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0章 挑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季俞正发病的原因,兰芳芝又不愿让季俞正恢复正常,这可怎么办?

    病房里。

    季以宸伸手。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握住了季俞正的手,望着季俞正微微张合着的眼帘,柔声唤道。“爸,你快醒来好不好?爸-”

    兰芳芝知趣地拉着季琳琳走上了一旁。

    “爸。以前是我错了。我不该责怪您。您要醒过来,不管说什么,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办。爸,您就醒醒吧。”

    话至尾声,季以宸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哽咽。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季俞正一如先前的模样。眼帘微微张合着,只闻粗重的喘气声,整个人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之中。

    “哥。爸暂时不会醒。你就让爸休息会吧。”

    许久。季琳琳走了过来,眼眶涰满了泪。

    低低地说道。“昨晚我好像见到爸醒了会,可是医生来了之后。他又晕过去了。”

    季以宸脱口而出,“人民医院的医生水平这么差,不如换到国外去治。”

    兰芳芝闻声。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焦急,“以宸,你爸的病情凶险之极,梁总不是从国外请了名医过来,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再说,你爸现在身子虚弱,不适合搬来搬去,要是再出点什么问题,我这把老骨头可怎么办呐!”

    说着说着,兰芳芝抹起了眼泪。

    季琳琳忙跑过去陪着兰芳芝抹起了眼泪,两母女又泪水涟涟地抱成了一团。

    季以宸皱了皱眉头,低低地说了声,“那暂时在这里住着,有什么情况再说。”

    剧组里。

    叶流萤坐在片场外,等待着她的戏份,由于梁雨琪的缺席,王昌伟这两天特别火大,毕竟有些戏份需要一起推进,不至于影响整个进度。

    只是梁雨琪的大小姐脾气和她的知名度过大,以至于王昌伟不敢有什么异动,哪怕大声训斥都不敢。

    好在安陈敬业,每天忙上忙下的,跟在女二-叶流萤身后,虽说惹来一些非议,两人在戏里的进展也是非常顺利。

    十分钟后,王昌伟高音喇叭响了起来。

    狂躁的声音划破偌大的片场上空。

    “请男一和女二就位,拍摄下一条。”

    ......

    荧光灯下,叶流萤一袭白衣静静地站在安陈的面前,长发如瀑洒落胸前,精致的五官,微微张合的蜜唇,无一不带着致命的诱惑。抬头,清澈如水的眸子定定地望着安陈。

    “此生能有你陪着,我......”

    安陈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伸手,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拂上叶流萤额前的发丝。

    眼神炙热,就这样,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叶流萤。眼底的深情仿佛来自千万年前,积攒了几个世纪的思念,来到了叶流萤的跟前。

    片场一片寂静,目光齐刷刷地望向荧光灯里的叶流萤和安陈,短短的台词已经不能承载太多,安陈抬手颌首,肢体语言无一不充满着浓浓的深情。

    话音落,便是目光的凝视,俩人的目光凝结在一起,如同阴阳磁铁紧紧吸在一起。

    众人心底无不惊叹,这才是真正的大牌!

    演技如此高明,就算是与女二的戏份也如此投入,不得不让人佩服。

    许久,王昌伟才“咔”地一声,兴奋大叫,“过。”

    如今,片场了唯一让他欣慰的事情便是,安陈和叶流萤的对手戏了。

    如果连安陈和叶流萤像梁雨琪一样缺席不断,他只能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声音戛然而止,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导。”

    闻声,王伟昌、叶流萤和安陈,以及众人齐刷刷地望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季以宸和梁雨琪已经来到了片场。

    季以宸一身黑色的衬衣,笔直挺拔的身子,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日光下,他背对着阳光,脸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梁雨琪一身大红色的开襟连衣裙,胸前丰盈若隐若现,精致的妆容上是满满的笑意,举手投足之间,透着浓浓的喜庆。

    斜睨了眼呆若木鸡的叶流萤,伸手,嫩如葱藕的手臂轻轻挽住了季以宸的胳膊,涂满口红的小嘴微扬,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蔑笑,有意无意的扫视着叶流萤,眼底是浓浓的挑衅。

    王昌伟微僵的脸色,迅速反应过来,放下手中高音喇叭,大步跑上前来,低头弯身,连声说道,“季总,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视察?”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眼底闪过一丝不达眼底的笑意,冷冷说道,“王导,这戏拍得挺好的,都说戏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如今看来,果然是如此。”

    季以宸与王昌伟说着话,眼睛却睨向依旧呆立荧光灯下的叶流萤,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寒霜密布。

    这话说的,都不知道是表扬,还是批评?

