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3章 叶家财产如数奉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声音低沉,为自己的惊慌失措有了一丝羞愧。

    跟随季以宸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学到他的淡定和从容。今天又让他见笑了。

    放下电话,季以宸对着前座的孙少平轻声说道,“去万娱集团总部。”

    “是的。季总。”

    孙少平应声,方向盘轻轻一转。车子一溜烟地滑向了万娱集团总部。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季总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模样。

    “流萤,等会你和我一起上去么?”

    叶流萤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仰头望着季以宸。轻声说道,“当然。这个精彩的时刻怎么能少得了我?”

    当年,她和父亲对徐家父女可谓是掏心掏肺。没想到居然落到了如此境地?

    如今。风水轮流转,她想要听听,徐伟为何要这么做?

    季以宸握紧了叶流萤的手。声音轻柔了几分。“好的。流萤。”

    季以宸心思流转,回到了那张照片上。当年,父亲与徐伟、叶开颜和梁治偌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二十分钟后,黑色宾利稳稳地停进了地下车库。

    季以宸紧握着叶流萤,大步走向总裁专用电梯。三分钟后,到达了楼顶。

    月凉如水,几颗残星镶嵌在灰蒙蒙地天空。

    夜色下,万娱集团的顶楼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如同挥之不去的轻纱,遮住了楼顶巨大的霓虹灯灯箱。

    五彩灯光闪烁,徐伟身子掩映在巨大的霓虹灯下,双手抱着巨大的霓虹灯配件,后面就是悬空,只要一松手,马上就摔下去了。

    此时的徐伟,霓虹灯下,面色惨白,身体瑟瑟发抖,脸上早已是涕泪交加。

    几天不见,头发已然发白,身子也消瘦了不少。

    徐伟面前,围着稀稀落落的安保人员,个个神情紧张。

    已是下班时间,没有其他的员工在现场。

    柳延庆站在最前头,绷紧了神经,脚步呈迈出之势,只等着徐伟虚脱之时,将他抱下来。

    罗婷拿着扩音器,对着倚在霓虹灯下的徐伟,唤道,“徐总,您千万得稳住了,季总马上要到了,有什么事,您可以和他当面说。”

    徐伟未曾说话,眼睛死死地盯着天台入口方向。

    见季以宸和叶流萤上了楼顶,徐伟似是长吁了口气,声音颤道,“季以宸,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徐总,怎么?这么快就支撑不住了?我以为你体力可以,再撑上半个小时,也没有问题吧。”

    徐伟愕然,声音冷冽了几分,“季以宸,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舆论将包围你的公司,到时候,你公司股票价格会怎样?你清楚么?”

    季以宸上前几步,嘴角仍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眼底却有一丝戾气隐过,“徐伟,我赌你不想死,你觉得我说的对么?”淡淡的笑意如同春风化雨般的轻柔,拂去了在场人员心头的雾霾。

    望着季以宸,心底多了一分从容。

    天台死寂一片,只闻呼呼的风声拍打着霓虹灯上配件的声音。

    “季总,你说,现在怎么办?”

    季以宸握紧了叶流萤的手,侧身,望向茫然不知所措的罗婷,浅笑,“还愣着干什么?将徐总请下来,我们去办公室坐坐。听说徐总来万娱集团好几天了,未曾到过我办公室,不是说,我不好客么?”

    “好的,季总。”

    宁仲硕和柳延庆等人,蜂拥而上。

    徐伟原地石化,只有手臂仍紧紧地抱着霓虹灯后面的支撑,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了。

    表情木讷,银神直直地望着嘴角挂着一丝浅笑的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惊骇,如同见到了怪物般。

    季以宸什么时候有了这么生动的表情,居然笑了。

    只是,现在的他,面对这样的季以宸是哭?还是该笑?

    面前的季以宸,身材硕长,王者般的气场,透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难怪徐曼在最后一刻,仍然对他存着一丝幻想,以至于入了他的圈套。

    这样的男子,谁见了不想?

    两分钟后,徐伟被安保人员救了下来,身材抖瑟着,如同风中落叶般瑟瑟发抖,早已没了先前的骄横。

    “季总-”

    徐伟的声音里透着几分虚无,面对季以宸,在脑海里演练了无数次的话,突然没了,脑袋一片空白了。

    “徐总,别急。慢慢想,从这里下去需要两分钟时间,已经够你想很多事情了。只是,你要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就不能保证您的宝贝女儿在国外生活安逸。”

    “季总-”

    徐伟瞬间老泪纵横,就算他在商场上如何不择手段,仍然希望自己的女儿活在温室里,不见丁点风雨。

    季以宸刚才的话,不是要了他的老命?

