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8章 她怎么就惹上这瘟神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简单的回应,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兴奋剂,他的心一直停留在云端。未曾落下。

    十五分钟后,叶流萤终于将伤口里的木屑清理干净,包扎好伤口。

    伤口不深。只是被茶几边角的金属片刮伤了,一些木屑趁机跑了进去。

    “以宸。下次不要这样了。”直起麻木的身子。叶流萤轻声说道。

    季以宸伸手,拂去叶流萤额角凌乱的发丝,轻声说道。“你是在关心我吗?”

    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记白眼,狠狠地说道,“我不关心你。我关心谁呀。记得。等会回去的时候,到医院里打下狂犬疫苗,不。破伤风针。”

    “呵”。季以宸轻笑了声。“流萤,你每次激动。或者是着急的时候,是不是都会语无伦次?”

    无语。

    叶流萤望向天花板。

    天花板上能不能掉下根木棒将季以宸打晕?话说。现在的季以宸哪里还有一丝高冷总裁的范儿,根本就是菜市场买菜的老太婆-话唠。

    门外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进来。”

    宁仲硕走进来,睨了眼季以宸手上的伤口包扎。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对伤口包扎表示满意。

    果然,季总的眼光不错。

    “季总,事情差不多了。”

    “好。”

    季以宸伸手在叶流萤白皙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下午没有陪你用餐,对不起了。现在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不然,要少平先送你回去?你在家里等我?”

    “不-”

    叶流萤嘟嘴,明确表示不同意。

    “我得守着你,等会要是不去医院打破伤风针了怎么办?”

    季以宸宠溺地笑了笑,“傻瓜,破伤风针,小区里的医务室也可以,非得去医院呀。”

    “不行,反正我得守着你。”

    “好吧。”

    季以宸眼底隐过一抹疼惜,嘴角却是暖暖的笑意,原来被自己所爱的人爱着,感觉是如此美妙。

    起身,大步向着门外走去,季以宸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席卷而来。

    他要速战速决,早点陪流萤回家。

    “带到隔壁来。”

    季以宸冷冷吩咐道,大步走入原来的房间。

    两分钟后,徐曼衣衫不整的被带了过来,脸颊绯红,透着情欲过后的红晕,脖子上布满草莓印痕,浑身透着糜烂的气息。

    望向沙发上衣衫整齐的季以宸,眼神里有过瞬间的错愕,身子微僵,残余的情欲顿去,心底一片清明。

    她,被下套了。

    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覆在瓷白如玉的茶杯上,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深邃的黑眸里是冷冽的寒意,“徐小姐,之前感觉怎么样?对我的安排还满意吧?”

    徐曼俏脸徒转狰狞,厉声喝道,“季以宸,你居然设计害我?”

    季以宸身子前倾,嘴角微啜带起一抹冷笑,“徐小姐,你的意思是,你值得我设计害你?”

    如果不是徐曼盛情相邀,怎么会有这别出心裁的一出?

    突然,墙上出现了一块大屏幕,隔壁房间里的场景一览无遗。

    这是隔壁房间的视频?

    徐曼心底一颤,背脊处阵阵冷汗,她被偷拍了!

    不,是她忽视了房间里的摄像头,又或者摄像头隐藏太好了,她根本没有看见。

    屏幕上。

    徐曼面色潮红,一杯接着一杯喝着红酒,不时骚姿弄首,摆弄着自己的姿势,以求最完美的姿势出现在季以宸面前。

    门开了。

    一个男人进来了。

    徐曼扑了上去,宁仲硕关门而去。

    房间陷入黑暗,屏幕上满是“哼哼-啊-啊-啊”的情欲之声。

    月光如泻,透过薄如蝉翼的窗帘而入,摄像头下,沙发上俩个紧紧纠缠在一起光溜溜的身子,清晰可见。

    “啪”地一声,屏幕暗了。

    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只有徐曼汗水往下滴落的声音。

    对于徐曼来说,这样的事情本不是丑事,但是有把柄落入季以宸的手里,就坏事了。

    所有的一切,是她咎由自取。

    什么样的场合下,居然还想着和季以宸一夜春宵,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如果,季以宸将录像带“不小心”泄露出去。

    这辈子,她就玩完了。

    季以宸嘴角微啜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明明在笑,却让人如置冰窖,冷得彻骨。

    “真是没想到,徐小姐有这么动人的一面,只不过急了点,害得我没赶过来,就与别人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春宫宴。诶,可惜了。”

    只是,季以宸自嘲的话语再也勾不起徐曼丁点的欲望了。

    满脑子都是被人发现她淫乱的视频,被人唾弃的神情,满世界抛弃她的场景。

    “扑通”一声,徐曼跪了下去,涕泪交加,声音颤抖,“季总,季总,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

    “呵”,季以宸冷笑了声。

    伸手,季以宸拿起茶盘里的小铁夹,抵住了徐曼尖尖的下巴,声音冷冽了几分,“徐曼,知道欺骗我的后果是什么吗?我不妨提醒下你。是谁在隔壁房间里说,只要上了床,就一五一十的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我--”

    徐曼腿脚发软,瘫软在地。

    她怎么就惹上这瘟神了?

