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4章 铁架倒塌事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宸?

    季以宸心底一颤,如同一潭死水,突然被丢进了一颗小石子。激起了阵阵涟漪。

    “外婆-,我和流萤一起经历了很多事,虽然流萤没有其他女孩子家世那么好。又或者名气暂时没有那么大,但是。她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这辈子。我只想和她在一起。”

    季以宸目光殷切,略去了与叶流萤在南县时惊险的一幕幕,只是将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

    老太太被季以宸幽深殷切的目光盯得心慌慌。语无伦次的说道,“以宸,天色晚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好。”

    季以宸起身。向老太太告辞,他知道连日来的陪伴,已经让老太太坚硬的心防打开了一道口子。他现在要做的便是留出时间和空间。让老太太考虑清楚。

    回到别墅里。手机响了。

    “季总--”手机那头传来宁仲硕急切的声音。

    “说-”

    “通过这几天的调查,我们在杨天诺就读高中学校小巷子里。一家老照相馆里发现了那张照片,老板年岁已高。依稀能记得以前的事情,听他说,照片上的几个孩子当年关系都很好。他特意留了张照片当样板,高中毕业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季以宸左手摆弄着照片,声音冷冽了几分,“还有其他什么情况吗?”

    宁仲硕欲言又止,“其他情况都没有打听到,毕竟时间久远,就连学校里的老师都不记得教过这些学生了。只不过,当年在学校附近发生了一件大案。听说到现在也没有破。”

    “什么案子?”

    季以宸目光一凌,身子坐直了。莫名地,他想起了父亲留下的那一铁盒子钱。

    “好像是有个银行被打劫了吧,听说,当时死了几个人,挺惨的。”

    “抢匪一个都没有抓到?”

    “没有。”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神情,冷冷说道,“继续查,查杨天诺当年是怎么发家的?他的资金来源,平时和什么人打交道。”

    “好。”

    放下电话,季以宸仍旧拿着照片出神,为何当初见着叶流萤总有几分面善,似曾相识的模样,原来真的有点像他父亲。

    只是季以宸搞不清楚,为何叶开颜在他小时候出面帮助他和母亲,长大后,或者说,在他有出息了,反而回避这段经历,未曾与他谋面,这是什么原因?季以宸坐在沙发上,连着抽了几支雪茄,不曾想明白。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直到别墅外,路灯灭了。

    才猛地恍了过来,不曾收拾上床睡觉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时,季以宸照例醒了过来,望着窗外发呆,不知为何,有那么几晚,和叶流萤抵死缠绵,百般纠缠,睡得格外香甜。

    难道是他这几天过得太过清闲?所以睡眠全无?

    当然不是,在叶流萤离开的这几天里,脑袋反而像是断轴的车轮飞快地转动着,工作量比以往大了几倍。

    手机响了。

    季以宸眉头微微一皱,拿起电话一看,居然是杨天诺的电话。

    “杨总-”

    虽然天虹房地产公司和万娱集团下面的子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旧城改造项目已经在动工中,但是杨天诺本人很少给他电话,特别是这么早。

    季以宸心底咯噔一下,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但是前几天,在他的部署下,所有的事情不是在他可控范围之内?怎么有了应急情况?

    “季总-”杨天诺的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惊慌,“今天早上工地传来消息,发生铁架倒塌事件,目前已经死了两个人,重伤两人,轻伤五人,都已送入医院抢救。”

    “现在情况怎么样?”季以宸快速起床,穿好衣服,冷冷问道。

    “相关部门已经来人,我担心工地因此会陷入麻烦,可能会停工一段时间,说不定会影响工期,违反合约。”杨天诺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倦意。忍不住嘀咕,“真是奇了怪了,这么些年,我们公司做过大大小小的工程不计其数,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季以宸面沉如水,冷冷说道,“除了救护人员,任何人不准进入现场。我马上赶到。”

    放下电话,季以宸立刻给孙少平打了个电话,同时,给瞿秋寒打了个电话。

    隐隐地,季以宸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普通民警他放不下心,万一证据没有保护好,反而把现场破坏了怎么办?再说,如果这件事是有心人为之,定是想好了后招。