    瞧着季总的话说的好听,脸上却是一万个不高兴。

    心底低叹了声,如今,有钱的主都太难伺候了。

    安陈了然一笑,走上前来,“季总,感谢您的夸奖,我会更努力的。”说罢,饶有深意地瞥了眼季以宸旁侧的梁雨琪。

    叶流萤跟在后面,怯怯地唤了声,“季总-”

    短短两个字像是隔了几个世纪,才从喉咙里出来。

    心,如针扎般疼痛。

    这几天,天天拿着手机,盯着屏幕看,心底想象了无数次与季以宸相遇的情景,想着他与梁雨琪携手出来的情景,心底给自己打了无数次的预防针,没想到仍然这么疼痛。

    “抬起头来!”

    叶流萤低着头,未曾吭声,未曾动弹。

    季以宸心底一阵怄火,这个女人,真是太放肆了。

    他在医院待了那么久,居然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害他一直想着她。

    “抬起头来!”

    季以宸森冷的声音直面而来,透着不可忤逆的威严,像是睥睨天下的君王俯视着自己的朝臣,言语里的霸气让人闻之丧胆,冷汗涔涔。

    片场里,鸦雀无声。

    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叶流萤、季以宸的身上。

    抬头,叶流萤清澈如水的眸子里涰满了泪水,倔强的表情上写满了不屈,在剧组被严菲菲羞辱的一幕幕浮上了心头,那时的他在哪里?现在又来威逼她做什么?

    携梁雨琪过来,是在向她挑衅?

    掌心暖意传来,左手已被安陈紧紧握住,暖意和力道透过温暖的大手向她传递着安心。

    季以宸视线落在了十指相扣的地方,黑眸隐过一丝阴鸷,冷冷说道,“叶流萤,我只是想看看你们演戏的进展,怎么觉得委屈?”

    叶流萤抬手,抽离了安陈温暖的掌心,转瞬,已然复于平静,嘴角隐过一丝苦笑,“不好意思,让季总见笑了。入戏太深,一时未能抽离。”

    眼看片场的工作人员越聚越多,梁雨琪忙上前一步,向着王昌伟盈盈一笑,“王导,季总来了,怎么不招呼季总坐坐?”

    梁雨琪态度和蔼,极具亲和力。

    王伟昌心底一颤,这个梁雨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好相处了。

    望了望旁侧冷意森森的季以宸,心底了然一笑,现在的梁雨琪学乖了。

    知道在季以宸面前,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比如现在只有乖乖女才能讨季以宸的欢心吧。

    “季总,要不......”

    王伟昌谄笑的上前,想请季以宸去办公室坐会儿。

    季以宸面色沉沉,冷冷地说道,“不用了。我今天送雨琪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以后她的戏份你排紧点,没事的时候,她需要去医院照顾我爸。”

    梁雨琪俏脸上飞过一丝红霞,望着王伟昌,娇涩地说道,“王导,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王昌伟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声应道,“好好好,季总和梁小姐交待的事,一定照办。”

    话音刚落,季以宸斜睨了眼叶流萤和安陈,转身,径自迈着大长腿向着大门口走去。

    梁雨琪跟着转身,紧跟而上。

    片场一片死寂,望向叶流萤,眼神里多了几分深意。

    耳边传来了低低地议论之声。

    “我还以为季总为了叶流萤将严菲菲赶走,是对她有意思,如今看来,事情可没那么简单了。”

    “诶,没瞧着梁小姐的得意劲,她眼神直往叶流萤身上瞄,恨不得吃了她的血,喝了她的肉。”

    “你们说,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门道?我怎么觉得季总对叶流萤好像有点意思?”

    ......

    安陈给叶流萤递了杯开水过来,“流萤,别想那么多,或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流萤伸手,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接过冒着热气的开水,抬手,让热气熏了熏眼睛,轻笑了声,“有什么可想的?没瞧见人家郎才女貌,要狠心插上一脚,也不好意思嘛。”

    安陈被逗笑了,伸手,极其自然的揽过叶流萤的肩膀,笑道,“走,我们去树底下乘乘凉,还得一会儿才轮到我们的戏,先预热下。也好,现在梁雨琪暂时不能来,先将我们的戏拍完,等你我有时间了,我带你去玩玩。”

    叶流萤抬头,笑了笑,“好,一言为定。全程你买单。”

    “必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