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5章 叶流萤偷了项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了车,不到半小时便到了剧组,楚东将叶流萤和安陈送到门口。便开车走了。

    安陈抚了抚圆鼓鼓的肚子,抬头,望向月朗星疏的夜空。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流萤。今晚天气这么好。要不,你就陪我走走吧。我吃撑了,就这么回去。绝对会将床压塌。”

    叶流萤侧身,给了安陈一记白眼,“刚才谁说的。还没有吃饱?”

    安陈干笑了两声。一把拽起叶流萤向着剧组外走去。

    剧组位于阳城外某个演视城,走出剧组,两边便是青石板路。夜色里。泛着幽幽的光线。

    月光如泻。洒在青石板上,叶流萤被安陈拽着。脚步如飞,衣裙翻飞。上气不接下气。

    不时,出来散步的行人往这边看过来。

    好一会儿,叶流萤才喘了口气。声线上扬了些许,“安陈,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是个得了多动症的孩子?”

    安陈轻笑了声,侧身,睨了眼叶流萤,没好气地说道,“叶流萤,我发现你真的是.....,”甩了甩手,气呼呼地说道,“知不知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到了你这里便成了多动症了?”

    叶流萤停住了脚步,无力地说道,“安陈,安天王,拜托你,可不可以让我歇一会儿?”

    “好的。”

    安陈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饶有兴味地望着面前的叶流萤,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我等你。”

    喘了几口粗气,叶流萤总算是缓了下来。

    抬头,给了安陈一个白眼,“安陈,你一会儿没吃饱,一会儿说吃撑了,一会儿健步如飞,请原谅我,脑子有点笨,真的跟不上。”

    安陈伸手,修长如玉的手指递了过来。

    叶流萤抿嘴一笑,想起安陈将她从酒吧里扛出去的情形,“噗哧”一声,笑出了声,将手递给了安陈。

    安陈于她,就像是多年的好朋友,俩人之间不会有什么触电的感觉,但是,有他在身边,觉得莫名地安心。

    当然,这只是叶流萤一厢情愿的想法。

    很多时候,人的感情会变。

    如同此时的安陈,伸手抓住叶流萤手掌的那一刻,凝脂肌肤的触感让安陈心底一颤,身子微僵,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呵,没想到你还挺沉的。”

    无语。

    彻底无语。

    叶流萤伸手掰开了安陈的狗爪子,没好气地说道,“狗嘴里真的吐不出象牙呀。”

    安陈讪讪一笑,搓了搓手,突然说道,“我看时辰不早了,九点多了,要不,先回去吧。”说罢,径直向着宿舍走去。

    “诶~”

    话未说完,安陈的身影已经消失于转角处。

    叶流萤撇了撇嘴,跟了上去,十分钟后,叶流萤回到了住宿的地方,里面空空如已。

    如她所料,后勤组没有安排人过来和她一起住。

    想着明天要早点起床拍戏,叶流萤径直收拾睡衣,向卫生间走去。

    拧开水龙头,发现没有热水。

    心底骂了声破剧组,破后勤管理人员,拿起衣物到外面寻找公共浴室。

    影视城里常年接待各种规格的剧组,虽然设施谈不上豪华,总算是齐全,房间里除了单独的卫生间,一般还有些公共的澡堂,毕竟群演住宿的地方没有单独卫生间、淋浴房。

    心里想着事,手脚也麻利了不少,进了浴室,直接抹上了沐浴露,哼着歌洗着澡。

    进入娱乐圈一段时间了,总算是有点成绩了。

    就像这一次,能有机会演女二了,说不定马上有机会演女一了。

    所以说,这点苦算得了什么。

    快十点钟了。

    澡堂里除了叶流萤在洗澡,一个人都没有,偌大的公共澡堂里只有叶流萤洗澡冲水的哗哗声,和她轻轻吟唱的声音。

    “啪!”

    澡堂门突然被一脚揣开了。

    嘈杂的脚步声纷至沓来,叶流萤心底一颤,忙关上了龙头,顾不上抹去身上的水渍,手忙脚乱的将睡袍什么的穿上。

    心底暗道,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拍警匪片的现场?

    正瑟瑟发抖,神思游曳。

    “砰!”

