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9章 徐氏集团要破产了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滑动,眼前现出一条信息。

    “流萤,我在想你。”

    额~~

    “大半夜的。吃多撑着了?睡不着?”

    “流萤,我想......,”后面配了个大大的拥抱图。

    无语。

    彻底无语。

    他还是情窦初开的黄毛小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你想吃什么。明天我买给你,乖哦。”

    顺便。叶流萤再发了个猪头过去。

    突然发现窗外莹光灯隐动。叶流萤心底一动,季以宸一直在窗外待着,伺机而动?

    “流萤。我睡不着,我要进来......”

    果然,叶流萤呲笑了声。季以宸是种猪?这么晚了。发情了?

    “不行,外婆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刚睡了不久。万一吵醒他了。怎么办?有什么事。明天的明天的明天.....,再说吧。”说罢。配了个鬼脸发送过去。

    可以想象季以宸抓狂的模样,叶流萤兴奋的在床上直跳。

    果然。捉弄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美妙。

    “叮”地一声,信息又来了。

    “叶流萤,马上打开窗户出来。否则后果自负。说不定整个南街别墅的人,今晚都会因为你睡不着,别说外婆了。”

    叶流萤咬牙,攥拳,真想一拳头打在季以宸那张帅的惨绝人寰的脸上,以为自己帅遍天下无敌手了么?是个女人,都会往他怀里扑?

    “叮”地一声,信息又来了。

    “再不出来,明天我要律师向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协会提出,你xing虐待我,精神折磨我,对我实行家庭冷暴力......”

    无语。

    彻底无语。

    季以宸,你还可以再无耻些么?

    叶流萤心底将季以宸祖宗十八代默默的问候了个遍,两分钟后,打开了窗户。

    窗外,月光如泻,季以宸笔直的身子站在窗户外,月色里,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闪着幽幽的光。

    脚踩月台,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扶住钢艺栏杆,动作及其优雅,如同突如其来的天外谪仙,不染尘埃。

    抬头,叶流萤脸上已是笑容满面,低低问道,“高人,哪里来的?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上次没看清楚,从季以宸别墅里延伸过来的楼梯,居然这么有质感,哪里是为了偷偷上她房间所用,完全是为了在她窗前欣赏夜景。

    真不知什么时候,楼梯变得这么漂亮了。

    是她离开阳城的那段时间?还是她忙着无暇分心的时候?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修长如玉的手指伸了过来,“董永来会七仙女了,出来吧,我的小仙女。”

    叶流萤脸色突变,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季以宸,你快点走,不然外婆醒了,你就死翘翘了,知道么?”

    “我不走。一定要带了七仙女才走。”

    “你......”

    无语。

    叶流萤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台阶,猫着腰钻过窗户,轻轻落入季以宸的怀抱里。

    她敢说,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爬窗户,而且是这种事。

    “真沉。”季以宸轻叹了声。

    张嘴,叶流萤在季以宸手臂上咬了一口,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快走。”

    季以宸轻笑了声,抱着叶流萤穿过空中长廊,走向了他的卧房。

    “傻瓜,外婆的房间早换到那头去了。”

    叶流萤错愕的望向季以宸,惊道,“你怎么知道?”我怎么不知道?这句话,叶流萤生生吞了回去。

    季以宸低头在叶流萤光洁的额头上轻吻了下,浅笑,“外婆先前的房间没有现在的房间采光,透风,不利于身体恢复。我专门请了风水先生过来看,你说,我怎么不知道?”

    “呵”,她又被蒙在鼓里了。

    外婆又一次被季以宸绵羊似的外表,欺骗了。

    也好,有了季以宸,她事事不用操心了吧。

    “那......”

    她想说,为何不在她房间里待着算了。

    话未说完,季以宸打断了她,“晚上,我担心你太疯狂,声音太大了,所以......”

    “你......”

    叶流萤白皙的脸颊腾地红了。

    有他疯狂吗?瞧她身上遍布的草莓吻痕便知道了。

    身子重重地落在松软的床上,叶流萤一跃而起,快速钻进了被窝里。

    幸亏今晚的睡衣将身子裹得严严实实,不然,季以宸这个偷窥狂,总是一个劲地盯着她的敏感部位,百看不厌。

    季以宸紧随而上,伸手将叶流萤捞进了怀里,三下五除二将叶流萤身上的衣服剥光了。

    被窝里一片清凉,叶流萤甚至能感觉到季以宸胸膛里,那颗砰砰跳动着的心。

    偌大的卧房里,只有叶流萤和季以宸轻微的呼吸声,心跳动的声音。

    片刻,季以宸欺身上前,伸手握住叶流萤胸前浑圆,叶流萤身子微僵,体内一股异样的感觉浮现出来,脑袋一片空白,心不可抑制地砰砰直跳。

    耳边传来季以宸轻柔暗哑的声音,“流萤,我想你。”

    额~~

    整天在一起,分别不过数小时,就这么想她?

