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3章 疯狂的加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惨然一笑,伸手,将季以宸的手拨开。“以宸,你的心情我当然能够理解。季俞正于你而言,有养育之恩。对他。你有愧疚之心,你是在为以前的行为赎罪。对吗?”

    “谢谢你。流萤。”

    季以宸将叶流萤轻揽入怀,声音低沉,“这个事情一定会有个妥当的解决方法。你要相信我。”

    “好。”

    叶流萤挣脱了季以宸的怀抱,苦笑了声,“以宸。我要下去了。导演在等我,听说今晚还有任务。”

    季以宸,“......”

    这不是他干的好事?

    眼角余光扫向车尾。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正静静的停在那里。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恼怒。摸向手机的手又停住了。

    “砰!”

    黑色豪华商务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叶流萤刚走到影视基地大门口,包里手机响了。拿出手机一看。

    心底一惊,居然把楚东要送她回来的事情给忘了。

    “楚东?”

    叶流萤小心翼翼地低低地唤道。生怕楚东不高兴了。

    “流萤-”

    手机那头传来楚东温润如玉的声音,“你是不是走了?”

    “哦-”叶流萤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刚才遇到一个朋友,一定要我上他的车,没办法.....,我.....”

    “没事-”

    楚东淡淡一笑,“我就是打个电话问问你到了没有?”

    “嗯-”

    “那就好,快点进去吧。”

    叶流萤微怔,转身,黑色劳斯莱斯幻影一溜烟地向着阳城市区开去了。

    楚东?

    叶流萤面色微僵,楚东不放心她,居然一路上跟着过来了,而且从头到尾没有给过她一个电话?

    像个大哥哥一样,给她最温暖最贴心的保护。

    她居然,当着他的面说谎了?

    十分钟后,叶流萤到达片场。

    片场里灯火通明,王昌伟正在协助工作人员收拾东西,见叶流萤跑了过来,王昌伟满脸堆笑,比起电话里的态度好了不少。

    “流萤,我想了一下,今天太晚了。还是不要拍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戏份挺多的,争取一次通过。”

    啊?

    瞧这架势,是刚刚搭起来的场子,她赶回来了,居然又赶着撤了,要她好好休息?

    莫非,忙活了半天,只为了要她早点回来?

    “王导?”

    “嗯。”

    王昌伟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低头,随口应道。

    叶流萤小心翼翼地问道,“没什么事吧?”

    瞬间,王昌伟声线上扬了不少,“能有什么事?”改剧本,换人,加戏.....,事儿太多了,但是他能说吗?

    看在三千万的份上,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咽。

    “哦-”

    没事?

    叶流萤一万个不相信。

    “还不快去休息?”见叶流萤原地不动,王昌伟瞬间火大,声线顿时上扬了几倍。

    叶流萤倒吸了口凉气,颠颠地回了房间。

    暗自叹道,王导是吃了火药?

    回到房间,洗漱完,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抚摸着仍旧红肿的嘴唇,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相信他?

    等他?

    季家这么排斥她,反感她,季俞正因为她与季以宸在一起,差点连命都没了。

    她与季以宸能有结果吗?

    一边,与季以宸没有明天,另一边,楚东深爱着她。

    心底一动,叶流萤拿起手机搜索起楚东和徐曼的新闻。

    徐曼自上次事情后,紧急去了国外治病,回来后居然出乎意料的安静,楚东与她见面的这几天里,从未见她有过一次电话追查过楚东的行踪。

    是徐曼与楚东之间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还是楚东每次与她见面的时候特意关机什么,避开了徐曼?

    手机屏幕上遽然出现了几个大字,徐家大小姐病情解密,坊间传闻,徐家大小姐的病情并不是......

    屏幕上赫然配着徐曼戴着墨镜出入夜店,会见友人的照片。自国外回来后,虽然徐曼从未在她面前出现,或者给她电话,但是对于夜生活从未放弃过。

    呵,叶流萤轻笑了声,徐曼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呀。

    那一天在怡景度假村里,叶流萤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过什么,但是从徐曼当时委顿迷离的神情,可以猜出八九不离十,才多少日又流连于夜店了。

    评论区各种猜测都有。

    楚东和徐曼的感情已经步入死亡区了。

    徐曼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楚东那个渣男。

    徐曼这样,任凭哪个男人都受不了。

    ......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连叶流萤都看不出所以然。

    半小时后,揉了揉疲倦不堪的眼睛,叶流萤放下了手机。

    思绪重回到了季以宸的身上,嘴边依旧残留着季以宸的温度,心底某处柔软起了一丝涟漪,一丝苦涩。

    与季以宸相识不到一年时间,俩人之间的记忆如同电影片段般,在眼前不断重复播放。

    他的专制,他的霸道,他的蛮不讲理,他的宠溺,为了救她不顾一切的时候,.......

