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0章 请问还有比季以宸更无赖的人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挂断电话,叶流萤下床进了洗漱间,瞧着身体上密布的草莓印。脑海里莫名浮现出昨夜的疯狂,白皙的脸颊腾地红了。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季以宸一定回公司了吧?

    洗漱完。穿戴好,叶流萤出了卧房。轻车熟路地下了楼梯。

    客厅里传来季以宸接电话的声音。声音冷冽,没有一丝温度,一如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的季以宸。浑身上下透着戾气。

    手机开着免提,声音清晰可闻。

    “季总,徐氏集团的徐总一直在公司楼下徘徊。说是今天一定要见到您。”

    季以宸冷笑了声。“徐伟算哪根葱?想见我,他就能见?告诉他,今天的事情是他的报应。叫他回去等着。好好想清楚。时间到了。我自然会给他电话。还有,今天我休息。记得不要再给电话。”

    话音刚落,直接将电话挂了。

    “以宸-”

    叶流萤轻唤着。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季以宸,真的有点不习惯了。

    转身,季以宸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布满了神情。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叶流萤白皙如玉的脸颊腾地红了,季以宸在提醒她昨夜的疯狂么?

    撇了撇嘴,直接绕开了话题,“以宸,刚才是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再说了,今天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你不去行么?听说徐氏集团总部已经被记者和债主们,围满了。”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伸手揽过叶流萤的腰身,低头,在叶流萤光洁的前额上,浅啄了一口,“流萤,天大的事情也比不过你吃饭的事情大,饿了吧?我给你煮了早餐,看看好不好吃?”

    打开锅,鸡蛋面条早已糊成粥了。

    “流萤-,要不重新煮点吧。”

    季以宸的声音里满是歉意,好不容易给煮了个早餐给流萤吃,结果成了这样,真是......

    都怪这个该死的徐伟,让他多等几天吧。

    一个早餐让徐氏集团多亏几个亿,如果徐伟知道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季总,您能够亲自下厨,小女子已经感激不尽了。”说罢,叶流萤直接盛了起来,俏皮笑道,“瞧瞧,还热乎着呢。”

    季以宸伸手,修长如玉的手指扣在莹白如玉的碗沿上,眼底是浓浓的柔情蜜意,“流萤,你去餐桌上坐着,我给你端过来。”

    “我......”

    叶流萤吐了吐舌头,莫名觉得现在的季以宸腻歪的不行。

    五分钟后,季以宸端着两大碗面条进来了。

    “流萤,这是你的,必须吃完,知道吗?”

    叶流萤倒吸了口凉气,天,这么多能吃的完吗?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现在你可不同了,就万娱集团季夫人,得多吃点,好好补补,说不定哪天给我生出个小公主呢。像你一样可爱漂亮。”

    更主要的是,让外面那些狂风浪蝶再也不能打流萤的主意了。

    无语。

    彻底无语。

    叶流萤手中动作停了下来,给了他一记白眼,“季以宸,你不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了?你知不知道还有多少事情在等着我们去找寻答案?”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直接从碗里挖起一大勺面条塞入叶流萤的嘴里,笑道,“夫人吩咐的事情,我怎么会忘了?”

    叶流萤语噎,“季以宸,你......”

    请问还有比季以宸更无赖的人么?

    刚刚悄无声息的订婚,订婚宴都没有举办,就在这里夫人、夫人的唤个不停,是不是担心全世界不知道,她是季以宸的未婚妻。

    莫名,叶流萤心底一紧,想到了那通要挟的电话。

    抬头,迎向季以宸的黑眸,轻声问道,“关于那通电话的事?有没有在徐曼身上问出点什么?”

    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以徐曼一个人的能力,怎么能办到这样的事情?再说,叶家出事时,她也在读书,能知晓多少内幕?

    南街别墅安保严密,除了外婆年纪大了使用座机,秀婶和堂哥的联系都是手机。

    座机号码又是如何泄露出去的?

    季以宸放下了手中银筷,抽出纸巾,姿势极其优雅的擦拭嘴唇,淡淡说道,“流萤,徐曼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说了。电话的事情确实不是她干的。之所以陷害你,完全是受沈万城的指使。因为沈万城开出的条件是,将她捧成一线明星。”

    “呵”,叶流萤轻笑了声,什么时候,徐曼突然有了这种想法?

