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8章 流萤,叔真的冤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啪!”

    一大叠的资料扔在了梁治偌的面前,梁治偌轻颤着手,一张张的翻看着。冷汗不断地从额角滴落。

    看来,季以宸收集这些资料不是一天两天了。

    许久,梁治偌抬头。背不自然地微驼着,望向面色清冷的季以宸。脸上有着一丝期许。

    “以宸。你就看在雨琪为了你做出了这么多牺牲的份上,放梁家一马。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你愿意,我一定给你好好补偿。当年是我们不对。那时候我们都年轻,不知道事情的后果,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一切。”

    季以宸冷睨着梁治偌。冷冷说道。“如果没有我爸留下来的遗书,和这大堆的资料,你会在这里忏悔?”

    梁治偌声音里有了一丝哽咽。“以宸。其实这么多年过来。我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脑海里总是出现你爸爸临死前的表情。你想想。这么多年来凭着梁氏的地位,有无数次机会让羽翼未丰的万娱集团趴下。但是我是怎么做的?别说帮你,至少在业务上做到了河水不犯井水,甚至我曾想着让雨琪嫁给你。让我心里好过一些。.......”

    季以宸眉头紧锁,睨着眼面前显然老了几岁的梁治偌,突地起身,冷冷说道,“当年,你亲手杀了我父亲,现在你的女儿又差点害了我的养父,你说,应该怎么办?”

    不管事情的起因是处于什么目的,终究掩盖不了事实。

    梁治偌抬头,面上一片灰败之色。

    “季以宸,你说,要如何才能让你满意?”

    季以宸高大挺拔的身子直面面如死灰的梁治偌,眼底泛起一丝戾色,如利剑般直入梁治偌眼底,牙缝里吐出几个字,“一命抵一命。”话音刚落,直接向着门口走去。

    留着徐伟,就是为了在关键时期给梁治偌致命一击,看来没必要留着了。

    而梁治偌,这个当年的祸首,不是他贪恋不劳而获的巨额财产,怎么会在上学期间,煽动其余三人去抢劫银行,怎么会有后来的一切?

    “啪!”

    梁治偌瘫软在地。

    电梯里,季以宸掏出手机,极其优雅地拨了个电话出去。

    不等徐伟求饶的声音不依不饶的响起,季以宸冷冷地吩咐了句,便挂断了电话。

    顺手想将手机放回兜里,突然心底一动,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滑手机屏幕。

    很快,一张张照片现了出来,直到电梯门开了,季以宸未曾反应过来。

    在职员们讶异的表情里,季以宸嘴角微微荡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大步向着等候在黑色宾利旁的孙少平走去。

    “去怡景度假村。”

    怡景度假村,叶流萤应孙莉莉的邀请,来到了当初赠送给孙莉莉和瞿秋寒的总统套房里。

    叶流萤坐在飘窗前,神情呆滞的望着面前的风景,眼前一片虚无。

    孙莉莉窝在沙发里,嘴角始终啜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划拨着,似是和秋寒短信传情。

    手机突然响了。

    叶流萤慵懒的拿起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手指轻点,轻轻摁下了接听键。

    不待她的声音响起,那头已经传来了徐伟低低地声音,透着一丝急迫,“流萤,你在哪里?”一如几年前,亲切地唤着她的名字。

    叶流萤心底一阵恶寒,对于徐家的人,她真的提不起一点兴趣。

    “徐总,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良好的修养让她不得不按捺住心底的反感,轻声询问道。

    “流萤,我现在在怡景度假村中餐厅的包房里,你方便过来一趟吗?签几个名字而已。上一次,虽然你拒绝了叶家产业,但是我想了很久,属于叶家的东西必须退还给你。”

    叶流萤,“......”

    徐伟是什么人,她心里怎么不清楚?怎么会轻易将到手的资产白白送还给她?更何况,这些年来,在徐伟的用心经营下,叶家原有的资产已经增值不少。

    “流萤,叔叔求求你,快点过来吧。”

    包房里,徐伟坐立不安。

    叶家资产如同烫手山芋,如果不尽快扔出去,不知道季以宸下一刻会怎么对付他?他怎么不急。

    叶流萤,“......”

    到底是什么情况让徐伟如此着急?

    放下手机,叶流萤直发愣。

    孙莉莉起身,走了过来,伸手,挽住了叶流萤的手臂,轻声说道,“流萤,怎么了?”

