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5章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在楚东没有说话,车里异常沉默。

    许久,楚东打破了平静。淡淡笑道,“流萤,最近是不是剧组里很忙?”

    叶流萤飞快地接了过来。“唉,真不知道导演哪根筋不对了。自从上次我们一起吃火锅回去后。戏份突然之间多了不少,.....”女一号的戏份比她多不了多少,这句话生生被她吞了回去。

    毕竟。再说下去,有一点傲娇的味道了。

    总算找到了让她不尴尬的话题。

    “流萤,其实你有演戏的天分。以后一定会比我红。”楚东唇角微扬。带起一抹温润如玉般的笑容。

    “真的吗?谢谢你,楚天王。”

    车子到达山顶,停了下来。叶流萤俏皮一笑。拉开车门下了车。

    琉璃山顶。微风徐徐,巨大的石碑屹立在山顶一侧。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捐赠名字,阳光下。蒙着淡淡的光晕。

    莫名,叶流萤想到了季以宸在山顶救下她的那一次。

    楚东下了车,双手放在裤兜里。贵族公子般的面庞上始终带着暖暖的笑容,嘴角微启。

    “流萤,还记得当年在这里的情形吗?”

    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拉回了叶流萤游曳的思绪,抬头,迎向了楚东暖暖的目光,浅笑道,“这里是我们常来的地方,怎么会不记得?”

    山顶风大,微风拂过叶流萤凌乱的发丝,在半空中荡起优美的弧度。

    楚东伸手,拂上叶流萤的发丝。

    异样的触感传来,叶流萤身子微僵,嘴角划过一丝勉强的笑意,“楚东,山上风大,要不,我们下山去吧。”

    这一刻,她不知期盼了多久。

    美梦成真时,没有了期望中的悸动和欣喜,有的只是彷徨和无措。

    楚东眼底流过一丝黯色,手在半空中微滞,片刻,收回,抚上了衣服上的纽扣,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温润如玉的笑容。

    “流萤,要不我们再坐会吧,这么多年没上来了,我想再待会,你能陪我吗?”

    “好-。”

    山脚下。

    一辆黑色豪华商务车静静地停在那里,车里寂静无声。

    季以宸完美的唇形微微抿着,笔直的黑色衬衫衬着整个人愈发贵气逼人,气度非凡。

    此时,眼神正透过车窗,定定地望向唯一通往琉璃山山顶的水泥路,眉头微蹙,神情里若有所思。

    许久,孙少平打破了平静,望向后座面沉如水的季以宸,轻声说道,“季总,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听到楚东和叶流萤来到琉璃山的消息,季以宸扔下满会议室的高层,不顾杨天诺的疑惑,直接奔了过来。

    结果,来了。

    就在山脚下待着,他能不急吗?

    “回去!”

    回去?

    孙少平深吸了口气,心底极度懊恼,为季总鸣不平。

    来了好半天,人影都没有见着,这会儿就说回去?

    什么时候,高冷傲娇的季总变得这么.....。

    有些话,孙少平真的不好意思去猜,哪怕只是他的猜想。

    诶,孙少平低叹了声,难道以季总这么优秀的条件,居然斗不过文弱书生般的楚天王,换成他,早就上去将叶流萤拽下来了。

    或许在爱情里,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会变得卑微、敏感、多疑。

    山顶上,微风徐徐,叶流萤穿着微薄的运动服和楚东并排坐着,青石板上曾经留下他们无数的回忆,阳光透过云层洒在身上,空气里流过一丝慵懒的气息。

    莫名,突然有种想借肩膀靠着的感觉。

    只是......

    视线投向远处,公墓里松柏树林立,三三两两前来吊唁的身影落入眼帘。

    莫名,叶强涌又想到了季以宸。

    黑色的身影,孤孤单单静立于墓碑前,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透着一丝隐忍和伤感。

    身边,静默许久的楚东,突然出声打破了平静,“流萤,还记得以前吗?我们经常坐在这里,静静地看着落日,总觉得日升日落就是一辈子。”

    伸手,楚东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落在了叶流萤的肩膀上,动作极其自然,像是演练了无数遍。

    不,曾经的他们,确实在这里演练了无数遍。

    叶流萤身子微僵,心底居然有了一丝抗拒,仓皇起身,眼底已是一片惊慌。

    “楚东,我觉得有点冷了,要不,我们下去吧。”

    楚东眼底流过一抹黯色,片刻,起身,嘴角微扬啜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好-”

    心底某处似有心碎的声音传了过来。

    流萤,离他越来越远了。

    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季以宸面色沉沉,坐在真皮椅上,目光定定地望着面前的文件,一直没有翻动。

