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3章 暖心烧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未曾喘口气,季以宸的手已经伸过来揽住了叶流萤的腰身,微微用力。身子入了他空阔的胸膛里。

    “季以宸,你知不知道......”

    到嘴边的话生生吞了回去,叶流萤终于发现了商务车的最大便利。车厢和前面完全隔开来。

    也就是,除了在里面大声喊叫。孙少平什么都听不见。

    更可恶的是。耳边萦绕着优雅的轻音乐,给季以宸暧昧的动作提供了天然的屏障。

    上班时间,孙少平会当着季以宸的面。听这样的纯音乐?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

    季以宸腰身微弯,伸手将面前热气腾腾的烧麦递了过来,“趁热吃吧。这是徐记烧麦。少平饶了半个小时的道,又排了十五分钟才买到的。”

    徐记烧麦?

    阳城最大最有名的烧麦店,听说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读书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那里排队买烧麦吃。

    不光是徐记烧麦好吃。下午时分,暖暖的阳光洒落周身。看着长龙般的队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阳城人民。吃货真是忒多呀。

    季以宸真是有心了。

    思绪游弋,叶流萤伸向季以宸夹住的烧麦,太久没吃了。真的想念它的味道了。

    “我来。”

    季以宸手执筷子纹丝不动,目光炙热。

    “试试,味道怎样?”

    叶流萤脸颊腾地红了。

    季以宸手执筷子,动作极其优雅,但是叶流萤怎么也不敢把人称“冷面阎王”喜怒无常的季以宸,和寻常暖男联系在一起,说不定又有什么阴谋诡计等着她。

    “还是,还是我来吧。”

    “抬头。”

    季以宸目光如炬,语气里透着一丝不可忤逆的威严。什么意思?他长这么大,未曾想过给谁喂吃的,叶流萤居然很不给力的拒绝了他。这是什么情况?

    叶流萤颤巍巍的抬着头,看着烧麦在日光下颤巍巍的抖动着,生怕季以宸一不留神,将烧麦扔在了她的鼻孔上。

    好不容易将烧麦吃了。

    紧张之下,叶流萤都忘了刚才吃的是饺子还是烧麦。

    看着叶流萤殷红的小嘴咀嚼着烧麦,舌头不时伸出舔着周围的残留,牵动着锁骨微颤,动作暧昧性感到了极点。

    季以宸喉咙吞咽,身体某处似有了某种变化,低头,避过这诱人的一幕。

    该死,他现在是索求无度了?有着变态的饥渴了?

    还是叶流萤在勾引他?

    “怎么,你不吃?”

    见季以宸原地石化,叶流萤好心提醒。

    季以宸大刺刺地将手中筷子递了过去,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好了,现在轮到你来喂我了。记得,我要多吃点,昨晚运动过激,可把我累坏了。”

    “你......”

    什么人,做了那种事,难道要到处宣扬?

    无语,无语到了极点。

    怎么就让她认识这样的人呢?

    真想将订婚戒指拿出来,狠狠地扔过去。

    不过,订婚戒指又能说明什么?

    比如现在的徐曼,说软禁就软禁,美名其曰请她喝茶,一个人在房间里慢慢的喝。

    对此,徐家不敢有任何异议,甚至连季以宸本人的电话也不敢打。怎么说,徐家也是阳城有头有脸的人呀。

    在季以宸凌厉的眼神威逼下,叶流萤极其不情愿地,将面前所有的早餐塞进了季以宸那性感诱人的嘴里,直到车停了,面前的早点终于一扫而光。

    下车前,季以宸不忘了揽过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身,狠狠地亲吻了一阵。

    直到外面响起了轻轻地敲门声,季以宸才放开了叶流萤,轻轻拭去她嘴角溢出去的口红,欺身上前,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怎么天黑得这么慢呢?”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什么人呀。

    刚起床,就盼着天黑回家。他是种猪?

