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9章 宣布订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惜的是,她一米六五的身体在一米八的季以宸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轻巧地,季以宸握住了叶流萤的手,转身。向宁仲硕示意道,“快。”

    “是的。季总。”

    宁仲硕转身。快速走向角落里的音响设备面前,熟练地将U盘插入,动作极其娴熟。像是演练了无数遍。

    片刻,聚光灯后,众人面前出现了整块的屏幕。上面现出了一捧巨大的玫瑰花。转瞬,玫瑰花消失,季以宸和叶流萤的照片在屏幕中显现出来。

    一张又一张。......。从阳城到南县。从南县到阳城,.......

    照片虽然不精致。但是照片上的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却是真真切切地,傻傻的笑。痴痴的望着,宠溺的拥着,......

    叶流萤觉得心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原来被爱的感觉是这么的幸福,季以宸一直在她身边,从未离开。

    她之间所有的担心,只不过是自己杜撰出来的。

    大厅里,梁雨琪早已气疯了,如果不是兰芳芝紧紧拉着她,真的要跑到台上给叶流萤几大耳光。

    一直以为季以宸不会爱,她傻傻地倒贴上去,就算她和季以宸来之不易差点就成了的订婚,也是她一个人在张罗,季以宸连面没露,以至于现场屏幕上,除了音乐,还是音乐。

    看这里,偌大的屏幕上,除了两人神情相拥的照片,就是季以宸痴痴望着叶流萤的眼神,他毫不吝啬地展露着神情的一面,如同发情的孔雀,只为叶流萤而开放。

    让她情何以堪?

    这不是告诉她,以前所有的努力都只是一个笑话,赤裸裸的笑话。

    梁雨琪再也待不下去了,伸手将兰芳芝放在她手臂上的手扯开,转身,向着门外冲去。

    “雨琪-”

    兰芳芝和季琳琳连忙追了出去。

    大厅里的客人们可能不知道,这些年来,梁雨琪为了季以宸付出多少。

    但兰芳芝和季琳琳知道,为了得到季以宸的欢心,梁雨琪几乎包揽了她们所有的衣物,更别说感情上的投资,平常一有时间就往季府跑。

    恐怕见梁治偌都没有这么频繁吧。

    人心都是肉长的,时间长了,怎能不感动?只是季以宸的心,怎么就这么硬?

    仰头,叶流萤笑容清浅,“以宸,为了这一天,你预谋已久?”

    季以宸不应反问,“流萤,喜欢吗?”

    “喜欢。”

    季以宸左手揽着叶流萤,右手拿过话筒,轻声说道,“各位,今天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我和叶流萤小姐经过长时间相识、相爱,决定订婚。订婚宴具体时间稍后会告诉大家,希望在场的各位都能来喝杯喜酒。”

    场内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只有徐曼脸色如纸般惨白,望向叶流萤的眼底隐过一丝不可置信,心底狠狠骂道,叶流萤,你是玉皇大帝投胎么?怎么每次都能逢凶化吉?更上一层楼?

    突然,背脊处冷汗涔涔,季以宸既然知晓事情始末,那她?不是危险了?

    好在宴会已经接近尾声,不等楚东询问,即刻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楚东不明所以,追了上去,“徐曼,你怎么了?怎么招呼都不打了?”

    徐曼低着头,脚步生风,完全不顾及名门淑女风范,快速离去。

    楚东急了,向前几步,一把攥住徐曼的手腕,声线上扬了些许,“徐曼,你究竟是怎么了?”

    整晚,徐曼都在和别的男人也就算了,但是离场时,也不给他丁点面子,这成何体统?在这么下去,他在阳城娱乐圈里还要不要混?

    耳边传来宁仲硕清冽的声音,“楚天王,麻烦您放开徐小姐,季总与徐小姐有点要事商谈。”

    “季总与她?”楚东疑道。

    虽说楚东知道徐曼先前在万娱集团死守不放的丑闻,但是季以宸的为人,他是相当清楚的,怎么会有事请徐曼商谈?

    闻言,徐曼俏脸唰地白了,声音颤道,“楚东,你帮我说说,我今天身子不舒服,想早点回家,我想早点回家。”

    话至尾声,徐曼早已没了以往的矫情,声音轻颤透着惊恐,与季以宸见面如同她最深的梦魇,只想尽快逃离此处。

    楚东蹙眉,心底划过一丝疑惑,难道,徐曼在宴会上动了什么手脚,被季以宸发现了?