    浴室门被一脚踹开了,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群穿着制服的安保人员。

    叶流萤身着睡衣,头发湿哒哒地,不明所以的望向面前怒气冲冲的众人,低头,连连说道,“对,对不起,我不小心走错地方了,不知道这是你们拍戏的地方。我,我房间浴室里的热水没有,马,马上走。”

    一声尖利的声音穿过人群直入叶流萤的耳膜,“抓住她,就是她。”

    紧接着,安保人员自动让出了一条道,严菲菲身着大红色的连衣裤,大步从外面走了过来,声音冷冽,眼神犀利,手指直指叶流萤,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就是她,就是她。”

    慌张中,不知道谁将水龙头开了,花洒里的水漫天盖地地向叶流萤喷洒过来,单薄的睡袍顿时被水淋透了,完美的身材顿时被勾勒出来,围在跟前的安保人员无一例外吞了吞口水,没人敢上前。

    严菲菲冷哼一声,径直上前,厉声喝道,“你们还不把她给我拎出来,要是东西找不到了,你们谁赔?”

    话音刚落,两个五大三粗的安保人员直接将叶流萤拎了出来,扔在了浴室公共区域的墙壁上。

    叶流萤怒目圆睁,冻得瑟瑟发抖,“严菲菲,你在干什么?”

    严菲菲冷笑了声,“叶流萤,我在干什么?我今天下午丢了条项链,你知不知道那条项链价值五十万,除了在你的房间待过,其他,我没有去过别的地方了。你老实交待吧,不然有你好果子吃,你知道戏开拍之前,要是剧组有人出了丑闻,一定会被除名的。现在给你这个机会,说出来就可以了。”

    浴室门开着,两边窗户也开着,风瑟瑟而过,拍打着窗户。

    叶流萤被重重地摔在墙角,湿漉漉的头发搭在同样湿哒哒的身上,薄薄的睡袍紧贴着凝脂肌肤,胸前浑圆若隐若现,好大宽大的浴巾及时遮住了胸前,不然,早已是春光外露。

    闻动静,房间里跑出来不少的艺员,对着无力蹲在地上的叶流萤指指点点。

    叶流萤怒极反笑,呲笑了声,勉强站起身,“严菲菲,丢了东西你大可以报警,我的角色没了,不正如你的意?”声音嘶哑,透着极度的愤怒。

    “叶流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不是看在剧组会有损失的份上,我早就报警了。来人,给我打。我就不相信,她不说不来。”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安保人员没有上前,或许,他们心底清楚,这只是严菲菲的贼喊捉贼。

    不过事情真相如何,他们也管不着,但是又不想将事情闹大了,只是想跟着看看热闹而已,真的动手了,没人敢。

    身上热度慢慢流逝,眼前人影日渐模糊,叶流萤极力支撑不能倒下去。

    严菲菲气急了,瞪了几眼静立不动的安保人员,大步上前,扬手,向着叶流萤精致的脸庞上甩去,只要奸计得逞,叶流萤以后算是毁容了。

    “啪!”

    严菲菲扇出去的手被安陈攥在掌心里,低头,在严菲菲乌黑的指甲面前闻了闻,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什么时候,严前辈已经喜欢上给指甲了,而且味道这么浓?”

    严菲菲身子微颤,冷哼一声,“什么时候,安天王这么喜欢管闲事了?只是这一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穷鬼偷了我价值五十万的项链,你知不知道那条项链我只戴过一次。”

    “穷鬼?”

    安陈冷笑了声,捏住严菲菲手的力道重了几分,语气里透着一丝揶揄,眼神隐过一丝戾气,“严前辈,你说谁是穷鬼?谁偷了你的项链?”

    严菲菲轻哼了声,咬牙说道,“叶流萤,不是她,是谁?家里破产了,出来靠身体混,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一切。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因为她就是踩着我上去的。像这样的人,人人得而诛之。”

    澡堂里,议论之声不止。

    “严菲菲,你疯了?你知不知道叶流萤是季总的未婚夫?怡景度假村已经是叶流萤的名下,你说她是穷鬼,你值她账户上一个零头么?”安陈厉声喝道。

    严菲菲冷笑了声,“安陈,你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上午梁小姐说了,季家已经向梁宇正式提出订婚的请求,你觉得她们之间,谁更有机会做季家未来少夫人?要我说,有些人只不过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

    严菲菲尖利的声音直入叶流萤的耳膜,最后一丝意识终于泯没了,眼前一片黑暗。

    醒来时,已经到了房间里。

    不,确切的说,是安陈的房间,日光慵懒地从窗外照进来,这是一个宽敞明亮的套房,室内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看不出来安陈大大咧咧的性子后,竟隐藏着一个极致细心的人格。

    床头柜上放着感冒药,还有未喝完的开水。

    安陈离床不远的单人沙发上斜躺着,脸上露出丝丝倦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