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0章 季以宸会善心大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流萤,你怎么在这里?”

    安陈嘴角啜笑,旁边是望着他胳膊的久雅。端着红酒杯步入阳台,轻声说道,“刚才我好像见着百美娱乐的沈总从这里出去。他没为难你吧?”

    叶流萤掌心攥着那张支票如同烈火焚身,浑身不自在。“安陈。我-”

    “我,我什么-”久雅松开安陈,一把挽住叶流萤的胳膊肘。仰着俏脸,盈盈一笑,“为难什么呀。流萤不是好好的待在这里。说不定他想找我们家流萤合作呢。走吧,进去吧,多认识几个人终归是好的。这种级别的宴会不是说想来就来的。”

    “安陈-”

    叶流萤轻唤一声。身子硬生生地被久雅扯了进去。

    叶流萤穿着明显与宴会氛围不搭。沈万城一直忙着与大家敬酒。叶流萤根本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将支票退给他。

    很快,宴会接近了尾声。瞧着今晚手中支票是还不回去了,叶流萤便随着安陈和久雅提早离场了。

    自始至终。叶流萤都没有见到楚东。

    暗自松了口气,暗自庆幸楚东知道分寸没有过来。

    万娱集团和百美娱乐在圈里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季以宸和沈万城之间恐怕芥蒂更深了吧。

    “流萤,你在想什么呢?怎么觉得你今晚都心不在焉地。”

    车上,久雅瞧着叶流萤蹙眉沉思的模样,忍不住出声。

    叶流萤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想着今晚像安天王这种贵客少了点,气氛没有预期的好。”

    安陈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淡淡一笑,“流萤,你说的是楚天王?他本来要过来的,但是临时有事过不来了。”

    叶流萤眉心一跳,脱口而出,“什么事?”

    安陈面露狐疑地望了过来,“他,他,今天好像是徐曼的生日,他们回徐家了。”

    “啊!”叶流萤失声叹道。

    “怎么了?流萤,敢情你今晚过来,就是为了楚天王而来。”安陈嘴角微勾带起一丝兴味,星眸定定地望着叶流萤,声音里透着一丝调侃。

    叶流萤慌乱地抹了抹额头,顺手将额前的乱发捋了捋,轻声笑道,“安天王,你说什么呢?大家不都是朋友吗?问下也没有好奇怪的。”

    安陈转身,望向驾驶室前,“好吧,算你有良心,把我也当成朋友,不然......”

    诶,今晚不是久雅打他电话说,流萤想去宴会,他怎么会过去,百美娱乐的沈万城,虽说没有与他有过不愉快,但也是他不想招惹的对象之一。

    车在南街别墅大门前停了下来,叶流萤握住久雅的手,视线落在安陈身上,淡淡笑道,“安天王,你们就在门口停车算了。走进去没有多远,记得一定要把久雅送回家。”

    久雅撇着嘴,声音娇道,“流萤,你真的忍心丢下我?”

    叶流萤呲笑了声,头微倾凌乱的青丝撩过久雅粉嫩的肌肤,声若蚊蝇,“久雅,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久雅小脸顿时红了。

    怔愣间,叶流萤下车,飘然而去。

    夏夜的南街别墅门口,月光如泻,静溢美好。

    微风徐徐,撩起叶流萤的裙摆,微卷的发丝如同瀑布般坠落,精致的五官像极了林间仙子。

    雾气渐起,朦胧间,叶流萤踏着轻盈的步伐缓缓而入,越发迷人了。

    “叶小姐,回来了。”门口穿着制服的保安,表情谄媚,极尽殷勤与叶流萤打着招呼。

    叶流萤嘴角轻扯,带起一丝勉强的笑容,向保安回以微笑,与身子笔直的保安擦身而过。

    心里头暗自嘀咕,她什么时候认识保安了,好像来了这么久,都没有与他们打过一次交道吧?

    望着叶流萤平安离去的身影,保安抬手抹了抹前额的冷汗。望向掌心处叶流萤的照片,暗自庆幸,幸好没有出什么事情,要不不但饭碗保不住,指不定怎么追究他的责任。

    从南街别墅大门口到叶流萤居住的九号别墅,只需几分钟的步程,两边观赏植物丛生,月如银盘,投下一地斑驳,微风拂过,叶流萤混沌的头脑总算清醒了些许。

    换成以前听到楚东与徐曼和好的消息,叶流萤心底某处一定会撕心裂肺般疼痛,而今天,除了淡淡的失落和错愕,再没了其他的反应。

    如此反应,就连叶流萤自己都觉得奇怪,难道,什么时候开始,楚东在心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那么多年的感情究竟在什么时候慢慢淡去的?不得而知。

    包里还收着沈万城给得那张巨额支票,叶流萤心乱如麻,心底划过一丝亮光,难道是支票扰乱了她的心思。

    是的,一定是的。

    通往别墅前的道路清幽,路灯幽暗,树影斑驳。叶流萤低头,踏着碎步缓步而行。

    眼看就要到家门口了,抬头,叫了一声,“啊!”

