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8章 以宸去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廊里,静了下来,瞿秋寒拉着孙莉莉不知道去了哪里。

    熟悉的体味传来。叶流萤一颗芳心砰砰直跳,许久,耳边传来季以宸低沉如同大提琴般悦耳的声音。“好点了没有?”

    叶流萤声若蚊蝇,“好点了。”

    直到进了包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叶流萤心口仍是砰砰直跳,白皙的脸上布满了红晕,低着头望着脚尖。任由季以宸帮她将面前的茶水倒好。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

    简直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叶流萤此时的心情。

    “砰”地一声,包房门被重重地推开了。

    叶流萤长吁了口气,迎向仍旧满脸怒意的孙莉莉。声音轻柔。“莉莉,怎么这会才进来?今天不是说好了你请客么?”刚才的事情,叶流萤刻意回避了。

    孙莉莉气鼓鼓地指着身后低头哈腰的瞿秋寒。声音里是抑制不住地愤怒。“流萤。今天是瞿少请客,放开肚子吃。那个什么山珍海味,那什么。上多点,吃死他。”

    身后,瞿秋寒陪着笑。抹了抹额角的冷汗,一个劲地点头哈腰,“对,流萤,你不要客气,尽管点,尽管吃。”

    孙莉莉能这么说,至少这次的危机过去了。

    唉,谁叫他当年播下的风流种子太多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莉莉,不要急,去了万娱集团,大把的帅哥任你选。”

    孙莉莉挑眉,眼底黯色顿去,嘴角微勾啜起一抹冷笑,筷子敲着瞿秋寒的头,“瞿秋寒,你听到了没有?”

    瞿秋寒望着季以宸,佯作怒目而视,“季以宸,你是自己过得不顺心,想挑拨我和莉莉之间的关系,是吧?”说罢,伸手揽住孙莉莉的肩膀,眉眼俱是笑意,“莉莉,你怎么能听他挑拨离间?没见着季以宸这厮天生一副讨打的模样?”

    “噗哧”一声,叶流萤笑出了声,似是觉得不妥,忙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极力掩饰尴尬。

    季以宸本想着发火,见叶流萤如此表现,也跟着笑出了声,“莉莉,明天上午的发布会和晚上的宴会,你和秋寒一起过来吧。想要踏入进入娱乐圈,先要混个脸熟。”

    以瞿家在阳城的地位,孙莉莉要想顺利进入瞿家,确实需要自己的事业。

    孙莉莉的顾虑和梦想,于他而言,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怎会不帮?

    孙莉莉萝莉般的俏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狠狠撇开瞿秋寒的手,望向季以宸,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谢谢季总。”

    “不用-”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端起面前的茶水,浅抿了一口,淡淡笑道,“以后,你和流萤也可以做个伴了。”

    闻言,叶流萤心底划过一阵暖流,季以宸还是这么关心她?她是不是反应过激了?

    饭后,瞿秋寒和孙莉莉离去了。

    季以宸送叶流萤回到了别墅,一如他所言,没有了往日的甜言蜜语和缠绵,只有淡淡的告别。

    叶流萤心里头划过一丝失落,敲开了别墅的门。

    门口处,吴秀莲望向多日不见的叶流萤,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流萤,你终于回来了?”

    闻声,老太太从客厅里疾步走了过来,一把将叶流萤揽入怀里,直到叶流萤透不过气来了,才一把掰过她的头,惊道,“流萤,你怎么想到回来了?我以为你至少得半年之后才回来。”

    依偎在外婆的怀里,叶流萤鼻头一酸,热泪在眼眶里直打滚。

    许久,叶流萤才忍住心底的悸动,轻咳了几声,仰头望向老太太,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俏皮的笑容,嗔道,“外婆,明天就是我的生日,我想要你陪着嘛。”

    老太太笑逐颜开,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好好好,流萤还记得我这个老太婆,我真是高兴都来不及呢。”

    “外婆-”叶流萤嘟着嘴,佯作不悦,“流萤忘了谁,也不敢忘了您呀。”

    老太太高兴地合不拢嘴,半晌,像是想起了什么,示意吴秀莲将叶流萤的东西提上了楼。

    拉着叶流萤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外婆?我有点累,想早点休息了。”

    莫名地,叶流萤想到了季以宸这些天和外婆待在一起的事情,不由得想挣脱老太太的手上楼去。

    现在的她,只想逃避和季以宸一切相关的话题。

    老太太手中力道重了几分,神情严肃,语气凝重,“流萤,先坐会儿,外婆和说几句话,你再上去休息。”

    “好。”叶流萤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流萤,以前是外婆不对,生生拆散了你和以宸,这些天,他的表现外婆都看在眼里,觉得这个孩子真的不错。虽然他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事业高度,难得的是他对你仍然有着这份真心。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次是他接你回来的,对吗?”

