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6章 一只没死,一只又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半晌,季以宸反应过来,冷睨了眼叶流萤。“信不信在这里,我和你上演春宫图。”

    “你--”

    无语。

    好吧,她投降。

    季以宸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通了。不曾说话。

    半小时后。宁仲硕带着服务员送饭菜进来了。

    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美味,特别是中间那两只大螃蟹,叶流萤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伸手。季以宸夹了只大螃蟹放入叶流萤的碟子里,柔声说道,“吃吧。”

    叶流萤掰下一只大肥腿。砸巴几下嘴巴。才美美地吃了起来。

    临了,不忘了问一句,“季以宸。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大螃蟹?”

    要知道。回国后。除了在季以宸办公室吃过一次,还是打包过来的。再也没有吃过了。

    季以宸伸在半空的手微滞,心底划过一丝意味未明的情绪。

    他能说。是看见林澄站在螃蟹面前发呆,他才意识到她喜欢吃螃蟹?

    半晌,季以宸淡淡问道。“流萤,你知道林澄是为了你才回来么?”

    虽然季以宸很不想提起这个人,但是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

    再说,林澄说了,要在阳城住下来了,以后不出去了。

    这么说来,以后,他和叶流萤的身边,不是又多了个林澄,真是灭不完的蟑螂,打不死的老鼠。

    一只没死,一只又来了。

    叶流萤嘴里塞着螃蟹肉,口齿不清地说道,“哦,林澄,他是我哥们,以前,他老教我怎么逃课呢。”

    “什么?你居然逃课?”

    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记白眼,“你以为优等生就不用逃课了?那时,我要兼职呢。不逃课,怎么行?”

    “你爸?”

    “我爸给我钱,我做义工时,将钱捐给了那些可怜的孩子,其实他们比我还可怜。”在季以宸赤裸裸的逼视下嫌弃下,叶流萤的声音越来越小,“那个时候,我和林澄一起逃课,有时,他也给我打掩护。”

    还打掩护?

    乍一听,打仗呢。

    季以宸咬牙,狠狠瞪了眼叶流萤,语气里酸水直往外冒,“这么说,你和他之间,还有着这么多美好的回忆?”

    莫名,他开始嫉妒叶流萤嘴里的哥们-林澄。

    他要做叶流萤的情-人,哥们,哥哥,老公,.....

    凡是守护在叶流萤身边的男性角色,都由他来充当,除了爸爸这个费力不讨好的角色。

    叶流萤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那是自然,林澄这个人.....”

    “啪”地一声,季以宸扔下了手中筷子,声音里透着一丝恼怒,“叶流萤,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吵?”

    呵,叶流萤暗自呲笑了声,季以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喜怒无常?

    “流萤,要不改天找个地方,我们一起去玩玩?”

    莫名,季以宸希望叶流萤以后的生活里只有他,也只能有他,不管是美好的回忆,还是每天出现在她面前的他。

    上次在南县,勉强算得上俩人之间的初次旅游,只是过程太过惊险刺激。

    下一次,他一定要选个春暖花开,阳光充沛的地方。牵着叶流萤的手,尽情的玩,痛快的玩......,说不定回来之后,直接将订婚宴给办了。

    瞧着季以宸石化的模样,仍是帅气无比。

    叶流萤还是忍不住推搡了下,“季以宸,那徐曼的事情怎么样?”

    现在房间里没有外人,何况是她的地盘了,自然可以随意的讨论这个话题。

    再不找到电话是谁打的,将背后那人揪出来,恐怕她没有好日子过了,就算度假村挣多少钱,也弥补不了对死去父母的伤害。

    活着时,她不能保护他们。

    死了,还是不能保护他们。

    季以宸伸手,轻轻拭去叶流萤嘴角的油渍,柔声说道,“乖,吃饭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好吗?这些事情都有人着手去做了,你只要在这里等消息就可以了。”

    “季以宸-”叶流萤轻唤着,眼底隐过一丝感动。

    诶,这辈子是不是栽在季以宸手里了?

    就算他喜怒无常,就算他偶尔霸道不讲理,就算他偶尔霸王硬上弓,.....,就算他有那么多的不好。

    对她的好,却是真真切切地。

    遇到这样的男人,这辈子,她还有什么可奢求的?

    用餐后,季以宸吩咐宁仲硕给叶流萤拿了些书籍过来。

    “流萤,在这里等会我,办完事,我们一起回去吃晚餐。好吗?”

