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1章 居然嫌她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诶~

    她都干了些什么事呀!

    以后,如何面对以宸和流萤?

    客厅里,只剩下季以宸和叶流萤。

    空气里似有一丝尴尬的气氛。俩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季以宸站沙发前,高大硕长的身材如天神般屹立在叶流萤跟前。眼神炙热的望着她,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

    眼风如刀。誓要在她胸前剐出个窟窿眼。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为何一万担盐也腌不咸这颗心?

    没有任何前兆,没有任何激动人心的言语,季以宸腰微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拽起叶流萤,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季以宸你在干什么?”

    叶流萤急了,低声喝道。生怕惊动了楼上的老太太、吴秀莲和柳延庆。

    连连拍打着季以宸。试图逃离他的钳制。

    “砰”地一声,大门关上了。

    腰间力道传来,季以宸微微用力。直接将叶流萤扛上了肩膀。牙缝里狠狠得蹦出了几个字。“女人,我那么急着回来见你。让你等我,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咬牙。无语。

    就这样,叶流萤被季以宸生生扛上季以宸的卧房。

    “砰”地一声,扔在了床上。

    “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噗”地一声,叶流萤吐出了满嘴的蚕丝棉被,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瓜,半天才坐了起来。

    “季以宸,你可不可以讲点道理?”

    “不可以。”

    “你......”叶流萤语噎。

    明天一定要出去张贴小广告,告知濒危病人们不用寻求什么安乐死了,直接与季以宸相处几天得了,保证死得又快又痛苦。

    “好像现在不讲道理的人是你吧?”

    季以宸坐在单人沙发上,顺手掏出一支雪茄点上。

    “我......”

    “说,出了什么事了?”

    脑海里浮现出外婆痛苦的神情,叶流萤咬牙,声音清浅,“季以宸,你不觉得今晚的订婚仪式不就是个笑话?我瞧见兰姨的脸都绿了,你有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再说了,我和你之间,距离又多远,你不是知道?一个是天上的七仙女,一个是地上的.....”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脸色缓和了不少。

    “你把我比做天上的七仙女?”

    “我......,你......”

    叶流萤抓狂,能不能让她好好说话了?不就个比喻?有必要这么认真?

    月光如泻,透过薄如蝉翼的纱帘洒了进来。

    剧烈的运动,让叶流萤白皙脸颊蒙上了一层红晕,微卷的头发垂落而下,嘟着的红唇在月色里添了几分醉意,莫名,季以宸身体某处有了一丝悸动。

    该死,这个该死的女人,无时无刻都在诱惑着他。

    “啪”地一声,一件真丝睡衣扔了过来。

    “干吗?”叶流萤装傻。

    “洗完澡,再说。臭死了。”

    叶流萤咬牙切齿,“你......”

    把她强行扛过来也就算了,居然嫌她臭?什么人哪?

    “还不去?”冷冽的声音如在云端,直逼而来,身体里的欲-火蹭蹭地往上窜。

    叶流萤美眸睨向薄如蝉翼的真丝睡衣,声若蚊蝇,“那个,能不能换一件?”

    季以宸怒气横生,起身,欺身上前,一把拧住叶流萤俏丽的下巴,语气极尽暧昧,“叶流萤,你收了我的订婚戒指,以为就不用尽义务了?”

    “我.....”

    熟悉的体味传来,叶流萤心砰砰直跳,扭头,避过季以宸强壮的胸肌。

    不知什么时候,季以宸解开了三颗衬衣纽扣,露出了大片健硕的胸肌,伴着熟悉的体味和淡淡的烟味味传来,莫名,叶流萤心乱狂乱的跳了起来,脸颊更红了。

    这是在勾引她吗?

    好吧,她承认,季以宸确实有着非同寻常的吸引力,不过,她可是女版柳下惠,性取向没有任何问题的女版柳下惠。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腰微弯,手指用力,直接将叶流萤的下巴扭了过来。

    不管叶流萤表面如何矜持,但是,她的身体却很诚实。

    叶流萤眼神散漫,四处张望,试图转移她和季以宸的注意力。

    嘴角喃喃,“季以宸,你......”

    话未落音,季以宸炙热的吻落在了叶流萤蜜唇上,甜蜜温馨,霸道缠绵,带着不可一世的张力和气场席卷而来。

    不是嫌她臭吗?

    怎么这会儿.......

    许久,季以宸放开了叶流萤,面色有着一丝异常的潮红,透着极力压抑的情欲,声音暗哑,“去洗澡。”

    “腾”地一声,叶流萤从床上溜了下来,直接跑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露出了一张绯红的小脸,嘴唇微微嘟着,长长的睫毛呼闪着,心不可抑制的跳动着,恍若薄薄地胸腔成了禁锢它的牢笼,呼之欲出。

    刚才,她在干什么?