    叶流萤抽回了手,从飘窗上下来,眼底是满满的错愕,“莉莉,你知道吗?徐伟突然约我,说是要把当年侵占叶家的财产退还给我。而且,非常急。”

    连环状况下,叶流萤已经丧失了正常的判断能力。

    孙莉莉嘴角微扬带起一抹暖暖的笑意,轻声说道,“流萤,都说了是你家的财产,徐伟是通过不正当手段拿到的,现在退还给你,有什么好稀奇的?”

    孙莉莉表情不咸不淡,像是早已知道了事情会发生一样,眼底更有一种释然。

    让叶流萤有了一种错觉,是不是孙莉莉对这些情况早已知晓?

    “走吧。要是害怕他耍什么手段,我陪你去。”

    “嗯-”

    叶流萤总算放下心来,在她的地盘里,又有孙莉莉这样的保镖在,她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十分钟后,叶流萤和孙莉莉到了徐伟所在的包房里。

    “砰!”

    “砰!”

    门关了。

    徐伟也跪了下去。

    就在叶流萤目瞪口呆之时,徐伟跪倒在地,左右开弓,不断扇着自己的耳光,“流萤,是叔对不起你,是叔混蛋。......”

    叶流萤脚步顿住,错愕地望向面前涕泪交加的徐伟,他是对不起她,对不起叶家,但是不至于这样跪地求饶吧。

    看起来,她倒像是黑社会老大一样。

    叶流萤眉头微微皱着,轻声说道,“有什么事就好好说,不要跪了。”

    “流萤,叔混蛋,不但吞了叶家财产,那场车祸,你被人追杀,叔有份参与,......,这些年,在梁治偌的帮助下,徐氏集团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叶流萤脑袋一片空白,脚底一滑,差点倒了下去。

    真的,她心底一直以来对于车祸的疑问都是真的。

    徐伟见状,膝盖微移,急忙靠了过来,试图拉住叶流萤的脚。

    孙莉莉眼疾手快,伸手拉住叶流萤,一脚将叶流萤揣开了。

    “待在那里别动,好好说话。”

    许久,叶流萤缓了过来,回头,眼神如刀,冷冷剐了眼徐伟,“你们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闻言,徐伟缓缓起身,眼神里含着几分悲愤。

    “流萤,叔真的冤死了,.......”

    很快,徐伟便将当年梁治偌拉着他们去银行抢劫的事情说了出来。

    案发后,季俞轩后悔了,他们想办法在他自首前害了他。前几年,叶开颜承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想向季以宸坦白,他们便制造了一场天衣无缝的车祸。

    因为害怕叶开颜手里留有证据,梁治偌做主,一直对叶流萤追杀不停,......

    没想到,因为季以宸和叶流萤的联手,让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控。或许,冥冥中,死去的那两个冤魂,叶开颜和季俞正并不想轻易放过他们吧。

    语毕,徐伟眼神空洞的望着叶流萤,等待着她的谅解。

    按照季以宸的说法,如果叶流萤不开口,他必死无疑。

    徐伟伸手将桌上大叠的资料递了过去,声音沉重。

    “流萤,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安心过上一天好日子,这一天终于来了,我心里其实挺踏实的。叶家所有的资产都在这里,你只需签上名字即可,本想着多给你一点,想着还有两个不争气的孩子,多少想给他们留一点。要是你不能原谅叔,也没有关系,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叔能够理解。只求我走后,你不要对徐曼和徐安他们赶尽杀绝。”

    叶流萤,“......”

    她能说,还没有从失恋的痛苦里走出来,根本承受不了这么多突发状况?

    “流萤,先把字签了吧。”

    旁侧,孙莉莉出声劝慰道。

    不管怎么样,先把叶家的资产拿过来,说不定消息一传出去,股价大跌,这些资产跟着贬值就惨了。

    片刻,徐伟和叶流萤签完了所有的文件。

    徐伟长吁了一口气,走出了包房。

    叶流萤神情木讷的望着面前厚厚的文件,爸妈车祸之谜终于清楚了?叶家财产终于回来了?

    可是,她的心怎么仍是空落落的?

    “走吧。”

    孙莉莉伸手挽住了叶流萤的胳膊,带着她向着总统套房走去,以叶流萤现在的精神状况,一不留神,她可能摔着,跌着了。

    就算手里攥着数亿的资产,叶流萤仍然是精神萎靡。

    看着叶流萤无精打采的模样,孙莉莉几次欲言又止。

    夜晚,梦里反复出现爸妈的身影,满是慈爱的望着她,叶流萤伸手去摸,总是够不着。

    清晨,浑身乏力,勉强起了床,却觉得精神状态极其不好。

    就这样,叶流萤和孙莉莉整天宅在总统套房里,剧组也没有电话过来,安陈从未给过她电话......就像,突然之间,就像她与这个世界失去联系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