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7章 叶流萤和楚东的照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木讷地跟在安陈后面,走进了化妆室。

    阳城人民医院VIP重症病房里,季俞正经过几天与病魔殊死搏斗。总算抢回了一条命。

    此时,鼻子里插着氧气管,缓缓睁开眼。虚弱地望着面前的一大波人,眼神里满是浓浓的眷恋。转瞬。又沉沉地闭上了。

    季以宸喉咙哽咽,上前一步,伸手。握住了季俞正瘦得只剩皮包骨的手,眼眶里莹光隐动,声音低沉透着一丝磁性。“爸。您好点了没?”

    对于季俞正,季以宸有的只是愧疚,如果不是他。他们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早就被唾沫星子淹死了。哪里有今天的他,更不会有今天的万娱集团。

    季俞正嘴角轻扯。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兰芳芝急忙凑上前去,声音里透着抑制不住的惊喜,“俞正。你总算醒过来了,以宸这些天没日没夜的陪着你,总算把你盼醒了。还有-,还有。”

    兰芳芝抹了抹眼泪,将梁雨琪拉了过来,“这些天,雨琪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你的病情凶险,梁总特地从国外帮你调了专家回来,没想到梁家在国外医疗机构里还投了资,这条命算是梁家救下的。”

    说罢,兰芳芝饶有深意的望了眼季以宸。

    季俞正仍旧嘴角微扯,向梁雨琪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刚醒过来,还没有力气说话,也不想说话。

    “爸,这一次病情怎么这么凶险?”季以宸手中力道重了几分,轻声问道。

    季俞正不曾回应,眼角滑落一丝泪痕,望向季以宸的眼神却是淡淡地。

    兰芳芝连忙起身,惊呼了声,“瞧我这记性,俞正刚醒过来,水都忘了给他喝。”

    梁雨琪乖巧地说道,“兰姨,等我来吧。”

    “好。”

    兰芳芝闻言,在病床边坐了下来,拿起季俞正的另一手慢慢地揉了起来,低叹了声。

    “医生说,俞正就算挺过来了,以后怕是难以恢复正常了。以宸,以后这个家,全靠你一个人了,你要多回来看看你爸,说不定做了他高兴的事情,他会好起来。”

    季俞正木讷地张着嘴,任由兰芳芝给他喂水,好几次水从嘴角流了出来,顺着脖子流下去,打湿了床单。

    梁雨琪在旁边乖巧地擦拭着流出来的水渍。

    季琳琳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只是低着头,站在一旁,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和可爱。

    季以宸薄唇微抿,勉强带起一丝笑意,“琳琳,这些天你就留在这里照顾爸,不用去总部上班了,我会替你请假,知道吗?”

    “嗯,谢谢哥。”

    季以宸伸手,揉了揉季琳琳的头发,轻声说道,“傻孩子,说什么呢?都是一家人。”

    “嗯。”

    季琳琳低着头,手搓着床头柜上的油漆,低低地应道。

    “以宸,你有什么事吗?要不你先忙吧。这里,有我和雨琪、琳琳,就可以了。”

    “没关系。”

    季以宸起身,向着门外走去,“马上要到吃中饭的时间了,我去给你们带饭过来。”

    “好。”

    兰芳芝向着面露倦色的季以宸,慈祥的笑道。

    季以宸的身影刚消失于病房走廊里,梁雨琪即刻上前将病房门关紧了。

    兰芳芝转身,重重地放下开水杯,慈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寒戾,声音透着几丝森冷。

    “俞正出事,谁也不想,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目前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让俞正暂时保持这样的状态,一切等以宸和雨琪结了婚再说。听到了没有?琳琳。”

    季琳琳眼神涣散,望向兰芳芝的眼神里充满了陌生感,嘴角喃喃,“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兰芳芝大步走了过来,双手掰过季琳琳的身子,让季琳琳的目光对着她,声音冷冽了几分,透着丝丝寒气,病房里温度瞬间降至冰点。

    “琳琳,你知不知道,如果让你哥知道实情,后果是什么?我们母女最好的结果便是扫地出门。你愿意舍弃现在的生活?愿意舍弃你最爱的哥哥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者,妈下半辈子只能在牢房里度过了。”

    季琳琳依旧木讷地站在那里,目光呆滞,像是面前的一切与她无关。

    瞬间,兰芳芝泪掉了下来,“琳琳,就算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得为妈着想呀,难道你想妈下半辈子在牢房里度过吗?”

    “妈!”

    “哇”地一声,季琳琳哭出了声,两母女抱成了一团。

    “砰!”