    那么清晰,不可抑制地从脑海里跳出来,甚至遮住了她与楚东的回忆......

    曾几何时,她认为,这辈子没有人能够代替楚东在她心里的位置。

    很明显,她错了。

    叶流萤用力地甩头,试图逃避这种虚幻的梦想,她与季以宸之间除了已成为了过去式的回忆,没有什么东西能将他们拴在一起。

    不管是他们之间天壤之别的实力,还是她望尘莫及的家世背景,......

    反观所有条件,梁雨琪才是最适合季以宸的人选。

    床上,叶流萤辗转反侧,极力排除季以宸在心底的位置,脑补着季以宸与自己不合适的各种片段,脑袋昏昏沉沉,不知什么时候,才沉沉睡了过去。

    次日,叶流萤还在睡梦里,门外传来急促地敲门声。

    “叶流萤-”

    “叶流萤-”

    ......

    声音低沉,如同天外飘过来一般,缥缈虚无。

    不知过了多久,叶流萤才从睡梦里惊醒过来,揉了揉眼睛,睁眼一看,妈呀,太阳何止晒屁股了。

    门外,安陈的轻唤声依旧有节奏的响着,低沉有力,伴随着轻轻地敲门声。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冲着门外安陈嚷道,“安陈,你是不是没吃早餐,有气无力地样子,我怎么听得见?”

    一分钟后,“砰”,门开了。

    安陈面色苍白的出现在了叶流萤的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径直进了叶流萤的房间坐下,喘了几口粗气,低声说道,“流萤,救命呀!”

    “怎么了?”叶流萤胡乱地将披肩套在身上,说道。

    “流萤,昨晚你走了之后,久雅又叫了几大碟小吃,今天早上我都拉了几回了。下次,能不能放过我?久雅在时,打死我都不去了。”

    叶流萤轻笑了声,“安陈,你几岁了?有谁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吃呀!”

    安陈,“.......”

    貌似他来求安慰的,没想到被叶流萤奚落了一顿。

    “流萤!”

    王昌伟大喇叭似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流萤,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我抬着轿子来请你?知不知道片场里有大把的人在等你?如果再磨蹭下去,你就准备通宵吧。”

    安陈,“......”

    这么说来,女二的戏份貌似比女一没少多少了?这与他先前看到的剧本相差太远了吧。

    女二有赶超女一之势。

    叶流萤胡乱地抓起小坤包,连声说道,“王,王导,千万不要这么说,我马上就好了。”说罢,迅速拿起电视柜上的房卡,颠颠地跑上了门外。

    临了,扔下一句,“安陈,你慢慢玩,我先走一步了。”

    “我......”

    安陈扬了扬手,僵在了半空中,貌似他是男一吧,怎么都没人搭理他?

    片场里。

    叶流萤挥汗如雨,摔倒了又爬起来,摔倒了又爬起来,.......,如此反复,周而复始。

    晚上,回到宿舍更是浑身酸痛不能沾床。

    心底苦笑了声,别说久雅叫她去吃火锅,就算是满汉全席,她也没有那个精力了。

    见叶流萤如此辛苦,安陈也消停了不少,除了默默的帮下忙,不再缠着她做这做那了。

    月夜,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

    月色倾泻,透过偌大的落地窗,洒在薄如蝉翼的窗帘上,一地斑驳。

    季以宸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捏着泛黄的照片,眼底那抹沉重久久不能退去。

    手机响了。

    季以宸伸手拿过,睨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手机号码,敛了眼底的黯色,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

    “兰姨。”

    “以宸,今晚怎么又不回来吃饭?雨琪过来了好久了。”

    “兰姨,明天公司临时有两个会议要召开,有些事没有安排好,我得在办公室里忙会儿,今天就不用等我了。”

    “好,那饭菜给你留着,晚点让阿姨热一热。”

    放下手机,季以宸长吁了口气,近一个月的应付已经让他疲惫不堪。

    手指轻滑,不经意间打开了手机相册,那里收藏着不少他和叶流萤的照片。

    叶流萤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手机突然再次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