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8章 季琳琳的谎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挥出去的手依旧停留在半空中,半晌回过神来,望着面前激动不已的季琳琳。伸手,掰住了她的胳膊。

    “琳琳,是哥不对。是哥不对。你打哥吧,好不好?不要再哭了。”

    季以宸手忙脚乱地。从桌上拿起卫生纸胡乱地给季琳琳擦拭着。季琳琳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源源不断的流下来,俩兄妹就这样。一个使劲哭,一个使劲擦。

    几分钟后,季琳琳终于噗哧一声。笑出了声。

    声音沙哑地说道。“哥,你是第一次给女孩子擦泪水吧,怎么这么生疏?”

    季以宸长吁了口气。伸手揽住了季琳琳的肩膀。柔声说道。“好了,琳琳。不要再说了,不要再为难哥了。好吗?”

    旁侧,兰芳芝也悬下了颗心,梁雨琪对季以宸在季琳琳面前的表现很满意。看来是人都有弱点,季琳琳或许就是季以宸的弱点。

    接下来,得看季琳琳的了。

    “哥-”

    季以宸揉了揉季琳琳的头发,又揉了揉季琳琳红肿的脸颊,柔声问道,“好点了没有?”

    “嗯,好点了。”

    季琳琳娇涩地抬头,轻声唤道,“哥-”

    “嗯-”

    “医生说了,爸要想好起来还是有机会的,需要好事刺激下,现在家里也没有什么大的喜事,就你和雨琪的婚事了。哥,我知道你放不下叶小姐,可是你不信命,家里人都信呀。叶小姐身上霉气那么重,这一次让爸昏迷不醒,指不定下一次就......”

    季琳琳及时止住了声。

    兰芳芝和梁雨琪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屏住呼吸看着季以宸的反应。

    季以宸未曾吭声,接过梁雨琪手中的热毛巾,专心致志的给季琳琳热敷着红肿的脸颊。

    “哥,我知道这些话你不喜欢听,但是医生说了,爸有希望好起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试一试不是?再说了,雨琪方方面面都比叶小姐强,她做我嫂子,哪里不好?更重要的是,如果你们结婚了,或许,爸就能醒来了。”

    红肿的脸颊在季以宸反复热敷下,肿胀消退了不少,季琳琳情绪稳定了下来,话也慢慢多了。

    季以宸始终一言不发,只是专心热敷着季琳琳的脸颊。

    直到饭菜送了进来,梁雨琪和兰芳芝示意放在客厅桌子上,招呼季以宸和季琳琳过去吃。

    梁雨琪忙上忙下,俨然女主人的状态,嘴角微扬,始终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笑容,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能看着季以宸高大挺拔的身材,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在面前晃了晃去,还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事情?

    这辈子,除了季以宸,谁也入不了她的法眼。

    吃完了饭,季以宸直接说公司有事,先走一步,临走时,嘱咐兰芳芝好好照顾季俞正。

    望着季以宸迅速消失的身影,病房里的几个人相视一眼,各自忙着手中的事去了。

    梁雨琪知道,此时的季以宸需要时间和空间思考,作为她,最明智的方法就是等待,再也不会像上次那么莽撞了,好好的订婚仪式到了最后成了笑话。

    兰芳芝搓着手,在病房里走来走去。

    话说,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没有干过,确实紧张不已。

    吃饭的时候,好几次拿着筷子往汤碗里舀汤,幸亏季俞正在病床上躺着,大家都误以为她是伤心过度。

    季琳琳则瘫软在沙发上,无力地望着虚无的窗外,眼神空洞。

    都说,一句假话,需要一百句假话来圆谎。

    那么,她今天说了多少句谎话,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将如何度过?她将如何面对季以宸?

    以前,她是那么的喜欢和哥在一起玩?

