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5章 联系到叶流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瞿秋寒凑了过来,低叹了声,“季以宸。你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对方步步紧逼,一副要搞垮你的模样。”

    季以宸咬牙,低头不语。

    半晌。幽幽地说道,“秋寒。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南县遇到的那些事情吗?”

    “当然记得。”

    瞿秋寒重重地点了点头。差点命丧悬崖,怎么不记得?简直就是刻骨铭心。

    “我觉得那伙人一直在我身边隐藏着,不。我在明,他们在暗。如果记得没错,背后还有一个惊天大阴谋。”

    瞿秋寒面色徒然一沉。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季以宸,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先前的田生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群殴致死。我就开始怀疑了。这一切是不是有人在操纵。不过,那时候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欺负到你头上来了,就不行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声音上扬了些许,“不管他是人还是鬼,我一定要将他揪出来。”声音冷冽。如同西伯利亚的寒冷直面而来,瞿秋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季以宸这么说,对方是不是要倒霉了?

    没过一会儿,孙莉莉跑了进来。

    瞿秋寒起身,迎了上去,声音颤道,“怎么样?”

    “果然出我所料,可疑的人都已经跑了,经查实,他们的身份证都是假的。只不过我得到了一条重要的信息,他们的口音带着浓重的闽地口音,更主要的是曾经有人来找过他们几个。”

    “谁?”

    孙莉莉拿出一个手机递给瞿秋寒和季以宸,屏幕上现出了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手里叼着烟,眼睛向上,脸上满是不屑。一看就知道是个小混混,不过,季以宸和瞿秋寒怎么认识?

    “听一起的工友说,这几个人进来后,一直很谨慎,年轻人爱拍照什么的习惯,他们从来没有。这一张照片是一个工友在玩手机的时候,无意中拍下来的。”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住手机边沿,望着上面的照片若有所思,片刻,手指轻点,将照片发了过去。

    十分钟之后,季以宸的手机响了。

    手机那头传来马长龙殷切的声音,“季总,您刚才发过来照片上的人叫做马仔,他经常在国贸大厦那边活动。”

    “协助宁队长马上找到他的下落。”

    “好的,季总。”

    某海滨城市,海景房里,阳光透过薄如蝉翼的纱窗斜斜地洒了进来,远处,是无尽的海岸线,海风瑟瑟,林木摇曳。

    房间正中央是一张巨大的真皮床,银色的真丝被里,一个曼妙的身体半裸着躺在那里,眼巴巴的瞅着窗外,看了几天的美景,心情颓废到了极点。

    手机放在旁侧,直接调成了飞行模式,偶尔接受一下信号,短信像是索命鬼似的突突直响。

    叶流萤躺在柔软的蚕丝被里,眸光迷离,窗外的美景已经成了叶流萤眼底的恶魔。如果说讨厌一首歌最好的办法是反复听,听得想吐。那么,美景如是。

    终于,叶流萤忍不住了,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一把抓住旁侧的手机。

    都是好奇害死猫,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待在这里,完全脱离外界的联系真的做不到。

    手机里的信息,一条条地蹦了出来。

    其中季以宸的号码最多,到了最后,已经变成了一天一条,很规律。

    叶流萤害怕禁不住季以宸的诱惑,直接跳过季以宸的信息,查看久雅的信息。

    “流萤,你去哪里了?你怎么忍心就这样消失了?前两天你的电话打不通,今天突然见到了季总,我见他一脸憔悴,似乎想你想的伤心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流萤,你怎么回事?就这么消失了?”

    “流萤,你知不知道报纸上又好了梁雨琪那个贱人的消息,季家放出话来了,非梁雨琪做季家的媳妇不可。”

    “流萤,唉,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拜托你给季总回个电话吧,哪怕给他回个信息也好,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快把我的小区当成他上班的地方了,每天必来报到。”

    “流萤,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季以宸的公司遇到问题了,你知道吗?又是那个什么旧城改造项目,不过梁氏集团出面说什么帮忙之类的吧。估计这会儿,梁雨琪那个贱人又拽的不行了。”

    .......

    叶流萤一条条的信息这么翻下去,看到最后,一颗心快蹦出嗓子眼里。

    直接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电话通了。

    “外婆。”

    “流萤,你现在到哪里了?”

    “外婆,我......”

