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 不敢见外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天际泛起一丝鱼肚白,季以宸才拥着叶流萤沉沉睡了过去。

    胸前浑圆一直被握在掌心里。背靠着坚实的胸膛,叶流萤迷糊的睁开眼,眼前的凌乱提醒了她。昨夜,她是如何的疯狂。

    莫名。叶流萤白皙的脸上晕染了潮红。为昨夜的自己有了一丝羞愧。

    前一分钟,嚷着要退戒指,后一分钟。与季以宸在床上极尽缠绵。

    这是她吗?

    叶流萤轻轻地,试图拨开季以宸的手掌。

    一根手指头,两根手指头。三根手指头。.......

    腰部力道传来,叶流萤如同空中飞人般在空中翻个跟头,直直地面向季以宸。迎向了一脸坏笑的季以宸。

    “早上好。流萤。”

    看的出来。此刻的季以宸心情极好。

    是的,昨夜的他。在她身上一次次地索求,这就是所谓的欲求已满的心态吧?

    叶流萤撇了撇嘴。给了季以宸一记白眼,没好气地问道,“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季以宸伸手抚上了叶流萤绯红的脸颊。细腻的触感传来,身体某处又有了一丝异常的反应,“你在担心,我不负责?昨夜不是刚收下了我的订婚戒指?再说,阳城所有的权贵都在那里见证,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叶流萤一把握住季以宸的手指,示意他不要乱动。

    “季以宸,你老实交待,昨晚是怎么回事?好像一切都在你的掌控当中?怎么连我成了你的道具?你是不是得说点什么?”

    季以宸轻笑了声,“流萤,昨晚如果将事情告诉你,你会演的这么逼真不?”

    话音刚落,直接抽出手来在叶流萤俏脸上轻轻捏了把,“流萤,昨晚你的表现没有让我失望,所以.....”

    叶流萤怒道,“所以,你才单方面宣布了订婚?”

    季以宸蹙眉疑道,“流萤,难道你对昨晚的订婚宴不满意?”

    叶流萤低头,声音低沉了几分,“可是现在出了点问题,恐怕这婚定不成了。”仰头,清澈如水的眸子可怜兮兮的盯着季以宸,语气里透着一丝祈求,“季以宸,你说,你说,你要怎样才将这个戒指收回去?”

    季以宸体内腾起的欲火冷至了冰点,伸手捏住了叶流萤俏丽的下巴,声音冷冽。

    “叶流萤,昨晚的你,不是表现很好?怎么,这会儿又不爽了?是不是又得收拾收拾你?”

    叶流萤倒吸了口凉气,她怎么觉得这会儿的季以宸那么讨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季以宸,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季以宸深吸了口气,缓了下来,“好,我给你机会,必须说清楚。”

    莫名,看着叶流萤可怜兮兮的模样,又不忍心了。

    想他季以宸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数十亿的单子,从来不会眨一眼。更别说女人,只要他微微点头,可以从城东排到城西,且都是名门闺秀。

    叶流萤揉了揉生疼的下巴,嘟着嘴,低低了说了句,“真不知道是不是瘟神投胎,怎么力气这么大?”

    季以宸冷眸扫了过来,声音冷冽,“你说什么?”

    叶流萤轻咳了几声,连声说道,“我说,我说,有些事情能不能不要问了,我都头疼死了。还不知道回去怎么和外婆说呢?”

    脑海里浮现出外婆上楼时悲伤的表情。

    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一件痛不欲生的事情了,更何况,对手有了要挟她的筹码。

    想到这里,叶流萤小脸顿时沉了下去,身子微僵,瑟瑟发抖。不知道接下来,面对她的是什么?

    有些事情,真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手被季以宸温柔的包裹在掌心里,声音如同大提琴般低沉,透着一丝魔力,安抚了她躁动不安的灵魂。

    “流萤,我们算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情不能一起面对?有没有想过在南县时的一切,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人,还有什么秘密?”

    抬头,叶流萤眼眶啜泪,声音暗哑,“以宸,外婆接到要挟的电话,如果我和你订婚,将把我爸妈的丑事揭露出去。可是,我不知道我爸妈干了什么丑事呀?他们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就算犯了什么错误,他们已经用自己的命来偿还了,为什么还不能放过他们?”

    偌大的卧室里,只有叶流萤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声音低沉,透着绝望。

    能和季以宸在一起,是她不敢想象的美事。

    但是,如果让死去的父母不得安宁,她又怎么愿意?

