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8章 季以宸和楚东的谈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久雅抢先说道,“季总,我剥虾动作快。没事,就给她剥了几只?”

    季以宸视线落在久雅白嫩如葱藕的手指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油渍,旁边的湿巾干干净净。反之安陈正拿着旁侧的湿巾不断的擦拭着。

    当下。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轻轻说道,“久雅,你确定是你?知道在老板面前撒谎的后果么?”

    久雅小脸唰地白了。

    低下头。与碗里的菜撕扯着。

    流萤,对不起了,自求多福吧。

    叶流萤轻笑了声。“季以宸。你以为你是福尔摩斯?过来破案子的?有什么事情就回家说。来吧,我们就先走一步了。”说罢,起身。径直挽起季以宸的胳膊。试图将他拉走。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望向面前局促不已的叶流萤,笑道。“流萤,你的意思是回我们的家?”

    绷紧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不少。季以宸如天气预报般的表情让叶流萤心底起了变化,季以宸之所以这么生气,应该是生气不带他来吃饭吧。

    叶流萤声若蚊蝇。低低地应了声,“嗯。”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轻笑了声,“这样就对了。”

    对面,安陈长吁了口气,差点给叶流萤一个大大的拥抱,如果不是这个嗯字,估计下一秒,包房里已经是八级强地震了。

    伸手,季以宸将叶流萤拉了下来,声音轻柔了不少,“我好饿。”

    额~~

    这是什么情况?

    季以宸这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是在告诉她,丢下他,她忍心么?

    无语,叶流萤给季以宸装了一大碗饭,又给他夹了些菜,季以宸慢条斯理的吃着,不时满意地望一眼一脸孬比的叶流萤,嘴角始终微微上扬。

    安陈、久雅和楚东配合着吃着饭菜,一顿饭下来,差点撑死。

    本来吃得差不多了,季以宸才出现。

    久雅心底暗自叹道,这是什么事呀~

    和老板吃饭的滋味真是太痛苦了,下次宁可不要那些当红的角色,免得人红了,陪老板吃饭的机会就多了,遭的罪也就多了。

    放下碗筷,季以宸似是意犹未尽,侧身,望向叶流萤,轻声说道,“流萤,我还想吃只虾。”

    叶流萤,“......”

    还有比季以宸更无赖的人么?没有。

    直到季以宸吃得差不多了,安陈和久雅才吁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半晌,轻声说道,“季总,我和久雅想去看电影,要不我们先走了。刚巧,我今天喝了点酒,想要楚天王帮忙当下司机。要不,你和流萤慢慢吃,我再给你们叫只大螃蟹。”

    叶流萤,“......”

    安陈是什么意思?过河拆桥?为了将季以宸留下,把她卖了?留下来再啃只大螃蟹?

    久雅伸手,趁机挽住了安陈的胳膊,眉眼笑弯了,“流萤,你记得陪季总好好吃,慢慢吃,有什么事,大吃一顿便好了。”

    无语。

    彻底无语。

    当她也是吃货?

    季以宸抬头,迎向安陈满是谄笑的俊脸,声音清冽,“安陈,你和你女朋友可以走,楚天王得留下来,我找他有点事。要不,你们带上叶流萤这个灯泡走吧。”

    叶流萤,“......”

    安陈,“......”

    久雅,“......”

    请问,他们走后,楚天王还有力气爬着出去么?

    楚东淡淡一笑,“你们去吧,我和季总说会话,你们不用这么夸张,季总真要把我怎么样?有一万种方法。”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伸手在楚东的肩膀上重重地摁了下,“楚东,真看不出来,你有如此胆量。”

    “呵,”楚东苦笑了声,“流萤都给你抢去了,我还有什么怕的?说不定哪天,我得重新抢回来。”

    季以宸,“你......”

    叶流萤,“......”

    久雅身上,将呆若木鸡的叶流萤拽了出去,俩个男人谈事,叶流萤还是早点离开好,免得真打起来,伤了她就不好了。

    包房里,只剩下了季以宸和楚东,季以宸起身,率先走上了旁边的沙发上,楚东跟了过来。

    茶几上,是服务员早就备好的茶水。

    茶雾袅袅,迷了季以宸深邃的眼眸,沉吟半晌,季以宸出声打破了平静。

    “楚东,如今的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南县一行,让我对你多了几分了解。我相信你对流萤的感情,但是你也要相信我对流萤的感情,刚才你说过的话,我当做没听见,以后不可以再有非分之想,行吗?”

