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章 一个电话的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得早点结束谈话,流萤已经在家里等着他。

    片刻,楚东抬头。迎向季以宸满是疑惑的眼睛,眼底已是一片清明,“季总。不满你说,我和徐曼之间真的没什么。我只是单纯地想借徐家的势力。让我快点在娱乐圈混出点人样。您也知道。我除了一身较好的皮囊,其余什么都没有。娱乐圈那么多潜规则,我不这样做。怎么会有出头之日?”

    季以宸面色清冷,转身,大步离去。留下怔愣原地的楚东。

    既然问不出。先回去吧。

    至于徐曼,先让她在这里待着,好好反省下。他要给这个豪门小姐好好地上一堂课。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可以惹?

    黑色宾利已经稳稳地停在度假村大门口。孙少平极其恭敬的站着一旁。拉开车门等候季以宸。

    落座后,季以宸即刻给拿出手机。给徐曼打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

    “季总”

    “今晚可能有很多睡不着,记得。不要骚扰我。”

    通话完毕,季以宸直接关了手机,双臂微微拢在胸前。靠在椅背上小憩。

    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半个小时后,就可以见到流萤了。

    南街别墅。

    叶流萤将手机放入口袋里,嘴角微抿带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像是只出笼的小鸟身体里每个细胞都透着喜悦,脚步欢快,轻盈地迈向台阶。

    未曾摁上门口的密码锁,门已经开了。

    老太太站在门口,一脸愠怒地望着面前的叶流萤。

    空气遽然停顿,叶流萤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难道,外婆这么快便知道了?

    “流萤,你回来了?”老太太声音淡淡的,没有预期的惊喜。

    叶流萤强摁住心里头狂乱的气息,尽量语气平淡地说道,“外婆,怎么您亲自过来开门了?秀婶呢?”秀婶去哪里了?

    “你这孩子,一会儿没见秀婶就怎么了?你堂哥来了,她给他收拾客房去了。”

    “哦-”

    叶流萤长吁了一口气,闪身而入。

    心里头发了愁,怎么和外婆说订婚这事呢?

    老太太顺手接过叶流萤手中的小坤包,声音里透着一丝淡淡的谴责的味道,“换好鞋子,过客厅来,我有点事情和你说。”

    “哦-”

    叶流萤一边磨磨蹭蹭地换着鞋子,心里头想着对策,应该怎么说呢?怎么说呢?

    直到客厅里传来老太太催促的声音,叶流萤才慢慢直起身子,走了过去,嗔道,“外婆,不就是换双鞋子么?催了几遍,什么事情这么急?”

    老太太坐在沙发上,消瘦的身子蜷在沙发里,银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愈发灰白,脸上的沟堑密密麻麻,憔悴了不少。

    叶流萤心里头低叹了声,本想着外婆和她在一起过几天好日子,没想到让外婆为她担忧了。

    “流萤,你这一天到晚的在外头跑,外婆真的担心哪。”见叶流萤坐下,老太太直奔主题。

    叶流萤轻笑了声,一把搂住了老太太,笑道,“外婆,你说的是什么话呢?现在哪个年轻人不在外头上班?再说了,一些不好的意外总是会发生,但那么低的概率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原来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外婆还不知道她订婚的事情。

    “流萤-”

    老太太伸手握住叶流萤的手,暖暖的感觉直入叶流萤的心底,抬头,满是慈爱的眼神望着她,“你爸妈不在世上了,我的眼里只有你了,总是担心你在外头出什么事。”

    “外婆,你怎么突然这么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老太太一向比较开明,对于先前外出旅游散心那么久的事情都没有说,这会反复提这事干什么?

    “流萤-”老太太欲言又止。

    “外婆-”叶流萤声线上扬了些许,“你知道吗?阳城不比南县,现在有些人专门骗留守在家的老人。说不定他们找到你这里来了呢。”

    知道再说下去没用,叶流萤索性搬出这些社会现象。

    事实上,叶流萤知道南街别墅属于高端住宅区,怎么会发生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老太太脸唰地白了,嘴角喃喃,“我怎么瞧着不像呢?”

    “外婆,说吧。”

    “你回来之前,我接到一个电话,如果你和以宸订婚的话,她会将当年你父母犯下的丑闻说出去。”

    叶流萤心底一颤,“他真这么说?”

    老太太摇了摇叶流萤,急急说道,“流萤,这个人不是骗子,对不对?如果真的是骗子,他应该问我要钱,而不是威胁我们。说不定,他真的知道你父母什么丑闻呢?”