    须臾,楚东望向宁仲硕,语气低沉透着一丝期盼,“宁队长,有什么事我等会和季总说,这会,先让徐曼回家,行不?再说了,这么大的徐氏集团在后面挺着,你还怕她跑了不成?”

    宁仲硕轻笑了声,“楚天王,别的事也就算了。但是今天这事绝对不行,季总可是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这胆大包天的女人扣押了。”语气虽轻,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徐曼身子微颤,眼底是挥之不去的惊恐,拉住楚东的手,连声说道,“楚东,你一定要帮我。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是吧?”说罢,眼神饶有兴味地投上了聚光灯下。

    楚东眼底隐过一丝晦暗未明的神情,冷冷回道,“徐曼,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估计季总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把你怎么样?我会尽快通知你父亲。”

    徐曼头如鸡琢米,“好好好。”

    转瞬,徐曼的身影消失于走廊深处。

    转过身,楚东望向聚光灯下,神情自若的季以宸,嘴角啜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深情的拥着面前的叶流萤,丝毫没有受到徐曼事件的影响。

    心底暗道,难道季以宸发现了什么?

    叶流萤如同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依偎在季以宸的胸膛前,楚东心底莫名的刺痛,转身,走上旁侧的走廊,给徐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徐曼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放下电话,回到大厅时,人已经全部走了。

    季以宸身着黑色的衬衣,站在巨大的水晶灯下,望着他。

    灯光里,水晶灯晶莹璀璨,散发着低调的奢华,与季以宸一身黑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场,毫不客气地掩盖了水晶灯的奢华,让人目不斜视。

    楚东将手机放入裤兜,抿嘴微微一笑,“季总,订婚仪式终于结束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直直地望着楚东,“是的,结束了。流萤刚刚戴上我送给她的戒指,回去了。谢谢楚师兄这么多年来对流萤的照顾。”

    季以宸极其自然地站在叶流萤的立场,唤楚东为师兄。

    楚东扯着嘴角,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半晌,声音低沉,“看到流萤有了幸福的归宿,我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希望季总不要辜负流萤的一番心意。”

    季以宸浅笑,“那是自然。更重要的是,她不能辜负楚天王的一片好心。”

    闻言,楚东脸色突变,半晌,镇定下来,轻声回道,“季总,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不是和流萤有一些美好的过去?你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揪着不放吧?”

    季以宸冷笑了声,声音冷冽了几分,“楚东,你可以把自己当成傻子,总不可能把旁人当成瞎子吧?说吧,你和徐曼之间,到底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为何凭你的能力,一而再再而三甘心受她愚弄?”

    说罢,季以宸眼神犀利,定定地望着楚东,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闻言,楚东心底一颤,脚步踉跄,身子微微后仰,好一阵才稳住了心神。

    淡淡说道,“季总,您说的是什么话?您是万娱集团的龙头老大,占据着阳城娱乐圈半壁江山,自然不知道我们这些小演员的苦楚。徐曼虽然骄横霸道不讲理,总算对我有情。再说,凭着徐家在阳城的影响力,对我的演艺前途还是有很大帮助。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选择徐曼。”

    看似合理的解释在季以宸面前苍白无力。

    季以宸不以为然,冷哼了声,“楚东,你的意思是我的影响力比不过徐家的影响力?徐曼对你有情,会和宴会上每一个男人调情,除了你。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赤裸裸的轻视。意味着,她有绝对的把握钳住你。”

    楚东俊脸唰地白了。

    他万万没想到,季以宸早就盯上他了。

    他说的有道理,季以宸说的更有说服力。

    楚东低下头,望着光洁如镜面般的地面,身子纹丝不动。

    半晌,季以宸打破了僵局,伸手掏出手机查看了下,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滑过光滑的屏幕,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他的流萤居然会主动给她发信息了。

    手指在屏幕上轻点,片刻,放入裤兜,季以宸面色清冷了几分,声音清冽,“楚东,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今晚,我说话的频率已经突破了以往任何时候。说吧,你和徐曼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