    更重要的是,对方是谁?手里到底有着什么把柄?会对父母和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她通通不知道。

    ......

    身子被季以宸紧紧拥在胸膛里,汲取着熟悉的体味,叶流萤的心慢慢安定了下来。

    许久,季以宸低头,在叶流萤光洁的额头上轻吻了下,

    “傻流萤,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不说?你以为,这是你一个人能面对的吗?如果这一切给了对方机会,还会有下一次。对方会让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再说了,没有证据浮出水面,证明伯父、伯母犯过错误,我是不会相信的?”

    “真的?”

    叶流萤仰头,眼眶里莹光隐动。

    在这样的时刻,能有人相信她,相信她的父母,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

    “嗯。”

    季以宸重重地应道,手中力道重了几分。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带着暖暖的笑,如同天上的暖阳,见到他,心里头都是热乎的。

    每次来时候,都会给他买甜甜的糖,甜入他的心里。

    如同怀里的叶流萤,给了他莫名的踏实和温暖。

    那时候的他,多么希望,这个不知名的叔叔,是他的亲人哪。

    床头,手机响了。

    季以宸皱了皱眉头,拿起手机。

    “季总,度假村这边现在围满了人,再这么下去,我顶不住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算他们识趣,知道我不想被打扰,果然没人打电话进来骚扰。

    “嗯,就让他们先等着吧。我还有点事情没忙完。”

    “以宸,怎么了?”

    叶流萤抬头,迎向季以宸满是兴味的眼神,眼睛里的泪水未曾干透,长长的睫毛呼闪着,惹人怜爱。

    季以宸轻笑了声,“流萤,你知道吗?昨晚你身上的U盘和纸条就是你曾经的闺蜜放进去的?”

    “徐曼?”

    叶流萤疑道,“不是成了那什么.....”订婚宴席上的PPT,这句话,叶流萤不好意思说出口。

    季以宸伸手,修长如玉的手指指腹轻轻捏住了叶流萤的俏鼻,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以后要习惯现在的身份,你可是我季以宸的未婚妻了。”

    叶流萤吐了吐舌头,白皙的脸颊腾地红了。

    真不习惯呀。

    “徐曼还被你软禁?”

    季以宸轻笑了声,“流萤,非法软禁可是犯法的?我可是大好青年,只是看她不顺眼,请她喝茶罢了。”

    话音刚落,已经掀开被子起床了。

    “我想过去看看,她想清楚了没有?你要是累,再睡会儿。外婆那里,昨晚我已经派人过去打了招呼了,你不用担心。”

    “你.....”

    偏偏做好了一切,还要让她担心这么久?什么意思嘛!

    “腾”地一声,叶流萤坐了起来。

    嘟着嘴,声音里透着一丝无赖,“我要和你一起过去,说不定能从徐曼身上找到一些线索。”和无赖在一起,不知不觉也变成无赖了。

    季以宸睨了眼叶流萤脖弯处,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声音如同山涧里的清泉。

    “你确定?”

    叶流萤低头,白皙的脸颊腾地红了。

    可见的,裸露的,大片的凝脂肌肤上种满了草莓,红红的,突兀的,极为显目。

    “啪”地一声,叶流萤拉过轻柔的蚕丝被将自己包裹起来,嘴里仍就不服气的嚷道,“有什么不可以?不是你干的好事么?还怪我?”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今晚不这样了。换你来给我种草莓印,好吗?”

    “你......”

    叶流萤披着被子起床,“下次不许这样了。”

    还有下次?

    望着叶流萤裹着被子,臃肿的身子一摇一晃地赌气进了卫浴,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这么说,叶流萤是同意和他的交往了?

    这么说,每晚都有暖玉在怀了?

    半小时后,叶流萤和季以宸已经精神抖擞的出现在别墅门口。

    “那个,我过去和外婆打下招呼?”

    莫名,叶流萤不知道称呼季以宸为什么了?

    不像以往,乖巧的时候叫他季总,生气的时候唤他季以宸,......,现在订婚了,居然不知道怎么称呼了?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声音如春日的暖阳,直入心脾。

    “你确定?”

    “我......”

    叶流萤猛地恍了过来,她身上遍布草莓印呢。

    狠狠地瞪了眼季以宸,大步走上了停在一旁豪华商务车,透过驾驶室,可以见到孙少平正目不斜视。

    都是季以宸,都是他,居然沦落到不敢见外婆的地步了?

    他平时都是吃什么的?怎么索求无度?

    知不知道,纵欲过度有害身体?

    无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