    竟然在季以宸的吻下臣服了,双手不自觉地攀上了他的肩膀,想要更多......

    如果不是季以宸及时放开她,可能......

    叶流萤用力的摇了摇头,冲进了浴室里。

    半小时后,叶流萤打着喷嚏,头发湿漉漉地走了出来。

    季以宸站在浴室门口,面色沉沉地望着她,嘴角微抿带起一丝怒意,声音清冽,“叶流萤,你在浴室里干什么?”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不可忤逆的威严。

    叶流萤微怔,抬头,迎向季以宸炙热的目光,心底有了一丝怯懦,嘴角喃喃,“那个,我.....,我刚才.....”

    季以宸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揽住叶流萤的腰身,将她狠狠攥入怀里,修长如玉的手指抚向叶流萤冰冷的脸颊,片刻,拿起旁边的吹风机,冷冷说道,“坐下。”

    “我......”

    “坐下。”

    吹风机嘈杂的声音遮去了叶流萤低低的抗议声,偌大的卧房里,除了吹风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片死寂。

    叶流萤不敢抬头,任由季以宸给她吹着头发,甚至可以感觉到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地拨弄着她敏感的头皮,心底某处有了丝丝涟漪。

    季以宸真的生气了?

    十分钟后,季以宸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动,轻轻撩开叶流萤两边的头发,淡淡的酥麻的感觉让叶流萤的身体轻颤,脑海里再怎么抗拒,身体却想要更多。

    季以宸声音柔和了许多,带着压抑地情欲,低沉透着一丝磁性,“流萤,你怎么能这么傻?居然冲了半个小时的凉水?”

    “我......”

    叶流萤脸颊绯红,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低着头,绞着手指。

    “好了,去床上睡吧。不然,感冒了怎么办?”

    “我......”

    叶流萤抬头,发现季以宸居然裸着身子站在面前,虽然天气仍旧炎热,却已步入秋天,早晚温差大。

    如果他感冒了怎么办?

    难道准备去冲凉,无意发现她的状况,急着给她吹干头发,反而忘了自己没穿衣服?

    到嘴边的话生生吞了回去,怔愣原地。

    “啊湫”,季以宸打了个喷嚏,狠狠瞪了眼怔愣原地的叶流萤。

    “怎么?因为你,我快要感冒了,还好意思想着回去?万一半夜我出了什么问题,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叶流萤哧溜一声,爬上了床。

    先上床,好好想想,明天外婆那里怎么交差吧?

    十分钟后,季以宸裹着浴巾上了床。

    叶流萤卷缩在被窝里,眼神怯怯地望着气势逼人的季以宸,极其乖巧地问道,“季以宸,你没有感冒吧?”

    季以宸揉了揉鼻子,没好气地说道,“你说呢?”声音里明显有着一丝沙哑,音色与平常极为不同。

    叶流萤愈发乖巧了几分,小心翼翼地再次问道,“季以宸,你有没有头疼、发热什么的?要不我给你摸摸?”

    季以宸轻笑了声,伸手抓住了叶流萤的软弱无骨的小手,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叶流萤,你的意思是我要躺着起不来了,你才相信我感冒了,是不是?”

    “我......”叶流萤语噎,她有这么不讲理吗?

    季以宸翻身,一把抱住叶流萤的腰身,声音里透着一丝无赖和霸道,“我不管,反正就是因为你,我才感冒的,现在,你得留在这里照顾我。再说了,你收了我的戒指,现在不履行责任。你当我是什么呀?”

    “你......”

    叶流萤气噎,浴巾下,季以宸居然什么都没穿?

    两腿之间的某物正起了反应,透过薄如蝉翼的真丝睡衣直直抵着她的羞处,被窝里遽然起了某种骤变,俨然从寒冬直接到了炎热的夏季。

    热,热,还是热......

    季以宸的身体更如火般炙热,呼吸粗重,紧紧抱着身子微僵的叶流萤,双手已经不规矩的四处游弋。

    “季,季以宸,你是不是真的感冒了?怎么身体这么烫?”

    “呵”,季以宸轻笑了声,左手一把握住叶流萤胸前柔软的浑圆,耳边传来他极其暧昧的声音,“流萤,知道吗?你就是我的药。”

    声音刚落,已经欺身上来,性感的薄唇狠狠吻住叶流萤香甜迷人的小嘴。

    像是隔了一个世纪,叶流萤嘴角轻咛了声,双手抱住季以宸的腰身,任由他在身体里驰骋,一次又一次地侵略着她。

    从床头到床尾,从上到下,......

    季以宸未曾放过她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肆意地,霸道地,掠夺着她的一切。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