    办公桌上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季以宸伸手,修长如玉的手指摁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了罗婷极其恭敬的声音,“季总,徐小姐已经等您几个小时了。”

    季以宸眉头微蹙,冷冷说道,“让她等着。”

    罗婷轻嗯了声,挂断了电话。

    离开了叶流萤的季总,仅有的人情味又没了。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办公室里,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季以宸暗沉的眼底划过一丝亮色,伸手,拿过桌上的手机,手指轻滑,摁下了接听键。

    “季总,叶小姐已经下山了,直接回剧组了,楚天王神情落寞,在剧组门口停留了半个多小时才走。”

    小宇语气轻快,恨不得将楚东的表现尽数汇报给季以宸。

    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淡淡说道,“好。”

    上午到现在,心如同吊了桶水七上八下,总算放了下来。

    好几次,都想冲上琉璃山,终是忍了下来。

    因为,他不想为难她。

    心情莫名好转,起身,拿起手机,大步向着办公室外走去。

    ……

    剧组房间里。

    叶流萤躺在床上,回想着琉璃山上的一幕,脑海里不时出现楚东略带伤感的眼神,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她到底是怎么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已经无意识地排斥楚东了?

    四肢瘫软在松软的床铺上,任由思绪游曳。

    “叮!”

    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

    叶流萤拿起手机,白皙如玉的手指轻滑上手机屏幕,心莫名地紧了一下。

    “流萤,祝你幸福!如果累了,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记得靠近我。”

    暖暖的话语一如楚东温润如玉的表情,叶流萤忍不住喉咙哽咽。

    楚东终是了解她的,就算她再怎么掩饰,也知道她的心早已不在他身上了。

    许久,叶流萤轻颤着手指,轻轻地摁了两个字过去,“谢谢!”

    手机再也没了声响,叶流萤躺在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眼底的泪水肆意流淌,湿了枕边棉被。

    清晨。

    叶流萤穿衣起床,瞧着黑沉沉的眼眶,心底莫名地慌乱。

    说好的,今天还有两场戏,如果让王导见着她这副鬼样子,定会骂死她。

    顾不上整理床铺,急忙用粉底、遮瑕膏什么的将黑眼圈遮住,这才出了门。

    化妆室里,叶流萤迎面碰上了梁雨琪的助理文美美,差点撞了个满怀,抬头,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歉意的笑容,“不好意思。”

    心底暗道,这是什么情况?

    昨天王导不是说了,梁雨琪今天不过来么?让她们把剩下的戏份拍完?

    文美美嗤笑了声,“叶小姐,急急忙忙地跑什么?今天没有你的戏要拍。”

    不远处的专用化妆镜前,梁雨琪正身着大红戏服坐在那里。

    御用化妆师正专心致志地给她化着妆,镜面里,梁雨琪猩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带起一抹冷冷的笑意,饶有兴味地望着镜面里透着一丝狼狈的叶流萤。

    叶流萤微怔,片刻,强摁住心底的冷笑,淡淡回道,“文助理,什么时候你成了导演的助理了?我怎么不知道?”

    文美美微微抬头,嘴角泛起一丝讥笑,“叶小姐,你恐怕不知道吧?三天之后,便是季总和梁小姐的好日子,为了不影响整部戏的进度,雨琪姐只得辛苦些,这两天把戏拍了,至于你,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吧。”

    心,猝不及防,如针扎般疼痛。

    叶流萤脸色徒转苍白,脚底一滑,差点倒了下去。

    这么大的事情,媒体为何没有消息传出?

    伸手,白皙如玉的手指攀住了旁边的椅子,抬头,迎向文美美没有一丝温度的大饼脸,极力摁住心底的狂澜,颤声问道,“文美美,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知道都是真的,仍然忍不住再次询问道。

    文美美斜睨了眼脸色苍白的叶流萤,佯作惊道,“叶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得了什么急病?需不需要送医院?”

    梁雨琪起身,向着叶流萤款款而来,精致的妆容上是冷冷的讥笑,抬手,眼波流动,“文美美,花钱请你来就是为了和这些十八线演员搭讪?如果误了我和以宸的事看你怎么办?”

    文美美颠颠地跑上前,挽住梁雨琪的胳膊,连声说道,“不好意思,雨琪姐。谁叫咱们姑爷太受欢迎了,说不定这一次结婚典礼上会晕过去多少姑娘们呢?”

    梁雨琪呲笑了声,“暗恋,也得撒泡尿照照镜子,瞧瞧自己什么德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