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2章 三个月的时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总-”电话那头传来罗婷极其恭敬的声音。

    “这几天,叶小姐和季小姐在公司里表现如何?”季以宸也是随口一问,季琳琳表现如何?他心里自然清楚的紧。只是想知道叶流萤此刻在哪里而已。

    “季总,这几天,叶小姐说身子不舒服。所以......”

    “没来公司?”季以宸疑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和他说?

    也怪自己。自从中间给了流萤几通电话不通之后,也没怎么联系她。居然身子不舒服了。

    季以宸心底隐隐约约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嗯-”罗婷再次肯定的回道。

    放下电话,季以宸给别墅那边打了一个电话。依旧是吴秀莲接的电话,很快,电话便通了。

    “秀婶。流萤在家吗?”季以宸的声音里已经隐着一丝着急了。

    吴秀莲的声音里明显有着一丝不解。“季总--,你打电话过来问流萤?她不是在你的公司上班?前几天说,公司要派她去差。可能要三个月以后才能回来?你居然不知道。”

    季以宸掌心冒汗。头脑一片空白。叶流萤说去出差了?三个月的时间?这怎么可能?

    虽说是心急如焚,但是不能直接问秀婶。如果老太太再一激动,病了怎么办?

    季以宸瞬间乱了分寸。拿着手机再次拨打叶流萤的电话。

    依旧是电脑里传来的声音。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季以宸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驾驶室里。孙少平出言说道,“季总,我觉得这一次,倒像是叶小姐主动出走,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要不您再问下罗助理,看看叶小姐走的时候是不是和她说了什么?”

    “对。”

    季以宸顾不上要孙少平将车开往何处,再次给罗婷拨打了电话。

    “季总--”

    一听到罗婷的声音,季以宸迫不及待的问道,“罗婷,你马上想想,流萤走时有没有和你说了其他什么?”

    手机那头静了下来。

    季以宸屏住呼吸,生怕自己不当的言语打乱了罗婷的思绪。

    许久,罗婷终于出声了。

    “季总,好像叶小姐走的时候说,她有点事需要离开一段时间,希望你该干嘛还干嘛,不要......”

    季以宸眸光冷冽,声音愈发低沉了几方面,“不要什么?”心底从未有像现在这一刻这么彷徨,如同沙漠里迷失了方向的旅人,找不到归途。

    “这.....,叶小姐说到这里便止住了。”罗婷似乎意识到什么了,语气里多了几丝斟酌,“那天下午叶小姐离开时,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情绪不是很好。”

    季以宸重重地砸上面前的椅背,该死的,那天在酒吧遇见流萤时,就应该想到她的情绪,怎么只顾着自己......

    “季总,我们现在去哪里。”车子已然到了公司和南街别墅的十字路口。

    “回别墅。”

    季以宸不假思索地回道,此时的他心乱如麻,需要冷静下来,寻找叶流萤离开的蛛丝马迹。

    南街别墅前,车子很快停了下来,季以宸下车大步向着叶流萤居住的别墅走去。

    “季总。”孙少平失声问道,如果是以往,季以宸应当交待他将车子开入车库,直接走人。

    “原地等着。”

    说罢,季以宸的身影消失于别墅里前。

    别墅门开了,吴秀莲满脸惊讶的望着面前一脸焦虑的季以宸,在她的印象里,季以宸不管什么时候出现,总是精神抖擞,一丝不苟的模样。

    何曾有今天这般慌乱?

    “季--总--,您怎么今天有时间过来?”

    心里头直嘀咕,叶流萤出差去了,他过来干什么?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弧度,声音低沉了不少,透着无尽的疲倦,“秀婶,外婆在家吗?”

    “在-”吴秀莲如同做错了事一般,眼角余光扫上了沙发上端坐着一脸肃然的老太太。

    “谢谢-”季以宸不管吴秀莲是否欢迎他入内,直接向着沙发上的老太太走过去。

    他知道,要想找到叶流萤只有从老太太身上下功夫,不管是什么原因促使叶流萤狠心离开他,但是外婆年岁已大,她一定放不下。

    “外婆。”

    季以宸站在沙发前,毕恭毕敬的轻唤道。

    哪怕心急如焚,他也不能表现出来。

    老太太放下了手中的杂志,摘下脸上的老花镜,睨了眼一脸肃然的季以宸,淡淡说道,“季总,您来了?可惜的是流萤今天不在家?先前不是和你说了?有什么事情等她回来再说吧。”

    老太太明显瞧出了季以宸的着急,不以为然的说道。

    季以宸强摁住心底的着急,微微弯腰,语气更是恭敬了几分,“外婆,不知道晚辈有什么地方对不住您,但是我今天就是想过来问问流萤她究竟去了哪儿?公司里根本没有安排她出差。”

    老太太满是老年斑的手指微微一滞,瞬间恢复了平静,淡淡说道,“流萤已经是大人了,做事她自然会有分寸,到是季总,我觉得是否可以考虑一下,以后不要过来打扰我们家流萤?”

