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8章 当众吻了叶流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凭着记忆中的印象,叶流萤挺着微醺的脸庞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里。

    叶流萤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发丝凌乱,脸颊微红,如同破茧而出的幼虫。对于这个世界有着迷茫和仓皇。

    难道,一切是因为季以宸没有出现?她彷徨失措。没了方向?

    叶流萤慌乱地想从随身小包里拿出口红。涂抹在苍白的嘴唇上,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悉悉瑟瑟地掏了半天,口红没有找到。指尖到了触及张纸片和一个U盘。

    叶流萤心底一颤,顿时清醒了大半,来回她特地检查了随身小包。除了口红和常用补妆物品。没有一张纸。

    明亮的灯光下,纸上内容突兀的出现在面前,瞬间。叶流萤背脊处阵阵发冷。

    “季以宸致辞会上。你以季以宸小三身份上台。揭穿他在旧城改造项目中所做的手脚。”

    脚底踉跄,差点倒了下去。手撑着玉石台面,勉强站了起来。

    该来的。终归是来了。

    大厅里,传来了主持人讲话声,穿过长长的走廊。传至叶流萤的耳朵里,是如此的刺耳。

    “现在已经到了宴会的尾声,现在欢迎万娱集团CEO上台致辞。”

    叶流萤呆立原地,眼睛茫然望向镜前,一路走来,季以宸帮了她多少忙?她怎么忍心害他?

    “叮”地一声,手机短信来了。

    叶流萤拿出手机,手指轻滑,一条简短的信息现了出来。

    “马上去,否则让你父母在天之灵不得安宁。”

    短短一行字如同地狱来的索命鬼,拖着她,一步步地走上大厅里。

    大厅里,鸦雀无声,人人举着酒杯望着面前灯光聚焦下的季以宸,他依旧是黑色的衬衫,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微抿的嘴唇,睥睨天下的气场。

    如同上帝的宠儿,俯视着这一切。

    季以宸,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万句对不起,无法言喻叶流萤此刻的心情。可是,她能怎么办?

    叶流萤神情木然,缓步上前,迎着聚光灯正中心走去。

    此刻,季以宸的声音在她耳中成了天籁,是那么的迷人。

    心如同针扎似的,撕裂般疼痛,从来不知道季以宸在她心底已经到了如此重要的地步。

    季以宸,对不起,你在云端,俯视众生。但,很快要被我扯下来了。

    无论以后怎样?我都会用一辈子还给你。

    聚光灯下,季以宸望着缓步而来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眼底是浓浓的深情。心底浮起一丝兴味,不知深情的背后,叶流萤还给他的究竟会是什么?

    大堂角落里,宁仲硕手指紧攥,背脊处冷汗涔涔。

    就算事先用酒灌醉了大半来宾,但是今天这里的客人都是重要级人物,万一季以宸把握不好,叶流萤拿出致命的证物,万娱集团必遭重创。

    毕竟,对手实力如何,他们心底明镜似的。

    商场纵横十数年,谁没有一些把柄在外。

    在叶流萤看不见的角落里,兰芳芝和季琳琳被安保人员死命地攥住,不准上前。

    林澄愣在原地,心莫名的刺痛,原来,他先前的担心都是真的。

    季以宸和叶流萤之间,确实有着某种超乎普通上下属的牵扯,或许,他们已经开始了,只是像普通情侣之间闹着别扭。

    离聚光灯只有一米远的距离,叶流萤停了下来,虽说离季以宸只有一米远的距离了。

    在她看来,是那么遥不可及。

    她怎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害了一个与此毫不相干的人?

    “流萤,怎么了?”季以宸停止了致辞,语气里一反常态的柔和。

    “我.....”

    叶流萤踌躇着,不敢上前。

    背部力道传来,叶流萤生生地被推上了聚光灯下,望着表情柔和的季以宸,叶流萤头瞬间懵了,刚才,刚才推她的那个人,应该是沈万城潜伏在这里的内鬼吧?

    叶流萤瞬间头皮发麻,背脊处冷汗涔涔,她该怎么办?

    季以宸拿起话筒,递了过来,语气低沉,透着一丝不可忤逆的威严。

    “流萤,你这么急着上来,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和大家说?”

    叶流萤咬牙,额角冷汗直流,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怀疑,季以宸是不是沈万城派过来的卧底?

    “我......”