    十五钟后,季以宸下了楼,黑色宾利已经等在门口,季以宸一上车,车子即刻往旧城改造项目所在地而去。

    半小时后,车子准时到达出事地点,这是一栋小高层建筑,原本打好的铁架子如今已坍塌在地,像是地震后的现场,透着几分荒凉萧条。

    远远可见穿着警服的人群在坍塌的铁架前,仔细蹲在地上查看着什么。

    工地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记者们拿着摄像头正伺机而动。季以宸脸色冷冽,大步上前,强大的气场下,人群自觉让出了一条道路。

    记者们随后而上,却被安保人员挡在了后面。

    见季以宸大步走了过来,杨天诺赶紧迎上前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慌乱,“季总,医院那边刚刚打了电话过来,其中一个重伤人员已经不治,死在医院。”

    季以宸不曾回话,望向脸上已是冷汗涔涔的杨天诺,说道,“出事前后,工地上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杨天诺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说道,“季总,不满您说,当时一片混乱,我哪里顾得上这些?”

    “工地上的监控有没有被人损坏?”

    “这个得问......”杨天诺回头望向一旁,疑道,“前几天刚刚应聘过来而保安,刚刚还见到他在这里?怎么一会儿不见了?”

    季以宸面色陡沉,迎向大步前来的瞿秋寒和孙莉莉。

    瞿秋寒面色微沉,一边取下白色手套,一边抹了抹头顶的灰尘,低声说道,“季以宸,你麻烦了,根据现场情况来看,应该是有人故意毁坏第一层铁架子,以至于工人们来的时候,站在上面受力不支,轰然倒塌。死去和重伤的工人刚巧从下面路过,所以......。”

    季以宸眉头微皱,望向面前的瞿秋寒,声音上扬了些许,“你们可有什么证据?”

    孙莉莉拿起手中袋子递了过来,朱唇轻启,轻声说道,“你看,这是从事发场地找到的铁架零件,上面有钢锯割过的痕迹。”说罢,望了眼原地石化的杨天诺,淡淡说道,“杨总,请问这几天工地上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按理来说,钢锯声音大,不可能没人发现。”

    杨天诺冷汗涔涔,腿脚直发软,“这......,这几天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只是前些日子,上面说要赶工期,所以我便招了些人。每天起早贪黑,这些人也没有听到他们有什么怨言呀,没有想到出了这档子事。”

    “谁在工地负责,马上将他叫过来。”

    孙莉莉声音冷冽,直接说道。

    “另外,昨天是谁在这里当夜班,一起叫过来。”说罢,望向一旁目瞪口呆的瞿秋寒,冷冷说道,“秋寒,调录像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瞿秋寒怔了一会儿,终是恍了过来,心底叹道,老婆太能干了,就是不行呀。

    “季总,要不,上保安室里去坐坐吧。”

    难得杨天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惦记着他一大早赶过来。

    保安室里,设施简陋,季以宸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坐上了灰尘满地的座椅,蹙眉,冷冷说道,“杨总,事情已经发生了,着急也没什么用,公安部门已经将证据拿走,已从安全事故转为刑事案件。暂时不用担心停工,延误工期的事情了。”

    “是-是-是”

    杨天诺连声应道,有了季以宸在这里,他莫名地感到心安。终于明白,为什么季以宸年纪轻轻就能够在阳城闯出一片天地。

    以前,生意场上,总会遇到人议论,季以宸无非是长得好看,吃的是女人饭。

    如今,他彻底服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稳住工人,你马上去医院安慰死者家属,打探清楚病人的情况,一定要注意社会影响,花多点钱没有关系,一定要将影响里降到最低。”

    杨天诺不管额角的冷汗,连声说道,“还是季总想的周到,我现在马上去做。”以前的他只知道低着头修房子,哪里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没有丁点经验。

    望着杨天诺远处的身影消失于视线里,季以宸回头望向忙碌不停的瞿秋寒,冷冷说道,“秋寒,怎么样?”

    瞿秋寒抹了抹额角的冷汗,低声回道,“季以宸,事情不妙,从昨天下午开始,里面没有一点图像,看来有人提前做了手脚,现在只有等莉莉那边的信息了?”

    季以宸眉头紧锁,不曾言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