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0章 心,如刀绞般疼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确实,换成以往,叶流萤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最多大清早,或者是大半夜,跑过来打声招呼便走了。

    “嗯-。今天下午没什么事,便早点回来了。后天要入剧组。回来好好休息两天。”

    老太太手扶着叶流萤的胳膊。直晃,脸上的皱纹如同绽开了朵花,“瞧瞧。我们家流萤成大明星了,要是你爸妈在就好了,诶!”说着说着。老太太眼眶里涰满了泪。

    孙女这么懂事。可惜的是,女儿和女婿没有福气呀。

    “外婆-”

    叶流萤娇嗔道,“这是好事。你怎么也哭了?”

    老太太轻拍了下叶流萤的手背。轻声责怪道。“流萤,奶奶是高兴的哭了。你看不出来么?”

    “嗯,看得出来。”

    叶流萤故作正经的口吻。直接将老太太和吴秀莲逗笑了。

    “以宸呢?”老太太随口问道。

    “那个,他爸病了,好像挺严重的。他先过去了,让我在家里等着。”

    老太太顺手给了叶流萤一记白眼,“傻丫头,你怎么不跟着过去?帮帮忙也好。”

    “我.....,”叶流萤欲言又止。

    她能说,现在和季以宸家里关系不好,人家相中的媳妇根本不是她?而她与季以宸之间,只不过是误打误撞,碰上的,季以宸暂时对她有好感而已?当然不能。

    转瞬,及时将话题转移了。

    “奶奶,以宸的父亲刚住院,事情太多了。可能我这个时候过去不好。再说,导演说了,这次角色很好,希望我这次能够上点心,说不定,一炮而红了。”

    吴秀莲倒了杯茶水过来了,闻言,手微颤,手里的茶水差点洒了出去。

    “流萤,你真要红了?那不是电视上天天可以见到你了?回南县时,什么大官都得排队等着见你?哇,真的太厉害了。”话音刚落,吴秀莲已经在畅想和叶流萤一起回乡的情形了。

    和外婆、秀婶聊了会,叶流萤觉得身子累,想早点休息,便上楼洗漱去了。

    躺在床上,愣愣地望着窗外,手机放在枕头边上,不时拿起来看一下,一直到了半夜两点,手机仍旧是没有一丝消息。

    攥着手机在手里,沉吟半晌,叶流萤忍不住发了条信息过去。

    “以宸,伯父情况怎么样了?”

    等待的时间真难熬,每一秒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十分钟后,“叮”地一声,手机终于响了。

    叶流萤拿起手机一看,脑袋一片空白,医院的走廊上,季以宸似是倦极了,靠在椅子小憩。梁雨琪穿着一身开襟连衣裙,身上披着季以宸的西装,正靠着季以宸的肩膀。

    季以宸完美的侧颜,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长长的睫毛,完美的唇形,在此时的叶流萤看来,是那么的刺眼。

    梁雨琪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身上披着西装,看起来像是精心打扮过的,闭着眼,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做着甜美的梦,梦里,她终于和季以宸携手度过以后的每个日子了。

    心,如刀绞般疼痛。

    一天前,梁雨琪在季以宸面前一点颜面都没有。今天居然同框了?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叶流萤心底如何不痛?

    梁雨琪何许人也?不过是季家看重的媳妇,而她,是季以宸喜欢的人。

    凭什么,梁雨琪可以肆无忌惮地出现在医院里,甚至靠着季以宸的肩膀睡?而她不可以?

    手攥着手机,关节泛白。

    心底涌过无数的念头。

    想打电话过去,又怕碰上季俞正刚出手术室,到时候,她在这里撒波,只怕季俞正气得一命呜呼了,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直接冲过去,担心场面因为她,出现混乱。

    就算再怎么傻也知道,这张照片不是季以宸发的。

    季俞正进了手术室,季以宸在睡觉,剩下的只有季琳琳和兰芳芝了,不管是谁,都是在向她挑衅,向她宣示,离季以宸远点。

    医院走廊上,季琳琳拿着手机,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向着佯装闭目的梁雨琪,轻声说道,“雨琪姐,好了。”

    “嗯-”

    梁雨琪嘴角微扬带起一抹冷冷的笑意,起身,将身上的西服重新给季以宸披上了。

    南街别墅里。

    叶流萤思前想后,攥着手机蜷缩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际泛白,仍然没有丝毫睡意。

    强逼着自己睡了过去,脑袋里浑浑噩噩,直到中午时分,外婆亲自上来唤,叶流萤才起了床,穿衣起床下了楼。

    “流萤,你怎么了?”