    “所以她同意了。”

    “嗯-”

    “不过,这次看你的手段不打算放过徐氏集团了,是不是准备将徐氏集团连根拔起?你这么做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徐曼差点毁了你的宴会。”

    不得不说,季以宸做事快、狠、准。难怪年纪轻轻便能在阳城商业圈,打下一片江山。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当然不是。徐氏集团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场面,完全是他胜之不武,当年叶家落难时,他暗地里使了不少绊子。”

    叶流萤心底一颤,手中竹筷摔落在地,声音颤道,“以宸,你说,徐伟和那场车祸有关?”

    当年的事情过去那么久,一直在脑海里浮现,明明是那么宽阔的道路,偏偏迎面而来一辆重车,偏离轨道朝他们直撞而来。

    车祸后,司机逃逸,车辆套牌,地段没有监控,......,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巧合。

    巧合的就像是一个早就精心布局好的局,就等着他们踏进去。

    “没有-”

    季以宸眉头微蹙,淡淡说道,“暂时没有证据说明徐伟和那场车祸有关,但是车祸之后,他散播了对叶氏集团极为不利的消息,将叶氏集团的股价压到最低,最后银行出面清算。而这些产业大部分收入徐伟的囊中。叶氏集团那场股灾,当时让许多股民破了产,听说还有跳楼的。”

    叶流萤颓然靠在了椅背上,无力地说道。

    “当年有这么激烈,我怎么不知道?好像迷迷糊糊地签了些文件吧。”

    季以宸轻笑了声,“你真是迷糊的可以。好在叶氏集团实力雄厚,重创之下,与银行债权两抵。所以签了文件,自然没你什么事了。”

    低头,沉思许久,半晌,叶流萤抬头,迎向季以宸幽深的眸子,狠狠说道,“季以宸,你说,徐家人是不是心都是黑的?我爸当年对徐伟可以掏心窝子的,他居然这样?我对徐曼......”

    话未说完,眼底莹光隐过,摇了摇头,咬牙,生生将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

    声音有了一丝哽咽,“这些事都过去了,以后再也不想提起了。”

    季以宸伸手,在叶流萤脸上轻轻捏了一把,“流萤,所以我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第一步,将当年叶氏名下的资产夺回来。而且让徐伟付出当年十倍的代价,算是对他背信弃义的惩罚。”

    “以宸-”

    叶流萤抬头,清澈如水的眸子定定地望着季以宸,轻声唤着。

    “嗯?”

    “这一次,是不是又要你花钱?”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这些不用你操心,我都说了,叶氏产业实力雄厚,这些年在徐伟的管理下也强大了不少,我就当做放长线吊大鱼,以后从账面上慢慢拨回来便是了。”

    其实,他和流萤已经在一起了,作为叶家唯一的继承人,她的就是他的,他的也是她的。

    纠结于账面上的数字游戏干什么?

    一晃,三天过去了。

    要挟电话再也没有来过。

    季以宸每天上午和叶流萤在自家别墅里用餐,晚餐,陪隔壁和老太太用餐,日子过得极其惬意。

    老太太知道木已成舟,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何况,季以宸不但优秀,对流萤又这么好,凭心而论,这么好的孙女婿上哪里去找?

    晚上,俩人便上演着春宫大戏的戏码,季以宸越发粘着叶流萤了。

    一次又一次的要她。

    一直嚷着,要生生个小季出来,或者,生个小萤火虫出来。

    新闻里,连着放了三天徐氏集团的新闻,徐氏集团总部面前围满了记者和债主,横幅、油漆、跳楼......,每天上演着不同的戏码。

    真是人生如戏那,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叶流萤忍不住感慨。

    徐伟的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落魄。

    四天后,清晨。

    透过薄如蝉翼的窗帘,阳光洒落庭院,落下一地斑驳,微风拂过,枝条摇曳。

    叶流萤端着咖啡,走到落地窗前,感叹了一声,“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呀。”

    十分钟后,季以宸换上了笔直的黑色衬衫,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是满满的笑意,眼神炙热的望着怔愣原地的叶流萤,轻声喝道,“还不快去换衣服?”

    话音刚落,直接抢过叶流萤手里的咖啡,极其优雅的喝了口。

    “季以宸,你......”

    真是个无赖呀。

    连她喝过的咖啡也抢,穷成什么样了?

    季以宸低头看了下手腕,淡淡说道,“二十钟分钟,莉莉和秋寒已经在度假村等着。”

    “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