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4章 感情的天平秤到底偏向了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面色徒转沉重,手指轻摁接听键放在了耳边,手机那头传来瞿秋寒调侃的声音。

    “季以宸。你小子壮丁也不是这么抓的吧?我和莉莉好事将近,一大把事情等着呢。”

    季以宸嘴角微勾,泛起一丝微不可见的弧度。“查得怎么样了?”瞿秋寒能在这时候和他调侃,说明事情有了新的发现。

    瞿秋寒咬唇。没好气地回道。“季以宸,你小子有没有良心?说吧,如果调查有结果。你打算怎么犒赏我?”他可是堂堂大少爷,怎么能够让季以宸随意使唤?太没面子了。

    “你的婚礼放在怡景度假村,七天七夜。全免费了。”

    “这......”

    瞿秋寒假意沉思。心底却是雀跃不已,如今怡景度假村在阳城可谓是如日中天,寻常办喜宴必定提前半个月以上预定。才能勉强定下宴席。更不用说包场七天七夜。

    虽说瞿家在阳城名声尚可。但是有了季以宸这招免费的助力宣传,说不定瞿家股价由此大涨。他也不用回瞿家集团公司受罪了。

    “说吧。”

    “季以宸,我好不容易查到了二十前的绝密档案。在离季家不远的地方-原阳城一中,曾发生过一起恶性抢劫银行案件,当时。值守夜班人员有两位,全部毙命。案件发生后,成立了专案组,但是歹徒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一直到现在成了悬案。”

    “难道没有从卷宗里发现一点可疑的地方?”

    “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我们对徐氏和梁氏集团已经进行了秘密调查,发现他们确实有着许多不同寻常的地方。从银行调取的款项流水走向,暗地里梁氏对徐氏照顾有加,明面上却没有多少交集。更可疑的是,梁氏并没有经过原始的资金积累阶段,就像是阳城平空冒出来的小富豪,打的是侨胞回乡创业的幌子,我们去到他曾宣称原始资金积累的某地详细走访调查,发现了不少问题。”

    “什么问题?”

    季以宸捻灭了手中的雪茄,正色道。

    “他投资了一家中式餐厅,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便亏损的体无完肤。”

    “为什么?”季以宸冷冷问道,以当时的条件,经营小餐厅不需要太大的投入,只要用心经营不至于亏损太大。

    “据当地人反映,梁治偌经营餐馆的态度很奇怪,总之,生意好与不好,似乎不是很关心。”

    “将消息散播出去。”季以宸勾唇,带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好。”

    挂断电话,季以宸靠在舒适的真皮椅上,点燃了一支雪茄,看着手中雪茄明明灭灭,眼底显出了一抹淡淡的忧伤,小时候那些不为人知的痛楚再次浮上了心头。

    小时候,一直以为父亲便是梁治偌,对他抛弃母亲娶了兰芳芝更是恨之入骨,没想到结果居然是这样。

    虽说手中只有一张泛黄的照片,季以宸仍相信父亲的死因绝非偶然,一定和叶开颜的死因有关。

    至于徐伟说的那些理由,季以宸怀疑他的真实性,不过有一部分却是真的,父亲和当年的银行抢劫案定然有着挥之不去的联系。

    这些天为了调查父亲的死因,稳住梁治偌父女,季以宸一直没有回到南街别墅,为了不上梁治偌派出跟踪他的人有所怀疑,他一直在季家睡。

    或者,就在办公室里凑合一夜。

    今夜,恐怕又得如此了。

    “叮”地一声,手机信息音响了。

    季以宸睨了眼手机屏幕,心不可抑制地跳动了起来。

    “季以宸,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将怡景度假村交接事情谈一谈。不,只需你把文件带过来,我在上面签个字即可。”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直接摁下了关机键。

    流萤,等着,我一定会和你好好谈一谈的。

    办公室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剧组里客房里。

    叶流萤躺在床上,揉着酸痛的肩膀,戏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知是上天眷顾,还是戏份确实拍的差不多了,这几天终于轻松了许多。

    因为梁雨琪需要整天拍戏的缘故,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一天了。

    整个人如同旋转不停地陀螺,蓦然停下来,无边的空虚感袭了过来。

    心底某处似被针扎着,撕裂般疼痛一点一点地袭来。

    手机放在掌心,生怕遗落了任何一条信息,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手机屏幕,直到脑袋慢慢发沉,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仍然没有等到季以宸的信息或是电话。

    清晨,叶流萤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睁开眼一看,窗外早已阳光明媚。

    轻笑了声,起床,摁下了接听键,“喂。”

    手机那头响起了楚东温润如玉的声音,“流萤,听说你今天休息,是吧?”