    轻晃里,叶流萤清醒了过来,嘴角微扯,带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外婆,我一听就是骗子,你想想我父亲和母亲那么好的人,能有什么丑闻?别人不相信也就算了,你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女婿?虽说这一次没有问你要钱,并不代表下一次不会问你要钱呀?骗子总得先吊起你的胃口不是?”

    看来,和季以宸订婚的消息暂时不能告诉老太太了。

    这事,得好好查查。

    老太太眉头微蹙,陷入了沉思,好像流萤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吴秀莲爽朗的声音响了起来,“流萤,你回来了?你堂哥也来了。好久没见他了,今晚就让他在这里睡上一晚。”

    叶流萤浅笑,“婶,堂哥呢。”

    “他呀,正在冲凉呢。说是这里的条件比宿舍好多了。不过,宿舍的条件比南县家里强了不止一百倍。”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万娱集团在阳城可是一等一的大公司,员工宿舍里空调、卫浴等设施齐全,自然比南县舒服多了。

    吴秀莲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热水瓶,给叶流萤面前的茶杯倒满了茶水,抬头,眉眼俱是笑意,“流萤,听说你今晚和季总订婚了?我在你堂哥手机里见到照片,场面太大了,比电视上还好看呢。可惜的是,你外婆身子不适,未能参加。”

    吴秀莲巧妙地将老太太不能参加订婚仪式的原因,归结于老太太的身子不适,又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她的祝贺。

    沙发上,老太太端着茶水的手僵在半空中,望向吴秀莲,眼神呆滞,片刻,才恍了过来,“秀-秀莲,你说什么?”

    吴秀莲满脸疑惑,低声说道,“我,我说,流萤和季先生订婚了,场面很大,来了好多贵客,看来季先生很爱我们流萤呀。婶,你孙女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啊!”

    老太太惊叫一声,手捂胸口倒在了沙发上。

    “外婆-”

    叶流萤惊唤一声,一把扶住老太太,声音微颤,“外婆-外婆,你怎么了?那个,那个,今天的订婚仪式完全是个意外,事先我都不知道,就算收了他的戒指。但是订婚宴的时间还没有对外公布。”

    电视晚间新闻里,传来主持人极其兴奋的声音。

    “今天在怡景度假村里,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阳城最有分量的单身贵族钻石王老五季以宸宣布订婚了,订婚对象就是媒体朋友们关注已久的绯闻对象叶流萤小姐,........,暂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传出,请大家继续关注。”

    ......

    好一阵,老太太缓了过来,定定地望着叶流萤,一字一句的说道,“流萤,你之所以隐瞒这个消息,是因为你知道那个要挟电话是真的,对吗?”

    叶流萤一阵慌乱,连连摆手,“外婆,你别急,小心身子。我说了,今天的订婚仪式只是一个意外,你看了节目便知道,具体时间还没有定下来。要是你不喜欢,我把戒指退给季以宸便是了。”

    “砰”地一声,季以宸出现在了面前,刚巧听到了叶流萤的这句话,脸上的笑容僵在了原地。

    吴秀莲原地石化,手脚都没处放了。

    本来是好事,怎么觉得今晚她总是坏事呢?

    先是说出叶流萤订婚的消息,惹老太太生气,现在开门让季先生进来,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

    客厅里,针落可闻。

    空气里流动着一丝令人尴尬的气氛。

    叶流萤低着头,不自然的揉着裙角,无论是老太太,还是季以宸,她都不想面对,只想找到洞钻进去,永远都不要出来。

    许久,季以宸打破了僵局,淡淡问道,“流萤,刚才你说的是真的?”

    声音清冽,没有一丝温度,却能让人感觉到空气里火花四射,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我......”叶流萤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脑海里浮现出宴会屏幕上一张张的照片,季以宸嘴角啜起一抹迷人的弧度,那时的他,是多么的开心。而她做了什么?

    老太太面色淡然,抬头,迎着季以宸冷冽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道,“以宸,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和流萤的事情,我也很高兴,可是现在......”

    话未说完,老太太已经起身,向着旁侧低头思过的吴秀莲,淡淡说道,“秀莲,你扶我上去休息吧,人老了,不中用了。多说几句话,身子骨便不行了。”

    季以宸终究是外人,那个要挟电话没有搞清楚,她怎么能让叶流萤和季以宸订婚?难道要让女儿、女婿,在天之灵也不得安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