    “流萤,你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也不问。只是......”老太太低叹了声,声音低沉了几分,“流萤,以前是不是我错怪那个孩子了,其实这些天见他也不容易,放着外面那么多的姑娘不要,偏偏天天守着我这个老太婆。”

    “外婆-”

    叶流萤心口似有一根针慢慢的扎着,一下一下,疼的撕心裂肺。

    这么天下来,很多事情她都想明白了,季以宸对她的感情确实是真的,但是这种真能持续多久?尤其在季家人强烈的反对下。她心里没有一点底。

    “外婆-,你这么快就心软了?”叶流萤语气故作轻松,带着一丝揶揄。

    老太太似有一丝尴尬,语气轻柔了些许,“流萤,那个时候不是不了解吗?以为那小子想占你的便宜,这些天我见着他不管多忙,总要过来陪我过一下,我的心......。唉,流萤,人心总是肉长的,就像现在,你一个人在外面,马上要过生日了。我这心里也放不下呀。”

    “外婆--”

    想当初,是老太太反复叮嘱叶流萤一定要离开季以宸,现在劝她回去的,也是她。

    这算什么事?

    观景阳台外,风景如画,浓淡皆相宜。

    落入叶流萤眼里,已经没了一点生趣。

    后天是她的生日,三年以来,每次生日都是她一个人过,其中意味不可言喻,早已没有爸妈在世时的欢愉,有的只是凄冷和落寞。

    手攥着手机,视线从阳台外收了回来落在了面前的天花板上,眼神空洞,没有任何食欲,就这样昏昏沉沉,瘫软在床上。

    白天换成黑夜,阳台门忘记关,冷冽的海风呼啸而至,房间温度遽然下降。

    睡梦里,爸妈和季以宸的身影反复出现,忽冷忽热,紧攥着薄薄的被子依旧不能让身子暖和,双手似是无力的伸展着,想抓住些什么。

    “爸、妈,爸、妈,别走,好吗?”

    “求求你们不要扔下我。”

    ......

    一阵清凉的感觉自额角而来,叶流萤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手被温暖地包裹在某人的掌心里,悬着的心猛地安定下来,绷紧的身子遽然松弛了不少。

    季以宸望着床榻上的叶流萤,发丝凌乱,脸颊通红,樱唇微微张合着,心底某处如同撕裂般疼痛。

    “流萤,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清晨,温和的阳光自观景阳台外洒进来,落入偌大的房间里。

    房间里充满了静溢祥和的氛围,此时房间正中央床上,叶流萤幽幽地醒了过来,睁开眼敛,蓦然发现季以宸手撑着床沿小憩。

    季以宸?

    叶流萤从床上一跃而起,什么时候,季以宸居然来了?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季以宸闻异声,缓缓睁开眼,脸上仍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倦意,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你醒了?”

    叶流萤张了张嘴,终是开了口,“季以宸,你不要告诉我,你是昨天晚上过来的?”

    季以宸轻笑了声,神出修长如玉的手指将叶流萤按了下去,将她两边的被子掖好,背后垫了两个软软的枕头,声音轻柔,“如果昨晚我没有过来,不知道你又会惹出什么事来?”

    说罢,熟练地从床头柜上药品里拾捡起几颗药,倒了一杯温开水,递了过来。

    语气极为宠溺地说道,“流萤,先把药吃了吧。就你这个样子回去,外婆见了不知道多伤心?”

    “回去?”

    闻言,叶流萤即刻呛住了,轻咳了几声才停了下来,没好气地说道,“我还没有玩够呢。”

    只差那么一点,叶流萤差点忘了此次出来的目的。

    季以宸轻拍着叶流萤的后背,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你的意思是你还没有玩够?你知不知道昨夜因为感冒,你都晕过去了。”

    高烧过后,叶流萤身子乏力,仍不忘白了季以宸一眼,“老实交代,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季以宸将玻璃杯放下,嘴角啜起一抹狡黠的笑意,深邃的眸子定定地望着面前的叶流萤,“流萤,你觉得我想要找到你很难么?但是为了获取外婆的好感,这一次我选择了最笨的方法。”

    叶流萤挑眉,“电话号码是外婆主动告诉你的?”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拂去叶流萤额前的乱发,柔声说道,“流萤,现在外婆也默认了我们的关系,你还有什么可以逃避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