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6章 她是被鬼迷了心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声音渐渐远去。

    叶流萤顺势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去,手撑在扶手上,脑袋一片空白。季以宸说的,要她等他?要她相信他?难道都是假的?

    说好的,只是订婚。怎么就成了结婚了?

    心乱如麻,直到手机响了起来。

    叶流萤拿起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手机那头传来了久雅的大嗓门。“流萤,你是不是还在片场里忙着拍戏?”

    “嗯-”

    叶流萤轻嗯了声,现在的她。真的没有心思和久雅聊什么八卦新闻。

    “叶流萤,你还在忙什么拍戏?你知不知道出大事了。今天早上,娱乐新闻头版头条。梁雨琪三日后即将嫁入季家。你怎么办?”久雅毫不客气地训斥着叶流萤。

    心,不可抑制地跳了起来。

    消息是真的。

    “叶流萤,你聋了。你怎么不说话?快点打电话给季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机里不断传来久雅的喂喂声。叶流萤眼神空洞,茫然不知所措。她有什么资格质问季以宸?说到底,她是季以宸的什么人?

    许久。不顾久雅的大喊大叫,直接摁下了电话。

    安陈站在化妆室的门槛上,静静地望着叶流萤。眼神里隐着浓浓的关切,“流萤,你没事吧?”

    “没事!”

    叶流萤抬头望向安陈,起身,走了出去。

    闲着也是闲着,趁着这两天有空,干脆出去走走吧。

    侧身,望向戏棚里正在拍戏的梁雨琪,叶流萤苦笑了声,有些人天生好命,就算再怎么折腾和任性,属于她的,终会属于她。

    “要不,我们一起出去玩玩?”

    安陈追了出来,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一如两人初次相见时,邪魅的笑容里透着丝丝暖意。

    叶流萤眼眶泛红,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安陈,谢谢你。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季以宸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椅上,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倦意,桌上烟灰缸里是满满的烟灰。

    季俞正的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昨天和梁雨琪回去时,依旧昏迷不醒。

    他应该怎么办?怎么做?

    走廊上,罗婷着急不已,透过厚厚的磨砂玻璃,望着办公室里朦朦胧胧的身影,一动不动,又坐了整夜。

    “叮!”

    电梯门开了,季琳琳走了过来。

    “季小姐?”

    罗婷疑道,自从季俞正重病后,听说季琳琳一直在家里照顾父亲,从未来过公司总部。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季琳琳看上去沉默了许久。

    没了以前傲娇的小姐脾气,更没了那股子嚣张跋扈的气焰。

    季琳琳在办公室门口停了下来,转身,望向脸上掩饰不住倦意的罗婷,轻声问道,“我哥,他,是不是经常这样?”季琳琳的声音沉重,透着一丝微不可闻的伤痛。

    “嗯-”

    罗婷眼神担忧的望了眼里面的季以宸,轻声回道,“季总已经有一段时间这样了,再这样下去,我担心他的身体扛不住。不知道几天后与梁小姐的婚事,是否能让他的心情有所好转?”

    季琳琳不曾回话,勾唇带起一丝勉强的笑意,推门走了进去。

    她知道,哥心里的疙瘩在哪里?

    不管以后的日子怎样?哥对她和妈怎样?这一次,她必须坚定不移的站在哥这边。

    手机响个不停,季琳琳掏出来一看,直接摁下了关机键。

    大步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季以宸闻异声,愕然抬头,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悦。

    “琳琳,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家里照顾爸爸?”

    憔悴的俊颜,暗哑的声音,......

    季琳琳再也忍不住,趴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在季琳琳断断续续地哭泣里,季以宸一张俊脸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砰!”

    办公室门被撞开了,兰芳芝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见着季琳琳窝在沙发里的模样,保养极好的脸瞬间如死灰般沉寂,手中限量版包包滑了下去。

    “妈!”

    季琳琳低低的唤了声兰芳芝,眼眶里含着泪,“妈-,别怪我,哥和爸对我们这么好,我怎么忍心?”

    最后一丝侥幸心理彻底崩溃,兰芳芝瘫软在地。

    “琳琳,你怎么能这样?妈不是想你过的好,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而你......”

    季以宸起身,冷冷地睨了眼瘫软在地的兰芳芝,办公室里的温度遽然将至冰点。

    季以宸面沉如水,大步走向办公桌。

    “啪!”

