将不省人事的叶流萤抱入了酒店客房里,来不及洗漱,欲火上身的季以宸直接脱去了叶流萤的衣服,欺身而上。

    睡梦里,叶流萤发出了一声满足的轻咛声。

    季以宸额前细汗密密,整夜在叶流萤身体里横冲直入,双手四处游弋,贪婪的享受着她的每一寸美好。

    直到黎明前夕,才相拥着沉沉睡了过来。

    一夜的缠绵,叶流萤酒劲早已褪去,望着床上睡意沉沉的季以宸,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附身在季以宸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亲了一口。

    亲爱的,我走了,你多保重。

    季以宸醒来时,已是上午九点了。

    伸手摸上床榻另一侧,空无一人,蓦然惊了过来。

    以前的叶流萤和她在一起时总是赖床,今日怎么这么反常,望向四周,没有一丝异样,如同叶流萤不曾在这里过夜一样,只有被子里残留着她的幽香。

    季以宸一跃而起,大步走向卫生间,里面仍就空无一人。

    难道,昨夜只是一场梦?可能么?当然不可能。

    叶流萤醉了酒,而他没有。

    迅速拿起手机拨打了叶流萤的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的电脑播报声。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季以宸心口一窒,猛地坐了下去。

    “铃-铃-铃”

    房间里的座机响了起来,季以宸如果抓到救命稻草,拿起听筒大声喊道,“流萤-”

    听筒那头传来宁仲硕的声音,“季总,您叫谁?”

    季以宸似是恍了过来,讪讪一笑,“没什么?事情怎么样了?”

    “对方已经开始行动,我现在正准备收集他们的证据。”

    “好,暂时不能打草惊蛇。”

    放下手机,季以宸冷静了几分,回想昨夜与叶流萤相遇,自是觉得有几分不对劲,平日里的叶流萤虽然有些耍性子,但是这种地方以前从未见她去过,甚至提起过。

    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叶流萤曾经说过的那些话,难道,叶流萤昨日受了刺激?

    季以宸拿起电话快速拨了别墅里的电话,电话通了。

    吴秀莲的声音响了起来。

    季以宸声音柔和的问道,“秀婶,请问流萤有没有回家?”

    一看是季以宸的声音,吴秀莲的声音客气了几分,操着蹩脚的普通话低低地说着,“没有,不过她先前打了个电话回来,说是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哦-”季以宸悬着心放了下来,起身穿好衣服。

    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流萤的话,就让她随便玩几天吧。

    等回去了,再好好收拾她。

    不但一个人独自跑到那种地方去,而且学会了不辞而别。

    飞机上,叶流萤望着远去的阳城,心里默念着,以宸,我是不得已的,如果,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变数,我一定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就当是对我们感情的一个考验吧。

    三天后,季以宸终于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阳城机场,孙少平在机场出口等着季以宸,没一会儿,季以宸精神抖擞的从机场里出来了。

    “去公司。”

    季以宸面呈喜色,虽说此次事情进展顺利,但是不及他见到叶流萤万分之一的心情。

    “不,等一下。”

    季以宸拿起手机给罗婷去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