    腰间力道传来,叶流萤身子腾空而起,直接翻了个,与季以宸面对面,四目相对。

    月光如泻,透过薄如蝉翼的窗帘洒了进来,季以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清晰可见。

    完美的唇形微微张合着,散发着极致的诱惑,熟悉的体味传来,叶流萤脑袋一阵眩晕,季以宸已经欺身而上,狠狠吻住了她的唇,霸道地,狠狠地,攫取着她的一切美好。

    上下其手,在她光洁如绸的身体上肆意游曳,轻咛了一声,叶流萤伸手圈住了季以宸的脖子,被他带上了他健硕的身体。

    朦胧的月色里,叶流萤像是一个被情欲渲染的小仙女,脸颊微红,香唇微合,数不尽的美好和娇盈。

    耳边传来季以宸致命的低沉的性感到极致的声音,“今晚,你来。”

    莫名,叶流萤的脸颊红了。

    她来?

    她怎么来?

    说好的,今晚服侍好了他,度假村才能摆脱亏钱的恶性循环。

    “我......”

    清澈如水的眸子微微闪动着,无辜的眼神,致命的红唇,......,无一不显示着致命的诱惑。

    季以宸体内强烈的欲望席卷而来,轻咛一声,翻身而来,将叶流萤摁在床上,直闯而入,一次又一次品尝着她的丰盈和美好。

    “嗯-”叶流萤轻咛了声,即被季以宸席卷而入,俩人如同站在龙卷风的中央,任由风外波涛万里,只剩下抵死缠绵。

    偌大的卧房里,春色无边,将暧昧一次又一次推向了高潮。

    .......

    直到天际泛白,季以宸才紧拥着她沉沉睡了过去。

    早上,叶流萤在手机铃声中,响了起来。

    季以宸早已起床了。

    叶流萤低头望向手机屏幕,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额~~

    她居然睡到现在,可见昨晚是多么疯狂?

    “久雅?”叶流萤声音透着一丝倦意。

    “流萤,你怎么了?是不是这几天订婚的事情把你忙坏了?”

    叶流萤轻笑了声,她能说,是季以宸太能折腾了么?

    “久雅,昨晚有点事,回来比较晚。你有什么事吗?”知道她刚订婚,就急着过来骚扰她呀。

    “流萤,肯定是有八卦新闻才给你电话啦。”久雅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抑制不住的兴奋。

    “什么事?”

    叶流萤心底一颤,连声问道。

    难不成电话要挟她的人,将对叶家不利的新闻登出来了?

    手机那头,久雅冷笑了声,“流萤,你不知道吧?徐家大小姐突然染了什么急病,说是去国外诊治了,而且说国外环境不利于病情恢复,所以以后打算不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

    “这么大的事情,记者们当然闲不住啦,在机场专机前将徐曼拦截了下来。想当初她那么嚣张,现在居然成了丧家犬一样。徐氏集团现在也是焦头烂额,你不知道,简直就像是看电视剧,不,比电视剧还精彩。今天上午,徐氏集团突然爆出了大量负面新闻,什么内斗,什么财务做假帐......,诶,真是多的数不清呀。发布会上,徐总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叶流萤愕然。

    仿佛一夜之间,阳城的天已经变了似的。

    怎么,徐氏集团要破产了么?

    “流萤,你是不知道,听说今天一开盘,徐氏集团的股价即刻跌停,未来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跌停板呀。诶,现在手里攥着徐氏集团股票的人,只怕急得要跳楼了吧。”

    “那.....,那徐曼是一个人过去的?”叶流萤憋了许久的话,终于问出了口。

    久雅低叹了声,“诶,楚天王也真是倒霉到家了,摊上了这么个女朋友。听说他会亲自送徐曼过去,然后在那么待上一段时间,等徐曼稳定了再回来。这一次,徐曼倒是没有为难他,当众说他们只是好朋友了。并且感谢楚天王这么多年以来的不离不弃。她永远都不会忘了他。”

    话至尾声,久雅又犯起了花痴,“要是我有一个这么好的男朋友就好了。我会天天把她捧在手心里的。”

    叶流萤轻笑了声,“你不是和安陈走得近吗?这段时间怎么样了?”

    说到安陈,久雅的声音不止上升了一个高度,“叶流萤,谢谢你哦,如果不是你,我怎么能够认识安陈?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以后会怎样?看我的表现吧。”

    “好。”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