    兰芳芝上前抱住了季以宸的腿,“以宸,你千万不要报警,你要是报警了,琳琳怎么办?她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是我,都是我的错,一心想着过好日子,鬼迷心窍地想让雨琪嫁给你。不该听雨琪的话,将错就错用药使俞正继续昏迷,要挟你娶雨琪冲喜。”

    季以宸冷哼了声,修长如玉的手指直接摁下了免提键,刺耳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响起。

    季琳琳怯生生地唤了声,“哥,你能不能......”

    季以宸脸色缓和了些许,摁下了免提键,刺耳的声音嘎然而止。

    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熟悉的电话过去。

    “秋寒,二十分钟之内,带全阳城最好的医生来季家。”

    “季以宸,你......”

    不顾瞿秋寒的抗议,季以宸直接挂断电话,从办公室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扔在了兰芳芝面前,冷冷说道,“兰姨,这里面是一千万,等医生来后,即刻带着爸去美国治病。”

    转身,季以宸望向泪水涟涟的季琳琳,唇角微勾带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琳琳,这段时间你就跟着爸过去,行吗?那边都给你们安排好了,要是觉得喜欢,留在那里读书也可以。”

    “哥-”

    “以宸-,其实......”

    兰芳芝拿着银行卡的手微微颤抖着,不敢置信地望着面沉如水的季以宸。

    其实她知道,季以宸不是季俞正的亲生儿子。

    正因为担心季以宸知道实情,因此断了他们的生活来源,才会对季俞正的病情熟视无睹,意图阻止季俞正将季以宸不是他亲生儿子的事实告诉季以宸。

    没想到,结果居然是这样。

    季以宸睨了眼兰芳芝,声音透着一丝疏离和冷漠,“兰姨,这些年也委屈你了,有些事我们心里知道就好了。至于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兰芳芝忙住了哭泣声,连声应道,“以宸,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了。”

    季以宸字里行间的意思,处处体现了他其实早就知道不是季俞正儿子的事实,只是不想说出来而已。

    这说明,他对季俞正也好,对季家也好,还是有着深深的感情。

    她怎么能这样做?

    她是被鬼迷了心智?

    “梁雨琪那边,知道怎么做了吧?”

    “以宸,你放心。”兰芳芝抹了抹眼泪,意志坚定的说道。

    下午五点,梁雨琪终于将整天的戏拍完了。

    伸手,接过文美美递过来的手机,嘴角微扬带起一抹傲娇的弧度,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摁下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说好了,下午去季家吃饭,还得给兰芳芝和季琳琳准备点礼物。

    结婚日子都已经订好了,就在三天后。

    她不想在这节骨眼上,再出点什么状况。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梁雨琪瞪圆了眼,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手机屏幕,空号......

    手指轻滑,赶忙拨打了季琳琳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梁雨琪额角冷汗涔涔,一丝不妙的念头浮上了心头,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

    怎么回事?见鬼了?

    身后,文美美瞧着梁雨琪惨如纸色的俏脸,大气不敢出。

    梁雨琪眉头紧锁,直接拨打了服务电话。

    三十秒的时间,对于梁雨琪来说,如同在过了三十天,度秒如年。

    手机那头,服务小姐客气礼貌的声音传了过来,“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梁雨琪顾不上客套,直接将季琳琳和兰芳芝的电话报了过去,很快,答案便到了梁雨琪的耳朵里。

    “不好意思,客户已经将号码注销了。”

    “注销了?”

    梁雨琪顿觉天旋地转,什么样的事情能让季琳琳和兰芳芝将号码注销了?

    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浓,梁雨琪顾不上与王昌伟打招呼,径直向着片场外走去。

    三十分钟后。

    梁雨琪出现在大门紧闭的季家门前,使劲拍打着铁门,没人应答。

    最后,终于成功地将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吸引了过来,得知梁雨琪的身份后,便没有作过多的为难,反而面露同情之色。

    “梁小姐,不好意思,听说季老先生病重,已经紧急转到国外,季老夫人和季小姐全程陪同。”

    梁雨琪喘着粗气,反手抓住安保人员的衣领,脸上因为愤怒有了几丝狰狞,“你说,季以宸有没有跟着去?”

    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她不敢打季以宸的电话,惊慌之下,只能问安保人员了。

    只是,季家突然之间离去,是不是预示着这一次的婚事又变卦了?

    混乱中,文美美伸手拉住了梁雨琪,示意她另想办法。

    毕竟,人都不在这里,与安保人员争执有什么意义?如果让媒体知道了,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舆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