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法网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午夜,支队会议室。

    自从肉联厂连环杀人案发以来,会议室的氛围从未像今天这样qing song guo,与会的众人也都放下了沉甸甸的担子。

    笔录、音频文件、视频影像一应俱全,唯一让方言颇有微词的是画面背景不是审讯室,当然这算不得大碍,与案件的破获比较起来根本不值一提。眼下要紧之事是带着叶止白去指认案发现场,做好充足的证据固定,争取早日移交到检察院。案子拖了这么久,必须尽快化解外部的舆论压力。

    “随着叶止白的落网,连环杀人案可以说真的要画上句号了,这些天你们辛苦。“方言总算能松口气了。

    “方队,何清源打算怎么处理?”白中元比较在意这个,如果可能还是让他付出些代价为好,无论是律法还是道德。

    “关于这个人,政委会具体负责。”

    “其实主要是参考下局领导的态度和意见,毕竟他的身份比较敏感。”说完,宋春波又示意不必担心,“当然,不用怀疑会有什么暗箱操作的事情发生,不管是谁,只要涉案犯了罪,一经查实绝不姑息。”

    “好了,今晚的会就开到这里,除了老谢,都回去好好休息吧。”方言站了起来。

    “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路过的时候,白中元调侃着。

    “快滚吧。”谢江笑骂。

    “明天给你带早点。”

    丢下一句话,白中元走出了会议室,这些天他的确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想回去好好洗个澡睡觉。

    但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就被周然直接掐断了:“白队,刚刚琳姐打来电话,说一起去吃个宵夜。”

    “现在?”

    “现在。”

    “她出院了?”

    “嗯,下午告诉我的。”

    “就咱们三个?”

    “还有秦科。”

    “那行,走吧。”

    如果换做是别人相邀,白中元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可是许琳的话,还真是没法推脱。先不说当下两人微妙的关系,就单看在马雅怀孕那天线索的份儿上,也必须得答应下来,况且忙了一晚上的确有些饿了。

    换衣、上车、出支队。

    白中元本来以为要去某个大排档,直到路边的景色变得眼熟起来,才知道要去的地方是许琳家里面。

    ……

    出了院,许琳的状态也好了很多,哪怕是在这么晚的午夜,整个人依旧是精神抖擞,光彩照人。

    “琳姐,什么事儿这么开心?”秦时雨凑近问着。

    “你们开心什么,我就开心什么。”许琳穿着宽松的家居服,说话时语气温柔,没有半分工作时的影子。

    “琳姐,路上白队还在说,连环案告破你当记首功,马雅怀孕那天线索太关键了。”周然脱着外套。

    “那是,也不看看你琳姐是谁?”许琳笑容灿烂。

    “呦呦呦,骄傲了啊。”周然打趣。

    “行了,你们赶紧去洗手,宵夜马上就好。”徐林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雨姐,一起去。”

    “好。”

    客厅只剩下白中元之后,他踱着步子开始细细打量。与之前相比,家里新添了不少的家具和电器,看起来拥挤了不少,同时也增添了几分温馨的感觉。简单的说,现在才像是真正有生活气息的家。

    一步步走着,白中元脑海都是往日的画面。这里,他和许琳的关系发生了真正的转变;这里,成为了他心结打开的起点;也是在这里,原本两个“结怨颇深”的人,正式进入了彼此的生活之中。

    既然是回忆,便总会有相关的东西涌现出来,抬头望着天花板,白中元想到了邱宇墨,也想到了柳莎。

    “人生啊……”

    内心感叹着,白中元来到了主卧的门口,手在门锁上碰触、缩回反复几次,才深吸口气打开了房门。

    以前,这间卧室是空荡荡的。

    现在,被布置的精致而温馨。

    白色的墙壁点缀着浪花和海滩,顶部是绚烂的夜空和繁星,弯月洒下淡淡的银芒铺满了双人床,让那蓝色的被褥氤氲出了几分朦胧,角落处的吊椅被推门时卷进的风惊动,正轻轻哄着上面的玩具熊入睡。

    梳妆台上,有着一个精美的相框,里面的人儿绽放着清纯的笑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似乎有着故事在流淌。

    把照片拿起来,白中元轻轻的抚摸着,少许掏出手机,按下了拍摄键。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推开了,许琳走了进来,靠近白中元的身侧,缓缓开了口:“她说过,如果那次分别之后能够再相逢,希望能去看看大海。有她、有你、有我,听着海浪,吹着晚风,望着星空入睡。”

    “……”

    放下手中的照片,白中元转身沉默着环视整座房间。

    恍惚之中,仿佛看到了深蓝的海、洁白的浪花、飞翔的海鸥,以及一道窈窕的身影和随风飞舞的长发。

    “许菲,欢迎回家。”

    ……

    对于吃货们而言,在美食和减肥面前,永远都会选择前者,而且永远能找到自我安慰的借口。

    比如,吃饱了才能减肥。

    本就是有所准备的,因此食物很是丰盛,秦时雨和周然完全抛却了那点儿矜持,直接上手大快朵颐着。反倒是白中元,吃的样子斯文儒雅,倒不是他多么注意形象,而是最喜欢的肉丝面有些烫嘴。

    许琳对连环杀人案很是好奇,在吃饭的过程中便一直在问,三个人都知道她的性子,于是便从技检、法医、和侦查三个方面做了详细的讲解。或许是案情比较沉重,听完之后她不免唏嘘感慨。

    “当年有位前辈说过这样一句话,世间最善变的是人心,偏偏人心变了也是最难察觉的,诚不欺我。”

    “琳姐,着相了啊。”秦时雨打趣。

    “就是,几天不见都开始讲大道理了。”周然附和。

    “吃饭也堵不上你们的嘴。”许琳微嗔,而后皱眉,“与你们三个相比,这起案子我基本可以算作是个局外人,正是因此我才有个疑问,不知道你们谁能帮我回答一下,作为感谢回头请吃大餐。”

    “说。”

    周然和秦时雨顿时来了兴致,就连闷头喝汤的白中元,此时也饶有兴致的抬起了头。

    “按照正常逻辑来讲,孟兰去世之前并不知道当年走进旅馆的是叶止白,始终坚信马雅是何清源的女儿对不对?”