    父亲一次又一次交待她,警告她,不要去惹季以宸,不要去惹季以宸,.......

    他就是男版“罂粟花”,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她怎么就忘了?

    如果说,以前是她不自量力,到了后来,已经是身不由己了。

    “我说-,我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

    半小时后,季以宸走出了房间,宁仲硕紧随其后,俩人皆面色沉沉。

    “流萤,我们回家吧。”

    一进房间便见着叶流萤靠在沙发上浅眠,小小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憔悴,心底一阵心痛,快步上前将叶流萤抱了起来。

    叶流萤微微睁开眼睛,抿嘴,微微一笑,“以宸,这么快?我刚刚觉得无聊,就睡了一小会儿。”

    季以宸顺手接过宁仲硕递过来的披肩,给叶流萤轻轻遮上了,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怜惜,“走吧。”

    “嗯。”

    门口处,碰巧遇上从房间出来的徐曼,头发凌乱,面容憔悴,眼神呆滞,形象上比难民好那么一点。

    “徐曼-”

    叶流萤脱口而出,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闻声,徐曼脚步停住,缓缓转过身,望着被季以宸小心翼翼拥在怀里的叶流萤,眼睛里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戾气和恨意,有的只是沮丧和颓废。

    叶流萤原地石化,这是她认识的徐曼?

    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片刻的停留,没有任何言语的交集,只是淡淡的一个眼神,徐曼已经拖着僵硬的步伐,继续往前走去。

    这辈子,她都希望没有遇见叶流萤,从来没有。

    直到徐曼的身影消失于视线里,叶流萤抬头,望向面色淡然的季以宸,轻声问道,“以宸,徐曼是怎么了?”

    或者说,是季以宸将她怎么了?

    居然成了只斗败的公鸡,再也抬不起头来。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手中力道重了几分,淡淡说道,“流萤,徐曼的事情你以后不用管了,我相信,以后她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叶流萤,“......”

    她毫不怀疑季以宸说话的真实性,只不过,这样做好么?

    “走吧。”

    见叶流萤眼底流露出的恻隐之心,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如果流萤知道徐曼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勾引他上床,不知道还会不会同情她?

    晚上十点半,豪华商务车到了南街别墅。

    叶流萤已经昏昏欲睡,见车停下来了。

    急忙下车,向着自家别墅走去。

    季以宸哀怨的声音传了过来,“流萤,你确定要回去?留下受伤的我,一个人独守着一座这么大的房子?”

    驾驶室里,宁仲硕差点笑出了声,什么时候,季总这么逗比了?

    难道在爱的人面前,人都会显露出不为人知的可爱的一面?

    没想到,季总卖萌的时候,蛮可爱的。

    叶流萤脚步停住,转过身,气鼓鼓地望着面露不舍的季以宸。

    暗自骂道,你丫的,本姑娘没出现的时候,是不是每晚做恶梦?“”

    现在,居然一副离了她活不了的模样。

    无语。

    彻底无语。

    眉头微挑,淡淡说道,“你说,怎么办?”

    就住在隔壁,两天都不让她回家,像话吗?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流萤,你要是不陪我也可以,至少来个吻别吧?”

    叶流萤转身,径直离去。

    想得美,万一让外婆见到了怎么解释?

    “诶--”季以宸伸手,叶流萤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远,收了回来挠了挠头,轻笑了声,转身,向着别墅走去。

    小妮子想逃出他的手掌心,还嫩了点。

    进屋,外婆已经进房间休息了。

    叶流萤和正在打扫的吴秀莲打了声招呼,换好鞋子,准备上楼洗漱休息。

    “流萤-”

    吴秀莲轻轻地唤了声。

    “诶,婶。有什么事吗?”

    吴秀莲欲言又止。

    “说吧,婶。”叶流萤急了。

    “就是老太太这两天精神不好,这会儿刚刚睡下。你声音轻一点,不要吵着她了。”

    “哦,好的。”

    二十分钟后,叶流萤洗漱完,刚躺到床上,手机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