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5章 爸,是爸的声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俩人走远了,罗婷转过身,静静地望着叶流萤。轻声说道。

    “我......”

    季以宸已经开口要他走了,再留下来有什么用?但是现在季以宸情绪正低落,就这样走了。心里头也过意不去。

    “我可以找个地方坐坐吗?”

    “当然可以,不过.....。季总这模样应该要等上一段时间。我觉得你可以先走。”

    手机突然响了。

    叶流萤从包里掏出手机,手指轻滑。

    “喂,久雅。”

    “叶流萤。你在哪里,今天我和安陈想请你吃饭。”

    安陈?

    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叶流萤轻笑了声,“恭喜你。久雅。今天恐怕没有时间,该天吧。”

    “怎么了?”

    “没什么,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诶诶诶。你不会是吃我和安陈的醋了吧?......”

    叶流萤轻笑了声。直接挂断了电话。自己的事情都没有理清楚,有时间吃久雅的醋么。

    罗婷站在一旁。没有离去,“叶小姐。要不你先走吧。季总这种情况,可能会待通宵。”

    “这......”

    到嘴边的话生生吞了回去,眼角余光望向其他房间。心底暗道,可能这里设施比别墅更好,她在瞎操什么心?

    “嗯-”

    叶流萤轻嗯了声,向着电梯口走去,“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电话。”

    既然季以宸想一个人静静,她不妨先回去看看外婆吧。

    这些天,外婆一个人住着,都没有和她好好的聊过天。

    “谁允许你走了?”

    门口处,季以宸走了出来。

    高大硕长的身子隐去了大半的门,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正往下滴着水,两鬓的发丝往下滴着水,完美的唇行微微张合着,长长的睫毛上莹光隐动,性感撩人。

    叶流萤微怔,嘴角喃喃,“你不是想一个人静静?所以......”

    季以宸深邃的眸光隐过一丝暗沉,“我说,想一个人静静,你就真走了?”

    “我......,你.......,”叶流萤极度无语,这不是季以宸本人说的?怎么质问起她来了?

    不等叶流萤说话,季以宸大步走了出来,声音里透着一丝暗沉,“走吧。要走,我们一起走。”

    “怎么?你不一个人静静了?”

    身子被季以宸死攥着向电梯口走去,动弹不得半分,嘴里仍旧嚷嚷着。

    心里暗自嘀咕,季以宸的自愈能力是不是太好了?刚才还一副霜打的茄子般,现在就这生龙活虎了。

    季以宸俯下身子,在叶流萤耳边轻轻说道,“我看,你是欠收拾了吧?”

    顿时,叶流萤安分了下来,回头,可怜兮兮的望着季以宸,轻声说道,“季以宸,你的手能不能轻点,我的胳膊快断了。”

    “可以。”

    话音刚落,季以宸直接将叶流萤扛了起来,不顾罗婷讶异的眸光,大步向着专用电梯走去。

    “诶诶诶--”

    声音消失于电梯了。

    罗婷抹了抹额角的冷汗,什么时候,季总居然有这等雅兴?如果让那群股东见到了,不知道背地里会怎么说?

    坐在黑色宾利里,叶流萤的心仍旧没有舒缓下来,轻揽着季以宸的胳膊,试探性的问道,“以宸,刚才在办公室里,徐伟和你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得把和我相关的事情告诉我?”

    季以宸原本舒展的表情瞬间紧绷了,“流萤,这些事情与你无关,以后还是不要再问了。有些事情我会继续查下去,叶家产业,徐伟已经答应退还给你。不过接不接手,就看你的了。”

    “为什么这么说?”

    叶流萤瞬间懵了,先前季以宸态度极其坚决,想帮她将叶氏产业夺回来,这会儿,又犹豫了。

    难道是徐伟给了季以宸什么好处?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叶流萤未曾说话,望着窗外,心底腹诽着,如果徐伟真给季以宸说了什么,他还值得她信任么?

    车里静了下来。

    孙少平面色淡然,没有一丝表情,专心致志的开车。

    很快,黑色宾利驶进了南街别墅。

    下了车,叶流萤即刻向着九号别墅走去,很久没有和外婆一起聊天了,今天得好好陪陪她。

    心底却是说不出的难受,季以宸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这样了?

