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1章 追加两千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下午四点,所有戏份拍完了。

    叶流萤百般无聊地和安陈坐在树底下乘凉,话说。剧组最人性化的,便是这成排的躺椅了。

    手机响了。

    叶流萤拿出来一看,是楚东的电话。心底犹豫着,要不要接?

    安陈一把抢过去。摁下了接听键。

    “楚天王。怎么了?今天又闲着没事干?我们刚刚从片场里出来,你的电话就来了,是不是在我们身边安插了间谍?”

    叶流萤心急。一把抢了回来,狠狠瞪了眼安陈。

    手机那头,楚东轻笑了声。“安陈。你说话的口气怎么一直改不了。”

    “楚东,是我。”

    叶流萤声音低低地,透着一丝倦意。拍了一天的戏。确实有点累了。

    最主要的是今天见到了季以宸。心情愈加不好,哪里也不想去。不想说话,不想......。各种不想。

    总之,只想静静地坐在某个地方,抬头。看云卷云舒,低头,看蚂蚁搬家。

    “流萤-”

    楚东温润如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如同最好听的大提琴,低沉透着一丝磁性,“流萤,我想你拍了一天戏,肯定饿坏了,食堂的生活你又不喜欢,要不今天我带你去吃顿好的。”

    “楚东-,你......,我......”

    楚东刚从国外回来不久,多少事情缠着他,怎么会有时间和她吃饭?肯定是她和季以宸的事情,楚东已经知道了,现在是担心她。

    所以抽时间,或者直接推掉工作来陪她。

    这怎么行?

    就算不要工作,旁边还有个徐曼呢。

    “流萤,你不用担心,我的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今天只想和你吃顿饭,你想想,谁不要吃饭?吃饭能算耽误时间吗?”

    “我......”

    “我也要去。”

    安陈在旁边大声说道。

    楚东那头传来久雅“噗哧”的笑声,一把抢过楚东的手机,“安陈,我也去,我们都去。”

    安陈俊脸讪讪地,“久雅,你也在呀。”

    “当然。”

    久雅特有的大喇叭声,直入安陈耳朵里,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悻悻地说道,“好吧,那等会见。”

    暗自嘀咕道,该死的楚东,怎么这么狡猾?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知道带着久雅过来了。

    “我们已经在门口了。”

    “啊!”

    “啊!”

    安陈和叶流萤异口同声地换出了声,真的在剧组里有间谍呀,要不,时间上怎么算得这么死?

    放下手机,俩人向着剧组大门外走去。

    大门口,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稳稳地停在那里,驾驶室里的窗户打开,楚东微微侧身,对着迎面而来的安陈和叶流萤浅笑。

    久雅坐在后座,小脸上绽开了朵花,看着叶流萤和安陈,使劲挥手招呼着。

    安陈暗自翻了个白眼,大步上前,拉开了后座,示意叶流萤坐了进去。

    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室里。

    系好安全带,侧身,望着楚东浅笑,“楚天王,你什么时候改行当侦探了?我们剧组的情况,你倒是一清二楚的?知不知道这是非法的?要是有什么新闻流出去,怎么办?”

    楚东轻笑了声,“安陈,首先我得声明,有关剧组的情况,不是从我这里得来的。”

    后座,久雅轻咳了几声。

    楚东温润如玉的声音戛然而止。

    额~

    叶流萤侧身,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望向面前的久雅,这小妮子,为了心爱的人,真是下够了血本啊!

    只是不知道,她的内线是谁?

    车子里,静了下来。

    楚东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再说了,能有什么新闻?难道男主与女主假戏成真?你说是不是?”

    安陈背脊处徒然生出一股凉意,难道他真动了心思?就算自己不承认,楚东也看出来了?所以今天特地叫了久雅过来?

    脑海里浮现出季以宸临走时,饶有深意的那一瞥,是在提醒他吗?

    后座,久雅不满地嘀咕了声,“楚天王,你说什么呢?安陈怎么会喜欢上梁雨琪?瞧着她嚣张跋扈的样子,三天都不用吃饭了。”

    安陈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侧身,望向久雅,笑道,“久雅,这你不清楚了,梁雨琪现在简直就是一个那什么.....淑女,比淑女还淑女。今天在片场,所有人都见到了,在季以宸面前的那个样呀。流萤,你说是不......”

    话未说完,戛然而止。

    他是在干什么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是伤流萤的心?