    而现在提到他的名字,都有种莫名的害怕,害怕不经意间,谎话便穿帮了。

    是夜,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灯光尽数关闭。

    月光如泻,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在办公室的地毯上,办公室里寂静如初。

    偌大的办公桌前,季以宸静静地坐在那里,光线若隐若现,季以宸手中雪茄明明灭灭,淡淡的烟雾如同轻纱,萦绕季以宸周身,深邃目光如同暗夜里的野狼,闪着野兽般的光芒。

    整整一夜,季以宸都在办公室里待着,哪里都没有去。

    修长如玉的手指紧紧攥着手机,指关节泛白,记不清点了多少次,依然没能拨出那个看了无数次的电话。

    季琳琳的哭声一直萦绕在耳边不散,但凡有一丝机会,你都要救救爸,至少不要再让他生气了,或许,再这样下去,永远都见不到爸了。

    哥--

    季琳琳撕心裂肺般的声音如余音绕梁,整夜不绝。

    脑海里突然划过季俞正在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样,这么多年来,为了守护着这个令人不齿的秘密,季俞正宁愿承受他的误解,一次又一次,不管季以宸如何对待他,总是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

    小心翼翼地,极力讨好他。

    直到天际边一抹红晕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扑面而来,季以宸瞪着红红的眼睛,一巴掌打在了办公桌上,烟灰四溅,整洁的桌面顿时灰蒙蒙一片。

    拿起衣服,“噔噔噔”地向着办公室外走去。

    走廊上,罗婷不明所以跟了过来,季以宸不曾回头,径直向着总裁专用电梯走去。

    “季......”

    到嘴边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自从季总和叶小姐关系好了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瞧季总的样子,昨夜又是一晚没睡。

    三十分钟后,黑色宾利稳稳地停在了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季以宸下了车,抬头望了眼人民医院最高的楼房,在那里,梁雨琪和兰芳芝应该和他一样,一夜没有睡好,等着他的答复吧。

    不记得谁说了,世界上最难还的便是人情。

    因为人情没有衡量的标准。

    因为人情会记在心里一辈子。

    电梯稳稳上升,季以宸面沉如水,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直到电梯门开了,才猛地醒了过来。

    走廊上,梁雨琪在走来走去,季琳琳坐在专用塑料椅上,望着来回走动的梁雨琪,脸上极其不悦。

    病房里传来季俞正轻咳声,透过打开的门口,可见兰芳芝的身影在床边忙碌着。

    季以宸心头一暖,大步走出了电梯口。

    “哥-”

    “以宸-”

    梁雨琪和季琳琳眼眸一亮,齐刷刷地跑了过来。

    季琳琳伸手揽住了季以宸的腰身,娇嗔道,“哥,昨晚你走了之后,妈一直在担心你,说你脸色不好,会不会是自己开车?会不会不安全?雨琪姐也没有睡好,看看,黑眼圈都出来了。”

    心,不可抑制地跳动着。

    极力压抑住激动不已的心,梁雨琪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腼腆地笑了笑,“以宸,你吃早餐了没有?”

    梁雨琪小心翼翼地,生怕某一个字音调的高低引起季以宸的不适,把季以宸再次推开。

    真正爱上一个人时是非常卑微的,如同此时的梁雨琪。

    季以宸是神,她连神的女仆都比不上。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没有吃,还有吗?”

    梁雨琪欣喜若狂,季以宸说他没有吃早餐?这是在向她传递着一种什么样的信号?示好?至少说,不再讨厌她?

    略显憔悴的脸上写满了欣喜,眼底流过一丝异彩,声音颤道,“以,以宸,你先等着,我马上去买。十五分钟,不,十分钟就可以了。”

    “好。”

    季以宸勾唇,唇边依旧挂着那抹似有似无的弧度,没有面对叶流萤时的温暖,至少没有那么冰冷,时时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了。

    梁雨琪踩着高跟鞋忙不迭地进了电梯。

    季俞正的病似乎让季琳琳沉默了不少,抬手,季以宸捋了捋季琳琳耳边的发丝,柔声说道,“琳琳,这两天你辛苦了。改天,哥好好补偿补偿你。”

    季琳琳抬头,眼睛里透着一丝迷茫,“哥,你变了。”

    “啊!”

    季以宸不明所以,疑道。

    “你变得会关心人了,偶尔还会笑了。”

    莫名,季琳琳咬唇,心底有了一丝后悔,有一天季以宸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样?

    难得有了一丝笑容,又要永远失去了?

    季以宸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他真有所改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从认识叶流萤开始的吧。

    清澈如水的眸子,灿烂的笑容,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她。

    让他知道什么是美好?什么是快乐?

    因为叶流萤,他尝到了付出的美好和快乐。

    因为叶流萤,他明白了世间最美好的是什么。

    可惜,太短暂了。

    不管怎么挣扎,他仍要回到现实。

    片刻,季以宸讪讪一笑,“是不是哥以前太严肃了?以后会好些。走,我们进去看看爸吧。”

    “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