    “对。”秦时雨点头。

    “琳姐,你到底想说什么?”周然好奇。

    “我想说的是,既然当时叶止白没有站出来,那么马雅最恨的人就应该是何清源,她为什么还会委身与他?”

    “这个我能解释,因为孟兰去世之后,叶止白找马雅挑明了关系。”白中元说。

    “是,是挑明了关系,但这当中依旧存在逻辑不通的地方。”许琳继续问着,“当年之所以发生那段悲惨的往事,源头就出在何清源的始乱终弃上,他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马雅为什么会原谅他?”

    “可能觉得何清源也是冤枉的吧,毕竟是叶止白趁机玷污了孟兰。”白中元只能想到这个原因。

    “不不不,这个说法站不住脚。”许琳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如果马雅真如你们描述的那样,自私而冷血,甚至精神都可能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原谅何清源,更不会怀上他的孩子。”

    “那你是怎么看的?”白中元放下了筷子。

    “我觉得她应该是在报复何清源,但这与案情似乎又对不上。”许琳托腮皱眉,“反正就是感觉不对劲儿。”

    “……”

    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无论是白中元,还是周然和秦时雨,此时都被代入了进去,尝试将许琳的疑问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良久,周然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琳姐你就不要再瞎琢磨了,好好吃饭吧。”

    “对啊,叶止白都招了,并且配合谢队找到了大量的证据,就让这案子过去吧。”秦时雨也头疼。

    “算了,不想了,吃饭。”许琳也不想扫兴。

    “你们先吃,我出去一趟。”就在这时,白中元突然站起了身来。

    “你去哪儿?”

    “去见个人。”白中元开始穿外套。

    “见谁?”

    “一个很重要的人。”

    “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过去?”许琳准备去换衣服。

    “不用,你们继续吃,把车钥匙给我就成,一会儿就回来。”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稍后见。”

    ……

    车子风驰电掣的行驶在空旷的公路上,白中元脑海中回荡的全部都是刚才许琳说的话,越是深想心中就越是不安。

    尤其是联想到那句:人心是最善变的,变了也是最难察觉的。这让白中元倍觉悚然,后背不断冒着凉气。

    砰砰砰……

    五分钟之后,马雅睡眼惺忪的打开了大门。

    “能聊聊吗?”白中元声音有些沙哑。

    “现在?”

    “现在!”

    “进来说吧。”

    喝口水,白中元目光凝视着开了口:“有个问题我想核实一下,希望你能配合。”

    “请讲。”

    “小时候,你是不是被冻伤过双腿?”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白中元呼吸有些急促。

    坐在对面,马雅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好半天轻轻点了点头:“如果可能,我不想再去回忆那段日子了。”

    “可以。”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白中元又问着其他的,“为什么要怀上何清源的孩子?”

    这次,马雅笑了:“白队既然这样问,想必心中也猜出个大概了吧?”

    “是的。”白中元心跳正在加速。

    “那不妨说来听听。”马雅依旧在笑。

    瞬间,白中元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如果我没有猜错,是你主动勾引的何清源对吧?”

    “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你自己心里清楚。”

    “清楚又如何,你有证据吗?”

    “我会找到的。”白中元感觉寒气正在从脚底升起。

    “指望何清源吗?”马雅的笑容里突然多了几分阴森,“他如果会说,还会去找你们自首吗?”

    沉默后,白中元又问:“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白队,你不清楚吗?”

    “是,是我想的那样?”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白中元此刻只有一个想法,眼前的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所以,所以……你才是真正的舵手,是你操控了整起连环杀人案?”

    “对,是我。”马雅依旧那么泰然自若,“不幸的是,你永远都找不到证据,只能眼睁睁看着我这个布局真凶逍遥法外。”

    “你……”

    白中元脸色铁青。

    “既然白队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实话告诉你。叶止白也好,何清源也罢,他们谁都不会站出来指证我,我的双手也没沾染任何血腥。而就算是有些地方可以向我追责,你们也依旧拿我没有任何的办法。”

    “你就这么自信?”

    “当然。”马雅站起身,轻轻走到了跟前,双手抚摸起了腹部,“因为,我的孩子会保护我。”

    这一刻,白中元想杀人的心都有,这个马雅果然将一切都考虑到了。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直接指向她谋划了杀人案,仅仅是涉案的小问题根本奈何不了她。考虑到孕期和哺乳期,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白中元再也无法抑制愤怒的情绪。

    “为什么,白队不知道为什么?”马雅又往前凑了凑,轻轻的说道,“我要他们死,一个都不能活着。”

    越是平淡的语气,越是让白中元感到绝望,只能做最后的劝解:“去自首吧,肚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没错,孩子是无辜的。”说到此,马雅的情绪突然爆发了,“我当年也是孩子,谁又曾放过我?”

    “……”

    白中元做不出任何的回应。

    轻轻擦掉滚落的泪珠,马雅又一次露出了笑容:“我送送你。”

    一步步朝外面走着,白中元脚步踉跄。

    “白队,我再告诉你一句话。”关门之际,马雅又开了口。

    “你说。”白中云有种虚脱感。

    “你觉得,将来我会怎么对待这个孩子?”

    马雅说着,拉着白中元的手按在了腹部,随后带着笑容转身走进了院子。

    今夜,大雪。6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