    季以宸大步走了进来,表情错愕地望向面前的季琳琳和兰芳芝,嘴角轻启,低声说道,“琳琳,你们在这里作什么?”

    兰芳芝僵在了原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哥-”

    季琳琳抬头,脸上早已是泪水涟涟,“医生说,爸的病情难以恢复了,以后怎么办?爸以后都是傻子了。”

    季以宸伸手,将季琳琳扶了起来,喉咙哽咽,声音沙哑,“琳琳,爸要是一直这样,你不还有哥?哥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梁雨琪倒了杯开水过来,递给了季琳琳,柔声说道,“琳琳,别哭了,你看,声音都嘶哑了,喝杯开水润润嗓子。”

    “雨琪姐。”

    季琳琳哇地一声,扑在梁雨琪的肩膀上。

    兰芳芝恍了过来,伸手在季琳琳的背上拍了拍,满是慈爱的说道,“琳琳,不要再哭了,你爸听到会伤心。正事要紧,知道吗?”

    季琳琳这才勉强止住了哭声,抽抽搭搭地望向季以宸,颤声说道,“哥,你不是去叫饭?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季以宸伸手,捋了捋季琳琳额前的乱发,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我刚才到服务台问了号码,他们等会就把饭菜送过来。”

    兰芳芝面露深意的望了眼季琳琳,柔声说道,“琳琳,你看,你哥对你多好。以后嫁人了,要对哥好点。知道吗?别整天只顾着玩,正事都不做。”

    季琳琳撇了撇嘴,低声说道,“好,以后,我都听哥的。”

    兰芳芝慈爱的捏了把季琳琳的脸蛋,“这样才像话。”

    梁雨琪站在一旁,露出了招牌式的职业微笑,配上一身墨绿色的裙子,得体大方。

    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你们先聊着,我去餐厅收拾一下,等会饭菜过来,就可以马上吃。”

    望着梁雨琪优雅地走入客厅,兰芳芝面露感激之情,低声说道,“这一次多亏了雨琪,不然,我和琳琳不知道怎么办?还有他父亲及时从国外寻来了专家,不然,俞正也没这么快脱险。真不知道以宸你是怎么想的,放着这么好的姑娘不要,偏偏看上了个灰姑娘,而且是个浑身带着霉气的姑娘。”

    “哥,......”季琳琳欲言又止。

    “什么事?”

    季以宸面露不悦,季琳琳在他身边说话,从来不会吞吞吐吐,今天是怎么了?

    “哥,其实爸是被气病的。”

    兰芳芝紧张的望着季琳琳,生怕她说错了一个字。

    “说。”

    季以宸微眯着眼,目光森冷,牙缝里狠狠吐出一个字,病房里温度遽然下降至冰点。

    “啪!”

    季琳琳将一沓照片扔在了桌子上。

    照片里,叶流萤和楚东正有说有笑,背景定格在海边,俩人宛如一对恋人,楚东正殷勤地给叶流萤夹着菜。

    照片背景换成了国贸大厦,楚东和叶流萤在一起亲热之极,正有说有笑。

    最后一叠照片现了出来,季以宸手背青筋暴突,差点将面前的照片捏碎。

    照片里,叶流萤和安陈有说有笑,安陈搭在叶流萤的肩膀上,叶流萤给了他一记白眼,两人视线接触极其亲密,宛若相识多年的恋人。

    “说,哪里来的?”

    季以宸声音冷冽,如同来自千年冰窖,森森寒意直面而来,季琳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声音微颤,“哥,这些天,一直有人往我们家塞照片。我们也不知道是谁,爸知道了,就说,叶小姐果然是个祸水,说不定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你的钱。我和爸吵了几句,爸一气之下,就倒了。”

    季以宸捏着照片,指关节泛白,手指轻抖,“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哥,事到如今,我还会骗你。叶流萤就是个祸害,她不但害了家人,现在祸害到我们家里来了。哥,难得你真的为了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搞得家里乌烟瘴气?哥,你醒醒吧。”

    “啪!”

    季琳琳眼眶里的泪水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手捂着红肿的脸颊,不可思议的望向面前同样茫然的季以宸,声音颤道,“哥,你为了这个女人,居然打我?哥,你居然打我?从小到大,你都没有打过我,今天居然为了她打我。”

    因为激动,季琳琳语无伦次,脸涨得通红,情绪激动到了极点,想冲病房。

    兰芳芝和梁雨琪竭尽全力地抱住了季琳琳,兰芳芝声音嘶哑的喊道,“以宸,你怎么能这样对你妹妹,她可是一心为你好呀。你怎么忍心这么对她?万一她跑出去,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我可怎么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