    季以宸急了,“外婆,我......”

    “不用说了,秀莲,过来扶我上去睡觉吧。我累了。”

    季以宸瞄了眼茶几上的杂志,封面上几个赫然大字,“万娱集团CEO季以宸未婚夫梁雨琪”,未曾看完,脑袋嗡地一声,炸了。

    果然,叶流萤是因为这个而出走。

    心底莫名地有了一阵慌乱,紧了几步,在老太太面前停了下来,语气里充满了恳请,“外婆,如果您不愿意说,可不可以让我上楼看一下叶流萤的房间?”

    吴秀莲静静的站在一旁,望着面色极为紧张的季以宸,脸上露出了恻隐之心。

    半晌,老太太幽幽地说了句,“你去吧。”

    “谢谢外婆。”

    季以宸一溜烟地跑了上去。

    身后,老太太摇了摇头,嘴角喃喃,“唉,真是前世造的孽呀。”

    叶流萤卧房里,窗明几净,整洁如初,季以宸大步走上衣柜,拉开柜门,蓦然发现里面叶流萤常穿的那几件衣服都拿走了,再看,叶流萤先前说想看,却没有时间看的几本书也没了。

    季以宸神情颓然,跌坐在两人曾经睡过的床上,数天前,这里曾留着俩人的欢声笑语,而如今只有他一个呆坐在这里,厚厚的窗帘席卷着无尽的黑暗而来,季以宸只觉得胸口闷痛,难以呼吸。

    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季以宸神情木然,走了出去,望着楼梯上的老太太轻声问候道,“外婆,我先走了。”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凉和无奈。

    瞧着老太太对他的态度,已然明了。

    她不喜欢叶流萤和他在一起,不想叶流萤受到伤害。

    季以宸大步走出别墅,坐上了黑色宾利,面色冷漠,声音清冷,“回季府。”他倒要看看,那个电话是谁给叶流萤打的,中间有说了什么。

    “好。”

    黑色宾利一溜烟的向着季府而去,三十分钟后,在季府门口停了下来。

    这一次,孙少平没有问季以宸是否要留下,只是将车子停好,静静地等着他。

    季府大门敞开着,季以宸没有进去,便听见里面传来了欢歌笑语声,见季以宸面色清冷,大步走进来,场面很快冷了下来。

    兰芳芝急忙上前,热情地招呼着,“以宸,什么时候回来的?”

    季琳琳和梁雨琪站在一起,正高兴地比划着手中精美异常的连衣裙,望见周身冒着火气的季以宸,面色似是一僵,转身欲往楼上走去。

    “琳琳,怎么了?今天见我回来居然往楼上跑?”季以宸冷冷地瞥了眼季琳琳,轻声询问道。

    依着季琳琳的性子,如果不是觉得心虚,知道他回来,绝对五百里之外会相迎,怎么是今日这般躲贼子一般?

    季琳琳脚步停驻,回头,望着季以宸讪讪一笑,“哥,迎接你固然重要,但是试穿裙子同样重要,知道吗?”话音刚落,直接不管季以宸是否高兴,腾腾的往楼上跑去了。

    梁雨琪手拿着裙子冲着季以宸微微一笑,也跟了上去。

    客厅里静了下来,季以宸不曾说话,缓缓走至沙发前,在季俞正旁侧坐了下来。

    兰芳芝端着茶过来了,望着绷紧了面庞的季以宸,轻声说道,“以宸,你难得回来,要不吃了饭再走吧。”

    季以宸不曾说话,目光如炬,死死望着面前茶几上的娱乐杂志,一字一句的说道,“兰姨,请问上面的新闻是怎么回事?”他才出去多久,阳城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梁雨琪再一次在季家的极力佐证下,成了她的未婚妻。

    兰芳芝抿唇微微一笑,“以宸,你爸见你年纪不小了,这娶亲一事也不能老耗着,更何况人家雨琪对你可是一往情深,而且,难得的是你梁伯父并不计较与你先前的恩怨,还愿意将雨琪许配给你。你要知道,这是多大的荣耀呀。放眼阳城,虽说万娱集团红透了半边天,但是花无百日红,给自己找个靠山,总是好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