    路灯下,季以宸抱手站在路灯下,硕长笔直的身影几乎与路灯融于一体,眸色沉沉,定定地望着叶流萤。

    叶流萤长吁了一口气,抚了抚惊魂未定的胸口,没好气地说道,“季总,大晚上的在这里干什么?难不成犯了错在这里罚站?”

    季以宸不曾回答,反问,“叶流萤,这么晚才回来,去哪里了?”

    叶流萤心底莫名地一颤,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小包,声音低沉了几分,“关你什么事?我只是与你签过约而已,又不是卖给你。”

    季以宸睨了眼叶流萤手中的小坤包,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声音里透着一丝漠然和疏离,“是,叶小姐是成年人了,由不得我来管。”说罢,迅速转身,迈着大长腿向别墅而去。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留下怔愣原地的叶流萤。

    须臾,大步向着自家别墅走去,什么人哪。

    “流萤,你回来了。”

    吴秀莲打开门向着叶流萤,笑着打招呼。

    “嗯-,秀婶,这是外婆最喜欢吃的甜品,留着明早给她当早点吧。”叶流萤提着在甜品店买的糕点递给了吴秀莲,视线在客厅里扫了一圈,并没有见到老太太。

    “外婆,这么早就睡了?”

    吴秀莲轻叹了声,“流萤,这些天,你不在家里,老太太整晚都睡不好。一直有点不舒服,今晚看来可以睡个好觉了。”

    叶流萤白皙的脸颊上隐过一丝红晕,她干的是些什么事呀?

    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要外婆担心她。

    “秀婶,这些日子真是麻烦你了。如果你不在这里,我真的不敢想象。”

    吴秀莲双手接过叶流萤手中的小坤包,顺手递给了她一双拖鞋,语气低沉了几分,“流萤,其实我做的这些都是应该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叶流萤转头,轻声问道。话音刚落,心底顿觉悔意。

    吴秀莲睨了眼一脸怔然的叶流萤,自顾自地说道,“流萤,有些事情不是婶说你,你真的太任性了。一个人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是季先生每天到这里来安抚老太太,恐怕这会儿,老太太已经在医院里躺着了。”

    额~~

    又是他,这些人是不是都收了他的好处,一个个向着他,贬损自己。

    叶流萤低头不语,换好鞋子,抬头,向着吴秀莲抿嘴一笑,伸手拿过她手里的小坤包,疾步向着楼上卧房里走去。

    “婶,谢谢你。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

    叶流萤心如明镜似的,这些事情早在季以宸找到她的那一刻便已明白了。

    只是,有些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单是季家那一关便过不了。

    更何况,从现实的角度来讲,她与季以宸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真的爱他,也应该选择分手吧。

    心乱如麻,回到卧房里,叶流萤睨了眼窗户,想拉开窗帘,终是忍住了手。

    扔下小坤包,进入卫生间,洗漱完便上床睡着了。

    次日清晨,叶流萤在闹钟声中醒了过来。

    今天是她的生日,但是季以宸明确告诉她,上午和晚上各有一个通告,作为现在的她而言,就算拒绝季以宸私底下的邀约,但是合约上注明了,公事是不可以拒绝的。

    叶流萤自己都觉得奇怪,万娱集团旗下艺员无数,像她这种级别的艺员更是多的数不清。

    艺员参加活动提高曝光率,公司向来有既定的计划。

    有季以宸的活动规格高,平时基本上轮不到她这种小喽喽,居然连着赶两个场?如果不清楚季以宸与她之间关系的人,一定会误会,万娱集团是否准备全力培养叶流萤。

    叶流萤心底倒是明镜似的,如果换成以往,她倒是相信季以宸看在合作默契的份上,给了她一杯残羹。

    现在两人之间关系这么紧张,季以宸会善心大发?

    八号别墅里,清晨的阳光透着落地窗而入,洒在光滑如镜的地板上,空气里透着一丝清新的味道。

    季以宸坐在客厅沙发里,手中捻着点燃的雪茄,眸色沉沉,手中雪茄明明灭灭,烟雾缭绕,迷了他的双眼。

    宁仲硕高大的身子笔直站在季以宸跟前,深邃的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担忧,望着季以宸微微蹙着的眉头,拳头紧紧捏着,手背青筋暴突。

    许久,终是开了口,“季总,我知道您不爱听我说话,但是有句话,我不得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