    “走吧。”

    下车,季以宸站在一旁,轻轻挽住叶流萤的腰身,将她抱了下来。

    车外,孙少平摸了摸鼻子,视线投向了度假村大门处。

    话说,这么深情的季总,让他很不习惯。

    这些年,季总身边时不时地也有女人,总是直接解决需要的那种,就算开着房,做着暧昧的动作,却让他有一种置身于千年冰窖的感觉。

    总觉得这辈子,季总也许就这样了。

    没想到,叶流萤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季以宸,也颠覆了他的三观。

    或许以前,季以宸的缘分未到。

    每个人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他/她的出现总是会激起片片涟漪,让人心甘情愿沉沦其中。

    也是,现在的季总身上多了几丝温暖,不再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嘴角总有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

    门口处,跑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季总,您总算来了。”

    几天不见,徐伟已然满头白发。

    古人说,一夜白头,可见真有其事。

    季以宸脚步未曾停留,紧握着叶流萤的手腕,面色沉沉,大步向着大门口走去。

    身后,徐伟进步追上,短短的距离可以听到他微微喘气的声音,“季总,感谢您对小女手下留情,是小女太不懂事了。如果有冒犯到您的地方,请多多包涵。回去后,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

    确实,徐曼在季以宸宴会上捣乱,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善罢甘休。

    有太多的办法让徐曼生不如死,又怎会高调地将她软禁在此?

    只有一个可能,季以宸现在不想对徐曼怎样?

    或者说,徐曼身上还有他想知道的东西。

    又或者,.......

    徐伟不敢想下去了。

    季以宸脚步停驻,转身,冷睨向额头冒汗面色苍白的徐伟,眼光如炬,如同X光扫视着惨无人色的徐伟,冷冷说道,“徐总,言之过早了,徐小姐能否平安,不是我说了算。再说,她来我这里捣乱,我总得问清楚吧。”

    徐伟背脊处冷汗涔涔,语无伦次,“季,季总,这,这......”

    “如果你想救你的女儿,就好好想想,这段时间她都干了些什么?否则,......”

    耳边传来宁仲硕关节弯动,“咯咯咯”的声音。

    徐伟脚底打滑,差点倒了下去。

    度假村占地上百亩,绕城河兜兜转转,将度假村和对面的喧嚣嘈杂隔离开来,一静一动,真是个好地方呀。

    庭院里,假山嶙峋,小池清幽,布局合理,与其说是度假村,不如说将整座园林搬了过来。

    穿过数条弯弯的长廊,小亭,.....

    叶流萤终于发出了感叹,“这地方真是太美了。”

    昨天过于匆忙,没顾得上看。

    “仲硕。”季以宸回头,睨了眼紧跟其后的宁仲硕,轻声唤道。

    “是,季总。”宁仲硕连声应道。

    “怎么了?”叶流萤疑道。

    怎么这俩人像是在打哑语,又像是交换情报。

    可惜,没人理她。

    “到了。”

    面前出现了一座中式房间,飞檐斗拱,重檐叠角,清一色的红木雕就,无一不透着低调的奢华。

    叶流萤暗自轻笑了声,难道季以宸说请徐曼在这里喝茶,果然是个喝茶的好去处。

    到了门口,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要进去吗?”

    “我......”

    “好吧。”

    季以宸直接挽着叶流萤来到隔壁房间,推门而入,里面是整洁的茶几座椅,将叶流萤安置在座椅上坐好,低头在叶流萤额角轻吻了一下。

    “流萤,你在这里休息会,可不许累坏了。否则,我就难受了。”说罢,给了叶流萤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笑容,灿烂无比,暧昧至极。

    叶流萤脸腾地红了。

    怎么以前没觉得季以宸表情这么丰富?敢情以往的高冷范都是装出来的?

    无语。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世界归于寂静。

    叶流萤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正想小憩会儿,手机响了。

    低头,睨了眼手机屏幕,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久雅?

    “久雅?”

    手机那头传来久雅炮筒似的声音,“流萤,你在哪里?是不是度假去了?昨天我想和你说话来着,往前凑了几次,都被孙少平那货给扯开了。到现在,我这气还没消呢。”

    “噗嗤”一声,叶流萤笑出了声,“久雅,昨晚那事你就别多想了,我都蒙在鼓里呢。”

    久雅气呼呼地说道,“流萤,你什么时候出来嘛,我都想死你了,等着你来安慰我这受伤的心灵呢。”

    叶流萤轻笑了声,“久雅,你的意思是要我请你吃麻辣烫?”

    莫名,叶流萤心情特别好,觉得久雅大喇叭似的声音也没有那么刺耳了。

    “流萤,你怎么能这么说?请我吃麻辣烫不是掉你身价,你现在可是万娱集团老板娘了,以后,我得看你脸色行事呢。”

    外婆悲伤满是沟堑的脸庞在眼前划过,莫名,叶流萤心沉了沉,这事能成吗?

    “流萤,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今天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