    “流萤-”季以宸伸手,攥住了叶流萤的胳膊,向着别墅走去,“你听我说,行不行?有样东西我觉得你有必要看一下。”

    叶流萤回过头,冷冷望着季以宸,声音冷冽了几分,“季以宸,亏我这么相信你,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甚至与你签定了不平等条约,原来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商人重利,古往今来一个道理,亏我看不透。”

    叶流萤小脸儿气得通红,望着季以宸,呼呼地直喘气。

    本来俩人是一条船上的,现在怎么感觉就那么疏远了?短短半个小时,叶流萤觉得一切都变了。

    他忘了徐曼是怎么对待她的?他忘了徐伟是怎么在后面帮忙,不择手段的对付他们?

    “叶流萤-”

    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黯沉,伸手揽住了叶流萤的腰身,声音清冷,像是隔了一个世纪,从远处飘了过来,“叶流萤,你怎么想的?你知不知道徐伟说了些什么?......”

    话未说完,生生止住了。

    侧身,冷眸扫了眼叶流萤,冷冷说道,“叶流萤,如果你再不听话,信不信我扛你进去?外婆要是见了,指不定又要误会你我之间怎么了?”

    卑鄙无耻。

    卑鄙无耻的小人。

    叶流萤心底恨得牙咬咬,季以宸,你还可以更无耻些么?

    咬牙,攥手,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季以宸,好,我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说罢,径自甩开季以宸的手,大步向着别墅走去。

    五分钟后,叶流萤和季以宸坐在了客厅里。

    季以宸从身上掏出一个U盘,放入客厅音响设备里,将声音拧至最低处。

    一个淳厚的声音在客厅里响了起来。

    “以往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起,至于叶家的财产,我也不要了,双手奉送给你。希望你能用它做些善事,不管以后出现什么事情,我不会怪你。......”

    爸,是爸的声音。

    叶流萤天旋地转,差点瘫软在沙发上。

    面色惨白,转身望着季以宸,半晌,声音才从牙缝里蹦出来,“季以宸,你,你这个东西从哪里来的?”

    季以宸声音低沉,伸手揽过沙发上神情颓废的叶流萤,轻声说道,“这是徐伟交给我的,我先前也不相信,多次听了之后,发现这段音频没有做任何手脚,我才有此肯定了是你父亲说的。流萤,现在你还有什么想法?”

    “我......”

    叶流萤张了张嘴,不知从何说起。

    突然间发现,她对这一切了解的太少了。

    包括叶家,包括她的父母。

    “流萤,徐伟说的对,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当然,有些事情我也得再去调查核实。所以,你不要担心,乖乖地等着我将真相调查出来,好么?”

    “嗯-”

    除了轻嗯了声,叶流萤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乖,今天我累了。要不,我们随便吃点什么,上楼休息好么?”

    “嗯-”

    叶流萤依偎在季以宸的怀里,不想动弹半分。

    有太多的东西,她不知道。

    越是这样,越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什么样的原因?居然让父亲不想要叶氏企业?

    半小时后,孙少平将饭菜送了过来。

    叶流萤和季以宸随便吃了点,在沙发上坐了会,上楼洗漱休息了,整整一夜,季以宸抱着叶流萤,没有任何不轨行为,俩人相拥而眠,沉沉睡了过去。

    清晨,叶流萤在庭院里的鸟语花香中醒了过来,季以宸不知去向。

    披衣起床,信步下了楼梯。

    厨房里香气袭人,季以宸穿着笔直的黑色衬衣,胸前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来忙去,不时抿嘴试汤,极为优雅。

    就算是在厨房里,仍然不忘言行举止,真让人汗颜。

    叶流萤暗自轻笑了声,走了过去。

    “以宸,这么早?”

    季以宸回头,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现在还早?有没有见着太阳晒屁股了?”

    说罢,直接将手中汤梗放下,伸手将叶流萤揽了过来,轻轻环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身,“流萤,今天涂了什么香水,怎么这么香?”

    叶流萤低头,不可置信的嗅了半天,“好吗?我怎么喷香水了?明明没有呀。”

    季以宸浅笑了声,低头,在叶流萤光洁的脖子上轻啄了一口,轻声说道,“可能是我太想你了,闻着你的体香了。”

    “你......”

    无语。

    极度无语。

    是在撩妹?还是在想着法子沾她便宜?

    就在叶流萤极度怄火之际,季以宸放开了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好了,不要再回味了。将早餐搬到餐厅去吧。”

    额~~

    还有比季以宸更无耻的小人么?

    绝对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