    自从上次一起吃火锅后,好些天没有见到楚东了。

    不同于以往紧张急迫的心情,叶流萤的声音透着丝丝无力,忙碌的拍戏生活让她的心情愈发迷茫。

    对季以宸感情?

    亦或是对楚东的感情?

    她愈发迷糊了。

    感情的天平秤到底偏向了谁?

    苦笑了声,现在还纠结于这些有什么意义?季以宸马上和梁雨琪修成正果了。

    “嗯-”

    叶流萤淡淡地应了声,现在的她,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流萤,刚好我今天有时间,要不我来接你,一起去玩。”

    “这......”

    “五分钟后,我在影视基地大门口等你。”

    啊~

    叶流萤慵懒地趴在床上,闻言,一跃而起,这哪里是商量的口吻?她必须去嘛。

    一丝异样的感觉袭上了心头,叶流萤应道,“好。”

    这段时间里,有关季以宸的记忆在她脑海里常常浮现出来,这让叶流萤异常恼怒。

    五分钟后,叶流萤一身随意的装扮出现在了楚东面前。

    虽说选了无数条裙子,临出门的那一刻,突然决定换上一套休闲服装。

    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一身天蓝色的短袖休闲服,叶流萤白皙如凝脂般的肌肤,清晨里阳光下蒙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嘴角微扬,清澈如水的眸子如同新月般,出现在了楚东的面前。

    楚东微怔,睨了眼叶流萤的运动服。

    片刻,楚东拉开副驾驶的门,如贵族公子般温润如玉的俊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声音如同最好听的大提琴,低沉悦耳,“流萤,今天这身衣服真合适,像是猜到了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叶流萤眼底闪过一丝愕然,坐上了副驾驶室,“难道是去爬山?”

    她穿的这身运动衣服,除了适合爬山和健身房,她想不出适合什么地方了。

    车子里很安静,黑色劳斯莱斯幻影一溜烟地向着郊外开去,很快,琉璃山出现在了面前。

    叶流萤心底一动,低声说道,“楚东,我们今天去琉璃山?”

    “嗯-”

    楚东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温润如玉的笑容,声音如大提琴般低沉透着一丝磁性,“流萤,我和徐曼之间已经讲清楚了。......”

    与其说,和徐曼讲清楚,不如说,徐曼在季以宸的威逼下,忌惮于季以宸的手段,再也不敢在楚东面前肆意妄为了。

    叶流萤心底一颤,伸手指向半山腰的凉亭,脱口而出的话生生打断了楚东,“楚东,你瞧,马上就到亭子里了。”

    叶流萤的声音里貌似透着惊喜,更有一丝慌乱。

    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惊慌?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是在心底某处,有一种声音在告诉她,不能让楚东说出口。

    她希望和楚东之间,就这样,像老朋友一样,静静地待着。

    楚东眼底隐过一丝痛楚,片刻,恢复了自然,嘴角仍就啜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只是笑容里添了一丝苦涩。

    “不知道凉亭里买零食的大叔还在不在?”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已经变了。

    谁知道凉亭里的大叔,是否还在?

    “楚东,等会你记得停车,我下去买点牛皮糖。那个时候,你老是舍不得吃,把属于自己的那份让给我。”叶流萤幽幽的声音将楚东的思绪拉回了几年前。

    那个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无忧无虑!

    总想着这辈子就在一起了,眼里只有对方。

    低低地“呲”声传来,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凉亭旁。

    车玻璃窗摇下,外面传来声声稚嫩的吆喝声。叶流萤尴尬的发现,先前风雨不停守在这里的大叔早已不知去向,眉宇间几分神似他的年轻男子站在凉亭的正中间。

    叶流萤扬着手,莫名有了一丝尴尬。

    物是人非,岂能找回以前的感觉?

    “这位姐姐,请问你想买点什么?”

    “那个,就拿两瓶水吧。”

    楚东抬头,眼底隐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片刻,零钱和矿泉水递了过来。叶流萤长吁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水给了楚东。

    楚东挑眉,轻声说了句,“谢谢。”

    叶流萤蓦然发现驾驶室里,已经准备好了两瓶水,干笑了两声,心底暗自抽搐,她到底在神游些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