    刚想开口,季以宸已经搂着叶流萤向着电梯口走去,留给徐伟一个大大的背影。

    五分钟之后,徐伟情绪安定了不少,出现在季以宸办公室时,没有了先前的仓皇,只有一丝死灰。

    季以宸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椅上,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声音冷冽,没有一丝温度,“徐总,坐吧。”

    徐伟睨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勉强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叶侄女,你也在这里?”

    经过他的观察,可以断定,叶流萤在季以宸的心底,绝对不一样。

    季以宸能有今天的变化,和叶流萤分不开。

    叶流萤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对于徐伟的示好,叶流萤心底明镜似的,不过对他,她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相信与她有着同样遭遇的人,对徐伟这样的人,也是提不起兴趣。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却让人感到冰凉一片。

    “徐总,有时间拉关系,不与花时间想想怎么说吧?”

    徐伟眼底隐过一丝惊慌,侧身,望向办公室旁的季以宸,冷冽的气场,萧杀的气息,无一不让他胆寒。

    心底一颤,挺直的背弯了下去,眼神里隐过一丝闪躲。

    “季总,求求你,求求你帮帮忙吧。救徐氏一把,否则真的全盘皆输了。徐氏就像是我的儿子,这些年我兢兢业业,看着它一步步的成长,如今,它就要夭折了,你说我怎么办?”

    季以宸冷笑了声,“徐总?抢来的儿子也算?”

    徐伟面色徒转苍白,眼神里隐过一丝闪躲,避开叶流萤刀般眼神,声音颤道,“季,季总,您怎么能这么说?这些年,我虽然在声音场上有一些嚣张跋扈的脾性,但是从未对谁的企业有过丁点觊觎之心。”

    “啪!”

    徐伟面前茶几上扔下了大叠资料,徐伟低头,扫视了眼资料,背脊处阵阵发冷。

    居然是当年为了低价吞并叶氏集团,私底下做的一些手脚。

    只是,这些资料怎么会出现在季以宸这里?

    面前的资料,将是压垮徐氏集团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一旦出现意外情况,资料公诸于世,徐氏将陷入更大的危机,分分钟被银行清算,徐氏立马破产。

    嘀嗒......

    嘀嗒......

    是徐伟额角冷汗滴落在地的声音。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声音里透着一丝兴味,“徐总,对资料有质疑么?如果有的话,我们将资料呈上相关部门,由它们下如何?不过里面有些手段见不得光,只怕会牵扯出一批人,到时候,徐总真成了丧家之犬。”

    “扑通-”

    徐伟在办公室前跪了下来,脸上早已成了死灰色。

    如果季以宸真这么做,不但是把徐氏集团往绝路上逼,更是把他们家人往死路上逼呀。

    “季总,您说,您要做什么?尽管说。就算做牛做马都可以。”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向瘫软在地的徐伟,声线上扬了些许,“徐总,你先说说,我听听,看你是否够诚意?”

    徐伟顾不上抹去头上的冷汗,忙不迭地点头,“季总,我愿意将当年从叶家夺过来的财产尽数奉还。这些年增值部分全部赠送,希望季总能够放过在下一马。”

    沙发上,叶流萤微微一怔。

    徐伟做事手法狠毒,在阳城生意圈里已经是出了名,从来只在别人身上沾便宜,不曾吃过一毛钱的亏,今天居然这么痛快?

    分分钟将叶家财产尽数奉还,增值部分还免费赠送?让她如何不吃惊?

    季以宸冷笑了声,起身,迈着大长腿走了过来。

    空气徒然紧张起来,徐伟抬头,望着面前气势逼人的季以宸,声音颤道,“季,季总,刚才我说的,您可满意?”

    “这是叶家的资产,由不得我同意与否。”

    徐伟了然,嘴角轻扯带起一抹勉强的笑意,“叶侄女,不知道你可满意?”

    望着面前如丧家犬般的徐伟,叶流萤突然生出的同情之心,瞬间被冰冷失去父母的事实,泯没了。

    “徐总,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当年,我父亲对你推心置腹,你为何这么对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