    叶流萤张了张嘴,到嘴的话生生吞了回去,低低地回了一个字,“是。”

    她能和外婆说,其实她和季以宸之间,不仅是来源于她的阻力么?还有季家、梁家,或者,还是一团团她看不见的势力纠缠在一起,夹在她和季以宸的中间。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心里的这道坎过不了。

    她、楚东和季以宸之间,她究竟对谁有着不一般的情愫?有时,她自己也分不清楚。

    老太太低叹了声,“流萤,自从你离家之后,外婆想了很久,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过一辈子,以后不管你选择了谁,外婆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

    “外婆--”叶流萤喉咙哽咽。

    “上去休息吧。”老太太浅笑着,松开了叶流萤的手,“明天你生日的事情,还是由我和你秀婶来办,你就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

    “嗯。”叶流萤反过来握住老太太的手,声音哽咽,“谢谢你,外婆。”

    回到卧房里,叶流萤洗漱完,躺在宽大松软的床铺上,望着窗外发呆,想着前些日子季以宸翻窗而入的情景,心底泛起一丝酸楚。

    季以宸准备了这么久的工具,如今也是弃用了吧。

    手机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

    叶流萤懒洋洋的拿过来一看,摁下了接听键,并将手机移开了些许位置。

    手机那头传来一声尖利的声音,“流萤,你在哪儿?”

    叶流萤声音无力地应道,“久雅,什么事?我刚从外地回来?”

    “流萤,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在阳城可憋死了。”

    叶流萤声线上扬了些许,“久雅,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没有出现,你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

    久雅干笑了几声,“流萤,你知道我换了工作,现在娱乐圈里的朋友不就你一个么?”

    叶流萤翻身坐了起来,声音透着几分无力,“久雅,你有事么?如果没事我想睡了。”

    “呵”,久雅轻笑了声,“叶流萤,拜托你看看时间,现在才七点多,你就急着上床睡觉打发时间了,你不会有这么无聊吧。”

    叶流萤,“......”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听说今晚有个百美娱乐有个盛大的宴会,你要不要去?”

    “算了吧。”

    叶流萤伸手将被子覆了过来,淡淡说道。她本来不喜欢这些宴会什么的,何况已经上床了,就算对着天花板数数,总比面对那些无聊的人自在多了。

    “流萤,我告诉你,今晚场面宏大,听说楚天王也要过来哦。”

    “楚天王?”

    “对,楚东呀,你不记得了,上次一起吃过饭的。”

    “这.....”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犹豫,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出来吧,半小时后,我和安天王到你家门口来接你。”

    “安天王?”

    叶流萤彻底懵了,小妮子也太会上道了吧。居然打着她的旗号和安天王打着火热了。

    “是呀,我们已经出发了,你快点。”

    久雅声音轻柔,透着一丝抑制不住的兴奋,估计叶流萤此时在久雅面前,久雅一定会抱着她亲上几口了。

    挂断电话,叶流萤快速起床,心里头忍不住骂道,她前世一定是屠夫,杀了久雅,这一世老天派她来索命的。

    二十分钟后,叶流萤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出现在客厅里,脸上倦意已去,微卷的发丝随意的落在肩上,淡淡的妆容让叶流萤愈发清新脱俗。

    吴秀莲在餐厅里忙上忙下,老太太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节目,见叶流萤走了下来,起身迎了过来,“流萤,你不是累了么?怎么这么晚还有事出去?”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外婆,朋友知道我今天回来,刚好有个宴会需要我去参加,当是散散心吧。”因为楚东在那里她才准备过去,这件事叶流萤没有说出来。

    叶流萤知道,这些天季以宸已经完全俘获了老太太的心,如果知道她因为别的男人出去玩,一准会将消息透露给季以宸。

    老太太眼底有了一丝狐疑,声线上扬了些许,“以宸去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