    老太太忙不迭地迎了过来,“这黑眼圈,像只熊猫了。”

    吴秀莲跟着走了过来,“流萤,我瞧瞧,哎呀,真的厉害了。眼睛好像有点肿,这下惨了,要是导演见......”话未说完,生生捂住了嘴。

    老太太面色唰的沉了下来,“流萤,你和我好好说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和以宸之间怎么了?我瞧着那小子平时挺积极的,现在怎么不见人影了?我得好好和他说道说道。”

    说罢,颠颠地跑去客厅里的座机旁。

    叶流萤急了,一把拉住老太太的胳膊,嗔道,“外婆-,你怎么回事嘛?说风就是雨。我只是担心后天的试镜出问题嘛。”

    “这样?”老太太错愕地回头,“流萤,你不是说,明天进剧组了么?怎么还要试镜?”脚步倒是缓了下来。

    叶流萤长吁了一口气,挽着老太太的手臂走到了客厅里,“外婆,进剧组是必须的,但是试镜也是必须的,如果离角色相差太远,剧组怎么会选你?以宸的父亲确实病了,听说挺严重的,他孝心那么好,在医院守着很正常。这会儿打电话过去,要是碰上什么事,不是添乱吗?再说了,以宸是什么人?难道逃得过您的火眼金睛?”

    老太太轻笑了声,手扶叶流萤的手背,轻声说道,“这点你到是说对了,以宸那孩子比你靠谱多了。”

    叶流萤心底苦笑了声,是的,比她靠谱多了。

    就算那么累,梁雨琪靠在他肩上睡觉,他怎么感觉不到?

    前一秒,对梁雨琪还是义愤填膺的模样,下一秒,梁雨琪靠在他身上睡觉都不知道。这说的过去吗?

    “外婆-,我们过去吃饭吧。”

    叶流萤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直接挽着老太太走去了餐厅。

    手机一直没有响,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晚上,叶流萤接到了王昌伟的电话。

    第二天,叶流萤带着行李进了剧组。

    叶流萤是新人,排戏什么的,只能由着主角的时间表走,没有特殊的事情,叶流萤只能在剧组等着。

    这一次,景点是在离阳城内一百公里的古城。

    第一天进剧组,没有太多的事情,除了分配住宿的地方,整理行李,剩下的便是大家相互认识和交流了。

    进万娱集团一段时间了,同公司的艺员,叶流萤并不认识多少。

    叶流萤拿到分配到的房卡,提着行李袋进了房间。

    兜里的手机响了。

    叶流萤有气无力地掏了出来,不知怎么回事,现在的她对一切都了无兴趣,做什么都提不起劲。

    “久雅-”

    “流萤,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在睡觉?”

    “我.....,”

    叶流萤慵懒地应了声,“确实觉得累,想睡觉了。”

    “流萤,听说你和安陈在一个剧组,你是女二,他是男一,知不知道?”

    叶流萤轻笑了声,“久雅,你怎么比我还清楚?”

    久雅微微撅着嘴,“你说我怎么不知道?我马上要到你们剧组门口了。”

    “什么?你来了?”

    久雅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流萤,快点出来吧。我和安陈一起过来的,等会一起去吃饭,上次好好一顿饭被你家那个瘟神给搅没了,这顿饭一定得你请才行。”

    叶流萤咬牙,“久雅,你和安陈还没好上吧,怎么这么护他了?你不知道,需要请客的人是他?他一年的收入是我几十倍,几百倍呢。”

    什么时候,久雅能把这持家的毛病给改了,就更加可爱了。

    久雅撇了撇嘴,“随你啦,出来再说。”

    叶流萤嘴角微扬,伸手将小坤包拿了起来,“好吧,我就出来。”

    心底暗自吁了口气,管他呢,先玩了再说。

    是自己的,走不了。

    不是自己的,强求不来。

    刚迈出房门口,背后传来一声尖厉的声音,“叶流萤?”

    闻声,叶流萤脚步停驻,转身,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严菲菲?心底莫名一颤,这次拍戏只怕是凶多吉少,反正有严菲菲在的地方,定没好事。

    半晌,心底长吁了口气,还好,梁雨琪那个瘟神没有过来,不然,真的死惨了。

    “叶流萤-,真的是你。”

    严菲菲踩着尖细的高跟鞋款款而来,声音里透着丝丝冷嘲热讽,“叶流萤,我前世和你有仇?还是上辈子杀了你?怎么每次碰见你都没好事。”

    手中拎着白色的小包,细碎的步子带着浓浓的杀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