    楚东抬头,苦笑了声,“季总,你能放下架子,语重心长的和我说这些,相信你心里一定清楚。感情的事情,哪里是我能控制的?只不过,就算我有保护流萤之心,恐怕也没有这个实力了。”

    季以宸伸手掏出根雪茄,径自点了起来,烟雾袅袅,在俩人之间划出了一道分明的界限。

    “楚东,你知不知道,上次徐曼大闹万娱集团的事情?”

    “当然记得。”楚东抬头,苦笑了声。

    修长如玉的手指端起面前的茶杯,浅抿了一口,“我想,那是季总为了试探我与徐曼之间的感情吧。可惜,让您失望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楚东,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了,你明明不是卑躬屈膝之人,为何在徐曼面前一再低头,是什么原因?”

    据手里资料显示,楚东当年和叶流萤的感情确实很好,当时,徐曼搁在楚东和叶流萤之间,三人经常同游。

    如果楚东对徐曼早有感情的话,应该早就在一起了,何必等到叶家横生变故后,匆匆离开叶流萤,投入徐曼的怀抱?

    据他调查,楚东为人正直,从来不会在这些方面有什么企图。不然,当然早进入叶氏企业。

    那天,与徐伟的交谈,显然,不能让季以宸完全信服,或许在楚东这里,能获得他想要的东西。

    楚东抬头,“让季总见笑了。我曾经就说过,世人皆是势利眼,我傍上身世相貌俱佳的徐曼,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我又怎么舍得轻易放弃这棵大树?”

    有些事,有些人,注定无缘无份,说出来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又何必去说?

    季以宸手中雪茄明明灭灭,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掩映在烟雾里,长长的睫毛呼闪着,眼底情绪晦暗未明。

    “楚东,有些事瞒着不一定是好事,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不是更好?上一次在丽都酒店,我之所以做出不合常理的举动,是想看看你和徐曼的反应,很显然,你并不爱徐曼。同时我也想看看,这件事情过后,你和徐曼之间,还会不会和好?”

    “事情正如我所料,徐曼单方面高调的宣布你们婚约作废,事后,你依然与她走到了一起。凭着你的性子,不是什么特殊的原因,给你一万个徐曼,你也不会要。对吧?”

    楚东起身,声音里透着一丝清冷,“季总,我知道你确实很厉害,我也很崇拜,可不可以请您尊重下属的隐私,有些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确实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如果没有徐曼,我不可能有今天,以后的以后,不管怎么样,只要徐家不倒,我还会跟在她的身边。当然,叶流萤要是在你身边过的不好,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夺回来。”

    说罢,大步向着包房外走去。

    转瞬,身影已消失于视野里。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暗道,看不出平时温文尔雅的楚东挺有性格的,楚东铁了心不说,这事暂且缓一缓。

    大步走了出去,十五钟后,黑色宾利停在了某影院门口。

    季以宸拿起手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滑,一个熟悉的号码跳了出来。

    手机那头传来叶流萤低低的声音,“季以宸,干什么,我正在看电影呢。”

    “出来!”

    “啊!”

    “出来!”季以宸声音冷冽了几分,透着一丝不可忤逆的威严。

    真是的,居然和安陈去看电影,哪怕久雅在旁边待着也不行。

    就算看电影,也得和她一起去看才行。

    “啊~”叶流萤总算反应过来了,声音里透着一丝郁闷,“我都没看完呢。”

    “马上出来!不然......”

    “好,我马上出来。”

    叶流萤来不及和安陈、久雅解释清楚,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如果再不出去,叶流萤不敢肯定,季以宸是否会吧影院拆了。

    影院外,季以宸穿着黑色衬衫,身材笔直挺拔,双手随意放在裤袋里,背对着阳光,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在日光下蒙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旁边不时有捂嘴尖叫的女孩子出现。

    见叶流萤走了出来,大步上前,长臂一挥,将叶流萤轻揽入怀,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流萤,没见着周围人的眼神?你忍心再让我在这里呆下去?你不觉得吃亏了?”

    眼角余光扫上越聚越多的人群,眼神里透着一丝得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