    车子里静了下来,空气里透着一丝尴尬莫名地气氛。

    娱乐圈只有这么大,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的,大家早就知道了。

    更别说,几个亲近点的朋友。

    片刻,叶流萤抬头,精致的俏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安陈说的对,梁雨琪现在变化确实挺大的,听说这些天还要去医院照顾季以宸的父亲,真是难为她了。”

    久雅哭丧着脸,望着叶流萤,声音里透着一丝哽咽,“流萤,真是难为你了。这个时候还帮着那个贱人说话,你说说,我眼睛是瞎的?怎么以前还觉得季总是个好人?”

    叶流萤伸手抚上了久雅脸颊的乱发,浅笑,“久雅,我和季以宸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样不是挺好的?”

    闻言,久雅沉默了片刻,眼睛扫了眼副驾驶上的安陈,面色沉了下来。

    如果叶流萤说,她和季以宸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么,她和安陈何尝不是两个世界的人?

    楚东未曾说话,眼睛不时望向反光镜,镜子里的叶流萤面色苍白,眼眸清澈如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愁。

    曾几何时,他们在一起,叶流萤的脸上永远只有笑容,开心的笑,赌气的哭,放肆的笑,......,无论什么样的表情,都不会有这样淡淡的愁绪。

    心,莫名的疼痛。

    季以宸,不要怪我。

    是你不珍惜流萤,不要怪我乘虚而入了。“”

    片刻,久雅已笑意盈盈,“流萤-,别想那么多,等会记得多吃点。听我的,吃饱了,心情就好了。”

    “好。”

    ......

    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季以宸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椅上,如坐针毡。

    手中雪茄一支连着一支,深邃的目光定定地望着窗外的浮云,直到天际边最后一束余晖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办公室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的光晕。

    季以宸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也不动。

    季琳琳站在走廊上,透过磨砂玻璃,静静看着里面的身影,直到罗婷招呼她,才猛地恍了过来。

    因为要长时间陪着父亲,以后恐怕不能来上班了。

    所以就抽了个时间过来拿东西,不料,发现哥如雕塑般,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发呆。

    什么时候,盛气凌人的哥变得这么沉默了?

    什么时候,哥的脸上有了淡淡的忧伤?

    虽然隔着厚厚的磨砂玻璃,看不到他的脸,看着纹丝不动的身影,仍能感到他淡淡的愁绪。

    “罗姐-”

    季琳琳轻唤了声。

    罗婷微怔,侧身望向季琳琳,在她的印象里,季琳琳一向都是盛气凌人,何时变得这么礼貌了?难道和父亲重病有关系?

    莫名,罗婷感到欣慰。

    季琳琳懂事了,至少,季总以后得少操一个人的心了。

    “嗯,季小姐有事尽管说。”

    “我哥怎么沉默了许多?以前是这样的吗?”

    罗婷微怔,片刻,低低地说道,“可能这次季小姐的爸爸病重,对他打击挺大的。前段时间,季总心情好多了,偶尔能见到他.....笑。”

    对于平常人来说,笑很简单。

    但是对于终年寒霜的季以宸来说,确实不容易。

    季琳琳快速整理东西,没和罗婷打招呼,匆匆离去了。

    身后,罗婷低低地说了句,家人重病,怎么人的性子都变了?

    办公室里,季以宸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

    五分钟之后,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季以宸眉头微蹙,伸手滑过光洁如镜的屏幕,很快,手机那头传来小宇低低地声音,“季总。”

    “说-”

    “季总,不久前,叶小姐和安天王出去了,来接他们的是楚天王和一位姑娘。看起来,大家都很熟。”

    季以宸攥紧了拳头,指关节泛白,眼底隐过一丝狠戾,声音冷冽了几分,“给我好好盯着,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

    “是的,季总。”

    放下电话,季以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多了几分狠意,女二的戏份就这么点?每天这么闲?

    沉吟半晌,拿出手机,轻滑动了下屏幕,一个熟悉的号码出现了。

    一秒钟后,那边接通了电话。

    “季总-”

    手机那头传来王昌伟极其恭敬地声音,“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季以宸咬牙,声音冷冽了几分,“女二的戏份是不是太少?告诉编剧马上改剧本,另外什么吻戏、拥抱戏,通通去掉,多些肢体上的虐戏。”

    “这......”

    戏已开拍,又要改剧本,这是多大的工程?说不定会影响进度。

    “追加两千万。”季以宸冷冽的声音直入王昌伟的耳朵里,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