    叶流萤慌乱地声音在偌大的大厅里响了起来,低着头,任凭微卷的发丝垂落而下,遮住了她大半边脸。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大厅里,针落可闻。

    人人屏住呼吸,望着面前不可思议的一幕,不管怎么样,至少季以宸对叶流萤的宠爱是有目共睹的。

    虽说来宾们都是贵不可言的权贵或是富商,但是酒精和美女们的作用下,觉得面前的场景不那么突兀了。

    甚至觉得万娱集团CEO季以宸和传闻里有很大的区别,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年轻人,有着寻常男子所需要的一切,包括情感。

    ......

    整个大厅里,最着急的人莫过于宁仲硕了,紧攥着拳头,青筋暴突,真想几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将叶流萤打晕在地,这样,不就一了百了了。

    干吗像季总那样玩什么矫情?

    一定要试试叶流萤的真心?

    像季总这么优秀的男子,世上的姑娘不是任他挑?为何要守在一颗树上,吊着不放?

    无语。

    明明五分钟不到,叶流萤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抬头,已是明媚如阳光般的笑容,深情望着季以宸,盈盈一笑,“没什么,刚才我在下面时,看见你头顶有了密密细汗,是不是今晚活动让你累着了?”

    说罢,从身上掏出一张纸巾,伸手,拂上了季以宸的额头。

    角落里,宁仲硕长吁了口气。

    呵,季总的眼光果然没有错。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伸手抓住叶流萤软弱无骨的小手,低头,吻上了她香甜可人的小嘴,几天了,他等待这一刻,却如同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从来不知道思念如此浓烈,可以折磨一个人至死方休。

    叶流萤猝不及防,娇躯随着季以宸用力一揽,直接滑入他的胸膛,轻吟了声,小嘴很快被封上了。

    带着熟悉的体味,霸道缠绵,肆意地侵略着她的一切,吞噬着她的灵魂。

    从此以后,心底再也容不下他人。

    “噗通......”

    “噗通......”

    “噗通......”

    心狂乱地跳动着,脑袋一片空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大厅里,楚东望向台上深情相拥的季以宸和叶流萤,心底隐过一丝疼痛。片刻,缓了过来。

    也罢,他的流萤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他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楚东旁侧,徐曼悄然而立,望向台上,眼底隐过一丝戾气,白皙如玉的手指紧攥掌心的手机,疼痛而不自知。

    凭什么,凭什么叶流萤就可以拥有这一切?

    林澄眼底隐过一丝失落,掌心的东西收回了裤袋里。

    这个,她再也不需要了吧?还是,他晚了一步?

    兰芳芝已经停止了与安保人员之间的撕扯,季琳琳和梁雨琪扶着她站在离台面三米远的地方,虽然隔得远,前面的客人们自觉得给她们让出了一条道。

    台上的情景尽入眼帘。

    兰芳芝知道,公然安排安保人员阻止她上台,除了季以宸,这事没人敢干。

    既然提早做了准备,自然也料到了叶流萤上台的一幕,这个儿子,比她想象中厉害不知多少倍。她能左右他吗?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席卷而来,瞬间,兰芳芝苍老几岁。

    来之前,季俞正刚好不适,需要她在家里陪他。但是兰芳芝执意不肯,应梁雨琪邀约来给她撑场面。

    果然,碰了个软钉子,这恐怕也是季俞正意料之中的事情吧?

    感受着梁雨琪在她手臂上的力道,兰芳芝抬头,望向梁雨琪已被怒火渲染,变了形的俏脸,低低地说道,“雨琪,对不住了。儿大不由娘呀。”

    梁雨琪嘴角轻扯,勉强带起一丝不达眼底的笑意,“兰姨,这事不怪您。是那狐狸精惹的。”

    “对,就是那个狐狸精惹的祸。”旁侧,季琳琳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

    许久,季以宸放开了叶流萤,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抚上了叶流萤因情欲渲染的红晕,语气里满是浓情蜜意,“流萤,你怎么上来了?”

    叶流萤低头避过季以宸极尽暧昧的动作,身子前倾,顺手将字条和U盘放入季以宸的裤兜里,低声急急说道,“季以宸,你马上看看这里面的东西,有人要害你。”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你说得是这个吗?”

    伸手握住叶流萤的手掌,将U盘从她掌心里取出来,伸向半空,示意宁仲硕过来取。

    画风变化太快,大厅里所有人怔在原地,包括徐曼,脸色已然惨白,季以宸是怎么了?难道他不知道U盘里是对万娱集团不利的东西?

    “季以宸,你疯了?”叶流萤伸手,想将U盘抢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