    “不可以在这里吃?”叶流萤哀怨的望着季以宸,现在度假村在她名下,而且是亏损状态,回去吃得下么?

    季以宸起身,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流萤,你忘了,要想度假村有生意可做,重点是什么?”

    叶流萤白皙的小脸腾地红了。

    季以宸话里的意思不是说,回去把他伺候舒服了,生意自然好了。

    无语。

    彻底无语。

    “好了,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要是觉得无聊,就看看杂志和吧。”

    叶流萤磨牙,暗自骂道,季以宸,无聊的时候,可不可以扎你小人呀。

    门外,宁仲硕暗自腹诽,难道季总真要如徐曼所愿?

    午后,阳光如泻,落入中式茶楼庭院里,透过参差不齐的树冠,洒下一地斑驳。

    这里处于度假村后院部分,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才有机会在这里设宴,小小的独立的庭院将度假村前院和其他部门,如中西餐厅、跑马场、夜总会......,巧妙地分开了。

    现在这里,更是悄无一人。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丝似有似无的弧度,大步绕过徐曼所在的房间,向着旁边房间走去。

    这......

    宁仲硕紧步跟上,怎么,季总不是去徐曼的房间,来到隔壁做什么?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季以宸面色清冷,望着原地怔愣的宁仲硕,低声吩咐了一通。

    宁仲硕俊脸一阵红一阵白,半天才恍了过来,低头,呐呐地问道,“季总,能不能换个人?”

    季以宸眉头微挑,声线上扬了几分,“你不愿意?”

    宁仲硕涨红了脸,“那个,不是,只是那......”

    季以宸眉心微皱,扬了扬手,回道,“好,随便你吧,我累了。休息会儿,暂时别打扰我。”

    “是的,季总。”

    宁仲硕应声而退。

    房间里,季以宸左手撑在沙发上,小憩了过去。

    他也真是累了。

    但是怎么能在叶流萤面前显示自己疲倦的一面?当然不能。

    想想,得养足了精神,为今晚做准备吧。

    至于徐曼,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就让她好好做做美梦吧。

    一小时后,季以宸醒了过来。

    望向窗外,阳光已然转为绯红,天际边最后一缕余晖隐在云层里,发出最后的热量。

    季以宸动作极其优雅地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手指轻滑,一个熟悉的号码拨了过去。

    “季总-”

    手机那头传来罗婷极其恭敬的声音。

    “嗯,现在情况怎么样?”

    “徐总一直坐在度假村门口,公司暂时没有什么异动,只是徐氏集团有点异样。”

    “什么情况?”

    “据银行人员说,徐氏从昨晚开始已经私底下联系买方,试图出售股票套现。”

    “数额大不大?”

    “目前找到买家人数已达五位,初步估计,徐氏集团,徐伟不想要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淡淡说道,“这么说来,他想跑路了?怎么能这么便宜他?”

    顿了顿,季以宸冷哼了声,“你去放点新闻,让徐氏股票成白菜价,看谁还敢入手,得罪了我,居然还和我金蝉脱壳之计,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是的,季总。”

    放下电话,季以宸微怔,是不是话有点多了?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

    难道和叶流萤待久了,话也多了?

    接下来,季以宸又处理了几道公务,直到天色转暗,才放下了手中电话,走到对面墙。

    隔壁亮了柔和的灯光,里面的场景透过专用玻璃一览无遗。

    这也是季以宸来到这间房的主要原因,徐曼房间里的动静在这里看得清清楚楚。徐曼坐在沙发上,丝质连衣裙领口微微敞开,酥胸半裸,脸上渲染着异样的红晕,极尽妩媚风骚。

    这是欲求未满的表现。

    宁仲硕低着头,推着餐车缓缓而入。

    餐车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肴,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知情人一看,都是些催情的食材,几样混合在一起,更有致幻的作用。这些东西的高明之处在于,没有使用药物,就算出了事也查不出,只是当事人情迷乱所致。

    可惜了那几瓶上好的红酒。

    季以宸伸手,将墙上的软气孔塞拔下,里面的声音传了过来。

    “徐小姐,季总临时有点事情不能过来,让我先陪你用餐。”

    话音刚落,直接撤走茶几上的餐具,将饭菜放在茶几上,给徐曼面前倒了一杯红酒。

    “你-”

    徐曼瞄了眼桌上的红酒-82年的拉菲,心底冷笑了声,看来季以宸真把她放心上了,几十万一瓶的红酒随随便便拿了几瓶过来。今晚,她可不能辜负了他的一片好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